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4)公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维持会长周宏书得到了川端康复的许可,便拿着鸡毛当令箭,耀武扬威起来,直把那汪天良田木二人支使得团团转,二人只把怒火埋藏在内心,不敢发泄出来。周宏书首先让汪天良按照名单去各乡村抓来大地主,关进日军宪兵队。弄得湖东地主谈周色变,怨声载道。可家人不得不上城打点,平日萧条冷清的县城刹时热闹起来。由四乡八镇赶来的说客络绎不绝,都快要踩断了汪府大门坎。老汉奸汪长寿自从那日吃了河豚之后,被折腾掉半条老命,对老舅周宏书的行为也没精力处理。这几日在陈老郎中的悉心调理下,稍微有点恢复,哪有这许多精力搭理此事?无奈上门的不绝于途,再不过问,以后湖东事务他就没有发言权了。这一日,他强撑着身子,拄着根龙头拐杖,被管家搀扶着,来到日军宪兵队。老远就听到周宏书的斥骂声,那些地主噤若寒蝉,一个也不敢还嘴。因为昨天有一个不识时务的,被当着他们的面,扔进万人坑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可是响了一晚上,到清晨才断绝了的。谁还敢做第二个替死鬼?于是一起闭紧嘴巴,听那周宏书训话。

“大日本皇军为了沟通桂家坝与湖东城两地,准备修建一条军事公路,路线已划好。本着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精神,请你们这些大财主来,就是多放点水,有钱的出钱,有粮的出粮,没钱没粮的出力,什么都出不起的就出命。谁愿意尝尝万人坑的味道,请说。不想的话,给我老老实实地办好。我照着单子念,谁该出多少粮,折合多光钱,听清楚了。等下自己写个条子,皇军派人给送到你们家里,等钱粮交清,立马放你们回去。交不清的,就自己跳进万人坑里,甭想老婆孩子热坑头了。你们听清了吗?”

那些地主富农哪里敢多言,都照着周的要求办了。

汪长寿坐一旁,听了半天,脸上不露声色,心里可把这位舅老爷骂上了,什么玩意儿,你这小子竟想独吞,门儿都没有。等着瞧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慢慢悠悠地回到家里,对等在家里的说情人说,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去准备粮食和银元去。粮到钱到就放人。那些人得了消息,那敢怠慢,跑回家,准备去了。那些送得快的,当天下午就被放了回去。急得那些没有陈粮现金的家庭团团转,亲戚朋友地乱借,却哪里有人援手?

且说湖东大地主钱惟一回到家里,心中愤愤不平。这次被小日本敲去了一千块大洋哪,简直就是逼他抹脖子,比剜了他的心头肉还厉害。去年年底,趁着粮慌,他将粮食卖了好价钱,那曾想被周宏书那只老王八利用小日本这个靠山活活地敲诈了!这二年,他狠狠心,硬是买回五十条枪,组成护庄队,日夜都在院子里村庄内巡逻,土匪是防住了,可是小日本却防不住。这些护庄的村丁一见小日本,早已吓得尿了裤子,哪能出力?看来这口闷气得永远地憋在心里,吐不出来了。

这时管家钱一眼走进客厅,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什么,他暴跳如雷,大吼道:

“他敢!他刘小拉乎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老子就让他尝尝厉害。他有枪,老子还有炮,怕他怎的?告诉庄丁,今晚谁打死一个土匪,老子奖励他五十块大洋!谁贪生怕死,老子抄他全家。”

原来,有庄丁报告,近来时常有土匪在村子里踩点,今个儿更是发现了刘大歪嘴的踪迹,看样子想动钱家的手了。

钱惟一哪里将刘小拉乎这一伙人放在眼里,自从钱大少爷投进国民党桂系176师,并花高价买来了几挺机关炮之后,老家伙胆子壮了很多,除了小日本,他谁也不怕。

是夜,刘大歪嘴率领二十多土匪进攻钱家庄。本来他们是想按照白天踩好的路线偷偷摸进去,打他个措手不及。哪知钱家庄丁警觉性就是高,他一到村头,便被发现,双方打将起来。一时间,枪声四起,鸡飞狗跳。那钱惟一挥舞着手枪,亲自上阵督促。这边机关炮一响,嘟嘟嘟,土匪就倒下几个,人心一阵慌乱。刘大歪嘴杀得一时性起,挥舞双枪,左右开弓,也击中了几个庄丁。双方一时展开了对攻,胶着起来。

这样打了一二个小时,土匪也没能攻进庄里,庄丁也没有冲锋。互相躲藏在物体后射击,倒也热闹。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土匪身后也想起枪声,居然是两面夹攻。刘大歪嘴见势不妙,急呼风紧,扯呼。却哪里跑得掉。后面来的这伙人,他妈的竟然不死不休,跟随着他们后乱打。一时间,土匪损失惨重,死了不少人,等到刘大歪嘴跑回江边,身旁只跟着两个人了。

这边,大地主钱惟一得胜收兵,那种骄傲劲就甭提了,他让管家好好地统计一下,准备论功行赏。刚刚走进大门,方才发现气氛有所不对,却原来,他家客厅的太师椅子上,端坐着一个穿灰色军装的汉子。两旁还站着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他们都有不发一言,冷冷地看着他。他吓得一激灵,正准备摸腰间的手枪,还没动呢,脑袋就被枪口顶住,枪也被子下了。他不知道他身后院子里的庄丁怎么样,估计枪也个个被下了吧。他顿时慌了,背心沟里冷汗淋漓,两腿也止不住地打起哆嗦来。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小老儿困在乡里,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外界情况。”

“好一个困住乡间!那你大儿子钱世昌,怎么投靠了176师去了?还残杀了我们的同志——本县杨树湾人吴淑仪。他才24岁,就被活埋了。”

钱惟一听了此话,方明白这一伙人是共产党新四军,看来刚才打跑土匪的也是他们。心里便不住惊恐,因为他两个儿子都在国民党军队里做事,可没少杀共产党。

“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新近在周家潭陈瑶湖老湾源潭成立了桐东抗日根据地,我就是安庆特区书记鲁平,今天来替烈士报仇来了。”

把钱惟一吓得差点没趴下,老命没了。他不甘心束手待毙,连忙分辩道:

“儿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这些可都是我儿子干的,跟我无关哪。”

“你放心,我们共产党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替人民当家作主,既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掉一个坏人。对于你,我们要召开人民大会公审。带走!”

一听到这话,钱惟一两眼一黑,脑袋里嗡地一声,瘫痪在地,人事不省了。

两个新四军战士过来,架起了他,拖到门外。

院子里,那五十个庄丁的枪早已被下了。抱着头,蹲在地上,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半夜里,桐东抗日游击队战士挨家挨户地敲门,把整个钱家庄人都吵醒了,被引导着来到小学操场上,只见前面用几张课桌搭了张台子,挂了一盏气死风灯,这是钱大地主家的吗?老乡们莫明其妙,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只见一群灰衣军人走来走去,不明所以。

不久,一个中年军人跳上台子,大声喊着:

“乡亲们,请静一静。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我叫方英,是桐东抗日游击队大队长。我们游击队是打小日本的铮铮铁汉,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半夜将大家叫起来,是有一件事情跟大家商量。我们捉到了地主老财钱惟一,他说他是钱大善人,从来没做过残害百姓的事。现在我们将他带来了,老乡们有冤的伸冤,有苦的诉苦,有仇的说仇,总之,我们把钱惟一的性命交到大家手里,老乡们说该杀,我们就把枪毙了;老乡们说他该保,我们就把他放了。现在,把钱惟一带上来。老乡们评评吧。”

钱惟一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式,作梦也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完了,他想,让这些泥巴腿评理,那还不是死路一条。前几天,为了几个铜板,还逼死了一个老太太,这还能讨了好?

果然,一开头,那老太太的媳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开了。说什么钱财主大年三十还跑到她家逼债,如果不还,非要上屋扒房子不可。将她男人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到现在还不能起床。她婆婆上前制止,也被活活地打死了。

有人一开头,台底下立即哭声一片,有些老汉跳着脚骂,有些小伙子想冲上台子打。场面一度出现混乱。直到鲁平方英一齐吆喝,嘈杂声才逐渐地小了下来。

鲁平书记跳上台子,大声问道:

“乡亲们,钱惟一,该杀不该杀呀?”

“该!——”

声音响彻云霄。

鲁平一挥手,就职有战士过来,一把揪下钱惟一,只听砰地一声枪响,钱惟一一命归阴。操场上响起一片欢呼。老乡们走上前来,一个个拉住战士的手,非要拉到家做客不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