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乡散记(二)




从川中到北京的辗转,一如我人生际遇的周遭莫测,从前只把巴蜀的湿热与北疆的冰天雪地拙对相提并论,却从没有想过经历一番燕地的冷暖。而如今,伫身于京城的烟雨下,心境是极为忐忑的。那是一番或喜或忧的触觉,喜的是燥热的天气终得缓释,褪色的天光下仍能有如此诱人暇思的景象;忧的是新一番的行程将近,刚刚着眼的这点胜放般的风光将于眼底匆匆而逝,一只旧行囊把新的思绪装裹尘封,充填进了明日故乡行旅的那番独有的回忆。


各中滋味,正如人尝羹,甘苦自知……冷暖,也需自知。


当年故乡一别,于今已六年有余,此即归期将至,心中却凭空添了几分难琢磨的惬意。昨夜湖广楼的南厢,瞧着《武家坡》的戏码,不由得心生涟漓走了神,台上老生唱言的:一马离了西凉界!台下满堂报好,我却一声不响地晒在了当场,刹时我眼底的薛平贵早已经没了归家探亲的惊喜,却徒添了几分怅然若失的落寞,亦或是,一番对未知生活的几分怀疑。


负累远走的江湖汉子,大多都在戏里戏外将终获功名利逯的薛平贵当作自己的切身写照,一边是远在西凉厉兵秣马,以图建功立业安天下;一边是家中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坚贞女子等候,终有一日温存恩爱,作对相孺以墨的好伴侣。所以说这才是整个《武家坡》的经典传承所在。王宝钏的理想化形象已经如同图腾一般,将那番更古不变的老腔调翻来覆去地唱白,而不羁的男人们则在戏文中尝赎着自己:登科入榜,重温洞房花烛一般的思想游戏。


旁人如痴如醉,我却难打起半点精神,一则是我难比那老流氓薛平贵,尚且白衣一席,没有丝毫的功德建树可值得自己安然信马游缰。二则是家中压根也没有什么王宝钏为自己守门接风,更没有心上人待字闺中,任自己回去风流缠绵,连番巫山云雨。所以说薛平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比拟的人物,只是个嘘人的幌子罢了,而那口打马归家的戏文,也并不是放在哪里都能那么好使唤。想来即时归乡的我,一如那台上独自正冠、捋髯、出将、入相,空放几个架势即便走人的江湖艺人,满身的声色都是用以引你放声嬉笑怒骂,却换不得半点实实在在的精彩可言。个中滋味,一如之前引述的那句老话:如人尝羹,甘苦自知……冷暖,也需自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