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六卷 南京保卫战 一百四十二章 大难不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身边有很多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物体,它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用气球包裹着水而做成的一样,软绵绵地,还可以不停的变出各种形状。一眼望去,到处都是这样的东西,它们发出七彩的淡光,从近到远,由大到小,最后就是无边的黑暗了,而我们,就像天上的恒星一样,永远都只能呆在这个地方,永远都动弹不得分毫,感觉自己就像是宇宙中的某颗星星一样,很宁静也很枯燥。

我可以感觉到这些围绕在我身边的水球都对我很友善,而我,也觉得自己是它们中的一员,它们能对我做出各种友好的表示,却永远不和我说话,这让我很不习惯,因为我想找人说说话。

我不停的想向它们大声的吼叫着什么,可是我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不停的努力让自己说话,最终,回答我的依旧是充满善意的动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颗流星从我身边飞过,它不仅仅用一种意识对我发出善意的欢笑,还让我看向另一方,我试着转身向它指的方向看去,可我还是不能动弹,我只得用‘眼角’(其实是一中感触)向那边瞄,终于,一种细微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是小敏的声音,没错,是她的声音。我想大声的回答,可我依然发不出半点声响,那种呼唤我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我却不能回答,我只能用劲的想回答,更加想挣扎出这个永远保持永恒平静的鬼地方,我挣扎着,努力着……(以上是我昏迷时的真实感受,决不假想!)

我不像别的昏迷者那样慢慢地睁开眼睛,我是猛地睁开眼睛,身体还想坐起来,可我全身无力,而入我眼的首先就是白茫茫地一片,接着就是眼角的白色纱布,最后,我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山洞里。身为一名狙击手,当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时,第一件事就是要熟悉周围的环境,以便做出相应的对策,可我现在就连想偏头看看周围的环境也不行,不仅仅是纱布绑着我,更主要的是我觉得全身乏力,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

我开始觉得口渴,而且肚子也很饿,试着想喊个人来,可我伤得连这个都办不到了,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在沙漠中将要渴死之人一样,喉咙里跟火烧似的急想喝水。

我无奈的放弃了各种挣扎,只得猜测我现在在哪?是不是那个山羊胡子救的我?现在是什么日子了?兄弟们完成任务了吗?他们伤亡率又如何了?……

想着想着,我不知不觉的又睡着了,等我醒来时,我觉得洞内的温度高了不少。

“小老弟,你醒了?”那个在‘十八弯’碰见的山羊胡子正在我身边走来走去,还不时的拿出块怀表,看看怀表又看看我,刚好看见我醒了,立即兴奋的傻问。

我心里想着这个老山羊不是明知故问吗?没见我眼睛都睁的这么大吗,还这么问,难道他见到僵尸了。感觉到身体不象原先那样乏力了,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来人,快来人,李峰长官醒了,李峰长官醒了,马上叫王大夫来,快去叫王大夫来。”他立即就向旁边的人大喊着。

接着我就听见有人跑了出去,然后那个老山羊笑着问我:“小兄弟,你真是报纸上登的,老百姓天天烧香保佑平安,鬼子见了撒腿就跑的特勤团副团长杀人魔王李峰中校?”

我奇怪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我有这么伟大吗?

“太好了,太好了,我袁某人不知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居然能跟杀鬼子的大英雄一起住了四天,真是太好了,哈哈……”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居然这样高兴。

我猛地想到了,他刚才说和我一起住了四天,难道我已经在这里昏迷了四天?

我使劲的想发出声音问问他,可是我发出的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听不见,更别说把耳朵放在我嘴边的老山羊了。

见我使劲的眨眼睛,他能当个一山之主,也不是笨蛋,当然知道我有话想说,而且见我嘴唇一动一动的,眼睛露出着急的神色,当然知道怎么做了,立即就大叫:“王大夫来了没有,快去看看,叫他快点来,快点去叫!”

“我来~了,我来~了!”一个声音在不远处传来,那声音不像是个中国人说的,我很好奇,可惜我浑身没劲,连头都不能抬起来。

果然和我想像的一样,来的是个洋鬼子,可是最吸引我的不是他那一身教士服装和他身上挂的十字架,而是他那个大鼻子,娘地,那鼻子有我的两个大,还有那眼睛,是蓝色的,按说这外国人我也见过几个,可没一个象他这样的,这么大的鼻子,真是吓人。

“你好!我是个美国传教士,也是名医生,我的中文名字叫王文,现在我给你做个检查,希望你不要介意!”他边说着不怎么流畅的中国话边拿出个小手电筒,先是对我的眼睛照了照,还叫我把眼珠子动了几下,然后就叫我张开嘴巴,又叫我大声的说‘啊!’,可我哪有那力气啊,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那种火烧似的感觉又在喉咙里出现了,最后,他让我把手握成拳头,可我努力了下,也只是把大拇指和食指给轻微地动了下。

他检查完毕后,对那老山羊说:“他的体质很棒,就是失血过多,而且由于长时间的没有处理伤口,加上在水里呆的时间过……”

“你有完没完,就直接点,说说他能恢复吗?要多久才能恢复?”老山羊看来和我一样的着急,等不及这家伙的长篇大论,就想知道这结果如何。

“OK,OK!病人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只要多休息就能很快的恢复,因为我在为他取出弹片时,给他动过手术,把那些开始发炎的腐肉都割除了,加上给他打过几次消炎针,所以病人要多多休息,这几天尽量不要移动。”

“还有没有?”

“有没有什么忌口的?”老山羊还真是对我细心啊,连这都想到了。

“忌口,是什么意思?”

“就是问你病人有什么不能吃的!”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觉得这老山羊好像有点烦这个洋鬼子王文。

“哦!我懂了,不能让病人吃过于刺激的东西,比如说辣椒-酒-烟之类的。”那洋鬼子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个小黑本子,在从本子里抽出根水笔,边纪录着刚学到的中国话边说。

“水,水!我要喝水。”我努力了半天,最终用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几个字,可惜,听起来还是很小声。

“小老弟,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老山羊还是很注意我的,虽然没听明白我刚才的话,可他还是把耳朵再次凑到我嘴边仔细的听着。

“我要喝水!”

“哦~!知道了,要喝水啊!好,立即给你端来。”

“不!不!不不!病人刚醒,现在不能喝水,对他身体不好,不利于恢复健康,我看还是喝牛奶比较好。”洋鬼子立即就制止了。

“牛奶?我现在到哪去给他牵头牛来啊!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有什么不好的,不就一碗水吗?”老山羊一听牛奶,眼睛立即瞪的比牛眼还大,气呼呼的说。

“没有牛奶,找点糖水也可以的,但水是不行的,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洋鬼子很正经的说。

“没有糖,哪来的糖水,我偏要给他喝水,怎么样?”老山羊生气的登着对方说。

“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这样做是不行的,就是不能喝水。”洋鬼子很有医德,坚持着。

两人争执了半天,就跟两头互骂的蛤蟆一样,鼓着腮帮子谁也不让一步,最后,他俩一致同意给我喝了一小碗米汤水,可我都被他俩给气饱了,遇到这样固执的人,算我倒霉。

喝完米汤水后,我立即就感觉到力气开始从我小腹向全身快速蔓延,我也有力气说话了。

见俩人还在争执着为什么不能喝水的问题,一个用专业知识来解释,一个却是个老粗,怎么能解释的清楚了,所以我马上就打断了他俩的对话:“袁大哥,你刚才说我们在一起已经四天了?”

“是啊,不算救你的那天,带今天一起算,你都昏迷了四天,这个大鼻子老鬼还说今晚你要是不醒就没救了,你看,有这样诅咒自己病人的吗?”老山羊一听我说话,立即就不和洋鬼子吵了。

“什么大鼻子老鬼,我鼻子是比你的大,但请不要叫我老鬼,我的中文名字叫王文,你个老山羊。”洋鬼子立即就纠正老山羊的话。

“你不是大鼻子老鬼是什么,你不是信奉那个什么被人打死在十字架上的又复活的耶什么稣的吗?难道你不信奉鬼神?”

“是耶稣,不是耶什么稣,你也最好信奉耶稣,只有我主耶稣基督才能指引我们登上天堂……”

“好了,好了,别说了,袁大哥,今天是几月几号了?”我见他俩像两个活宝一样没完没了,立即就插入。

“今天是11月26号。怎么?小兄弟你有事?”

“什么?都26号了,那你知道南京那边开仗了吗?现在仗打的如何了?”我震惊的要坐起来,可刚一动,疼痛感就占了上风,害的我立即就躺在床上直裂嘴忍痛。

“好像还没有吧,我带领着弟兄们这几天尽在远处捡'现货',还碰到好多和你穿一样衣服的人了,他们还在打鬼子。”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他们还在打鬼子,就表示鬼子还没打南京城,我们的任务也会完成的,那就好……”我放心的点了点头,慢慢地在嘴里嘀咕着。

一听我说这话,老山羊来劲了,立即就靠近我问:“小兄弟,能问问你是怎么受伤的吗?我是听到有爆炸声,就顺着声音赶过来了,没想到见到的都是你的人,我见你们的装备都那么好,是谁有这本事把你伤成这样,难道你们是窝里反?给兄弟说说,说说。”

“病人刚醒过来,需要多休息,你不能打扰病人的休息。”洋鬼子立即就要拉老山羊出去,可老山羊见我都点头了,哪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立即就搬了两个树庄当凳子,还很讲意气的请洋鬼子一起听,见洋鬼子这么说,立即大声的向他说:“你拉我干什么,人都醒了,难道还能再死不成?你听不听,不听你出去,老子可要听了。你个大鼻子老鬼是不知道,老百姓可都说了,他们打鬼子那是一等一的好手,平时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英雄人物,英雄!不懂吗?谅你个洋鬼子老鬼也不懂。”

他一副瞧不起对方的说了半天后,又对我笑着说:“小兄弟,别理他,没事,我可是好久都没听说书的故事了,你说吧。”

也许那洋鬼子对老山羊没法子了,也许他是对英雄有着自己的理解,所以他就拿着那十字架说:“主啊!请宽恕迷失方向的羔羊吧,让他们重新回归正途,请不要对他们关闭天堂之门。”然后他也乖乖地坐下来听了。

“王文先生,我不信奉什么鬼神,我只相信自己的枪,还有,我强调一点,要是你们那个什么主啊,对我关闭了通往天堂的大门,那你从上海来,就应该知道日本鬼子在上海杀了我多少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了,你自己说,他们又算是什么呢?最少,我还没有去杀日本鬼子的老百姓吧。打仗嘛,哪有不死人的,可战争也应该是军人和军人之间的对决,而不能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下手吧?(我们都不知道的是,比起不久后的南京大屠杀,日本鬼子在上海犯的事,就跟骂了对方一句和杀了对方相比一样,有天壤之别!)好了,我说正题,袁大哥,你遇见的不是我们中国人,是日本鬼子,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阴谋,反正他们和我们穿一样的装束,用一样的武器。我也是和你们分别后,在一小山坡上碰见他们的,当时我还以为他们是自己人了,可是他们却问我口令,我一听就知道不对劲,因为我们特勤团中就我一人稍稍有些特别,他们离我只有二十几米远,又是大月亮,怎么会看不清楚了,所以我在那鬼子一问话,就边骂着“口你娘的令!”然后身子向左边一扑,身子在半空中就对他们开枪……最后你们就救了我,事情就是这样的。”

“好样的,我就说嘛,都这个时候了,连老子都知道鬼子要是占了我们中国,我们也没好日子过了,你们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窝里反啊!原来是小鬼子的阴谋啊,好样的,杀的好!拿酒来!”老山羊刚叫完,发现洋鬼子的手已经放在他的肩膀上了,他一看洋鬼子的怒气,立即又说:“好了,好了,不喝就不喝,反正你是大夫,你说了算。”

后来我才知道,这美国洋鬼子传教士刚到上海就遇到了凇泸会战,这次也是想到中国内地来传教,哪想到他刚走到‘十八弯’就被老山羊给捉上了山,这下子可就请神容易送神难了,主要有三点,一是这小子是个外国人,杀了的话自己也别想活了,南京国民政府绝对会千里追剿的;第二:这小子自己也不怕死,而且是个正义的传教士,以感化他人为目的,见到老山羊就立即决定要感化他,所以就天天烦他,可没想到两人最后成了朋友;第三:他的医术高明,这在江湖上混饭吃,保不准哪天就会吃枪子,所以带个医术好的在身边也可以防身啊。所以了,两人在一起呆了几天,一见如故,天天斗嘴玩。

我在这养了十几天的伤,总算体会到什么叫罗嗦和固执了。这洋鬼子医术高明那不假,可人却特固执,也就是特别死板,完全是按照程序化来的,说哪天下床就得哪天下,提前一天都不行,一天三小检,五天一大检,而且还不能吃这个喝那个,真是憋死我了。

今天是公元1937年12月12日,是个绝对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我终于逃离了那个‘山洞监狱’,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们,可我实在没办法,那个老山羊虽然讲义气,可他老是打听不出我兄弟们的下落和南京会战的具体情况,只知道那边在打仗,真是急死我了,加上那洋鬼子的死板医治,我都快疯了,实在是无法忍受煎熬,只好留书一封,自己悄悄地带上行装(不足的就从老山羊拣回来的那些东西里拿,反正有鬼子狙击手的大背包在里面,也差不多了),先闪人回南京再说。

也就是在和老山羊的闲聊中我得知,自己的脑袋已经被鬼子明码标价——七万大洋!阿超和彭兵脑袋也很值钱——五万大洋。可老山羊说了几句让我很感动的话:“我虽然是干杀人的勾当为生,但是我还知道自己是个中国人,比起汉奸老子可强多了,也算没丢了咱们江湖人的脸面。钱!哼!老子要是没钱花了就去抢鬼子的,有了这些家伙,我还怕没钱?我还真的想好好地和鬼子干一仗,也算为自己积点阴德,我现在是找个机会就抢鬼子的,打不赢老子就跑,等鬼子不追了,我又回来抢,看鬼子能拿我怎么样!李兄弟,你帮我分析分析,我这样算不算爱国,这样做算是个英雄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