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分界线

龙旗飘扬舰队的覆灭—-战败后定远舰在日本 图。。。

谈到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悲壮而惨烈的命运,百年之下,依然总是让人难以忘怀。其中,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铁甲舰,更是极为引人注目的话题。 定远舰,1880年由德国伏尔铿厂建造,“定远”级铁甲舰,包括同型姊妹舰“镇远”,是中国海军史上第一级近现代意义的主力舰,被称为当时“亚洲第一巨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收藏在中国军事博物馆的定远舰铁锚,1945年由钟汉波将军自日本收回



根据《失落的辉煌 – 定远级铁甲舰》一文记载,该舰北洋水师站的资料,定远舰“长94.5米、宽18米、吃水6米,正常排水量7220吨、满载排水量7670吨、动力为2座复合平卧式蒸汽机,8座圆式燃煤锅炉,功率6200马力,航速14.5节,续航能力4500海里 /10节,配有照度为8千支烛光与2万支烛光的探照灯各1具,由3台发电机提供70千瓦的电力。装甲总重为1461吨、铁甲堡长度43.5迷,铁甲堡水线上装甲厚14英寸(355.6mm)、水线下装甲厚12英寸(304.8mm)、主炮露炮台装甲厚304mm,炮罩厚 15mm,司令塔装甲厚203mm,煤柜载煤量700吨、最大载煤量1000吨、编制329-363人,根据《北洋海军章程》规定,管带为总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定远号装甲舰即现代战列舰前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英国人拍摄的定远号,当时海军第一强国都不敢小瞧定远


此后将近百年间,中国海军中再没有拥有过如此吨位的主力战舰。 在整个甲午战争中,定远舰可谓中国海军的中流砥柱,大东沟海战中,一开战定远舰的信旗系统即被击毁,成为中国海军战败的重要原因。但定远舰上下官兵在海战中表现了极高的军人素质,提督丁汝昌裹创喋血,官兵前赴后继,在己方各舰纷纷负伤沉没的情况下,与镇远舰一起在日舰的围攻中英勇奋战,虽中弹二百余发,上层建筑全毁,几次燃起大火,但日军终无法奈何这两艘艨艟巨舰,反而是围攻中的日舰,接连被定远镇远的305毫米重炮击中,日军旗舰松岛爆炸重伤。 经过激烈战斗,由于已经灭火的靖远来远等舰和支持陆军登陆的平远等舰赶回助战,日军被迫率先退出战场,“聚歼清舰于黄海”的作战目标没有实现。若非定镇两舰携带的爆破榴弹太少,而且炮弹多有不发火情况(日军多有记录中弹不炸和爆炸后明显装药不足的现象),此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此后,日军中有一首军歌长期传唱,题目就叫做《定远还没有沉吗?》 衔。此后,定远舰又参加了北洋水师的最后一战 – 威海卫保卫战,在这次战斗中,定远舰的巨炮依然让日军畏惧,它能够活动的期间,日军始终不敢对威海卫内港展开攻击,而定远舰则屡次率舰出击,支援陆军的抵抗,是日军最为警惧的中国军舰。1895年2月4日,日军以鱼雷艇偷袭威海卫,定远舰中雷搁浅,北洋水师的战斗力大为降低。 官兵的英勇抵抗无法挽救政府腐败末落导致的两国实力对比,甲

午战争终于以中国战败而结束。2月8日,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自杀殉国,残存的威海卫守军向日军投降。 对中国人来说,大多数人认为定远舰的历史到此结束。 黄海海战后返回日本港口的日军旗舰松岛,其前部被定远舰击穿的大洞清晰可见 但是,我们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是,在日本九州福冈市太宰府天满宫,却还保留着一座被称作“定远馆”的建筑。这里,不但保存着定远舰的大量遗物,而且还是

日本著名的怨灵之地,根据秋山红叶(日本舰船模型学会理事)发表的《定远馆始末记》一文所述,北洋水师官兵的冤魂,始终在这里游荡。 所谓“定远馆”,是日本原香川县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小野隆介。他是一个当时日本对外战争的狂热支持者,这位退休的日本高官于1896年出资两万日元(相当于今天的两千万日元,当时可算巨款),从日本海军手中购买了被视为战利品的定远舰残骸,从上面拆卸了大量材料,以此建造了这座被称作“定远馆”的别墅。 以做为帝国在对清国最强大战舰的征服炫耀。

走进定远馆,几乎无处不可看到定远舰的影子,带着船钉孔的柱子,用作装饰的船体钢板,用樯材制作的壁板,甲板材料加工的地板,其浴室的大门竟然采用的是定远舰弹药库的门扉,因此坚固无比。厕所中的洗手池则是原来定远舰士官厕所的原物。 由于这座别墅的特殊,有不少日本军方人物到此访问过,包括日本海军大将岛田繁太郎等,都曾赠送纪念品,包括定远舰的鱼雷,副炮,炮弹等,都在此保存。 然而,这座别墅,小野居住的时间并不长,而此后他的家人也没怎么正式在这里居住,而是作为客房使用,后来又交给太宰府天满宫(当地官方神社)进行管理。其原因据说是北洋水师的幽灵常在这里游荡。1895年2月9日威海卫之战失败后,定远舰管带刘步蟾指挥官兵爆破军舰,不使其落入日军手中,随即含恨自戕 按照秋山红叶提供的资料,定远馆“闹鬼”的

说法,当地民间一直都在流传。其中的内容颇为离奇,而且版本很多。 当地的神官接受定远馆后,夜里去定远馆中取东西,曾经与穿中国水兵制服的人相撞,当场吓得发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定远馆的大门,和它的创始人小野隆介。这座大门,就是利用定远舰20公分厚的舰体装甲板制作,上面依然保留着当年和日军作战中被

击穿的弹痕 当地人说,不但喝了酒不可以进定远馆,穿着不整也不可以,因为定远是威严的军舰,军规不许喝酒,也不许服装不整。

如果违反,就会腰痛腿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定远馆房檐的押瓦,是用定远舰的舰材雕刻制作,上面被炮弹削去的部分原样保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支撑主体建筑的柱材也是定远舰上拆卸而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柱头的装饰是定远舰的系缆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栏杆是定远官舱外的原物,近处的门是厕所,远处的是浴室,注意厚重的浴室门


定远舰当初负伤阵亡的官兵就是倒在这些材料上,都是和敌人死战到最后的勇士,这样善战的定远舰的后身,有如此怨灵的传说,不是正常的么? 小野隆介死后,他的后代设立了灵位,称“为那些尽管是敌人,但是只要不葬身鱼腹就开炮不止,对国家忠诚勇武的官兵们的冥福而祈祷”。 二战后,中国曾派海军人员到日本收集甲午战争中被日本掠夺的定远铁锚,靖远锚链等纪念品,并携带回国。因定远馆内所存鱼雷,火炮等物品都在二战中被日军搜罗融化制作武器,所以并未造访此地。实际上,还有定远舰尾炮炮座等装备残留于此,但由于此后国民政府忙于内战,再未派员赴日察看,因此定远馆中的定远舰原材料,至今依然保留在那里。由于年久失修,定远馆今天已经变成了日本某会社的仓库。 岁月流逝,也许,在定远馆游荡的


北洋水师的冤魂们,以后也有回到故乡的一天?
















本文内容于 2007-11-29 19:23:45 被haidel编辑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