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提起二战时期的苏联英雄间谍佐尔格,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1941年德国对苏联不宣而战,此前佐尔格已向苏联政府报告这一消息,却没有得到足够重视;此后他又屡建奇功……


不过,1936年底1937年初佐尔格在中国期间的谍报活动,迄今却鲜为人知。




近期,部分抗战时期中统、军统文档解密,帮助我们还原这一时期他在中国的活动。


1.一桩令戴笠伤脑筋的悬案


1937年1月初,寒流侵袭下的大上海百业萧条,市面冷清。一天下午,国民党军统上海站特别行动小组的人员赶到法租界的福煦路(今延安中路),突击搜查了一座洋楼。


在3楼一个华丽的房间里,一名白俄房客正在拍发电报。听见敲门声和杂乱的脚步声,他情知有异,砸坏发报机,又点火烧密码本。未等密码本和工作笔记被焚毁,门已被撞开,5名特工凶猛地扑上来,白俄房客当即开枪拒捕,短促的对射中,他打死打伤军统特工各一人。他自己多处中弹,负了重伤被抓住,秘密电台也被缴获。


在送往医院途中,这人因失血过多而死。他使用的密电码被军统电讯处长魏大铭和余乐醒等人破译。该密电码的规制完全不同于中共地下电台用的密电码,内容是1936年底西安事变后,南京国民党上层的动态,对日主战派与妥协派的斗争,国共两党秘密接触的情况……


军统的情报专家据此分析:这电报与延安的中共方面没关系,可能是要发给苏联远东的情报机关或某个职业国际间谍的,该间谍很可能有国际背景,但无法判断这人潜藏在何处。军统头子戴笠为此大伤脑筋,他及时向蒋介石作了汇报,蒋介石指示他与中统人员合作,尽快破案。不过,戴笠一向与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等人有矛盾,不愿这么做,于是,案子未有进展。


2.中统特务头子也想插手


两个多月后的一个夜晚,一辆黑色汽车在摩天洋楼间拐来弯去,驶到静安寺路南端一小巷口停下。车上下来三个穿黑呢子大衣的男子,其中之一便是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另外两个是他的助手兼保镖。前面说的戴笠手下的行动,事先严加保密。但徐恩曾还是很快就得知了。


军统和中统都是蒋介石的忠实帮凶,但他们之间又有矛盾,常勾心斗角,有时甚至闹得不可开交。徐恩曾一心想在此案插上一手,显示能力。


经过分析,他认为此案极可能与他们中统此前接手的牛兰案有关。


1931年6月15日,苏联间谍牛兰被捕,但他在受审时什么都不说,使徐恩曾束手无策。徐恩曾考虑到他是外国人,又不便用酷刑。徐从已掌握的情况判断,牛兰及其同伴都是为设在苏联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即海参崴)的第三国际情报站工作。


徐恩曾分析,肯定还有牛兰的重要同伙尚未被捕,而此人很可能潜藏于国民党上层军政机关内。


徐恩曾的猜测是对的,佐尔格就曾在1932年直接参与了营救牛兰的行动,牛兰最终被判无期徒刑。1937年8月27日,日本侵略军炮轰南京时,牛兰夫妇逃出监狱,最终辗转回到苏联。当然,这是后话了。


3.白俄分子提供线索


当时,牛兰案让徐恩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能侦破,眼看着军统却赶到前面了。徐恩曾心中甚为焦虑。这天晚上,他想通过暗中为中统效力并领取津贴的白俄分子巴尔柯夫来了解情况。


在上海滩,巴尔柯夫小有名气。他本是沙俄贵族子弟,还读过彼得堡陆军学校。十月革命后,巴尔柯夫和父母、弟妹流亡上海。他在租界开了一家俄国风味酒馆,生意挺红火。在上海20年来,他与黑社会、警察局、租界工部局、捕房、教会……三教九流都有联系,手下亡命之徒有好几十人。他定期向中统提供情报,领取报酬。


巴尔柯夫在他住的俄式小洋楼里接待了徐恩曾及其助手。他告诉徐恩曾:那个白俄分子真名叫斯捷潘,化名别列也夫。别列也夫的职业是钢琴教师。他并非白俄,而是打入上海白俄流亡者中的苏联情报人员,隶属于远东情报站。


别列也夫定期上四川北路和南京路两家咖啡厅与一个日本人碰头,接受任务。巴尔柯夫已探听到那个日本人是东京一家印刷株式会社驻沪职员。他背后还有一个牵线的指挥人。那人是欧洲某国驻华领事馆一名官员,中等身材,壮实而精悍,能说英语、日语和德语。他在上海露面过几次,是为急事找那个日本人的。巴尔柯夫派人把他盯上了。那人十分警觉,他乘坐的是出租小汽车,而不是某国驻沪领事馆的车子,因而难以判定他是哪国的外交人员。幸好,跟踪者拍下了那人一张背影照片,在被那人甩掉后留了个证据。


徐恩曾要过照片,看了又看,无法认出此人。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大有收获。原来,在欧美国家驻华外交人员中居然还潜伏着高明的赤色特工人员。他给了巴尔柯夫一笔钱,作为犒劳,同时决定次日赶回南京,亲自向蒋介石汇报,以便尽快采取必要的措施查出西方国家外交人员中的“危险”分子,消除隐患。


徐恩曾回到南京还没来得及去晋见蒋介石,就接到部下的急电,说巴尔柯夫死于非命。巴尔柯夫及其老婆是死于一次突发的车祸,肇事车子趁夜深溜之大吉,警察局正设法追查凶手。租界当局因肇事地点紧靠租界,也派出警探协同追查,不过全无进展。


徐恩曾后悔自己没及时把巴尔柯夫保护起来,他知道,准是那个外国间谍探知风声,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他感到对手是高人,很难对付。此人究竟是谁呢?


4.果断派手下杀人灭口


1936年底,公开身份为德国驻日大使馆资料分析员的佐尔格,被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从日本临时借调来中国搞情报资料分析,编制仍留在东京的德国大使馆。他处处小心谨慎,暗中进行卓有成效的情报工作,与以法肯豪森上将为首的德国驻南京军事顾问团混得很熟。


没错,正是佐尔格将收集到的不少重要情报,通过上海那个伪装成白俄分子的情报小组成员别列也夫,拍发密电给苏联。巴尔柯夫积极地为中统出力,已给他带来了威胁。接到自己在上海的战友的密报后,佐尔格立即行动起来,部署手下人员开车撞死了巴尔柯夫夫妇,以确保安全……


佐尔格十分谨慎。他从不与苏联驻南京大使馆外交人员接触。


正因如此,南京的军统、中统特工甚至日本外交官员,从没对这个来自“友好盟邻”的外交官员产生过怀疑。


在南京工作期间,佐尔格只与一位有几年关系的南京国民党高级将领保持极为秘密的联系(这人是谁,他至死都保密),他还有目的地与日本等国驻华外交官应酬、周旋。日本总领事崛公一、武官助理小岛中佐、海军武官佐佐木秀雄大佐等人都是他在东京时的老朋友,他常与他们一起驾车外出,去狩猎、钓鱼、喝酒、打牌,趁机猎取对苏联有用的情报……


5.促成保存南京大屠杀证据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大举侵华,半个中国燃起熊熊战火。当年年底,日军攻占南京,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惨案,30余万军民惨遭日军杀害。12月29日,已回到日本的佐尔格再次从东京出差上海,他获准搭乘日本大本营陆军情报局岛赖大佐的专机飞往南京,去德国大使馆办理公务。在飞机上,佐尔格看见浩劫后的南京几成地狱,长江上漂浮着成千上万具被害者的尸体,汹涌江水为之染赤。


出于义愤,佐尔格多次上街制止日军的暴行。在南京,佐尔格住在德国大使馆内,正是在他的鼓动和引导下,三秘克劳森、签证科长汉斯等具有人道情怀的德国外交官将日军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活埋中国市民、军人的资料放进外交邮袋,设法送回德国外交部。希特勒下令将资料严格保密,并指示外长里宾特洛甫照会日本政府,必须注意日军在南京无休止的暴行可能在国际上产生的负面影响。


对于佐尔格的这个贡献,中国人民也应该铭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