男保姆口述:面对美少妇诱惑难当 最后一道防线失守

[center]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编辑掉一张不雅图片,请理解


王伦(化名)选择讲述这段“男保姆”的经历,并非他想回忆什么,而是希望忘记,为了逃避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也许讲述之后,那段挥之不去的记忆不再打扰他,让他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工作难找 无奈投身保姆行当


如果不是在几年前那场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中名落孙山,王伦也许今天是另外一种身份,决然不会踏足这个行业半步。高考落榜后,王伦回到苏北小城的家中,终日守着父母开的一间小店。小店一直在惨淡经营着,每月的利润至多维持一家人的正常生计。眼见着自己年纪一天天大起来,父母一天天老去,自己的老婆本还没着落。三人一合计,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况且小店的生意父母也能照应得过来,王伦一狠心,背上了行囊,兜里揣着几百元钱登上了南下的汽车。


省城的大学生多如牛毛,王伦的高中学历在这里几乎就不值一文。没有技术,他甚至还比不上一些职业学校的学生。眼看着来省城的日子一天天在增加,口袋中原本不多的钱却在一天天减少。这一天,悲观失望的王伦坐在车站前的台阶上,顺手捡起一张身旁民工丢下的报纸漫不经心地翻看着。王伦的目光落在了刊有众多广告信息的一页报纸下方,“白领高薪急聘男保姆”吸引了王伦。一瞬间王伦看到了希望,自己至少会做家务事,于是他照着报纸上的电话打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王伦在一家条件简陋的中介所里见到了报纸中的那个“白领”。雇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她仔细打量着身高近一米八的王伦,最后还伸手在王伦的胸脯上拍了拍,然后说:“帅小伙呀,挺结实的!其实家里也没啥事,我老公出车祸一直瘫痪在床,需要找一个有力气的人去护理,其他的事也就烧烧饭、扫扫地,洗衣什么的都有洗衣机。一个月1000元,你要愿意,就来我家做。”


王伦接下了这个活,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自己的父母,因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份洗衣做饭端屎端尿的工作并不体面。


诱惑难当 最后一道防线失守


少妇的家位于一个高尚小区,是一套跃层的豪华公寓。少妇让王伦称呼自己陈姐,并带着他参观了自己的住宅。


在楼下的一间卧室中,王伦见到了陈姐瘫痪在床的丈夫。陈姐告诉他,自己的丈夫在一次车祸中身受重伤,通过抢救和手术治疗,性命虽保住了,但这场车祸却使他永远躺在床上:胸部以下全部失去知觉,智力和婴儿差不多,所有生活都需要他人照料。


第二天,王伦便开始了艰难的护理生活。每天早早地起来,为病人洗脸、喂饭、喂水、擦身翻身,照顾他大小便。刚开始时,王伦有点不适应,特别是接倒大小便时,令人作呕。尽管很脏很累,但是诚信憨厚的他,一想到寻找工作的艰辛和对主人的承诺,就硬着头皮做了下来。


然而陈姐似乎并不在意王伦对她丈夫的护理,倒是经常带着王伦出去办事、购物。有几次王伦正在护理其丈夫,陈姐要他跟着出去,王伦表示自己还没工作完。陈姐就说:“没关系,他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伺候他吃喝拉撒完了就差不多了!”


日子一天天地流逝着。王伦的工作重心渐渐地由料理家务转到了跟随陈姐办事。陈姐有饭局也不落下他,而且在饭桌上,陈姐从不说他是男保姆,而是称他是跟着自己办事的小弟。每次这样,王伦都很感激,他觉得陈姐在外人面前替他保住了面子,掩饰了自己并不体面的工作。陈姐的一帮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们都夸奖王伦很帅,这让王伦很高兴,不过他没有注意到她们在恭维他的时候,眼中有种别样的神色。


一个周末,王伦伺候完陈姐的丈夫。当他返回客厅时,陈姐招呼他坐下,说难得没事在家,就进厨房炒了几个菜,然后拿出一瓶酒,拿来酒杯,先给王伦斟上了满满一杯,后给自己倒上了大半杯。“平常我们在外面都是应酬,饭吃得一点都不安心,今天就咱们两人,大家轻松一点,能喝就喝!”说完一饮而尽,王伦见状也端起了杯。


不知不觉中,一瓶酒已去了一大半,陈姐和王伦都有了些醉意。王伦摇晃着站起来,准备收拾餐桌。陈姐却说:“别忙,明天收拾也没什么,冲个热水澡睡觉吧。”说着不容分说把王伦推进了卫生间。


当王伦洗完澡走进自己的房间时,突然两只雪白的胳膊从身后围过来,紧紧地围绕着他。王伦一下愣在了那里,有点惊慌失措。陈姐的脸伏在他的肩上,紧紧地搂着他。一个美丽丰满的女人半裸着拥着王伦,王伦只觉得全身血液沸腾,直冲大脑,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燃烧。陈姐抱着王伦扑倒在床上,接下来的王伦脑中一片空白……


第二天王伦睁开眼,看见陈姐躺在一边对他笑。王伦猛地想起昨晚的事情,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陈姐却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小伙子工作做得不错,陈姐喜欢,给你些零花钱,买点好的东西吃。”说着递过来一叠百元钞票。


王伦发现自己扮演了一个极不道德而又尴尬的角色。他催陈姐说:“陈姐,我知道你对我不错,不过我们这种关系对不起你老公。”陈姐叹了一口气说,自己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刚嫁给丈夫几年,丈夫就遭遇车祸,夫妻有名无实,自己是个女人,难道要守活寡?


二十多岁的王伦不谙世事,相信了陈姐的话,而且作为一个少男,面对陈姐的一次次诱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这以后,陈姐给王伦又是加工资又是买衣服,一起逛街购物,出入各种娱乐场所。王伦尽情地享受着欢乐,几乎忘了自己到她家的目的和自己身上的担子。


半年多后,陈姐老公的病情突然恶化,送医院抢救无效便离开了人世。处理完丈夫的后事,陈姐开完王伦的护理工资后,又拿出10000元递给他说:“小伦,我家不需要男保姆了,我和你的关系也到此为止。”


王伦什么也没说,收下了钱,很郁闷地走了。


离开陈姐的家后,王伦直接去了车站,踏上了开往另一个城市的列车。


现在的王伦在一个公司里当保安,但那段不堪回首的生活经历始终挥之不去。


男保姆中介暗藏色情交易


近来,记者发现有些报纸上出现大量招聘“男保姆”的广告。令人费解的是,在专门刊登保姆的家政信息广告版块中,却看不到有关“男保姆”的招聘信息。而在服务性行业的招聘广告版块中,每天都能见到十数条“男保姆”的招聘信息,混杂于各种酒吧、女子俱乐部的男服务生招聘信息中,通常这样的招聘广告都注明“白领急聘”、“高薪急聘”、“非中介”等字样,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联系电话。南京的“男保姆”市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紧俏起来了呢?记者于是决定一探究竟。


电话试探 探出苗头


记者先按照一条“男保姆”招聘广告上刊登的电话拨打过去,一位小姐接了电话。记者称自己是职业学校毕业的学生,因为工作难找,看见报纸上有招聘 “男保姆”的信息,想了解一下情况,如果合适的话,可以来做“男保姆”。小姐告诉记者:“男保姆的工作就是陪客户吃吃饭逛逛街,做些家务活,事情不会太多。”记者问她需不需要住家。小姐称不必,时间很灵活。最后她要记者带上身份证前往湖南路××号×××室进行面试。


看来,这种“男保姆”的工作性质和普通男保姆存在一定的差别,不免有色情服务的嫌疑。为了证实这一推测,记者继续拨打广告电话。


“要找男保姆吗?”


“对!”


“要多大年纪的?”


“你多大?”


“23。”


“那可以!”


“具体要干哪些工作呢?”


“就是陪主人吃饭、喝酒、逛街。”


“就这些事情?没别的事要做?这好像不是保姆干的吧?”


“这就是服务性行业,顶多再做些家务!”


“那一个月多少钱呢?”


“两三千一个月。你带上身份证,先来我们这面试一下,满意了就录用你,地址在热河路××……”


“这样就行了?”


“哦,对了,你个人形象如何?”


“个人形象?招男保姆还要看个人形象?”


“雇主对形象要求很高!”


“我个人形象还不错。”


“行!那你过来吧。”


喝喝酒,吃吃饭,一个月两三千元,这就是“男保姆”的工作?有这样的好事?记者的疑虑又加深了。


隐蔽的中介


根据电话中小姐提供的地址,记者独自来到下关热河路。顺着门牌一路找过去,却是一家招待所。记者用手机再次联系他们确定面试的地点,被告之就在招待所的三楼,上楼梯就能看见。


记者径直往招待所里走,却被大厅里的一名中年男子拦了下来,他问记者:“什么事?”“到三楼找人。”“找什么人?”“具体我也不清楚,我是来面试的。”于是中年男子指了指后面的楼梯:“正对三楼楼梯的就是!”


来到三楼,记者一眼就看到一间类似中介的办公室,玻璃门上用红纸贴着“南京振龙”几个字,还有联系电话,却找不到任何表明单位性质的字句。


不大的办公室用PVC材料隔成两间。里间是经理室,外间放着6张办公桌,几位工作人员坐在桌后,面前的桌子上只有几张表格、一支笔和一部电话。一旁的沙发上坐着几位打工妹模样的年轻女子,在相互说着什么。


记者在一张桌子前面坐下,告诉工作人员是来应聘“男保姆”的,但对具体工作不是很清楚。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男保姆的工作很轻松,就是陪客户吃饭喝酒逛街,也做些家务。上班的地点都在市区,你什么时间有空都可以来上班,不用住在雇主家里。待遇嘛,一个月至少三四千元。”记者佯装不知情:“好轻松的活啊,没什么别的事情要做了吗?”小姐微微地摇了摇头,笑而不答。


“这活不错,我什么时候见雇主呢?”记者问工作人员。她拿出一份表格对记者说:“应聘的人很多,你要交50元报名费,把这张表格填好,然后到里面面试。”“怎么还要交钱?报纸上不是说非中介的吗?”“我们确实不是中介,这50元是报名费,不是中介费。如果你面试不合格的话我们会退还给你的。但是不交报名费的话,就不能参加面试。”


记者见状拿出50元,开始填写表格。在表格中,记者用了假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并且冒充是某大学的学生。小姐接过填好的表格,一边看一边说:“把身份证拿来看一下。”记者只好谎称自己没带。


小姐见记者拿不出身份证,就说没有身份证不能面试。记者灵机一动,一面收起先前拿出的钱,一面说:“我是学生,本来想先来了解一下情况,如果不让面试,那就算了,我不报名了。”这招果然管用,小姐没再要求记者出示身份证。


记者交了钱后,向小姐索要发票。小姐称报名费是没有发票的,要记者放心,如果不被录用,肯定会将钱退还。在记者再三坚持下,小姐才开了一张没有任何公章的收据给记者。


接着记者被小姐带到里间,接受经理的面试。一名三十左右的年轻男子自称是经理,问了记者一些基本情况后,小声地问记者知不知道“男保姆”是干什么的。记者表示自己了解一些,但也不是很清楚。经理就向记者强调,这是“服务性”行业,主要就是陪雇主吃饭逛街。记者问其雇主一般是什么人,经理会意地笑着说:“这个你放心,我们这儿的雇主都是三十多岁的女性白领,我们绝对不会把你送到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女人那里。你的形象气质很好,我们已经录用你了!”


记者问经理什么时候与雇主见面,经理让记者别急,他要先上网核对记者的身份信息,只要不是假的,很快通知记者上岗。


“鸭头”露面


记者等待了两日不见回音,于是再次打电话到振龙公司。工作小姐告诉记者,已经为记者安排了一位雇主,要记者迅速过去。


记者再次来到振龙公司。这次接待记者的是一位十指上戴了数只钻戒、自称李姐的年轻女子。她要记者先交纳一天一元共计半年180元的管理费,保证半年内记者肯定能从事“男保姆”的工作。


李姐接过记者交的钱后,打电话给一王姓男子,告诉他记者将要过去做男保姆,要其安排好工作。然后李姐递给记者一张字条,要记者马上赶到字条上的地点,再按照字条上的电话联系王姓男子。离开公司前,记者再次索要管理费的发票,李姐表示没有。记者再三要求,见李姐面露愠色、似乎开始起疑,为避免打草惊蛇,只好作罢。


记者如约来到夫子庙的1路汽车总站,拨通了王姓男子的电话。他要记者到车站对面的一家宾馆中等他。


约莫15分钟后,一个男子拍了一下记者的肩膀,记者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人,似乎还不到20岁。来人自我介绍叫王晨,是“男保姆”的领班,手下跟着十几个小兄弟。他一面恭维记者的形象很好,一面问记者:“你看起来不像是没有钱的穷小子,怎么想到来做‘男保姆’?”记者称自己是名大学生,平常比较喜欢玩,挥霍惯了,最近快毕业了,手头紧缺钱花,想赚点零花钱。


王晨听罢表示,记者这样的条件去做男保姆实在太可惜了,不如让他推荐去俱乐部做服务生,赚的钱更容易也更多。记者表示不明白:“李姐那说男保姆只要陪那些三十多岁的女白领吃饭逛街就行了,好像很轻松啊,一个月也有三四千呢。”“哪有这种好事啊,难道你愿意让那些四五十岁的变态老女人折磨?”王晨像是很为记者着想的样子。记者顺着他的话往下问:“你的意思是难道要陪那些四五十岁的富婆上床?”王晨点点头:“就是这样的,要不那些老女人要找住家的男保姆干吗,哪里有那么多家务活干,再说干家务不会找别人啊?找男保姆回家不就是陪她们上床吗?”


“如果做服务生的话,只需要在包间陪富婆们喝喝酒、唱唱歌、跳跳舞,一个小时200元,酒水还有25%的提成。根本不用陪客人上床;当然如果你愿意出台,那俱乐部也不会干涉,一个晚上1800元。而住家的男保姆一个月也不过3000元,所以只有自身形象等条件差的人才会去做男保姆。”记者问他这行一个月能挣多少,王晨表示:“如果做住家的男保姆,一个月最多不会超过5000,如果当男陪,即使不出台,一个月做得好的话也能有七八千元。”


最后王晨告诉记者当晚就可以跟他去上班,记者见状称晚上有事,要求第二天再开始上班,急忙脱身离去。


“男保姆”中介


隐蔽较深 警方清查较困难


通过暗访,记者确认了“男保姆”行业存在色情嫌疑,随即与南京市公安局取得了联系,向他们反映了这一情况。


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一位干警在接到记者的举报后表示,“男保姆”确实涉嫌向雇主提供色情服务,这已经触犯了法律,应该依法予以严惩。不过截至目前,南京市警方尚没有接到色情“男保姆”的举报。警方表示,将会及时了解相关情况,早日清除这一隐藏在家政服务业中的毒瘤。但这位干警也指出,根据记者提供的情况看,这些中介一般隐蔽较深,而且“自我保护”意识较强,这些会给警方的工作带来不少困难。 男保姆为何变了味!?


“保姆”这个词,在冠上了性别定语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异化。


在人们意识中,女保姆们依然维持着她们的保姆本色,保洁、烹饪、护理,如此而已。而男保姆却已被异化、扭曲。一些暗示色情活动的“高薪招聘男保姆”广告已经把男保姆等同于“男公关”。采访中,任何家政中心听说记者为采访男保姆而来,少不了一番解释:“我们这里的男保姆都是正规的。”然后便是一番无奈感叹:“男保姆变味了。”


在各大家政公司眼中,南京的男保姆有两种。一种是“正规”的。这些男保姆大都是40岁以上的中年男性,他们在家政公司挂名,经过公司的家政服务培训,大部分人为患疾病的老年男性服务。另一种是不正规的“男保姆”。他们年纪都很轻,一般都在20岁左右,几乎没有本地人,服务对象大都是单身中年女性。


南京一家人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家政部经理吕略芳告诉记者,男保姆最初的出现是应了市场的需要:“2000年,各大家政公司开始推出男保姆。他们的主要特点是,力气大、能吃苦,护送瘫痪病人、扛煤气包这些体力活都不在话下,应该说是弥补了女保姆的不足。”但是,没过多久,男保姆就被人涂上了另一种色彩。“2001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听说有中介打着招聘男保姆的幌子搞色情活动,2002年,这种现象越来越多,现在更是圈内公开的事实。那些写着‘男保姆 ’的非法小广告几乎要比我们家政服务的广告还要多……”


据业内人士分析,男保姆的变味与深圳的特色男保姆服务有关。“深圳的男保姆有一个特色,都懂得按摩、推拿甚至一些符合中医之道的食疗方法。深圳的家政公司推出这样的家政服务是为了打造品牌服务,深圳人好养身之道,经济条件又好,高品质的品牌市场是很好做的。深圳一发展,全国各地都开始学着做了,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适合搞那样的品牌家政的。”南京帮你帮我家政服务公司张娟认为,男保姆异化便始于此,“品牌家政在很多地区推广不开,于是一些小家政公司便将‘推拿、按摩’等家政技能单独拿出来开发。而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故意扭曲家政服务中‘按摩、推拿’的含义,把它们和色情活动扯在一起。于是,从这里开始,男保姆被人利用,以至于恶化到今日,一发不可收拾。”


全国家政协会会员肖民说:“真想替那些在兢兢业业干活的男保姆叫冤。因为,那些异化了的男保姆毕竟只是少数。”全国家政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工商联家政商会会长韩女士证实,带“色”男保姆仅是少数,但他们引起的恶劣影响干扰了整个家政行业的发展。“在我看来,男保姆就是那些正正经经干活挣钱的老实人。挂着男保姆的名从事色情活动的人,只是极少数。家政市场上90%的交易都是正当的。再者,那些利用男保姆身份从事不法活动的人也根本算不上是家政工作者。家政行业本身缺乏约束力,我希望国家能出台更多的措施来保护家政行业。”


男保姆身份异化让家政行业尴尬


男保姆身份的异化给保姆市场带来了一阵慌乱,南京众多家政服务公司对男保姆形象的扭曲怨声载道。


帮你帮我家政服务公司负责人张娟表示,男保姆曾经是南京保姆市场中的一个亮点,但是一哄而上的男保姆公司经营不规范,搅乱了市场,也搞臭了男保姆的形象:“曾经有人打电话来要找‘男性情感陪护’,暗示男人必须陪着她一起睡。也有人打电话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我们‘什么家政公司,就是色情交易 ’,当时接电话的小姑娘都给气哭了。”


张娟无奈地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介绍男保姆的公司突然多了起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市场竞争是必然的,但是行业状况乱了,市场发展也渐渐给歪曲了。我们很烦恼,不知道这股歪风什么时候才能止住。”


张娟口中的“发展歪曲”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其一是诈骗。一些公司直接从社会上招聘到“男保姆”后,未经任何调查担保就推荐给雇主,并一次性收取雇主所需的费用。雇主要求退保姆时,保姆公司却不退钱给雇主。也有人诈骗打工者,打着男保姆高收入的幌子把打工者引诱到中介公司,以“保险费”、“担保费”等各种名目骗取钱财,而后溜之大吉。


其二是打色情交易的擦边球。很多招聘男保姆的广告上都写有暧昧的暗示性语句:“提供陪伴游玩服务”、“提供情感陪护”……


男保姆身份异化对家政服务正常运转的影响尤其大。全国家政协会会员肖民不无担心地表示:“男保姆异化成色情交易的代名词,负面影响很大。媒体一曝光,部分市民便有可能会将所有的‘男保姆’都否定了。其实,男性保姆市场发育尚未健全,依然存在诸多隐患,雇佣男保姆时犹豫不决的情况很多。原本很多市民对雇佣男保姆是否安全就已经有顾虑了,此时再沾了色情的边,他们必然避而远之了。”


全国家政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工商联家政商会会长韩女士觉得,男保姆被人扭曲的现象只是少数,但它给整个家政行业却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不过,男保姆市场依然还有潜力可挖:“其实,南京市民对男保姆的需要还是挺大的。2002年的时候,南京曾一度出现男保姆供不应求的情况。现在的问题是需要提高家政行业从业人员的总体素质。另外,我们这个行业非常需要工商、公安的保护。”


男保姆的典型功能速读


由于市场的需求,2000年,南京的保姆市场上开始出现男性保姆。男性保姆的工资略高于女性保姆,原因就是他们能在各种家庭服务中弥补女保姆难以填补的漏洞。


照顾老年病人


64岁的赵老伯中风已好几年了,原先一直由儿子小赵从六楼背上背下,自从小赵调外地工作后,他外出成了难题。走之前,小赵在一家家政公司找到了从农村来的男保姆小余,小赵愿意加倍给他工钱,条件就是小余接下自己的“重任”,每天背老人下楼散心,照顾好老人。


照顾老年男性的难题是男保姆出现的最大原因。“一家人”家政部吕略芳告诉记者:“老人,尤其是瘫痪老人照顾起来很吃力。一般的女保姆绝对没力气把老人背来抱去。另外,具体照顾的时候还会出现男女之间的尴尬事情。比如说让一个年轻女保姆给瘫痪的老年男性洗澡、换衣服,总是很别扭的。所以很多家庭都来找男保姆。南京人最中意的是年纪稍大的男性保姆,40来岁这个年龄段的保姆最受欢迎。因为他们够成熟、照顾起老人来会比较贴心。”


聘用男保姆防丈夫出轨


一位40多岁的女教师在一本杂志上了解到,男人到了40岁就踏入第二青春期这个危险的年龄,期间容易发生感情出轨等问题。女教师很爱自己的丈夫,也爱这个温馨的家,只是担心雇了青春焕发的小保姆会夺走她的爱,扰乱温馨的家,于是就决定请个男保姆。


维护家庭是男保姆出现的一个原因,在开辟男保姆市场之初,一家人家政服务公司发现在一部分家庭中,女主人对女保姆有敌视、防范的态度,而更欢迎男性保姆。“不过,男保姆也有缺点。比如不够细心,洗衣打扫不如女保姆利索。”南京帮你帮我家政服务公司曹女士说,“但是在维护家庭的前提下,这些都不算什么。女主人甚至会愿意分担一部分家务。”


多一些阳刚气


在一家合资企业工作的小李夫妇,对自己那8岁儿子的言行举止越来越像女孩子甚感忧虑,但又苦于自己每天忙于工作无暇陪儿子玩,就决定辞退了女保姆而改请一位男保姆帮自己带儿子。没多久,一位高考落榜后在家复习功课的男学生成了他家的保姆。主人家交给他的任务是辅导孩子做功课,然后和他一起玩耍。渐渐地,孩子的言行中多了几分男孩的阳刚气。


照顾孩子是众多家庭请保姆的原因之一,而从很多方面来考虑,照顾男孩子的任务交给男性最佳。南京普业信息咨询服务中心的刘先生发现,从众多接收到的家政需求信息来看,不少高薪家庭都乐意招高素质的男保姆来照顾男孩子:“有的家庭孩子太调皮,女保姆管不住。也有的家庭觉得男孩子跟男保姆相处更健康,更有利于他们的身心发展。”

本文内容于 2007-11-30 20:04:57 被前途光明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