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天涯 第三卷 情海波澜 第六十六章 合法杀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钟祥没有给他们多少时间,五人在街上转了一圈之后,匆匆忙忙回陆军学校。却在校门口让换过班的门卫给拦住。


“哪个部分的,为什么不戴上军衔?”门卫严厉地问道。


“你好,我们不是陆军学院的,而是和钟祥将军同来的人”叶天涯和气地道。


“有证明吗?这时是军校,不是随便可以进出的,钟祥将军?我没听过,想蒙我吗?快滚吧,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那家伙听到将军两个字的时候还愣了愣,不过好像想不起钟祥是谁,中国的少将不少,他不一定记得过来。于是不客气的让叶天涯等人离开。叶天涯听了一个滚字,脸上就冷了下来,冷冷地道:“那麻烦你通报一声罗中将,就说飞龙战队的人回来了,请他放我们进学校”


那门卫一愣,罗中将是他们的政委,学校里的学生自然都知道,他这个站岗的门卫更是不会陌生,听到叶天涯出口就叫出来,也真的有了半分相信,于是向上面打了电话,很快他就出来,歉意地向叶天涯道:“真是对不起,我刚来换班不知道你们的事,钟将军让你们在这里等着,他马上就到。”


叶天涯也没怪他,人家的职责所在,虽然语气冲了点,但也没什么大错,四女也没发火,抱手站在旁边等着,没多久一辆军吉普就开了出来,校长,政委和钟祥都下车来,叶天涯看到另外有一个士官提着两个大皮箱,一个是原来南宫倩儿装重狙击枪的那个。


“呵呵,,叶队长,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钟将军称你们接着就要赶路,让你们不用进学校,这是你们的行装,全都装在箱子里了”罗中将笑着指向那个士官手里的箱子道。


叶天涯知道这个中将之所以会对他这么客气,一来是为了自己带来的好东西最先给了他,再一个,也是看在钟祥的面子上,钟祥这么年轻就当了少将,前途如何不用说他也知道,虽然自己是个中将,但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能拉好关系的,自然不会放过。而且他也知道,凡是华夏大学抽出来参加集训的学生,没有一个毕业了不是在重要部门工作的,而且都是飞快的提升。钟祥就是一个例子,自然不会在叶天涯面前玩大牌。


叶天涯敬了个礼,接过箱子道:“将军客气了”


钟祥让叶天涯等人上车,然后才和学校的两个领导客气了几句才上车。


“省军区!”上车的钟祥对前面的开车的军人道。军人的作风就是这样,简洁,刚劲。


“是,将军”司机发动引擎开出去。留下一脸惊愕的门外和乐得合不拢嘴的两个学校领导。门卫正想着要挨批时,却听到校长道:“我这就通知研究所来人取货”


————————————————————————————————


在省军招待所住下一夜,第二天一早叶天涯等人就被钟祥叫到了招待所前面。


“准备好了吗?”钟祥问道


“准备好了”五人齐声说道。他们都知道钟祥是在问他们有没有作好开枪杀人的心里准备。四人不但作好了,还早就做了,哪里不能爽快地回应。


“好,现在,我们去刑场,记住,他们是死囚,但是也是人,我要你们不要用第二颗子弹去结束他们的生命,尽量不要让他们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明白吗?”钟祥将最后的那三个字说得很大声。


“是!”一男四女五个声响起,吸引了过往的不少军人和招待所的服务员。叶天涯五人被一辆军车带着向刑场开去,路上五人都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前次虽然杀了不少人,那都是与他们有仇恨的人,可是这次要杀的人却是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人。自己不一定下得了手。


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刑场上有不少观看的群众,这也是执法部门做出来‘以儆效尤’的。叶天涯五人一直坐在军车里,钟祥下车去和刑场的负责人去交接去了,叶天涯看了看旁边的四女有些苍白的脸,道:“记住,被执行了死刑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无恶不作之辈,比丛林那些人可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想那些恶魔吧”


叶天涯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集训,如果早一点,说不定还能亲手杀了刘启运。他的话让四女都愣了愣,接着四人面上都露出了愤恨的表情。叶天涯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效果,就不再多言,话多了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不多时钟祥就回来让五人下车去准备。叶天涯看了一眼那里一个法官正在宣读罪犯的罪行,知道关键的时候就要到来了。走进刑场的后面的一个油布盖起的小棚里面,叶天涯看到了那里几个警察守着的步枪。中国新产的Z55,比之以前流行的AK47威力还要猛,叶天涯等人对枪械的认识已经在军营的时候就熟得不能再熟了。在几个警察惊异的目光中,五人各自抓起一支,取夹,上弹,上膛,拉栓,一致的咔嚓声响完之后,五人已经动作一致地将步枪挂在了肩上了。


“钟将军,他们可以出来了。”外面的法官完成了他的使命,一个警察走进来对正对叶天涯等人的从容而满意的钟祥道。钟祥点了点头,对叶天涯等人道:“去吧,别辱没了飞龙战队的名声”


叶天涯五人双脚跟一并,然后四女跟着叶天涯向外走去,


五个死囚,背对着叶天涯等人跪着,为了防止犯人在临刑时出现疯狂的举动,都被注射了药物,一排静静的跪着。叶天涯向四女使了个眼神,五人齐步走向五个囚犯,取下了肩上的枪对准五个囚犯的时候,刑场上突然静了下来,没有一除了刑场所在的山岗上呼呼的风声外,就只有周围人们急促的呼吸声。等着法官一声执刑的命令。


叶天涯等五人感到手心里都开始冒出汗来,只要自己手指一动一下,眼着的这个生命就会消逝。这一刻,他们好像都好像感觉到了眼前这些人内心的挣扎,绝望和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叶天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在丛林里他们杀人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


“行刑!”法官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压抑的气氛,然后接着就是围观的人转身不敢看向这里。


然而法官的声音好像没有指挥动叶天涯五人。正当钟祥以为叶天涯五人下不了手要出丑的进候,叶天涯轻轻说了句:“只有鲜血才能洗清你们今生的罪孽,如果有来生,你们就是清白的新开始。”


叶天涯说这话的意思一是想安慰一下自己,也安慰一下旁边的四女,叶天涯自己都感到紧张,那旁边的女孩不可能不紧张,叶天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其妙地轻松了下来。同时他感到了旁边司马如烟的气机也不那么紧张了,意外地发现原本面前的五个本来还紧张的犯人也突然平静了下来。于是轻声道:“预备——开枪!”


在钟祥都张嘴要叫他们开枪的时候,五人的枪声汇成了嘭的一声响过,然后是围观的人发出的尖叫声和五个囚犯的倒地声。


叶天涯五人只看了一眼倒下去的囚犯背后的子弹孔和身下流淌出来的鲜血,然后叶天涯喊了一系列口号,整齐地走下刑台。五人的脸上都出奇的平静,平静得让看到五人表情的钟祥和与他们错身而过上去验尸的法医都惊讶不已。按以往的经验,行刑的人下台时都会脸色惨白或者情绪不稳定,而以钟祥的经验,以往的学员都会在杀人之后脸色惨白甚至呕吐。可这五个人的平静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当法医说出五个囚犯都一枪毙命的时候,钟祥松了口气,向那里的负责人打了招呼,让叶天涯五人放下步枪,然后带着他们离开了刑场,直开机场。


“你们怎么想的?”钟祥看向后面一直没开口的五个学员问道。


“没怎么想,做了件好死,让他们解脱!”叶天涯淡淡地说道。这回他的语气不像是在向一个长官报告,而是像和一个朋友谈话一样。


钟祥一阵错愕,不过不再说什么,


好一会儿才道:“不是我想表扬你们,你们五个是我带过的所有学员中最让我惊讶的,你们的成绩可以说史无前例,就说杀人吧,我都真有些怀疑你们以前就是杀人魔头。”他的话让五人心中都是一紧,不过五人很快就松懈下来,就算他知道了五人杀过人,那些人也是该杀的,何况,只怕现在那个伍连长已经向上级报告了将毒贩基地一网打尽的功劳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