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90/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后火狼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笑,慢慢的将手的遥控器放下,像是很累的样子闭上眼靠在冷锋的身上.身旁的石头努着嘴一副搞笑的样子.

"我们的燃油已经不多了!看来我们要步行回去."枪手注视着燃油表的指数,我们谁都没有回话只是平静的注视着对方.


互相搀扶着走下直升机,火狼将背包里仅有一块TNT献给了"它"亲吻了一下唯一的一块炸药,小心的将他埋在了底部.


"从这里返回训练的基地至少要3天,在这3天里遭遇任何武装都是致命的,我们的伤员太多了,印度很乱大家小心点."冷锋从背上将m24a2拿了下来,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绯儿手里的AUG似乎卡壳了不停的敲打着枪身.


"OK!警戒的工作暂时由我和绯儿担任!发现危险以口哨为号!"冷锋递给绯儿一个弹夹,然后向前面走去.绯儿则跑到了左边距离我们约50米的地方摸索着前进.


枪手和火狼抬着受伤的戒指艰难的跟着我们我和stone姐俩在一旁守护.没有丛林作战装备的我们倍受艰熬,蚊虫叮咬着我们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密不透气的皮靴里面灌满了泥浆,还不时的有毒蛇来光顾我们...


冷锋不时的示意停下,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认真很负责的人.走在后面的我们连他的丁点踪迹都没发现,单兵作战能力果然很强,万一碰到这样的敌人估计我们没一个人可以生还.


时间总是走的很快,小心的已经前进了4个小时,黑夜笼罩了整座森林."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宿营吧!看样子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埋伏."冷锋疲惫的靠在树下绯儿也坐在一旁休息去了,我掏出一路上杀死的毒蛇交给了枪手,因为只有他的烹饪技术是公认的,所以为了不在大家糟糕的心情上插一刀也就只好交给他了.


火狼活动着受伤的肩膀"没事吧!"我换下火狼肩上已经湿透了的纱布"我是纸糊的吗?挨一枪就倒?太小看我了!一边玩去我自己来."把我推开在绑好的纱布上打了个死结.虽然嘴里说着没事,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在说谎,子弹穿透了肩胛骨从后面飞了出去,把整个肩膀打了个对穿大口径狙击步枪没让残废就算好的了,不过火狼还真幸运要是在往下点非要他命不可.


"开饭了!"石头第一个跑过去小心的拿起一块蛇肉放进嘴里是似嚼非嚼的吃着,半边脸缠着纱布的她在加上可笑的吃样,整个一副"白痴"的样子.


"看我干什么啊?干嘛不吃呀!好好吃的!"石头小声的说道.为了保护受伤的左脸也就只好那样吃了,尽量避免咀嚼的动作所以她那不是吃而是吸.


剩下的肉汤全被她给喝了,搞的火狼一副不满的样子.


"休息一下,我们在前进!"冷锋拦住绯儿独自抱起狙击枪爬上了营地旁边的树上将伪装网盖在了身上,完美的伪装连傲慢的枪手都不得不佩服.火狼将火堆熄灭,靠在一旁睡去了.看着面前仅有的7个人我茫然了,是我的大意害了大家!我不该那么完全的相信美军.我不是一个合格的队长,或许冷锋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我们被骗了!被利用了!甚至是被组织抛弃了!不!我要保护大家,我不允许我的人在受到任何欺骗!不会...永远不会......


砰!...啊!?..


一声枪响将平静的黑夜打破,熟睡中的枪手等人迅速的掏出武器躲在树后,在树上警戒的冷锋爬在地上艰难的向不远处的狙击枪爬去,我拿起石头的AUG突击步枪快步的跑向冷锋"快跑!有敌人!不要管我!"火狼小心的将冷锋背起"给我闭嘴?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决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队友.放下你?除非我死了!"


小心的躲在冷锋警戒的树后,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用手语告诉stone他们后退......


突突...


突然stoen后撤的方向传来枪声放弃打中冷锋的狙击手,我不顾一切的向后面跑去,但刚一转身我就感到身后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我的脑袋...


砰...啊!?..


子弹擦着我的头皮飞过,匕首径直的插入了身后狙击手的颈部,我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暗自庆幸着自己的命大.走到狙击手身旁看到一套整齐的海豹突击队装备肩章上赫然的标着少校军衔,枪声渐渐变的稀少了许多,身后同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小心地将一枚手雷拉开保险压在那名狙击手的身下,迅速的起身向撤退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的几具尸体都是同样的配备海豹突击队的装备,连脖子上的士兵牌都没有摘掉.距离枪声越来越进我越小心的向前摸索着.在一颗树下我发现了火狼唯一的武器,那把已经没有子弹的沙鹰.在不远处又发现了绯儿的AUG弹夹和枪身早以分家,现在只剩下枪手的一把M16A1估计也没子弹了.果然在不远处我发现了枪手的武器.一种不祥的预感闪现在我的眼前,没有任何武器保护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自杀.对手是训练有素的海豹突击队是美国精锐部队之一其战斗力不容小视,以他们的手段办事的话,被俘和自杀没有什么两样.收起那名狙击手的士兵牌,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向前面跑去...


轰...


设置在狙击手身上的陷阱被人触发了!估计这样一来会大大减慢他们的行军速度,他们会小心的走每一步,按照惯例我又在前进的路上设置了几处陷阱什么手雷,闪光啊甚至连身上的烟雾弹都用上了,不为伤害多少,只是为了减慢他们的行军速度,身后不时的传来爆炸声和喊叫声.


前面的枪声还在继续,看来枪手他们还有反抗的能力,希望可以早些甩掉他们.突然我发现树丛中有什么东西在动,小心的抽我们A3特有的军刀拨开草丛,与此同时一把同样的军刀显露在我的眼前.


"戒指!?"不敢相信的看着躺在树丛中的戒指."呵呵!又见面了.还以为我要自己杀了那帮杂种,为兄弟们报仇没想到有人陪我了!哈...咳咳...咳..."戒指吐出嘴里的淤血大口的喘气.


"我们还是兄弟吗?"戒指擦掉嘴边的血迹靠在树上.


...点头


"是兄弟的话..."戒指将手里的军刀交给我.


杀了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