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7/


从外面取款回来的黄声会把一沓钞票轻轻放在茶几面上,说:“这个是我这两年在保安公司押款部工作存的钱!”他把钱推向张福全,接着说:“每天几百万几百万的帮人家送钱,老子我真的心里不平衡了!看看,工作5年,就存了这2万块!”

“你们那个和我去?还是大家一起去?”张福全问。

“我们一起去吧!“罗彪说,看一眼大家。黄声会点点头,只有小昆没有表示意见。“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好的!现在马上走,我车就在楼下!”张福全说:“今天去,明天这样回!”

“恩,好的!”罗彪想了想,又说:“福全,到时候买到了枪……”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才说:

“但是,我们三个,都是杂牌军,你看到时候,可不可以……”他脸上有歉然的表情。

张福全点点头,说:“可以,做兄弟的,我就帮你到底!”他看一眼另外两位,接着说:“我可以把部队里学的射击都教你们!”

小昆手从口袋里抽出,一支双管手枪拿在他手上,枪口指着张福全,他眼睛里有冷冷的光闪出。“你他妈的是谁呀?你一来就以为什么都可以搞定了一样!”

隔着一张茶几,看着对方黑洞洞的枪口,张福全皱了皱眉头,说:“哟!手工做的单发手枪,做工不错啊!比我在部队时候收缴的那些边民做的好多了!”然后,他扭头看着罗彪:“你的小弟?什么意思?”

罗彪眉头也皱了起来,对小昆说:“枪放下!”小昆脸上的咬肌收紧又放松,才把枪放在茶几上,开始手还是没有离开枪把,眼睛仍然盯着张福全。

“小昆他们家是做私枪的,他被当作从犯,判了4年,被和我关在一个房,其他老犯欺负他个子小年纪也是最小的,经常枪他的饭,或者是……”罗彪停住了,但是不是没有见过监狱情形的张福全明白他没有说出来的意思。他接着说道:

“在牢里,我因为帮他出头,打赢了牢头,他就一直当我是他大哥,很尊重我!他比我先出来半年,他却不回家,就在监狱附近的小镇讨饭等我出来!”他笑一下,看一眼还是气鼓鼓样子的小昆,继续道:

“这小子在妒忌你和我关系那么好呢!”他转脸对小昆说

“全哥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你妒忌什么啊?妈的!再说了,全哥在部队呆过,玩枪比我们那个都熟悉,所以我才叫他来的,早就和你说过了,怎么他妈的还犯浑啊?”

小昆低下了头,嘟囔着说:“我…我…我不是犯浑了吗?彪哥您就…就别骂了!再说了,谁叫他一来,就好像什么都可以解决的样子,牛皮得很!”言下之意,还是对张福全不舒服,不过手里的枪就收回了口袋了。

“妈的,死小子!”罗彪还是又骂了一句,抄起烟灰缸就要丢过去,张福全连忙拦住。

“如果我可以给你找到一把部队和警察都用的真正的枪,你怎么样?服我吗?”张福全问。

对方抬起眼睛看着他,说:“我见到枪才说!”

张福全点点头,双手抹一把脸,长长的呼一口气,说:“老子倒卖枪支,到时再教你们用枪,罪名也不小!而且现在也欠了20万的债!”他把2万元推回给黄声会,说:

“钱你拿着,我们一起去!买四支枪,老子也加入!”

四个人的目光碰到了一块,四个人都笑了:罗彪的笑容里,是轻松,因为,这个从部队回来的兄弟加入,那么计划的成功性就挺高了一大半;黄声会的笑中,带着如释重负,因为最初是他告诉了罗彪,希望让张福全加入的,现在他真的加入了,那么,自己就不用担心张福全会对自己有芥蒂了,毕竟,这个计划不是去中学生去郊游;而小昆,则希望可以真的拿到一把真正的手枪,他的是怀着希望的微笑;而张福全的笑,却带着一点冷酷,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心里的牢笼已经破碎了,一个叫做“贪欲”的魔鬼被放了出来,而自己,在其他三个人的笑容里,也看到了相同的三个魔鬼!。

四个人下了楼,一起上了小红旗。车子开往小区门口去。出了小区,直接转上大路,向着某边境城开去。

一辆车牌有“1006”字样的巡警巡逻车和小红旗交会而过,各自奔驰在自己的道路上。


1006号巡逻车一低于40公里的时速在路上行驶着,这个是巡逻的最高速度限定,也是必需的一个限定,因为车速太快,巡警的目光根本看不清楚路面上的情况,有什么发生,一晃就过了。

秋老虎的余威未消,天气干热,让周勇一直都觉得嗓子很不舒服,但是,他不能因此而请假,因为目前,警力不足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巡警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不少被到巡警队的新队员,都通过自己的关系跳了出去,或者是根据他们的要求,被调到刑警队等部门。

前方是本地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开车的何军把巡逻车在路边车位停下,周勇和高盛拿了警棍下了车,开始徒步巡逻——这里是重点的徒步地段;巡警的巡逻事实上是以车巡和步巡结合的——车上留了两个人。

走进热闹的市场,人流拥挤:背着大包小包到批发市场进货的小摊贩们为了自己的生活忙碌着,摊位上生意兴隆的批发商们忙着点货收款,还有很多不怕拥挤想买几件便宜衣服的小市民门业在到处左看右挑的,但是看到了两个全副着装的巡警,大家还是自觉的让开一条路给两名巡警走过,时不时的有在忙碌着的老板摊主们抬头看到了两个巡警,就招呼一声:“周警官,小高,来,喝口水休息下吧?”周勇向他们点头致谢,婉言谢绝,但是偶而也会和他们聊几句,了解下市场的治安情况,看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然后接着继续往前走接着还有其他的摊主或者是老板招呼他们喝水或者是休息一下。

在市场里走这么一趟,未必真的可以抓什么坏人,但是 ,每次从市场里巡过,巡警们都知道,自己身上穿的警服和身上的警械,以及他们在这个市场的存在,都是一种震慑,可以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产生忌惮。如此一来,他们巡逻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预防犯罪,和制止犯罪一样,都是警察的职责;很多时候,也许是比制止犯罪更加重要的职责!

终于从市场里出来,接着是在市场周边在巡视一遍,终于回到了巡逻车上,两个人身上已经被汗湿透衣服。周勇坐上车头,刘巨涛递了两瓶纯净水给他们,他接过就喝了起来——巡逻车里,一直都备有饮用水的!

“指挥中心呼叫1006车,斜阳街105号门面发生打架!请即刻赶往!”对讲机里传来了呼叫,是周勇熟悉的那个声音。

“明白,1006号车即刻赶往!”周勇拿起对讲机回答,何军已经把瓶子一拧一丢,发动了车子,向着斜阳街的方向开去,同时拉响了警报。



夕阳西下,小红旗在高速路路边的加油站停下,罗彪看到了不远处的路边餐厅,说:“加完油就在这里吃饭吧,也跑了7,8个小时了,还有7,8个小时才到呢!”一听说有吃的,其他两个人急着就下了车。

罗彪在窗口对着张福全说:“吃什么?”

“牛肉吧!”张福全说。他熄火下了车,打开了油箱盖,扭头看了一眼远去的三个人,又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刚才走过的路,脸上出现了犹豫——回头,这个是个好机会,接着往下走,也许是一条不归路!

“我要怎么选?”他看着油表上变动的数字,心里,出现了交战!不是天使和魔鬼的交战,而是对法律的恐惧和贪欲的交战——他曾经是武警,他亲眼看到过法律武器的威严!

“先生,105元!”油站工作人员收起加油喉,对张福全说。

他伸手到口袋里拿出皮夹,打开,苦笑一下,里面只有一张100的——忘记问他们要钱了。就在这窘迫的时候,他的贪欲战胜了恐惧!——枪声一响,黄金万辆!博一次,自己就不用在受穷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周勇看一眼车窗外临晨的马路,白天忙碌的行人,此刻大部分应该都在梦乡中了,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那些是夜班归来的上班族,或者是玩的尽兴了终于要往家回的“夜游神”。他们看到了路上停着的巡警巡逻车,终于放缓了一些自己的心情和脚步。

他拿出手机,想给赵兰打个电话的,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把手机收了回去,他中午的时候已经给了她电话,让她到家里吃饭,现在,她一个在自己房间里休息着,就不打搅她了。

警察或许在许多人眼里,是个蛮有前途的职业,但是巡警这个工作,却是苦和累的代名词,也是要承受委屈和误解很多的一个警察岗位,在加上,他们三班倒的工作时间,周勇谈了几个女朋友,最后都没有成功,一直到两年前赵兰出现,他才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他听人家转述过赵兰为什么会喜欢自己的原因;赵兰是这样说的:这个男人,一直在我们指挥中心的控制中,在那里做什么我都可以知道,我放心也省心啊——听到这样的理由,除了失笑,他不知道还可以有什么反应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感情。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手机调成震动,是他要求全组人员养成的习惯——他连忙掏出手机,打开了短信:我在床上,夜宵在锅里,老人家在自己房间,你在那里?

他笑着摇摇头,回了个短信:我在准备回家的路上,在想你!

收好手机,一抬头,就看到了弯道上过来了的接班巡逻车:交班时间到了。

交接,返回队部,当日工作报告,上交装备,打卡下班。开了自己的小摩托回到自己家的楼下,抬头看到了房间里透出的灯光,只觉得心里很温暖。他把小摩托在车房放好,向楼上走去。

进了家,父亲的房间已经熄灯,悄无声息;自己的房间虚掩的门缝透出了灯光和电脑游戏的音乐声,他换下自己的皮鞋,摸索着找到了拖鞋套上,走到自己房间前,打开了房门电脑前一张笑脸迎接着他。他上去拥着她的肩膀,在她头发上吻了一下,她反手摸着他的脸,退出了游戏,说:“先洗澡,我去给你把夜宵拿进来!”

“恩!”周勇应了一声,接着问:“等下…不回去了,好吗?”“恩!”赵兰回答。于是他起身拿起了床上早放好了的内衣裤,转身去了卫生间。

洗完澡 ,周勇走出来,进了自己房间,赵兰递了一碗稀饭过来。他接过,一边吃一边问:“恩…我们结婚了好吗?”

赵兰笑了一下,说:“我想了很多你求婚的场景,但是就是没有想过是在你房间里!”

“哦,那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周勇停住了所有的动作,有些紧张的问。

赵兰在他鼻子上刮了一下,说:“我说了不同意了吗?”

周勇总算还没有笨到家,呵呵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