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然学社 文/新六军



公元1644年,狼烟并起,山河变色,整个中华大地又一次面临着改朝换代的疾风骤雨。统治神州二百余年,创造过辉煌又播种下黑暗的朱明王朝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之下,象个病入膏肓的巨人,再也无力抵抗任何的打击,挣扎着轰然倒下。鹿放南山,众皆垂泫。北边的满清辨子,中原的李闯泥腿,甚至江南的南明余党,看起来都有可能一统天下,独领苍生。在一番角逐绞杀之后,新兴的满清势力获得了这个荣誉,从此开启了之后争议很大的大清王朝。在其中,很多人决定或左右了这一结局,两位原大明重臣洪承畴和吴三桂便是其中的代表。


很多年以来,作为著名的叛贼和汉奸,吴三桂的反面人物形象深入人心。从清初反清复明的各种势力到近代的史学家甚至普通百姓,都早已经把他钉在耻辱柱上不能翻身。以现在的历史角度上看,“汉奸”的称号有待商榷,亡明的叛贼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洗脱了。值得注意的是,洪承畴的骂名就要小的多,甚至普通百姓知之甚少。历史如此的厚此薄彼到底有没有道理?我们就试着去分析一下。


洪承畴出身于望族后裔书香门第,后虽家到中落,但仍然走的是科举仕途。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仅23岁的洪承畴赴省参加乡试,为乙卯科中式第十九名举人。次年,赴京会试,连捷登科,为丙辰科殿试二甲第十四名,赐进士出身。之后一路官运亨通,从吏司主事做到了蓟辽总督。大明乃文官节制武将,故文人成为名将的也颇多,如胡宗宪,袁崇涣等。洪承畴显然也是其中之一,在对高迎祥,李自成的作战中连连胜利,表现出极高的军事才能,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政治人才,辑有《古今平定略》等。可谓明末难得的文武双全的帅才。


吴三桂出身行武,虽中得武举,少年得志,并勇冠三军。但其在军职的提升很大的原因是与祖大寿一家有亲戚关系,20岁就任为游击,不到三十岁升任宁远团练总兵。多次的对清作战中,虽多有胜迹却也不无败笔。松山之战有临阵脱逃的嫌疑。应该说明亡之时,吴只是一猛将耳。从上我们可以得出,两人降清时一帅一将,身份大有不同,作用自然也有很大差别。


再看两人降清时的背景。洪承畴松山之败后以前兵部尚书现任蓟辽总督之职降清,是为明之降将第一人,影响可谓惊天动地。之前的总兵祖大寿之流无疑是小巫见大巫。其时明虽然气数将尽却尚有一息,如此一个肱股之臣的失节对明王朝士气的打击和朝野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同时,满清正是从此一事件看到了入主中原的可能。从皇太极礼贤恩厚,亲临囚室,可见清对洪之重视。做为一个精神上的旗帜,洪承畴显然成了明清之间的裁定者。而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时北京已经城破,崇祯帝的尸身早已经高悬于煤山的树上。大明王朝基本上已经画上了休止符。虽然说他手下还有数万兵马,但夹在两大强敌之间别无选择。即便是他象一开始那样归顺了李自成,是否清军就望关而叹,或者说他能够独力重复大明,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身为蓟辽总督的洪承畴是大明的掘墓人,而身为总兵的吴三桂只是大明的不孝子。


接着看两人降清后的表现。洪承畴自被俘变节后,沉默了三年,我们实在看不出这是他真正的心念前朝,还是沽名钓誉。1644年,崇祯帝刚死,洪承畴立马献策“出其不意,从蓟州、密云近京处,疾行而进”,直趋北京。接着提出很多如“劝施仁政,保护汉民”,“ 招抚江南,为民轻负”, “习汉文,晓汉语”,等建议,而这些看似为民之政其根本却是为满清入主中原打下坚实的基础。随后,他以位高权重明朝能臣的身份,大肆招降原来的同僚和部下,为满清政权的巩固不遗余力。同时,他力劝清帝采纳许多明朝的典章制度,完善清王朝的国家机器,献计甚多。可以这样说,大清王朝的建立,以其说依靠兵锋之利,不如说是在统治政策方面施行得当,很大程度上平息了中原和江南百姓的汉夷之防和明朝残余力量的顽抗之念。洪承畴的几大建议,威力远胜外强中干的八旗军。顺治帝封他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入内院佐理军务,授秘书院大学士。足以说明对他的器重,也恰如其分的体现了他为清廷立的汗马功劳。再之后,洪承畴更是走上了前台,镇压屠杀许多江南抗清义军,绞杀南明众多王室旧臣。南明弘光政权的灭亡他献策颇多。顺治十年(1653年),又安湖广,平云贵,扑灭孙可望、李定国起义,压迫桂王的永历政权。彻底的实现他的“开清第一功”。 后 乾隆帝著《清史•贰臣传》,但因其功大,列于贰臣甲等。


吴三桂就完全可以说是满清的一把利器了,一开始做为清军先锋,主要对李顺政权穷追猛打,把李自成逼上死路。随后又克四川灭张献忠,一路的打击对象都是前明仇敌,亲手覆灭完明的两大势力,甚至还对南明政权表示了“终身不忍一矢相加遗”。一直到此时,他都还在自己的身上披了一件忠于前朝,为明抱仇的金光闪闪的外衣。清顺治十四年(1657),吴三桂还是对前明故朝动了手,南明永历政权直接面对这位前总兵的刀锋。他甚至多次上书清廷,要求必须彻底消灭永历,并积极的付之于行动。一路克广西,贵州,然后打入他以后几十年立地为王的昆明,手段日趋狠毒。最后,做出了最令天下人不耻的一件事,入缅甸擒永历帝,并且迫不及待的把他绞杀于昆明。虽然这件事的政治意义远大于军事意义,但最终使得他自己臭名远扬。明王朝最后一个在大陆的残余政权,最终灭亡在当年山海关为大明全军缟素的原本朝精锐的铁蹄下。后吴本人得到了平西亲王的顶戴,永镇云贵。成为拥兵自重的三藩之一。


纵观两人在明亡清兴的历史洪流中的表现,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出很多本已经是定论的东西是经不起仔细研读和推敲的。虽然两人都为清政权的入主中原立下汗马功劳,但其实所起作用是有高低之分的。能文能武的洪承畴,用他治世之才为满清的两百余年基业铺砖垫石,又用他的将兵之才为清主冲锋陷阵。而武夫吴三桂所起的作用几乎全部在军事上,而当时和他同列其位的还有前明的耿精忠,尚可喜等人。在当时,洪承畴是作为明王朝第一罪人遭到了很多士大夫,甚至他的同僚,学生,家人的唾骂。为什么后来远没有吴三桂骂名之巨,很大原因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民间传说,以及后来诛永历,镇云南,最后又反清的传奇经历,为吴三桂积累了巨大的名气,记载史书,挂民于口。因此,他最终把“明之第一叛贼”甚至“明第一大汉奸”的帽子抢了过来,戴在了自己头上。再从头细观往事,我们应该是喜?是悲?或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