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报告:连长盗墓去了!



开讲之前,我声明我讲的故事绝对真实。

那年,我们部队又接到上级通知:除少数分队留守外,其他分队全部参加国防光缆施工。之所以说“又”,那是因为此前我们也参加过,而且对施工的艰辛还心有余悸,那真的是辛苦啊,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军令如山,一声令下,我们就出发了。我们营负责的施工地段在大*村,我连则是借住在该村李大叔兄弟家。李大叔家境不错,房子挺宽敞,院子里的玉米啊粮食啊当时就让我脑海里突然蹦出“粮满仓”这个老词来。李老夫妇对我们挺好,记得那时我的小耳朵小手冻得血口子一道一道的,纵横交错,大娘还给我爆拆灵涂来着,呵呵,军民鱼水情啊!当然了,我们还是严格执行了四野部队流传下的老规矩,村子里街道、老乡家院子的卫生都让我们这些子弟兵拾掇得干干净净,老乡们可是高兴坏了,说是现在村子连过年那会也没现在那么“得劲”!有同志要问了,怎么没帮老乡挑水啊?水我们新时代的军人是坚决不挑的,为啥?因为那个村子家家都有自来水,再去挑水就犯傻了。

闲话少说,转入正题。安顿好之后,头头们去工地转了转,明确了路线、深度、阔度,再把任务分割到各分队,第二天就动工。我们连分到的那片倒霉地,看起来上面是厚厚的沃土,但是往下挖不到一米深,就全是石子窝了。这个光缆沟的深度、阔度是有规定的,检查不过关就得返工,开始施工时是软土,不太费力,大家伙还有说有笑,后来啃到硬骨头了,大家都没心情也没兴致了,只顾吭哧吭哧地挖,任务可是摆在那里,每天12米啊。偶尔有人说话,也是南腔北调操爹骂娘地骂怎么这地那么多石头,又把镐柄弄断了云云。工程的确是难,有的地方还出动工兵用炸药炸,才能继续施工。

如此过了好几天,无话。直到那天上午,工地上沉默干活的兵们骚动起来,原来是兄弟分队在施工时,挖着挖着突然挖出个大洞来,里面黑洞洞的,一时稀罕,就叫了起来。后来他们连长弄了把手电,进去才发现原来是个古墓,先前挖到的是盗洞。虽然被盗过了,但是他们还是捡了好些瓷器,全连大喜。

据当地老乡说,这片地古时就是墓地,他们耕地时也经常发现或说捡到件把古董。这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工地,工程的进度明显加快了,呵呵。大家都想挖件古董啊。很快,我连也挖到一个,我至今记得那个墓是青砖砌成拱门的,墓室不高,人在里面无法直身。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也是被盗过的。按我有限的知识看,那应该是明清的墓,而且规模不大,还不如现在某些官员富商修的豪华墓地占地大呢,估计也就是乡间土财主的墓。连长当时也来看了,看到盗墓贼如此不留情,连块磁片也不留下,墓主也不给面子,早早回归大自然了,只留下几块棺板看家,缘悭一面,当时就比较失望,用句歌词形容是“失望写满了脸庞”。那几天,我们收队回营时彼此招呼都戏称:盗墓回来了?

炊事班的一新兵,为人机灵,极爱说话,而且心直口快。这家伙天天耳濡目染,也知道了工地经常挖出古墓,有天晚饭前,连长领着几个兵,带着用坏的镐啊锹啊到村里的木匠处修理,那天刚好新兵在洗菜,看个正着,心里寻思连长他们拎着掘土家伙,肯定是趁天黑去盗墓。开饭时,连长他们还没有回来,指导员问通讯员连长咋还不回来开饭,新兵听见问话,不管三七二十一,答曰:报告,连长盗墓去了!!

全连哄堂大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