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也算用毒的高级阶段了,古代时战争用毒,更多的是把毒投放到水泉、河流中,涂在箭上,用于作为一种坚壁清野的手段。比如《左传·襄公十四年》记载,公元前559年夏,晋国联合诸侯伐秦,秦人于泾河亡流投毒。诸侯之师渡河后,士卒多死。杜预江说:“饮毒水故。”


毒药的历史可以说和人类的历史一样的久远。在中国毒药不仅被用于政治斗争中,也被广泛用于战争中。毒药、毒箭等作为重要武器之一,倍受重视。


北宋的《武经总要》记载过初级火器中的一种毒药烟球,《武经总要》是北宋以熟悉法令典故而着称的宰相曾公亮等编写的军事著作,其中详细地提到了制作此毒烟球的原料极其使用方式,譬如毒药烟球的药方为:“球重五斤,用硫黄一十五两,草乌头五两,焰硝一斤十四两,芭豆五两,狼毒五两,桐油二两半,小油二两半,木炭末五两,沥青二两半,砒霜二两,黄蜡一两,竹茹一两一分,麻茹一两一分,捣合为球,贯之以麻绳一条,长一丈二尺,重半斤,为弦子。更以故纸一十二两半,麻皮十两,沥青二两半,黄蜡二两半,黄丹一两一分,炭末半斤,捣合涂傅于外。若其气熏人,则口鼻血出。二物并以炮放之,害攻城者。”如此看来,此毒药烟球的成分蛮复杂的。


更复杂的是他的使用方法,据说毒药制好后,还得利用投石车(炮车)投射至城外。在烟球的外面还要敷上一斤黄蒿,要投弹时再以烧红的锥子刺入点燃包裹火药的厚纸层,放在炮车上发射,得算好距离与燃烧速度,才能让球落至敌军阵营时,刚好点着球火药引起爆炸。


这也算用毒的高级阶段了,古代时战争用毒,更多的是把毒投放到水泉、河流中,涂在箭上,用于作为一种坚壁清野的手段。比如《左传·襄公十四年》记载,公元前559年夏,晋国联合诸侯伐秦,秦人于泾河亡流投毒。诸侯之师渡河后,士卒多死。杜预江说:“饮毒水故。”


攻城战是所有战争中平均死伤最多的一种,攻城的办法有很多种,如“临(临山筑攻)、钩(钩梯爬城)、梯(云梯)、堙(填塞城沟)、水(水攻)、穴(挖地道)、突(穿突暗门)、蛾傅(密集爬城)、轩车(用高耸的轩车攻城)、轒辒车、空洞(隧道攻城)、冲等等。其中“穴”是攻城的最重要的方法之一。


人们对付“穴”攻的基本方法是在城内墙下挖井,井底置陶缸,派人伏缸侦听;发现敌人开掘地道,就从城内挖反地道相迎;在双地道被挖通后,毒开始发挥它的作用,最初的办法是焚烧艾蒿和秕糠,以产生大量的浓烟,再用皮囊、风扇车等来加速烟的扩散,以害敌工兵。除此之外,在掌握好敌情后,也会在地方地道上方掘竖井,在接通后,用一铁篮盛薪火,加艾、蜡,以铁索继下熏灼敌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当然也有对付的方法,据说口含甘草便可解毒。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