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梁爽还是痛苦地捂住小腹,站立不定,好像刚才小腹这个脆弱部位挨的重重几拳,到现在他还没有恢复元气。

“以前的男朋友?是你甩他还是他甩你?”

靠,现场所有人都懵了,现在什么时候了,这恐怖分子头儿竟然尽问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那个为正义身亡的记者还躺在大厅中,但就因为有这样的意外插曲,勾起大部分人们的猎奇心里,让他们暂时忘记了恐惧,暂时忘了大厅中的腥风血雨,暂时忘了残暴和紧张,也暂时忘记注意看主席台后面的窗帘又被人悄悄拉开,那个俏丽的外国少女又奇怪地探出头来,她的双手不住地比划着,像是在“说”着聋哑语。

司马菲烟的脸的娇躯又开始颤抖起来,脸上的红云消褪,重新回复苍白,她的头几乎耷拉到高耸的胸部上

梁爽好像不忍心司马菲烟的折磨,还是左手上举,手指不断动着,嘶声道:“买买提,你……你这个……”

梁爽和少女比划的动作首尾呼应,一唱一和,如果熟知军事手语的朋友会立时明白他们是在用军事手语在交流。

这个少女就是东方婉儿,她比划的动作就是军事手语,和梁爽左手的动作前呼后应,梁爽则发出是否进行攻击的手语。

原来方上校用对讲机以警方紧急频道联系梁爽时,梁爽刚离开,传来的女声就是东方婉儿。

东方婉儿说梁爽不得不孤身进入大厅,因为泛突恐怖分子威胁要杀人质。

令方上校意外的就是,他还没有想好万全之策,这个婉儿就提议梁爽进入大厅尽量拖延时间,她就隐蔽起来做内应和传声筒,把大厅里的一切告诉方上校,用手语把行动的过程通知梁爽。令方上校更加意外和奇怪的是这个东方婉儿的军事常识非常丰富,竟然熟知军方的战斗手语,并且说会标准的使用。

婉儿和方上校通话完毕后,追上梁爽。

梁爽发现婉儿还是向跟屁虫般跟着他,赶紧一把把婉儿扯进洗手间,脸霎时间由晴转阴,低声斥责婉儿:“快走,到时候我顾不上你,你想梁大哥没有危险,就别跟着来。”

婉儿委屈地小声说:“梁大哥,我还不是担心你?刚刚你的战友联系你了,我来通知你。梁大哥你想想,你孤身只影地进入大厅,我能和你联系吗?你的战友已经悄悄地及时赶来了,刚和我通了话,但你没有通讯器材,你怎样才能和暗中的战友默契地配合呢?”

这个问题梁爽不是没有考虑,但事情迫在眉睫,只能冒险。

他听婉儿这么一说,好像婉儿这个他看不透摸不清的精灵有鬼主意,于是他停下脚步问:“婉儿,你有好办法?”

“小女子人家好办法就没有,笨方法倒有一个。”

有笨方法毕竟比笨冒险好,梁爽对婉儿带刺的语言毫不在意,连声说:“请聪明而尊贵的女神指点迷津,大男人洗耳恭听。”

婉儿“扑哧”一笑,娇嗔道:“老大不小了还老不正经。”跟着脸色变成严肃,低声问梁爽:“主席台后面不是有个偏门,偏门不是有门帘吗?主席台离侧门不是很远吗?”

李定国、李黛娜他们就是从这个侧门走进主席台的,梁爽疑惑地点点头,但这个偏门对他即将面临的战斗有关系吗?

“你的战友需要时间布控,你从我们就坐的那个门口进入大厅,在大厅尽量延长时间,我就躲在门帘后面通过手语把你战友的信息告诉你,也把你的信息通过对讲机告诉你的战友。”

“你不会手语呀。”

“笨蛋,常用的几种手语你的战友已经通过对讲机教会我了,我已经学会了。记住,要看我的手语才行动。”

大厅内的紧张气氛一触即发,那个买买提正在折磨梁爽和司马菲烟。

时间紧迫,再拖下去,泛突十三号久不见踪影会引起买买提的怀疑,那时梁爽就危险了。

要快刀斩乱麻,速战速决。

方上校紧盯着屏幕想着对策,只要有一个队员潜伏到东方婉儿那个藏身之处,事情就迎刃而解。但特警已经不能进去了,因为婉儿进去主席台后面的侧门后,泛突圣战组织九号队员现在所站的位置,不仅能清楚观察外面大街的情况,也把通向主席台后门那一条通道完全扼制住。而梁爽和那个拿着mp5冲锋枪的距离太远,他的飞针不能有效制服目标,只要目标一扣扳机,人质伤亡就非常惨重。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落在隐身在主席台后面侧门的东方婉儿身上。

方上校紧急联系东方婉儿,婉儿已经戴上耳塞,不怕被大厅里的人听见。

听了方上校的话,婉儿的眉头紧皱。她银牙一咬,像是下定什么决心,小声对方上校说:“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但要首长答允我一件事。”

“请说,只要能成功,只要能能救下所有市民和战友的性命,别说一件事,就是要我的命也成。”方上校脱口而出,紧急关头,即使真的要他方嘉乐的命,他也绝不会皱眉头。

东方婉儿被方上校朴实而豪情万丈的话深深震撼,梁爽是这样,梁爽的首长也是这样。

这就是中国的军人,挺起龙的传人脊梁的军人,中国军人面对危险,摆在第一位的就是——人民。

长久身在国外的她开始不相信,但铁的事实摆在眼前,她不能不相信。她看到内地的杂志报刊称军人是最可爱的人,是人民的子弟兵,她是嗤之以鼻的,认为这只不过是执政党的宣传而已,对人民进行精神上的笼络而已。但面对刚刚认识的两个军人,现在她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以前幼稚而可笑的想法

不知道她想到什么,她的眼泪开始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沾湿胸前的襟衣。

“我在国外是军事爱好者,长时间进行实弹训练,恰巧我手中有一把恐怖分子的手枪,击毙主席台的那个恐怖分子是轻易易举的事,唯一条件是贵方不能把我当作杀人犯看待。”

“事情成功,你是英雄,不是杀人犯,请和梁爽做好配合。”方上校虽然没有见过婉儿,但只从短短的谈话中他就体会到这个女孩子非等闲之辈,具体情况要事情完结后才能仔细询问梁爽了。

买买提看到梁爽和司马菲烟痛苦的表情,竟然开心得咧开大嘴残酷地笑着,这个变态的疯子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身上。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就僵化,凝固,因为这个时候,梁爽动了。

几乎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梁爽,在别人眼中绝没有可能动手的情况下动手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