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里两条关于市长的新闻非常热,一则是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市长斯帕克斯竟然成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的看门人,一则是原湖南郴州副市长雷渊利受贿近千万包养情妇超8人!


斯帕克斯称自己之所以要当看门人,是因为自己家的餐馆生意萧条,家庭收入入不敷出,只能靠当兼职门房补贴家用,缴纳自己的医疗保险费。“我从来没有到里面看过一次脱衣舞表演,我根本不知道俱乐部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当看门人而已。”面对美国市民的质疑,斯帕克斯开始为自己辩解。对于这则新闻,美国人与中国人的关注点是不一致的,美国人更关心的是这位市长到底有没有看过脱衣舞,是不是明知故犯;而中国人关心的是美国市长怎么这么清贫,还需要看大门赚外快难道美国市长不腐败?


好的制度让坏人变好,坏的制度让好人变坏。如果斯帕克斯在中国,他的这种行为应该是两袖清风的正面典型了,很可能会像焦裕禄、孔繁森那样被神化起来:手握权利的市长大人居然外出打工贴补家用,怎一个清廉了得。话又说回来,为什么美国的市长会沦落到看门的地步,依我之见这位市长大人肯定不是“不食人间”的圣人,面对外界的诱惑而不动心、不动用手中权利为己谋利,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完善的制度防止了市长下手腐败,没有太多的机会为自己捞取实惠,不得以成了看门汉。如果要是在中国这种“宽松”的环境下,这位一心向“钱”看的市长大人一定会该出手时就出手,很可能成了腐败典型。别说市长去看大门是不着边际的一儿,也许会有许多人在那里等着、盼着为市长家看大门呢。


湖南郴州原副市长雷渊利的“下马”很能说明问题。根据《长沙晚报》的报道,雷渊利涉嫌受贿900多万元、挪用公款2600多万元,而他攫取的钱财,主要用于包养情妇。与他长期保持性关系,并利用他获取钱财与其他利益的女人在8人以上!在没有案发之前,雷渊利一直是一个优秀干部的面目出现的,在当地媒体的宣传报道中,他一直是一个清官、好官,为民作主,但是人们不禁要问雷渊利整日周旋于女色之间、整日研究非法殓财,为什么外界对此并不知情,直到当地住房公积金主任利用职权非法聚钱的事情败露,雷渊利这只社会主义大耗子才被发现。


中国的市长贪官层出不穷,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原苏州市副市长姜人杰、原乐山市副市长李玉书等人都是一个个反面典型。发掘他们的堕落轨迹,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原来都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随着权利增加、外界诱惑的不断吸引,最终走上歧途。其根源在于一方面是中国市长权利过大,一方面是对市长缺乏有效的实质性监督。以美国的这位看门的市长为例,他没有那么多权利、机会为通过行政手段为己谋利,同时议会、媒体也会时刻对他约束、监督,至少目前他还需要向议会解释到底看没看到脱衣舞,知不知道那是一家脱衣舞俱乐部。


而在中国,如果市长到人大、政协“调研”、“听取意见”,通常的结果是意见没收到几个,却是听到的满地赞扬声。曾经在央视播出过这样一个节目,中国威海市长与美国艾文市长进行对话,威海市长邀请艾文市长到威海参观访问,艾文市长表示没有足够的经费来华,如果要来的话必须找到企业的赞助,当时威海市长居然不犹豫的表示艾文市长来华的费用威海方面可以承担。试想,美国要比中国富裕若干倍,为什么威海市长在人家面前摆阔气,而美国人则装小气呢?关键还是一个制度问题,中国市长花钱花惯了,而美国市长花钱处处是受到约束与限制的。正是一项项细化的制度,保证了美国政府官员腐败相对较少,因为他们缺乏“下手”的机会。而中国制度性的缺陷正是腐败层出不穷的根源。


市长出了问题并不可怕,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督市长制度才真正可怕,只有科学的制度才能防止腐败、防止错误!看大门的市长总比养情妇妻妾成群的市长要廉政得多。


堂堂一个美利坚合众国的市长,居然伦落到要去某个艳舞厅看大门,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难道美国一个这么富裕的国家公务员,居然连这么点小钱也要赚?居然没有人给他送礼安排建设工程承包吗?难道动一点公款的权利也没用吗?


堂堂一个市长,看大门,真是太没面子了,太丢美国人民的脸了!美国人民怎么忍受的了?这种丢人丢到国外的市长我看真应该立即辞掉,让他滚的越远越好……


再看看我们的市长多有面子,多威风,别说看大门,看场子都大材小用了,谁敢不给面子?看人家美国的市长,居然还被警察带到局子里问话,咱们的雷大市长往那里一站,警察?哪根葱啊,敢带走我们的雷大市长?活腻味了吧!再说咱们的雷大市长还用的着业余时间赚外块?这不,说上一句话,上千万的钞票滚滚而来啊!


同样的两个市长,差别却是这么的巨大,一个发达国家的市长穷的看大门,一个发展中国家市长却妻妾成群,贪污受贿上千万,不得不引发我们深深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