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的修养

谁也没有想到,电视节目《百家讲坛》火了易中天,他的《品三国》在书市低迷的今天也卖的正热,看起来大家对三国的人和事还是很感兴趣的。说实话,《三国志》、《三国演义》我都看过,原因是我极喜爱那位足智多谋、能把手头的活干得极漂亮的诸葛亮。你看他:进可以扶保贤能、力挽狂澜;退可以躬耕垄亩、吟诗作对;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大到军事外交,小到机械制造,门门精通。要说人才,诸葛亮堪称第一奇才;若论功劳,蜀中以他为最。然而,我最敬重的,还是诸葛亮的修养。

谈到修养,人们总喜欢引用一句话——“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这是诸葛亮告诫其子如何做学问的一封信中说的,原文不长,不妨照录于后。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蹈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日驰,意与日去,逐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诸葛亮《诫子书》

纵观诸葛亮的一生,并不以文章传世,当然是他的功业盖过了他的文章,而他的文章——只有两篇《出师表》,不为文学而文学的写作,都成为千古名作。不但前无古人,也可以说是后无来者,诸葛亮的《出师表》外,留下来的都是短简,象这一篇《诫子书》,虽然很短,却充分表达了他的修养。

在这篇文章里,他教儿子以“静”来做学问,以“俭”来修身,并告诫子孙珍惜时光,认真学习,不要考虑名利二字。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诸葛亮才能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果不是对个人的进退荣辱看得很淡,不是志在为国为民建功立业,诸葛亮是完全可以对后主刘禅来个“取而代之”的。

联系到今天,一些人对于名和利的渴望是太强烈、胃口太大了。他们信奉“生命在于运动,名利在于活动”的处世哲学,一天到晚为自己的名利动脑子,找门子,至于为国为民建功立业,是根本不去想的。一个淡泊明志,一个追名逐利,差距怕是出在动机上吧?

人有七情六欲,向往、羡慕名利的大体可以归入权势欲一类。程朱理学主张的“存天理,灭人欲”,是不可能绝对做到的。但人欲做不到“灭绝”,克服、抑制一下总是可以的吧?否则任凭私欲膨胀,无限扩大,往往自食其果。伸手要来的名,脚底跑来的利,总不是那么好接受的。因此,学一学诸葛亮的修养,无论对国家和个人,都是幸事。退十步讲,即使不学诸葛亮,也完全不必为名利之事茶食不进,日夜不安。抱着豁然大度的态度,淡泊明志,随遇而安。身体养的棒棒的,心情痛痛快快的,能干什么就干点什么,让干什么就干好什么,比什么都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