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过成都吗?

成都:最具味的街道

最大气的街道:人民南路

在北京,没有人不知道长安街;在成都,恐怕作为本地人不知道人民南路和天府广场是没有理由的。人民南路和天府广场作为成都市及四川省的名片,早已形成共识,向国人向世人大大方方的出牌。 人民南路尤如一个胸怀宽广、包容万物、目光远大的成都男人,一派大家气象。 他有宽敞笔直的街道,大道朝天,直通毛主席雕像,在远远的街头就可以看见毛主席庄严地挥手。 他有参天的林木,浓荫蔽日,密密实实,将男人的壮志蕴藏在内心深处,具有深厚丰富的内涵。 他包容了东西方文化的精华,有深具东方传统文化的省历史博物馆,有现代体育运动的省体育馆,有现代高科技的西南核物理研究所,有最有西方文明意味的美领馆……他象一个成熟的男人,包容着很多很多。 他除了业已作古的皇城古迹、华西医大、省出版大厦、锦江宾馆、岷山饭店这些代表成都风貌的重量级的建筑外,省人大、省政协等办公大楼平添了城市魅力。 他有笔直的车道,每天车流量居成都各条街道之最,来来往往钟情于他,汇聚在这里的中外人士太多太多。 他静静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从不声张,从不张扬。他的大气不是外露的,而是内敛的,他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男人。

最古典的街道:宽巷子

进入宽巷子,时光似乎倒退了许多年。平房,两扇或四扇开的大门,斑驳的锈迹陈述着它们的历史,门两侧有石墩,石墩上原本有狮子或石鼓,可惜这些已被当作“四旧”毁掉了。门楣上雕有金瓜、佛手等吉祥物,张牙舞爪的麒麟在屋脊上与飞扬的屋角相映成趣。很多人家的屋檐下都有笼中鸟在歌唱,让人联想起拖长辫、穿长袍、唱小曲、玩鸟斗蟋蟀的清代遗少。四合院内的人家都种着各种植物,有竹有树有花,绿绿的藤蔓爬满低低的矮墙,难怪一片小店取名为“都市村庄”。就连招待所也与外面的灯红酒绿相迥异,两层楼的四合院,门口雕着牡丹、菊花等“富贵平安”图,进大门竖着峨眉山水画的屏风,左边是一幅春燕沐浴春风图,画右边是《牧牛》图,院子中央满是盆景,几名老者正边品茗边对奕,正是“古巷风华幽意远,少城清韵小园多”。夕阳下,一位银发萧疏的婆婆抱着一只胖胖的白猫卧在屋檐下慵懒地打着盹,让人驻足忘返。 有意思的是,这条古典的街上同时容纳着最前卫的东西,一家网吧内的年轻人正在忙碌,某电视台的《电玩俱乐部》也正在其中,仿如全身素白的姑娘头上的一朵红花,典雅而不乏摄人心魂的魅力。

最繁忙的街道:荷花池

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商品集散地,荷花池可以说是声名遐迩,它的崛起和发展给成都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吸引了大批外地商人。 在荷花池市场里不能单纯说出哪条街道是最繁忙的。每一个在荷花池做生意的人每月都象一只上足了发条的闹钟一样无休止地运转。在肖家村二巷做了多年服装批发的肖小姐对此感慨颇深:“有时候早上四五点就开了门,一直要忙到晚上八九点吃饭,上厕所都是算着时间来的。”迎来送往,你买我卖,荷花池天天都是那么拥挤、那么繁忙。

最奢华的街道:琴台路

琴台路街道两旁林立的古色古香的建筑总让人怀想起“司马相如抚琴、文君当垆”那等浪漫的爱情佳话。不过,朴素而余味悠长的爱情故事已远离了现代的琴台路。如果说还尚存一丝爱情影子的话,那么应算是从这儿卖出的金银玉器了。“明天我到琴台路给你买条金项链。”男人的话足以哄得他的恋人、妻子或情人破啼为笑。 琴台路是成都最富盛名的“珠宝一条街”,此邻毗及的珠宝店内金碧辉煌,“贵”气十足。各式各样的金银首饰玉器古董价格少则数百上千,动辄上万,普通百姓多看两眼会令他们耳热心跳。购买力当然属于那些衣着时髦、雍容华贵的“先富起来的人”。他们优雅地挽着手臂,成双结对地自由出入,一掷千金的大气与阔绰,满不在乎的豪爽与洒脱。他们连眼睛都不眨就将一叠钱放在柜台上,换回以克为计量单位的奢侈物品,其阵势令人咋舌。

最前卫的街道:芳草街

“芳草街”,名字好听,让人萌生幸福的遐想——此地处处是芳草。这里原本是种植花草的,“芳草街”也因此而得名。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芳草街的地位、品位都发生了变化。茶楼、酒楼、美容院迅速撑起了这条街。芳草街是条小街,但却被许多白领阶层的消费者认可,在这儿不但能品味到现代生活浪漫的气息,同时也能体验到最前卫的生活的各种滋味。

最平民化的街道:青石桥南街

早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青石桥南街的“自由市场”便悄悄存在了。 在夜色尚浓的某个凌晨,一位身上打满补丁的郊区农民提着10个用围腰捂得严严实实的鸡蛋,猫着腰在青石桥南街的街檐下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双眼充满惶恐,神色紧张。这时一扇临街的木门“嘎”地打开,探出一张同样紧张惊恐的脸,他与农民在暗淡的晨色里匆匆比划了两下,便交换了手中的鸡蛋与毛票,然后关门的关门,走人的走人,俨然当年地下党接头一般。买鸡蛋的是为了供“月母子”,换毛票的是为了给娃儿看病……这样的事在当年屡见不鲜,作为平民,大家对这个交易“黑市”心照不宣。 当荒唐的年代寿终正寝时,青石桥南街热闹起来,大家挑的挑、担的担、卖的卖、买的买,整条街全是农副产品,城市居民与农民乐呵呵地讨价还价。再往后,这条街自然而然地成了成都最大的生活资料贸易市场,市场内猪肉、蔬菜、海鲜、副食、花鸟样样齐全。每当看见人们提着菜篮子、米袋子不紧不慢地在这条街上转悠时,你会感觉到,这个热闹的场面便是成都平民最真实的全景照。

最火爆的街道:黉门后街

成都人吃麻辣烫的劲头跟现在排队购买体育彩票的阵势一样让人耳热心跳。成都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麻辣烫摊摊儿,但最火爆最热闹最大张旗鼓的还算是黉门后街。华灯初上,黉门后街的街檐边上除了一片桌子就是一片人头,“火锅烫,人气旺”,哥们儿姐们儿背抵背,热气当火炕。你走那儿路过,没准就被哪个熟人揪个正着:“来来来,烫一盘。”“来来来,整两杯。”三朋四友“烫哥烫姐”一上桌子就开始“毛了”,猜拳行令的吼声响彻夜空:“哥俩好,四季财,……”听起来不大好听,但是好耍、人气旺。酒在这条街上是最好卖的,啤酒白酒葡萄酒,到撤退时间酒瓶都是“底朝天”,“怕啥子怕,喝翻了隔壁就是川医。”这种火爆场面一直要延续到深夜,等那些人嘴巴烫起泡,走路打偏偏了才肯离去。走时还不罢休,丢下话:“明天继续烫。”

最富人情味的街道:同仁路

同仁路分为上、中、下三段,街的两旁树荫下是低矮的平房,从临街的外屋走进旧式院落,内里宽敞,别有小“天地”。 同仁路的得名,是因为民国初年这一带开办的工厂收纳满蒙子弟学艺,使他们有一技之长,好自谋生计,工厂对所有学工“一视同仁”,于是取名为“同仁工厂”,这一段的街道也就叫同仁路了。 而今的同仁路上小馆子很多,店面小而狭促,但都干干净净,菜品丰富,份量充足,价格实惠,老板笑盈盈的脸,热腾腾的饭菜,即使你钱包不鼓也能轻松自在。在这条街,能找到许多在繁华闹市中难找到的东西,老号布鞋店里卖着结实的千层底布鞋,整齐有致的旧书店里古籍散着墨香,婷婷文竹,几把竹椅,颇见主人匠心。这里更有都市中不可多得的人情味,哪家有红白喜事或哪家新铺开张,街坊邻里都聚在一起出主意,帮帮忙,一家人的事牵动周围人的心。同仁路这条百年老街告诉人们,它浓浓的人情味在这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中依然温暖着这儿的每家每户,甚至这儿的过客。

最出新闻的街道:红星路

凡喜欢弄文舞墨又想在成都报业圈混出点名堂的人,对红星路再也熟悉不过了。成都市民无论男女老少对红星路也是家喻户晓。因为红星路报社云集,每天街道上流通的新闻,绝大多数都是从那里采写传播出来的。 成都新闻媒体众多,媒体之间的文字打架已屡见不鲜。有人断言:全国报业竞争最激烈的地方不再是广州,而是成都。而成都的报业竞争又集中在那条悠长而古老的街道——红星路。 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天晴下雨,红星路每天都有数百名记者穿梭其中,挖空心思搜集新鲜的东西。哪怕有半点风吹草动,也难以逃脱记者的火眼金晴,转眼功夫各大媒体的记者便会不约而同地赶至出事地点。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成都市民一清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到报摊上转转便可大饱眼福。 红星路不仅充满了才气,而且蕴含了不少商机,成为众多商家火拼争夺的黄金地段。报社纷纷在红星路一带摆摊设点或者开办阅报橱窗。甚至有人戏言:红星路的新闻一辈子也卖不完。 如果你要想知道成都新近发生了什么事,不妨去红星路转转,因为那里最出新闻。

最官方化的街道:督院街

数以千计的成都街道中也许再没有一条比督院街更具官方色彩和传奇色彩。督院街从明朝起便是全省的政治中心。 督院街因明代四川巡抚都察院、清乾隆十三年(1748)设的四川总督府均驻此街而得名。清朝顺治年间,四川巡抚高民瞻又将巡署建在这里。民国时期,四川督军署、四川省长公署、四川省政府都先后设在了这条街上,新中国成立以后,这儿就成了省人民政府所在地以及省人大、民政厅的驻地。 总长250余米的督院街在历史的长河中因它的特殊地位而经历了无数血与火的洗礼,使之成为四川人民反帝反封建的历史见证。 光绪28年(1902),成都郊区红灯照起义领袖廖九妹率起义军从仁寿出发,攻破成都南门,直杀督院街,弄得腐朽的清王朝瑟瑟发抖。宣统3年(1911年),四川人民保路运动风起云涌,四川总督、大刽子手赵尔丰于9月7日在此对手无寸铁的请愿群众大开杀戒,酿成震惊中外的“保路死难”事件。辛亥革命后,从这条街上赵尔丰被抓到皇城砍头,一时大快人心。1948年4月9日,督院街又爆发了国民党省政府主席王陵基屠杀学生的“四九”惨案。直到1949年成都解放,督院街成为四川省人民政府驻地后,它才得以安宁。 在和平的年代里,督院街以其厚重的历史背景和浓厚的政治氛围保持着严肃性。久居这条街的人已对官见惯不惊。有人如此形容:在上、下班高峰期,街边法国梧桐落下的叶子飘中10个人,其中9个人必定是带“长”字的。

最有财富味的街道:总府路

总府路是成都最富盛名的商业中心,是聚敛财富的黄金口岸。从红旗商场十字路口到红星路交汇口长1050米、宽50米的总府路街横贯市中心。说它最富财富味,是因为各大银行的四川分行或分理点都齐刷刷地聚集在这条街上,中国农业银行堂堂气派,中国银行大厦巍然耸立,进入这条街道,可以这样形容,点钞机数钞票的呼呼声盖过了喧哗的人潮声。 如果说银行是汇聚钞票的大海,那么总府路上的各大商场则是钞票哗哗流淌的河流。红旗、百盛、太平洋、王府井、东风等大商场一家紧挨一家,他们像勇猛无比的搏击手相互对峙,相互竞争,使偌大个成都弥漫着商战的硝烟。这些商场每天能从老百姓腰包里掏走多少“银子”,没有谁作过确切的统计,但可以肯定地说,在这里,钞票流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一台点钞机不停运行的速度,它所汇聚的财富也就可想而知。

最具男人味的街道:体育场路

如果说成都有150万男人,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其中有100万以上的男人肯定是铁杆球迷。足球的魅力对成都男人来说远远超过了令他们俯首跪拜的女人。 若将演绎球赛的体育场比作男人激情和快感爆发的火山口,体育场路则是输入兴奋狂热的“输精管”。短短50米街道一遇赛事便拥塞不堪,攒动的人头除了男人还是男人。观球的男人往往比踢球的男人更能“雄起”,购票、抢“据点”、摇旗呐喊,整个过程亢奋不已。 不知是无意间的巧合还是有意识的安排,体育场路旁那高耸入云的农业银行大厦,气势恢宏,坚实而挺拔,恰似男人征服世界的象征物。球场内响彻云霄的“雄起”呼声象是得到了高楼的默认和感召。 采访中,有人这样说:“在赛事火爆的时候,从不来这儿的男人肯定有股女人味;来了这儿的女人,她沾染的男人味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掉。”

最神秘的街道:天涯石街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正忙于补天的女娲不慎将一块石头从天顶落下,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块石头不偏不倚地落在了成都的一条小街上。街上的百姓对此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神秘“来客”先是惊恐,顶礼膜拜,后来见其并无伤人之意,开始亲近,并取名曰:“天涯石。” 这只是有关天涯石街的传说众多版本之一。据在此街住了80多年的卿大爷讲,至于这块石头到底是何时来自何方,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他爷爷的爷爷也只是将上一代人关于这块石头的故事负责地向下一辈人传述。有人说这是一块陨石,一块从玉皇大帝的宫殿围栏上掸下的石头。 这块石头的来历让天涯石街显得极富传奇和神秘色彩。小街上的人随时都可以即兴到“天涯一游”。因此,这块来历不明的石头实际上也是对历史演变过程的忠实见证。 民国时期,天涯石是一座小庙,常常有祈求平安的善男信女前来烧香许愿。文革时,它作为一种迷信之物,自然会受到冲击。造反派们发誓要将它连根拔掉。在挖了几天之后,天涯石依然稳如泰山,难见其根。无奈,造反派们也只好让它三分。 眼下,天涯石街又面临着拆迁,那么,天涯石的命运又将会如何呢据卿大爷讲,街道办事处已将此石雄踞的地方划了出来,打算修一个亭子,周围再造一个小花园,也算是对这块老态龙钟的“天外来石”找一个归宿吧。

最温馨的街道:滨江东路

到滨江路的人很容易被那儿的景色和特有的温情所感化。府南河水潺潺流淌,岸上绿树成荫,芳草萋萋。人工造景的错落有致虽比不上自然的巧夺天工,但在被林立的冰冷钢筋水泥建筑所包围的大都市,这儿算是返朴归真的最佳地点。每天早晨或黄昏,滨江路上总要演着一幕幕温馨浪漫的动人场面。老俩口一身轻装对练太极拳,有的搂着腰傍着肩踏着音乐的节拍轻柔地跳着“慢四”,有的并肩散步,一边走一边聊着与自己有关或无关的事。早晨的阳光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们的轮廓,照亮他们沟壑纵横的脸,但他们的笑容却同阳光般灿烂迷人。年轻的人们也喜欢来这儿。下了班,吃了饭,携妻带子,在滨江路旁走一圈,工作的疲劳烟消云散,还可以在温情的氛围下追忆初恋的时光。更有初恋的情人一对对来了,他们手挽着手肩并肩坐在河堤上,窃窃私语互诉爱慕衷情。还有少的搀着老的,老的牵着小的,这一切都是一幅幅充满人情和人性的生活画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