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学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大四,寒假回家就准备好好先家和家人过个好年,然后出去找个工作,为自己的事业去努力奋斗,因为春节前我就接到一家上海的公司要我去面试。因为家是黑龙江的,离上海很远,我也问了留在公司的几率有多大,大概80百分号左右,虽然工资才1500元,但是毕竟是刚刚开始工作,而且如果不合适的话,我在北京的大姐也给我找了份工作。春节就这样过去了,就在我憧憬着未来的时候,我大学寝室的老八给我打来个电话(我不知道是该感谢这个电话还是后悔接到这个电话。这是后话,以后会提到),当时觉得心情很好,毕竟

因为刚刚毕业所以很希望能和熟悉的人在一个城市工作,这样也有个照应。

带着激动的心情我来到了山东,当时是二月末,天气还是很冷的。再一次见到寝室兄弟心情自然是很好了,当我下了火车的时候接我的是我们寝室的老八和老二,还有个漂亮的女孩,因为信任我也没怎么怀疑,就这样我和他们回去了。在路上那个女孩问我能不能在山东多玩几天(后来知道了,这就是要我在那留下几天的时间好好看看传销,后面我仔细和大家说),我想我是来工作的,这样问不是废话吗,当然我不能这样和一个陌生的女孩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没多久我们到了他们住的地方,那女孩说一起住的人很多,我没在意我很喜欢热闹的,由于我是半夜到的山东,收拾一下我就睡觉了。天啊!怎么睡在地上,我当时想到了该不会是传销吧,又一想都什么时候了,哪还有人会上当啊。由于坐了将近30个小时的火车我躺下就睡着了。因为我到了一个新环境有点不习惯(也就是所谓的认床)很早我就醒了,因为第一次这样男女一起住一个大房间不太好意思,也就没有起来,听着客厅声音好像至少也要有八九个人的样子。想想也是啊,刚大学毕业哪有那么多钱租楼啊,合租很正常啊,大概快八点的时候我起来了,简单吃了点早饭,老八说公司有个什么联谊会让我去看看,就这样跟着他们就进了那个会场,就在一个宾馆里里面的布局是这样的:房间大约15M长6M宽,前面放着一块大黑板,前面摆着大约有一百多个那种小吃部经常用的凳子。我跟着他们就进去坐下了,过了没几分钟。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课堂领导人,我们叫他王哥)走上讲台喊课堂,主要的意思就是要认真听课不准任何人中途出去,当时我的头翁的一声,天啊!不用再想了,这一定是传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想着。带着复杂的心情勉强坚持坐了几个小时,终于结束了!我刚要出去,一个女孩过来和我聊天,我在想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想归想,怎么也要给老八个面子啊。就这样又听了一个人给我的思想灌输。

从宾馆出来我们去吃了东西,记得那天吃的是包子,当时我想该回住的地方了吧。因为我不认识路,再加上是半夜到的。只好跟着他们走了,进了好几家都不是住的地方(后来知道了是在找人给我做沟通,说白了就是让我加入,也就是平常说的洗脑)。我听着就烦了,这些人说的怎么都一样啊,他们也看出我不愿意听他们说话了,客套一下我们就出来了,然后自然是回到住的地方了,就这样第一天过去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