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沙俄对西伯利亚的扩张始自十六世纪后半期。最先是吞并伏尔加河流域,进占与俄国东南边疆接壤的鞑靼人的几个汗国:克里米亚汗国、诺该汗国等,逐步控制了伏尔加河中下游和乌拉尔山以西广大地区。沙皇伊凡四世政府在征服伏尔加河流域后,在与立陶宛公国进行立窝尼亚战争的同时,继续东侵,向西伯利亚发动远征。沙俄对西伯利亚的兼并,最初是授权大地主兼盐商斯特罗干诺夫家族,令其招募雇佣军,沿河进侵,逐渐蚕食。当时西伯利亚各族人民处于较低的社会发展阶段,而且沙俄的扩张又无强邻竞争,因此发展迅速。1555年(明嘉靖年间),失必儿汗国(即西伯利亚汗国)被迫向沙皇纳贡。1558年,伊凡四世将卡马河中游和楚索夫河(卡马河支流)流域非饿属土地“赐给”斯特罗干诺夫家族,授予其在该地区筑堡招兵、拓地扩张及镇压居民的“全权”。1574年(明万历年间),伊凡四世授意出兵失必儿汗国,侵入西伯利亚腹地。1579年,斯特罗干诺夫兄弟招募以叶尔马克为首的一批哥萨克,到1581年9月,叶尔马克纠集840名侵略军(内有哥萨克队伍540人),进侵西部西伯利亚。失必儿汗国的库程汗和人民一起展开抗俄斗争,先后八次决战。首都伊斯堪城失守后仍顽强抵抗。叶尔马克因扩张“有功”,博得伊凡四世的亲自接见,并赏赐他两副盔甲、一个奖牌以及沙皇的一件皮袍,被捧为“英雄”。1583和1584年,伊凡四世连续派出两支军队增援叶尔马克。失必儿汗国人民采用游击战术继续抵抗侵略者,1584年在夜袭中获胜。当时,俄军缺粮,又染上坏血病,叶尔马克主力被歼。叶尔马克在跳船脱逃时,失足落水眼底在额尔齐斯河中。

1586年初,沙俄以控制河流、步步为营的方式,两次派兵进侵失必儿汗国,先后构筑秋明城(1586年)、托博尔斯克(1587年)和塔拉(1594年)等城堡为军事基地。1598年(明万历年间),库程汗被迫退入南方草原,为宿敌杀害。失必儿汗国人民坚持17年之久的抗战,终告失败。沙俄兼并西部西伯利亚后,强迫当地人民信奉东正教,1621年(明天启年间)调诺夫哥罗德城的修士大祭司圣普里安到托博尔斯克,充当首任西伯利亚大主教。俄国教会把叶尔马克捧为“民族英雄”,加以“神圣”的尊号。沙俄政府在托博尔斯克城为叶尔马克树立了16米高的大理石纪念碑。

沙皇以征收贡赋的方式,大肆掠夺西伯利亚盛产的毛皮,成为俄国对外贸易的最大项目。十七世纪,掠自西伯利亚的毛皮价值,占当时沙皇国库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沙皇吞并西伯利亚汗国后,利用东部西伯利亚多数居民处于氏族社会阶段,互少联系的状况,乃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继续东侵。

与此同时,沙俄政府还组织了所谓“探险队”、“航海者”等以“考察”、“旅行”等等名义进行“地理发现”,所到之处都划为沙俄的“领土”。

十七世纪初,沙俄的一些“探险”队伍,沿各个河流向东北亚进行扩张。1601年(明万历年间),康德拉特、库罗奇金沿叶尼塞河(西伯利亚三大河流之一,西西伯利亚与中西伯利亚地理分界线)下游驶向大海(北冰洋),占领皮亚辛河河口一带。十七世纪二十年代(明天启年间),他纠集40多名同伙,自土鲁罕斯克出发,沿下通古斯卡河巡回,并穿过布里亚特草原,进入下通古斯卡河,然后沿叶尼塞河口回到出发地。

1633年(明崇祯年间),伊凡•勒布罗夫和伊利亚•比尔费列夫沿勒拿河(三大河流之一,中西伯利亚与东西伯利亚地理分界线)顺流而下到达北冰洋,然后由海上航行至雅纳河河口,11年中,在西起哈坦加河,东至科雷马河的西伯利亚各流域航行,直至西伯利亚北部海岸。1644年(明朝灭亡),伊塞•伊格纳其耶夫由科雷马河口航抵恰温湾,建立科雷马过冬地。哥萨克人谢苗•迭日耶夫和企业主菲多特•波波夫,于1648年(清顺治年间)6月至9月间,从海上绕过亚洲东北角——楚克茨克半岛(又称大石角,爱斯基摩人、印第安人在此进入美洲),通过亚洲和美洲之间的白令海峡。从十六世纪八十年代至十七世纪四十年代,为了扩大对亚洲的殖民扩张,建立了雅库茨克城堡(1632年)作为主要据点。自1581年叶尔马克远侵起,在不到60年的时间里,沙俄以极快的速度扩张至鄂霍次克海岸(1639年),将西伯利亚的大部分土地(1276万平方公里,比加拿大多出286万平方公里)并入自己的版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