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苏区第三次反围剿得失

三一年七月一日蒋介石发动了第三次围剿,为什么红军开始时主力无法集中,准备那么仓促呢?因为二次反围剿结束后毛泽东把主力分散下去发动群众创建根据地了,对蒋介石迅速发动第三次围剿预期不足!而其中最直接的一步要追溯到二次反围剿中广昌战役后的决择问题。毛泽东自己讲他在广昌战役后选择打建宁的目的是为了收集资材以利备战,可刘和鼎56师(皖军马祥斌部投桂再投蒋),是一支缺乏进攻能力,对我军不构成威胁的杂牌武装而建宁附近地主武装和土围子甚多,打下建宁城后短期内根本无法在建黎泰附近建立农村根据地,对我巩固苏区并无什么帮助,毛泽东的讲法不客观。事实也是彭德怀虽劳师远征打下了建宁,取得了侥幸胜利(刘和鼎5月28日回城后没有抓紧休整,30日也没有依城固守,而是冒失的出城依山战斗,结果所部七千人被彭德怀一万人打得惨败)。如果刘有点头脑的话彭德怀可得象在赣州一样吃苦头了!建宁之战彭德怀表面上战果不小(俘敌3000),可由于蒋介石迅速发动围剿,三军团还得从几百里外跑回老苏区,部队非常疲惫,兵力也并没有得到扩充。其他部队虽然没三军团这么累,可也被毛泽东分散下去发动群众了,结果在国军发动攻击时部队既分散,兵力也还是三万来人,根本没增加!


三次反围剿我军从7月10日开始收拢部队,到20日花了整整十天才集中完毕!这时还有多大地方供我军集中呢?只余高兴圩周围方圆几十里的狭小地区了!这种紧张情况下朱毛二人只能亲自拿着罗盘看星星定位,在国军重重包围中钻隙游走,其中有两次于夜间从敌军不到十里窄的地段侥幸逃生的情形,不可谓不险。就如毛泽东自己所说“红军仓卒地绕道集中,就弄得十分疲劳。”,“红军苦战后未休息,也未补充(三万人左右),又绕道千里回到赣南根据地西部之兴国集中,时敌已分路直迫面前。”

第三次“围剿”熬了三个月,实质是把根据地拖垮了,搞疲了!这一点毛泽东自己也承认,他说“特别是在敌人第三次“围剿”时江西红军根据地几乎全部丧失了”。事实也是如此,苏区中央局在给中央的电报中说“敌于退却时将东固、崇贤、枫边、方太、龙岗、君埠、南坑、黄陂、小布、东韶、中村、石马、大九竹等处言情烧毁殆尽,敌军所过,田禾充作军食,猪牛杀尽,器物毁坏,受害群众十余万人,赈灾济难成大问题。”这一切的后果不恰恰是毛泽东二次反围剿胜利后头脑发昏分散兵力造成的吗?这和张国焘不顾徐陈电报要求部队集中休整,非要他们继续打麻城造成的效果半斤八两!


三次反围剿实际过程真的如毛泽东所言是“第三天打上官师为第一仗,第四天打郝梦龄师为第二仗,尔后以三天行程到黄陂打毛炳文师为第三仗。三战皆胜,缴枪逾万。此时所有向西向南之敌军主力,皆转旗向东,集中视线于黄陂,猛力并进,找我作战,取密集的大包围姿势接近了我军。我军乃于蒋、蔡、韩军和陈、罗军之间一个二十华里间隙的大山中偷越过去,由东面回到西面之兴国境内集中。及至敌发觉再向西进时,我已休息了半个月,敌则饥疲沮丧,无能为力,下决心退却了。我又乘其退却打了蒋光鼐、蔡廷锴、蒋鼎文、韩德勤,消灭蒋鼎文一个旅、韩德勤一个师。对蒋光鼐、蔡廷锴两师,则打成对峙,让其逃去了。”吗?


仔细分析一下就看出问题了。


头三仗打得是47师第2旅(孙传芳五省联军余部杂牌,二次反围剿已经被打残过)、54师两个旅(魏益三国民四军老杂牌,北方部队不习惯南方作战)、8师(湘军杂牌部队)。莲塘、良村两战的战果上写着歼47师、54师两个多旅,可俘虏才多少?只有3500多人。黄陂进攻战写着歼灭8师4个团,俘敌4000余人。这三战加起来俘虏赶不上一次反围剿打张辉缵的战绩。虽然获得战术性胜利可并没有打破敌人对我的合围态势。结果是我军8月16日第二次乘夜觅缝逃生,总算是从“蒋、蔡、韩军和陈、罗军之间一个二十华里间隙的大山中偷越过去”!


后三战对象除蒋鼎文九师一个旅外,52师除韩德勤是中央军将领外部队也是老杂牌(原叶开鑫部湘军),19路军战斗力虽强也不是中央军嫡系。而其中的高兴圩之战按毛泽东的观点应该是个败仗。该仗我军号称歼敌二千余,但自报伤亡也达二千。弱小的红军只有每战所获足以扩充至少补充所失才算胜利,拼消耗的结果只能是我军拼光!毛泽东自己又换标准了,他说“打成对峙,让敌逃去了。”可中央局怎么说的?“因侦察不考究,力不集中,右翼虽消灭蒋鼎文三个团,中左两侧与蒋蔡两军血拼七昼夜(此处应有笔误,国军战报是两昼夜,总之七昼夜是不存在的),成相持之局,敌我伤亡各两千余人。”如果依蔡廷锴回忆录的话这一仗他打得很得意,而19路军的伤亡更是只有千余人!“逃去”二字也遭蔡断然否认,事实也是相持嘛!此仗我军损失占三次反围剿死伤六千余人的三分之一,是个不折不扣的败仗!


三闪反围剿是怎么结束的?是因为我军五胜一平(所谓的平局高兴圩实质是败仗)打垮了蒋军进攻之势并把其拖垮的吗?事实是我军本身也疲惫不堪,“两月奔驰,全无休息,疲困已极,疾病甚多”才是我军当时的真实写照。结果国军虽然撤了军,但我军也已经无力追击了,中央局报告说“我军因各次战役,特别是高兴一战损失过大,若继续作战必使精华过损,决定结束三期战争,各部退却之敌只以地方武装担任追击,主力则移瑞金整理。”


三次反围剿蒋介石之所以收兵关键不在于我军打得好,而在于西南军阀造反了!8月中旬战争正焦着时汪精卫策动李宗仁、陈济棠发动了“广东事变”,两广军阀在广州召开“非常会议”,通电反对南京政府,以陈济棠为统帅开始北伐。9月初两广军队已经深入湖南境内二百余里了,并且为团结何健仍以湖南省主席许之。在这种情况下老蒋要通盘考虑了,朱毛红军毕竟只有三万余人,更僻处江西一隅,无法对其构成致命威胁。但何健要是和两广军阀勾结在一起再加上汪精卫从中串连,粤桂湘联为一体的状况下他的统治基础就真要出问题了!蒋介石一方面让对红军做战的前敌总指挥何应钦奔赴湘粤战线,一方面直接调谭道源等三个师转移战场,并令江西苏区周围的其余国军也就地转入守势。我军传统战史中喜欢谈“蒋军饥疲”、“被动”,但对两广军阀帮大忙这一点就不爱提了!说实话,应该给陈李汪三人发金质红星勋章!


蒋介石暂时停止了对我军的进攻,可是中央军嫡系却依旧停留在苏区周围要害地区。当时的形势是“陈诚、罗卓英、蒋鼎文、赵观涛、卫立煌、蒋光鼐、蔡廷锴等师退驻吉安、赣州。富田至吉安八十里间依然驻有周浑元、李抱冰、罗霖三师,宁都、广昌有孙连仲、高树勋、李云杰三师及毛炳文、许克详残部以防我东进。”这个阵势下国军对我威胁其实大的很。


三次反围剿敌我两军究竟哪个损失更重,更需要休整呢?事实是我军更需要休整。三次反围剿我军三万余人战损六千(按我军提法,蒋军统计虽大但这里不用),我军损失了五分之一,结局是主力无力追击敌人。敌人有三十万大军,损失虽有三万,但只占其兵力十分之一,更重要的是国军损失部队主要都是杂牌部队,中央军嫡系主力只损失蒋鼎文部一个旅多而已。我军元气伤得远比敌人大的多!更惨的是三次反围剿中我军高级将领损失惨重,东固追击战打韩德勤杂牌部队胜了,可是红三军军长黄公略给赔进去了!黄公略的牺牲远不是歼敌几千所能抵偿的,这位可是中央苏区不多的战将之一!高兴圩之战损失部队多不谈,我四师师长邹平和十一师师长曾士峨也牺牲了。前两次反围剿中我军有死几个高级将领?此外我军中下级干部和战斗骨干损失也很大,我军的战斗力在战后很长时间内无法得到补偿。


“广东事变”后没多久“九一八”事变就爆发了,蒋介石此刻焦头烂额,很长时间内无法顾及朱毛红军,更由于“宁都暴动”我军凭空得了一万七千西北军精锐,江西苏区的危机终于缓解了。到了32年年中蒋介石终于渡过了“一二八事变”的危机,有空再来进行他的剿共事业了。蒋介石决定先解决四方面军再说。5月21日蒋介石亲自兼任“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动用一、二、三、四、十、八十、八三、八九等嫡系精锐在内的三十万人上阵,足见其重视程度。确实,相对于新得五军团加盟的一方面军四方面军兵力少而对蒋介石统治区的威胁更大(靠近武汉、安庆)。更由于张国焘犯了类似毛泽东二次反围剿后期头脑发热的错误,强令已连续作战半年以上的四方面军主力攻打麻城,终于造成了后来冯寿二、七里坪仓促迎敌主力(二师、十师等)的局面,历史在重演,但这次四方面军没有陈济棠和李宗仁来帮忙了!



本文内容于 2007-11-30 13:04:22 被海军之斧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