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德失踪少年调查2:“好生活”诱孩子甘心卖命

被老板打断胳膊的少年竟然主动离家去找老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面对邻居的指责,邓如齐蹲在地上一声不吭。

在采访中,记者碰到了一个叫阿齐的少年。他第一次被诱骗离家,就被人生生打断了胳膊,然后被利用去“撞车”挣钱。但就是这个深受伤害的少年,在回家后,竟然又多次主动离家去找这些伤害过他的老板“玩”。

在对话中,阿齐说,在外面,吃的、穿的、玩的都比家里好,老板给的零花钱也多。

记者推测,老板们用吃喝玩乐来引诱这些穷山村里的孩子,让他们“乐不思蜀”,让他们甘心卖命。

阿齐历险记

“家里没外面好”

记者在该镇的另一个村邓屋村里见到了华宝顺提到过的阿齐———16岁的邓如齐。阿齐半年里曾四次离开家,第一次是被诱骗出去做“撞车党”,但让记者不解的是,这次回家后,他竟然曾三次离家出走去找以前的“朋友”玩。

哥哥回家了,弟弟又丢了

11月21日下午,记者在阿齐家门口见到他时,他刚被父亲从外面第四次找回家来。阿齐穿了一套蓝色的特步运动装,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李宁运动鞋,这种城里孩子常见的装束,在这个村子里显得很是“出类拔萃”。阿齐说,这些衣服都是带他走的那些大人给买的。

见到记者,阿齐的父亲邓有正情绪激动:“这孩子四五岁没了妈……”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突然抑制不住地哭了。

更让邓有正悲痛的是,阿齐的弟弟邓如日,本来成绩不错,上学期得到的三好学生的奖状还在墙上挂着,但在11月9日期中考试那天突然也失踪了!父亲哭着,阿齐在旁边一声不吭。

出去当晚胳膊被打断

今年5月,阿齐在镇上网吧认识的大人“朋友”邀阿齐到广州玩。5月28日,阿齐跟他们来到江门市一个叫文昌的地方。

阿齐回忆说,当天晚上,在江门一间黑屋子里,两个大人紧紧拉住他,另外一个人用铁棍把他的左臂打断了。“很痛!”阿齐捋起袖子露出胳膊给记者看。记者看到他左小臂中间有块骨头有点变形,用手摸感觉到有突出。

胳膊被打断后,阿齐被人弄上一辆轿车,到江门文昌开“碰碰车”。“他们撞了一辆车,然后把我推下车,对那辆车上的人说‘他的胳膊被你们撞断了,你们看着办吧’,人家没办法,就给了他钱”。

“他们分给你多少钱?胳膊怎么给你治的?”记者问。

“一分钱也没有分给我。他们用板子把我的胳膊夹住,说会长好。”阿齐说话好像有点欲语还休。

胳膊过了两个月才大致长好,不过阿齐不敢再干了,于7月30日回了家。阿齐爸爸说:“明天去医院给孩子拍个片,看看胳膊有事没。”

“这半年流行入屋盗窃”

阿齐在家里待了两个多月,“觉得家里没意思,吃的穿的没外面好。”10月2日,阿齐自己离开了家,到广州找他的大人“朋友”。“那些大人”说“碰碰车”已经过时了,“这半年来流行入屋盗窃”。

据警方介绍,不少小区的保安对小孩并不太防范,而且小孩体形小,能钻进

部分住宅的防盗网、通风窗等狭窄开口,所以犯罪团伙就训练小孩作案。

阿齐对记者说:“我没有偷到东西,我也不想去偷东西,偷东西是不对的,但常常被保安打。”阿齐说。

“你们(团伙)一共多少个小孩?几个大人?平时干什么?”记者问。

“小孩有十几个,三个大人,他们有的说白话,有的说普通话。平时就是叫小孩去小区里、别墅里偷东西。先敲敲门,有人开门就说找错人了,没人开门就拿螺丝刀开门进去,或者钻进去。”

阿齐说,那天保安打完他们后,把他送到了派出所,以后他就被辗转送到英德救助站,10月14日当晚被父亲领回家去。

第三次、第四次主动离家

但阿齐在家仅仅待了不到两天,10月16日又一次自己来到广州,再次通过电话找到了他的“朋友”。

这一回,他在广州罗冲围客运站对面的楼上住了三天,10月19日,警察把那些“大人”抓了,孩子们趁没人注意就都跑了出来。几个孩子在街上流浪了几天后,找到了一个没被抓住的老板,老板把他们领到横滘开了房,让他们洗了澡,还给他们饭吃。

过了几天,老板带阿齐和其他几个小孩去了佛山。这一回,阿齐在顺德区一个别墅区里被保安抓到,又被送往派出所。由于年龄小,没有被追究责任,所以又被送到了救助站。11月1日,他再次被爸爸领回家。

11月6日,在家呆了不到一个星期后,阿齐第四次离开家,来到广州番禺区,住在东村,每天在大街上游逛。和上两次一样,他又是先被抓到派出所,然后被送到救助站。11月21日,他又被父亲从救助站领回家。

“零花钱一次给几十块”

“为什么不呆在家里?呆在家里不好吗?为什么去找他们?”面对记者的询问,阿齐低头沉默。

“是不是在外面吃得比家里好?”记者试探性地问。

阿齐回答并不让记者意外:“在外面吃得比家里好,穿得好,玩得也好。那些人给我的零花钱,一次都有几十块。”

“能不能告诉我那些大人的电话?”记者小心地问。

“忘了。”阿齐拒绝了。

记者问他知不知道弟弟阿日的情况,他说他并不知道弟弟也失踪了。

“那你这次回来后还会出去找那些人吗?”“不会了,再也不出去了。”阿齐低着头对记者说。

英德警方准备集中打击

村支书:失踪孩子至少八九个

在采访中,不断有村民向记者反映,孩子失踪的事在这一带由来已久,一位阿叔更是肯定地说“这事八九年前就有了”,只是这一年来才比较严重。九围村村支部书记邓有钱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11月21日下午,记者在九围村民委员会办公室见到了村支部书记邓有钱。他说,据他了解,村子里现在失踪的少年有八九个,这些事是从去年开始的,但到今年下半年尤其猖獗。“一般是本地大一点的出去了的人回来带小的出去,听说是带到广州搞‘碰碰车’、偷东西。”

“这些(失踪少年的)家里情况一般不太好,生活、住屋比较差,孩子父母长年在外打工,疏忽了对孩子的教育。”邓有钱对记者说,“预防的话,主要还得从家庭入手,学校也有一定关系。”

镇派出所:人手、经费少很无奈

11月22日中午,记者见到镇派出所的陈指导员和邓所长。在镇上学校里担任法制副校长的陈指导员给记者介绍了失踪少年的情况。

陈指导员说,他了解到这些失踪少年一般在学校里属于成绩比较差、不读书、常逃课去网吧上网、去游戏厅打游戏的学生,他认为,这些孩子在那些地方可能受到一些成年人的诱惑,譬如说,孩子没钱上网、打游戏,这些成年人就给他们提供钱,混熟后就以“挣钱”的名义诱骗这些孩子去广州从事一些违法活动。

陈指导员说,他在学校上法制课的时候会这样提醒学生:“你们这些学生要知识没知识,要文化没文化、要力气也没力气,犯罪分子看中你什么了呢?他们看中的就是你四肢还完好,把你四肢搞断了,他们就去搞钱。”

邓所长则表示,去年他们在青塘、鱼湾、白河、桥头和黄陂几个村都收集到很多关于少年失踪事件的材料,省公安厅去年也收集过这方面的材料,“但由于镇上一共才6个民警,经费也有限,所以对这种事也感到很无奈”。

英德市公安局:近期将成立专案组

11月23日,记者来到英德市公安局,英德市公安局局长陆上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陆上顶表示:“我们已经收到相关的线索,但由于这伙人在外地作案,而且警察人手少,其他案件的压力又大,因此侦查起来有一定困难。”陆上顶告诉记者,他通过一位群众的邮件,对整个案件有了了解,于是专门作了批示,准备在近期成立专案组、组织警力侦查。他说,对此类案件要进行一次集中全面的打击,目前该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