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六十章 谈判要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北凉城北凉王府内此时正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夏天行的脾气已经暴躁到难以收拾的地步,众多大臣也不敢提什么建议,只好随着夏天行来。“信使还没回来吗?”夏天行怒问。“还没有。”“夏龙扬,这个小子简直无法无天了,这次我要把他关进大牢,让他好好反省自己的罪过,还有他那班手下,居然没有阻止他,刑部尚书杜少青。”“臣在。”“知情不报告,胁从做案该当何罪?”“当与主犯同罪。”杜少青面无表情的回答,“好,那就命令宇文忠把参与的所有人都关进刑部大牢,我要关他们个2,30年。”“王爷,那些人都是在战场上拼死作战的,而且有带兵经验,现在我军正在缺人之际,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兵部尚书孟国忠建议,“功劳归功劳,罪过归罪过,这是大夏律的精髓。”杜少青反驳,夏天行点了点头,“给马将军的命令已经送出去了,即使宇文忠没有收到命令,或者不执行命令,马将军会忠实的执行我的命令,一举把他们擒获。”“但是,那样北府军几乎就垮了。”孟国忠说。“垮就垮,这样的军队在这群人手里,早晚要出事。”夏天行恼火的说。“爹,二弟和三妹其实并非是想捣乱。”夏龙飞说,“不过是他身边的那些人怂恿他而已,儿臣认为严惩他身边的人敲山镇虎足以。”夏天行看了看夏龙飞,这恐怕是他唯一不让他生气的儿子了,而且自从开始服用新药,换了个新大夫后他的病已经大有好转了,现在看来以后王位看来还是龙飞适合一点,他没有龙扬那么狂傲不计后果。

“王爷,外面有北府军参军秦中鹰携北安府军检知事南宫盛,主簿李一中求见。”侍卫进来通报,群臣纷纷议论起来,“他来做什么?”夏天行问,“此人一向给殿下出谋划策,说不定他才是罪魁祸首。”吏部尚书路昭远说,“是啊,陛下,应该立即把此人关进大牢,慢慢审问。”“李一中不是李丞相之子吗?”有人反应过来,李严光脸色十分难看,“陛下,若犬子有参与,一切都听陛下发落。”“不过陛下,秦中鹰到底也是策划长城决战的功臣啊,而且在战场上曾经深入敌阵,功不可没,起码先听听他说什么吧。”兵部侍郎刘文兴建议。夏天行点了点头,秦中鹰足智多谋,听听到也没什么,“宣他进来。”

秦中鹰等3人大步走进大厅,身上的甲胄一丝不苟的包裹在他们身上,显得英气勃发,3人一起走到大殿中央,单膝下跪,“参见王爷。”“大殿之上,怎么能行军礼?”礼部尚书张云生大喝,“陛下恕罪,带甲之人只行军礼。”秦中鹰回答。整齐的军容顿时让夏天行的心情好了一点,但是他的怒火还没有消除,“秦中鹰,你知罪吗?”“末将不知。”夏天行看了看杜少青,杜少青上前一步,“怂恿二殿下出兵抢人,殴打东凉使节,犯唆使协同之罪。”“陛下,诸位大人,秦中鹰一直在侦察草原各族动向,不知此事,当事发后已然晚了,此事北安府记录上都有。”“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况且北安府记录可以伪造。”杜少青冷笑道。“那么每一个北安府的人都逃脱不料干系,还请王爷下令所有北安府官兵全部押解回北凉受审,风灵谷立即放弃。”秦中鹰朗然说,“你这是胡说八道,别以为人多就可以为你开脱罪责。”杜少青说,“法不严无以治国。”“末将也深以为然,但是眼下国力未恢复,轻易将大量训练有素,经验丰富,战功赫赫,身居要职的军官抓来审问,导致前线亏空,军力受措,万一丢失要地损兵折将,激起士卒不满,责任由谁来承担?显然不会是尚书大人,大人秉公执法乃当世之楷模。”杜少青吃了一惊,他这么说显然就是说反正功劳是杜少青的,但是出了事情,显然该王爷和整个北凉买单了。“这参军大可不必担心。”夏天行说,“我会挑选精锐去代替。”秦中鹰冷笑一声,“王爷,全军精锐大部已经战死于长城决战,眼下只有长城防线有能力派人替代北安府的人马,但是若敌人绕过北安府,直捣长城防线又如何,若风灵族人突然叛乱又如何,王爷可还有训练有素的人马可以参战?”夏天行不说话了,确实现在他手上根本没有精锐部队可用,新招募的士兵还训练中,无论是素质还是经验都不可能替代北安府的人马。“王爷,请恕末将直言。”秦中鹰严肃的说,“王爷所恼之事,不过是东凉府关系闹僵了,担心东凉府不肯为我们提供援助而已,眼下北凉缺军,王爷扩军,正是缺钱的时候,确实我们急需东凉的钱。”“你明白就好。”夏天行说,“叫龙扬那小子把姑娘交出来,事情还能有转机。”“这恐怕不可能。”“为什么?”“王爷请看。”南宫盛把几份国书和贺礼单交给夏天行,夏天行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这些是水云族,火月族,土木山族上交的国书和贺礼单,殿下已经和北宫小姐成亲了,此事北安府所有工匠和官兵以及草原各族都已经知晓,难道王爷想将自己的儿媳妇送给东凉,恐怕王爷想送,东凉也不敢要了,更何况若将士们知道为了一些援助,王爷宁可把儿媳妇送人,北凉军受此侮辱可还能有士气打仗?”夏天行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他盯着秦中鹰,“这一定是你的主意了。”“正是末将的主意。”秦中鹰当仁不让的说,“来人,把他收押。”夏天行命令,“慢着王爷,请问末将犯何罪过?”秦中鹰一句话把夏天行问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出一句,“唆使龙扬犯罪。”“那请问殿下娶妻犯了什么罪。”“这……”夏天行没话了,他看了看杜少青,后者也一脸无奈,如果秦中鹰真的没参加抢人,那么他确实没有犯任何罪过,撮合婚姻又不是逼婚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定罪,夏龙飞可火了,“我爹是王爷,收押你还需要理由吗,给我带下去。”夏天行却摆手示意士兵出去,他明白秦中鹰是有功之人,没有任何罪名就收押岂不让将士们寒心,正当几人愁眉不展的时候,秦中鹰又开口了,“王爷所恼者无非是军费,那样即使把我们都杀光也无济于事,不如这样,王爷可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王爷的军费,末将来解决。”“你来解决?”夏天行冷笑了一声,“户部尚书华川,你来告诉他我们缺多少钱。”户部尚书华川不假思索的回答,“按照王爷的设想,我们目前起码还缺50万两黄金。”“50万两,本王已经准备提高赋税,但是又担心民变,就指望东凉来救急……”“王爷。”秦中鹰打断了他,“给末将所要的东西,让暗骑营协助,3个月内,末将给王爷100万两黄金。”“100万两。”全场一片哗然,“简直是信口开河。”“你莫非要抢劫不成?”夏天行也吃了一惊,“100万两,你开什么玩笑。”“末将愿立军令状,若不能弄来百万两黄金,任凭王爷发落。”全场安静了下来,“好。”夏天行点了点头,“我就给你3个月时间,3个月中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同时暗骑营全力支持你,但是如果3个月后见不到100万两黄金,那么……你可做好准备了?”“是的陛下,但是若末将做到了……”“那夏龙扬和你们所做的事情一笔勾销,本王不会再多说什么。”“一言为定。”“一言为定。”“末将告退。”秦中鹰一抱拳,带着李一中和南宫盛走了下去,“王爷,他分明是信口开河,拖延时间。”户部尚书华川说,“命令马将军暂时按兵不动。”夏天行命令,“秦中鹰说他有办法,那我就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王爷,东凉乐胜之将军求见。”侍卫报告,“快请。”夏天行有些尴尬,只见一个40多岁的中年将领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行礼,“末将乐胜之参见王爷。”“快快请起,看座。”夏天行命令,乐胜之随即坐在一旁,“乐将军啊,这次的事情真是抱歉了,想必晏校尉也跟您说了吧。”“末将正为此事而来。”“是本王没有处理好,不但不能将人交给将军,还连累东凉府人受伤,真是过意不去啊。”“王爷,此事是晏东明做的不对,末将已经教训了他们,有损我们东凉军的脸面。”“啊。”夏天行愣了一下,“王爷,末将并不知道此事,等回来后才知道,此事确实荒唐,晏东明等人竟然敢在北凉的土地上以我的名义强抢民女,着实过分,北凉为我大夏守护疆土,牺牲将士不计其数,我东凉军提供后勤,现在一来北凉,不先去抚恤阵亡将士家属,不先勘察北凉的损失,却先去抢女人,实在不象话,末将知道此事王爷也下令派人协助晏东明,恳请王爷收回成命,我乐胜之也是军人,也有守土卫民的责任,北凉所缺,由我东凉全部补上,此事就这么定了切勿附加条件,以损害我东凉军之名。”“那要多谢乐将军了。”夏天行松了口气,“末将告退。”乐胜之行礼后退下,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王爷,是不是可以叫秦校尉不用去了。“孟国忠提议,”万一他做出些不利于我们的行为来凑钱。“不,让他去,我现在很想看看他用什么办法凑出这100万两。”夏天行饶有兴趣的说,“万一他没等凑足100万两呢?”“那就怪不得我了。”夏天行装做无奈的说。

3人走出王府,秦中鹰长叹一口气,“秦大人,你哪里去弄100万两啊?”南宫盛无奈的看着他,“不管了,起码暂时保护住了北安府,至于钱,这个要靠你了,你来卖画赚钱。”“卖画?”南宫盛吃了一惊,“现在一幅好的画价格在在10两到50两白银之间,就算我画的全部是价值50两的,现在100两白银才能兑换1两黄金,就是说2副画换一两金子,我需要画200万幅才可以,就算我1个时辰画一幅,需要200万个时辰,也就是将近456年的时间。”“画不是论这么卖的。”秦中鹰说,他转身看了李一中一眼,“你赶紧回家。”“回家?大人千里迢迢把我带回来就是让我回家?”“没叫你回家睡觉,你回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吏部的文举考试快开始了,你回家复习,然后参加10天后的文举考试,由于你本身就是破军都尉了,一旦考中就可以拥有中郎或者中郎将头衔,北府正缺文官呢。”“大人。”李一中冷笑一声,“大人可能不知道,我9岁时候就具备了考中的才能,考个中郎将并不难,但是关键是等我考上了,北安府是否还在,是否还是殿下当家。”“你能保证考上,我就能保证你可以在北安府担任知府。”秦中鹰回答。“那好,秦大人,一言为定。”“一言为定。”李一中转身离开,现在只剩下秦中鹰和南宫盛两人,秦中鹰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南宫盛,南宫盛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秦大人,北宫老伯现在一定很孤独,我这就去扬武城去看他。”南宫盛转身刚想溜就被秦中鹰一把拉住,“在画出画之前你别想走。”“秦大人,我画画要收钱的。”“好,我一文钱一幅买了。”“一文,你是在侮辱我吗?”“就算是吧,谁叫我没钱呢,现在跟我走。”“去哪里?”“暗骑营。”秦中鹰不由分说的拉起南宫盛往暗骑营的衙门走去。

欧振鹏正在暗骑营衙门里办公,听见秦中鹰带人来了,急忙请他们进来,他已经得到了通知要全力协助。秦中鹰带南宫盛走了进来,一起向欧振鹏行礼,欧振鹏急忙请2人坐下,“欧大人,我们这次来是来请大人帮助的。”秦中鹰开门见山的说。“王爷已经吩咐过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欧振鹏回答。秦中鹰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盛,“请将军给我安排一个没有窗户的屋子,里面是漆黑一片的那种。”“这好办,我们审讯人有时候用这种屋子,不过秦校尉不知道要审讯何人。”秦中鹰一指后面的南宫盛,“就是他,不过不用派人审讯,请大人派人在北凉城里买最好的笔墨纸砚,要多买点。”“这个好办。”欧振鹏立即叫进来几个人,命令他们去购买这些东西。“多谢大人了。”秦中鹰转头看了看莫名其妙的南宫盛,“一会儿送你去那间小黑屋子里,你给我做画。”“在那种地方做画?”“不错,你要画的是长城决战的场面,尤其是士兵们的表现,当时是阴雨天,正跟那里的环境相似,你要不停的做画,把当时的情景全部画上,我给你10天时间,这10天不许出屋子,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你这是拷问吗?”南宫盛不可思议的说,“算是吧,必须把你经历的那场战争从你的脑海和内心里拷问出来才可以。”“大人,屋子安排好了。”一个士兵进来报告。秦中鹰看着南宫盛,“你投军绝对不仅是混饭吃的,否则以你的手艺在哪里都能混口饭吃,你是想在生死边缘用内心去感受好让你的水平提高一层,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南宫盛叹了口气,“虽然以前没试过,但是这也似乎是个好办法,画画个武术一样,在极端的环境,生死边缘或许能够领悟更高的层次,这次就听你的了,反正跟着你来我也早就豁出去了。”“靠你了。”秦中鹰对报信的士兵说,“把南宫大人送进去,在里面点上几盏灯,然后把你们买的文房四宝送进去,之后每天定时派人进入送食物和水,其他时间一概不准进入。”士兵看了看欧振鹏后者点了点头,“是,南宫大人这边请。”士兵带着南宫盛走了下去。南宫盛回头对秦中鹰说了一句,“如果10天后我还活着或者没有精神失常,那么我会回来的。”

南宫盛下去后,秦中鹰郑重其事的对欧振鹏说,“将军,我需要海鹰王通敌卖国的证据。”“你在说什么?”欧振鹏问。“我知道这些事情本来不该我知道的,但是别忘了,投石器那种东西我曾经亲眼见过测量过,那东西不是风灵族人能弄出来的,而且在军队中有很多传闻,联系到有可能接触到风灵族人的王爷除了我们就只有海鹰王可以通过水路取得联系,加上我们跟风灵族的友好期,风灵族为了挑拨矛盾,一定会告诉我们是谁帮他们制造了投石器来对付我们的,所以我可以断定我们有海鹰王通敌卖国的证据。”“你想勒索海鹰王?”欧振鹏一字一顿的说,“谈判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或者最惧怕什么,一旦了解这些就能够无往不利。”秦中鹰冷笑着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