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属于战术上做空A股阶段,其目标可能是借股指期货出台前大幅震荡,抢夺权重股筹码,夺取股指期货控制权、A股定价权。








对于2007年11月22日上证综指以年内地量656亿一举跌破5000点大关,市场有各种各样的解读:美国股市大跌、蓝筹估值过高、基金规模受限、中铁申购失血、宏观调控趋紧、中央担忧泡沫……


笔者认为,这些理由有可能是空方残酷打压A股、多方实行不抵抗主义的借口。


5000点大关的失守也许意味着在争夺A股定价权的金融战中,境外投行、国际热钱又一次战胜了内地投行、公募基金。由此带来的严重后果是:随着半年来大多数个股股价被腰斩、一年来七成股民亏损,牛市预期正在悄然改变,市场开始怀疑这轮史无前例的A股超级牛市是否依然存在,还能走出多远。


基金“壁上观”


5000点不是一个普通整数心理关口,而是A股牛市的重要生命线。因为5000点下方4850点附近是被称为牛熊分界线的半年线。从2007年8月23日攻克5000点以后,5000点上方堆积了6万亿成交额,一旦失守形成的巨大套牢盘将成为牛市延续的巨大阻力。从日线图上看,上证综指在技术形态上正在构筑一个历时3个月头肩顶的右肩,5000点正是头肩顶的颈线位,一旦有效跌破其量度跌幅达1000点,直指4000点。那么,从6124点至4000点的跌幅将高达35%,超过A股历史上中级调整20%-30%跌幅,超过国际上股灾25%跌幅。


令人诧异的是,作为多方必须死守的“马其诺防线”,为什么空方仅用两次攻击,就在11月22日以656亿年内最低日成交额将其撕开一个大缺口?谁在主动做空5000点,多方为何不抵抗?


据公开披露信息,A股中机构公募基金、保险资金、QFII、券商等 占流通市值的四成,仅公募基金一家就占流通市值的三成。公募基金既是A股第一主力机构,也是最坚定的多头机构股票型基金持股下限是七成 。11月12日第一次下探5000点,基金两天赎回300亿元。退一步讲,即使不为稳定市场而战,也要为维护基金净值、基民利益而战,为防范大规模赎回、为基金生存而战。


遗憾的是,手持3000亿元现金的公募基金,冷眼旁观5000点陷落和基金重仓股被空方践踏。132家基金扎堆、共持一半流通股的中国平安,以及42家基金持27%流通股的中国人寿,11月22日双双大跌7%以上,为跌破5000点做出“重要贡献”。莫非证监会“只许卖不许买”的窗口指导至今还未解除?


《股市动态分析》最新报道表明,目前公募基金仓位实际水平已降低到七成,为本轮大牛市启动两年来的最低水平。因此,基本可以排除基金在5000点继续做空的可能。


9月底全部偏股基金占净值八成。经过证监会在5800点上方一再风险提示,10月长假后公募基金普遍开始高位被动减仓,但从这一阶段基金重仓股的K线图上普遍出现断崖式跳水、平均跌幅高达30%-40%来看,此次基金的战略减仓更像是一场“敦刻尔克大溃退”。究竟是因为基金重仓股特有的流动性不足造成的多杀多,还是“只许卖不许买”的窗口指导造成的多杀多,或是基金受到了神秘对手的刻意打压?笔者不得而知。如果以上分析是正确的,那么基金在5000点是作壁上观,既没有大力做空,也没有坚决做多。


神秘的“泰然九路”


谁是击穿5000点的祸首?11月22日击穿5000点的230点长阴中,以中石油为首的五大权重股贡献了一半,仅中石油一家就贡献了近50点。11月19日中石油计入指数,当时上证综指为5300点,此后5个交易日最大跌幅400点,中石油一家贡献150点。难怪市场资深人士纷纷表示,要问大盘何日见底,先得看中石油何日见底。换句话说,谁控制着中石油,谁就是击穿5000点的“幕后之手”。


中石油上市首日走势留下个巨大的谜团。700亿资金抢筹,仅48.6元集合竞价就有100亿资金抢走2亿股。谁在抢中石油?中石油上市首日与次日的“龙虎榜”泄漏了天机。几乎所有机构席位都是卖方,只有一家机构席位在上市首日买入1000万股可能是主承销商或关联机构的护盘行为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这两日动用9亿元逆势买入约2000万股中石油、连续两天排在买入席位第一名的“国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深圳泰然九路证券营业部”以下简称“泰然九路” 。此后中石油一路下跌,最大跌幅超30%。“泰然九路”抢中石油恐怕不是为高买低卖做赔钱买卖,难道就是为了做空A股?


提起“泰然九路”可以说鲜为人知,远不如同门兄弟“红岭中路”之鼎鼎大名,但“泰然九路”的运作能量令“红岭中路”涨停板敢死队望尘莫及。深交所的数据显示,国信泰然九路今年5-7月连续三个月列排行榜第一位。据了解,国信泰然九路营业部拥有35万名客户,客户资产规模相当于中型券商,管理着超过500亿的资产。仅根据“龙虎榜”的不完全信息,“泰然九路”卷入了众多疑似“境外热钱”炒作的热门权重股。除高调介入中石油外,在中海油服、中国铝业、江西铜业、深发展、万科都能找到“泰然九路”的身影。


除了“泰然九路”外,值得注意的是,东吴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杭州湖墅南路证券营业部、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宝庆路证券营业部10月12日共动用40亿资金,出现在中国神华第三个涨停板上。其中“杭州湖墅南路”10月15日动用约10亿资金出现在中国石化涨停板上。


这些热门股有以下特点,或是无机构介入的新权重股,或是基金重仓锁仓的权重股,这些权重股与大盘涨跌走势有高度相关性,使人感到这似乎是超级主力集团资金控制权重股、夺取话语权的统一行动,“泰然九路”不过是冰山一角。这些资金不是必须以“机构席位”交易的公募基金、券商、保险,也不大可能是可以通过营业部席位交易的境内游资涨停板敢死队。因为涨停板敢死队运作的是中小盘股,而上面提到的权重股都是超级大盘股。


最大的可能是境外热钱。


始于2001


目前A股市场能够与基金抗衡、主导市场走向的力量,大概只有QFII以及境外热钱。尽管目前QFII的额度只有100亿美元,而且截至9月底QFII仓位仅五成,但由于QFII的客户中就有境外对冲基金,QFII与境外热钱关系密切,还可以充分利用A-H股联动主宰A股走势,再加上尚福林主席曾经表示在年底之前要批准200亿美元的QFII新额度,那么QFII以及境外热钱不仅有实力成为5000点砸盘的主力,而且可能成为进场捡便宜的最大受益者。


据一位著名经济学家介绍,境外势力做空A股的阴谋始于2001年,通过对高层有影响力的内地学者、境外投行人士的游说,从“泡沫论”、“赌场论”到“与国际接轨论”,促使高层推出市价减持国有股试点,人为终结了A股历时5年的第一次牛市,开始了长达4年的大熊市,从2245点一直跌到998点,从70倍PE跌到20多倍PE仍未完成“接轨”。因为作为当时“接轨”的目标,港股H股在境外热钱操纵下仅10倍PE。在A股充满要跌至700点-800点的绝望中,境外热钱联手QFII第一次抄了A股的大底。


2007年,当境外热钱与QFII在3000点大举出货、兑现一年多赚好几倍的暴利后,突然发现自己被“全民炒股”的散户与被动做多的公募基金轧空了。于是慌忙重操旧技,“泡沫论”、“与国际接轨论”卷土重来,还有更吓人的“崩盘论”。不料事隔6年中国高层与监管部门今非昔比,更多的调控只是“风险教育”,即使偶出狠招也是暂停新基金发行或“5·30”提印花税,一旦引来暴跌与基金赎回潮的恶性循环,就立即火速批准多只新基金发行,使境外热钱无空可钻。


近期QFII“空方大合唱”的调门之高可谓登峰造极。高盛11月21日发布的最新投资组合策略研究报告亦指出,中国市场高涨的情绪和充裕的流动性,可能在2008年上半年推动A股市场达到难以为继的高水平,此后则将由于对盈利增长、利润率和估值方面的担忧而开始回落。高盛预测,到2008年底,A股市场的沪深300指数则将达到4700点。摩根士丹利更是尖锐地指出,A股已形成完全的泡沫,不仅是全世界最大的估值泡沫,而且也成为最大的盈利泡沫之一。有着“欧洲的彼得·林奇”美誉的富达基金管理人安东尼·波顿建议中国的投资者“短期而言‘你的脚应该放在门口’,随时做好准备撤出A股。”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还是格林斯潘。他曾错误地预言美国股市是非理性繁荣,此后承认泡沫何时破裂只有事后才知道,故多年不谈股市,但今年居然连续三次唱空中国股市。有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格林斯潘的言论对中国股市的政策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人们注意到,5月23日格林斯潘表示,“中国股市的上涨势头不可能持续下去,必将出现大幅的下跌。”5月30日中国上调印花税,A股应声大跌。“10月1日,格林斯潘表示,“中国繁荣的股票市场从各方面看都已经具有泡沫的特征,如果你要寻找泡沫的定义,那么这就是了。”10月30日,格林斯潘表示,中国股市处于“非理性繁荣”,是个迟早都要破灭的“投机性泡沫”。接下来中国监管层进一步收紧了基金持续营销。


11月7日,多次唱空A股的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了题为“‘中国泡沫’的日本阴影”的文章,称中国股市泡沫将破裂似乎是个合理的赌注。


11月8日,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时报》在头版头条发表了其驻外记者的联合报道“‘泡沫说’一直不断 投资潮愈发高涨 金融中国令世界惊讶”中提到,世界在惊呼中国变成“金融大国”的同时又充满猜疑。西方许多媒体和分析警告称,中国金融的泡沫一旦破灭,新兴的亿万富翁将很快陨落。但西方经济学家的警告与西方投资者对中国资产的实际追捧形成鲜明对照。有人甚至认为西方对中国经济说一套做一套,明显“言不由衷”。不管怎么说,金融力量塑造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全新形象,也将深刻影响世界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在华尔街,很多基金经理表面上似乎都在说,没有永远上涨的股市,中国也不例外,但暗地里,他们又在千方百计地打探在中国获利的消息。


做空A股﹖


笔者认为,境外热钱做空A股的手段主要三种,其一、搬动名人大造舆论,游说利空出台。其二、直接操纵A股,强行逼空挑战政策底限,迫使利空政策打压。其三、利用港股H股与A股的联动,通过做空港股H股做空A股。


首先,为备战股指期货,被轧空的境外热钱不得不赤膊上阵大举进入A股,寻找可控盘的战略性权重股,其建仓对象或为大盘新股,或为基金仅少量配置的权重股。为在短时期内完成战略性建仓,采用期货式操盘手法,先连续大幅轧空抢筹再连续大幅下跌逼仓,以尽可能低的成本控制尽可能多的筹码,甚至成功地挤走其中不堪净值亏损的基金。此手段已在近期大跌中大显身手。


其次,境外热钱利用绝对资金优势控制港股H股走势,再利用港股H股与A股联动,间接控制A股走势。因为上证综指前14权重股,皆为A-H股。不料,2007年夏,中国突然宣布推出QDII及港股直通车试点。内地几千亿资金大举进港,出现港股A股化,有夺取外资定价权之势。外资遂利用“8·20”后港股、H股与A股联手暴涨,迫使中国高层与监管部门暂停港股直通车,大幅打压港股H股A股,截至11月23日,内地250家A股基金过去三个月亏损,45家A股开放式基金、2家QDII基金跌破净值,QDII基金事实上停止发行。


可以作为外资“唱空做多”佐证的是,在恒生指数本月来的累计跌幅达15.1%,而H股指数的跌幅则高达20.4%,多家外资机构在上月底与本月上旬相继大幅减持中资股后,在本月中旬又开始大幅增持已经超跌的中资股,增持幅度绝对不亚于当时的减持规模。其中瑞银集团与摩根大通的行动最为积极。


笔者认为,现阶段属于战术上做空A股阶段,其目标可能是借股指期货出台前大幅震荡,抢夺权重股筹码,夺取股指期货控制权、A股定价权,同时,利用公募基金6个月不得扩募的“空档”,2000亿专吃开放式基金的境外热钱会加紧瓦解开放式基金,使开放式基金不致成为境外热钱未来全面做空中国股市的阻力。其方法是,一方面大规模做空基金重仓股,一方面大规模要求赎回开放式基金迫使基金卖出重仓股,再吸引基民跟风赎回。股民基民在境外热钱的风险教育下,已如惊弓之鸟。有报道称三季度开放式基金净赎回已创纪录,四季度肯定“再上一层楼”。


一旦时机成熟、境外热钱进入战略上做空A股阶段时,A股的“大劫”将至。届时,其目标可能是待股指期货出台后全面夺取A股定价权,在A股“泡沫”初步登峰造极之时也许是8000-10000,也许更高 ,借期货、现货联动,港股H股与A股联动持续逼空,不逼出实质性利空不罢休,一旦实质性利空出台再反手全面做空中国股市,伺机消灭一批中国机构,剪中国“羊毛”。近两月里,5400-6124-4896的过山车或许就是战略上做空A股的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