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型YY剧《龙的信念》开始演出了

引子:在我们地球所在的这个宇宙次元外,还存在着无数个宇宙次元。在其中一个我们未知的宇宙次元中有一种称之为“龙”的可以不依靠任何物品,只凭借着自己的身体进行星际旅行和探访各种星球的太空生物。而其中一条“龙”某次在某个有着和我们地球环境相似,物种也相似的星球上的一块大陆上驻足休息的时候,教会了当地的原始人如何生产并帮助他们推动自己的文明进程。当地的原始人非常的感激“龙”的帮助,在“龙”走后依然努力的发展自己的文明,并成功发展出有着自己特色的辉煌文明来。后来,他们以“龙”这种生物作为自己的图腾;将自己的国家叫作“龙国”,即使在龙国的万年历史里有着许多次战乱和国家朝代的更替,新兴的国家依然把“龙国”这个国家的名字继续延续使用下去,而自己的民族则自豪的称之为“龙族”!

与这块大陆隔海向望的地方有个岛国,有个叫“矮”的原始人部落是靠着部落间相互的血腥战斗实现了这个岛国统一,所以在他们的骨头里都满是残酷和好杀。他们把自己建立的国家称之为“矮国”,自己的民族叫做“矮族”。由于这个岛国多地震和海啸,因此他们总是生活在恐慌中,很想在对面的大陆上拥有自己的土地建立自己的新国家。可惜的是对面的土地已经完全被“龙国”所拥有,于是为了能够在大陆上拥有土地“矮国”向“龙国”发起了许多次举国战争,可惜全被“龙国”击退了两国也因此成为世敌!

在最近的几百年“矮国”没有对大陆发动战争,让“龙国”的人们以为对面的世敌已经安于现状了,从而放松了警惕并且把资源大部分放在了经济建设上,国防建设和兵器的研究与更新也落在了“矮国”的后面,“矮国”抓住这次机会对“龙国”发动偷袭并且成功!“龙国”在沿海地区顶不住的情况下不得不把部队向内陆撤退,以“矮国”人口和资源匮乏这两个致命缺点用“空间换时间”来重新训练和招募新部队,加快兵器的研究和更新,最后再次打败“矮国”。把部队向后撤退的同时,还在沿海的多山地区留下了几支部队建立敌后根据地以吸引“矮国”的部队,暂时减轻正面战场上的压力。

“矮国”军队为了拥有一个牢固的后方,就调兵遣将想要消灭这些部队。我们的故事就是从“矮国”在某次扫荡根据地,在一个“龙国”叛徒的带领下准备夜袭“龙国”的一个团说起。

进入主题:(画外音)11942年12月矮国的侵略者们为了尽快的消灭我军的山区根据地部队,从而能腾出部队来加入到前线的战斗中去,调兵遣将对沿海地区的各个我山区根据地发动了冬季扫荡!为了对付这次敌人对山区根据地的扫荡,我某山区根据地主力部队主动离开山区转进到外线打击因矮军部队被调去扫荡山区防守空虚的平原地带,从而获得各种可利用的资源不能利用的则动员人民群众拿走或者就地销毁,同时调动扫荡山区的矮军部队使其放弃对山区的扫荡。留一个团伪装成主力在根据地边缘地区和敌人进行游击作战并引诱敌人跟着这个团进入在山区里兜圈子!这一晚,有着“老虎团”荣誉称号的我军某团在进入山区前的最后一个小村庄里休息,而村庄里的老乡们已经在两三天前在当地民兵的帮助下撤入了山区,所以每一个战士都能够在可以阻挡冬季寒风的房屋里的炕上美美的睡上一觉。由于连日来战士们都在伪装主力的后卫部队个个运动量都很大,所以大家都很辛苦疲劳几乎每个战士都是一铺好被子关好门钻进被窝,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画面出现:(天空俯看)这是个村头.左.右三面平原,村尾有一条走向呈大圆弧的几十米宽五六米深的小河,而村子就坐落在这个大圆弧的凹面内。(镜头下移最后和大地平行)村庄的所在地的地势比周围的平原和河流要高(作者认为可能是河流的水平面差不多和平原一样高,河流涨水的时候会淹没周围的平原地带所以老乡们把村子建在了这个地势高的位置)。(镜头接着往村前的一个四~五米高的小土包移动)先是隐隐约约出现了两个黑影,随着镜头的拉进我军的两位战士出现在了镜头里。

在冬季的寒风中班长龙华影带着加入部队还没几个月的新兵蛋子李剑平在小土包上放哨,由于太冷怕身体冻僵的原因两人不停的走来走去活动身体。

“剑平身子和脚还冷不?听我的多走走没错把?”

“班长你的这个方法不错啊,走着走着身子就暖和了,脚丫子也不觉得有多冻了。”

“那是自然,身子运动开了热血加快流下身子的各个地方能不暖和嘛。对了一提起暖和我都忘了贴身的衣兜里还放着2两揣暖的老酒了,你一两我一两我们把它给干啦。”

“班长,部队不是有纪律不让喝酒以免误事吗?”

“你说的没错,平时是这样的。不过现在是冬季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怕放哨的战士身子冻僵才特别允许的。这酒还是李团长亲自拿给我的呢,我可是堂堂3年的老兵了会犯这样的错误嘛。”

“允许就好,不然我才当兵几个月就犯错误会让村里人笑话的。”

“村里人?我看里村里的小姑娘把,哈哈。”

“......”

“不笑你啦,让我先喝上它半两你也一样,毕竟还要值班好一阵子。”

“是,班长。”

龙华影从贴身的衣兜里拿出了个小酒瓶,轻轻的扭开了瓶盖把瓶口对准了微张的嘴巴,准备往里倒酒。

“别急啊,我还没倒进嘴呢。”龙华影说着。

“别再拉我衣服啦,我都还没喝进嘴呢你急个啥啊。”

“不是啊,班长你看。”

龙剑影顺着李剑平指的地方看去,只间在黑夜里极远的地方有一串小亮光在快速的移动着!

“见鬼!是小矮子(矮子:龙国古时候传下来的对矮军的蔑称)!剑平你快去向团长报告!我在这里监视着!”

“是!班长!”

李剑平急忙向村里团指挥部所在的院子跑去。院子门口两个值勤的战士见一个人跑过来连忙一拉枪栓枪口对着他叫道:“口令!”

“飞天!回令!”

“遁地。”

见是自己人,两名战士松了口气接着问:“有什么事吗同志?”

“有~~~有矮子~~~快通知团长他们。”李剑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矮子?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醒团长他们。老王你在这里看着。”其中一个战士对另外一个说道。

“你快去把。”

过了一阵子院子里开始热闹忙碌起来,一个人在刚才那个战士的陪同下边系外衣上的钮扣边急步向院门口走来。

“小伙子,矮子们到哪里啦?”来人问道。

(李云飞:老虎团第XXX任团长,为人作风严谨在军事上也是把好手。他的弟弟戴云刀才华出众可是在调到他这个团当排长后,本来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在各项要求达标的情况下,他却以“避嫌”为由好几次都没让戴云刀升职。后来还是在师长看不过去的情况下说了句“举贤不避亲”做主把戴云刀升为了老虎团直属团部连连长。由此可看出其人的秉性!)

“报告团长,矮子还离我们很远,不过他们开车走夜路开着车大灯让我们看见了。”

“这附近没有别的村子一定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在哪个方向?”

“在村头。”

“秃头三那老小子哪去啦?秃头三!”李云飞回头对院子里叫着。

(秃头三:真名费保国,天生头秃家里排行老三,老虎团XXX任副团长,李云飞的最佳搭档和最佳狐朋狗友。按他们自己的话说“对方一张口想说什么样的话自己都能够背出来!”而在战士们眼里团长能文,副团长能武所以他们两个在老虎团就能所向披靡。)

“瞎叫什么呢,这不来了嘛。”秃头三带着几个参谋走了过来。

“大家和我一起去村头看看。”说完团长带着大家向村头走去。

一行人走到了村头,只见龙华影还在聚精会神的监视着远处矮子车队的动向。

“有新情况吗?”李云飞问了句。

龙华影回头见是团长,急忙回过身来立正敬礼说:“报告团长,通过观察可能有100来辆大卡车的灯光,按每辆车约左3~40人可能有矮子3~4000人这是一个旅团的编制。以他们目前的速度大概在1小时后到达这里,报告完毕。”

“不愧是老兵,观察得很仔细啊。”费保国拍了拍龙华影的手臂说。

“矮子来得也太蹊跷了,周围50里内没有别的村子,这条路只能通到这个村子路上没有岔道。之前欺负他们不熟悉地形带着他们七拐八绕的应该没那么快摸到门路才对。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你说呢老费?”

“我觉得也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还不知道是哪里出的。现在离我们最近的桥在40里外,平时这几十米宽的小河沟我们全团随便哪一个人都能游过去,可惜现在是冬季要是真下水了没几个不冻僵的。若是全团现在出发去那座桥1小时内难以到达啊,而且半路上被矮子车队追上的话连个防御的地方都没有这一千几号人非交代不可。真是难办啊。”

“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和矮子们硬拼吗?那上级的任务怎么办?我们还怎么完成啊。我们大家再合计合计。”

“恩,你们几位参谋有什么想法都说说?”

一个叫楚流觞的参谋说:“两位团长,我之前检查村子的时候发现村尾靠河的岸边还有三艘用茅草掩盖着的小木船,我们可以利用它......”

“太好了,我还以为前面老乡们进山的时候把船都藏到别处去了!没想到啊还在村子里藏了三艘。”李云飞兴奋的打断参谋的回话。

“这三艘船检查过吗?是不是漏的?一次可以上去几个人啊?”费保国接着问。

“一次可以上2~30号人!我看过了,是有点漏所以老乡们没带走把,不过找东西塞一塞补一补把我们全团人拉过去是没问题的!”

“那好,你就召集人手负责这件事情。还有派人把全团的人都叫起来准备战斗!对了记得在两岸固定三根结实牢固的麻绳,这样一来船上的人可以边划边靠在船上拉绳快速前进节省不少时间啊!你给我记住,你每节省一分钟我们就可以少牺牲几位在这边阻击敌人的战士!明白了吗!”

“明白!副团长!”

“快去把。”

楚流觞向两位正副团长敬了个礼然后向村内快步跑去。

“老李啊,既然退路有了那么就想想怎么招待招待我们的‘客人’把?”

“我有两种估计,一个是矮子的车队就这样开着大灯开到村子前面和我们明刀明枪的干;还有一种是他们在远处停车关灯从三面包围我们,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对我们进行突然袭击。”

“第三种可能是他们只从正面对我们突然袭击,让战士们惊慌失措的从没人的两边跑出村外,再由车队追上消灭。”

“恩,是有这样的可能。那就正面放3个连两边各放2个连如何?”

“可以,不过矮子是一个旅团那么肯定有几门火炮的,迫击炮更是少不了。我看是不是让一个连到村外远处去埋伏,等我们打得热闹的时候把矮子的炮都给端了?”

“好,你去把戴连长叫来。还有派人通知3个营长来。”李云飞指了指其中一个参谋说。

“是。”

“老费,我们将带着的地雷都给埋上把。矮子多死一点我们的压力就小一点。”

“好老李,正面多埋些两边少埋些。”

“报告两位团长,戴云刀奉命前来。”戴云刀向两位团长敬了个礼。

(戴云刀:本姓李,李云飞的亲弟弟。战争开始后,母亲娘家的人都被矮子打死了,出于孝顺自愿改母姓延续母亲娘家的香火。为人敢打敢拼却不失理智。)

“云刀啊你过来看看。”李云飞叫他了一声。

戴云刀随着他指的地方看去:“是矮子的追兵!”

“我和老费决定派你的连到村外去埋伏,看敌人的架势是一个旅团所以火炮是少不了的。我需要你在我们打得热闹的时候把他们的炮给解决了,埋伏的地点和出击的时间你自己掌握分寸。还有把他们的汽车尽量给毁了,敌人这次来得蹊跷不知道他们晓不晓得40里外的那座小木桥,虽然那座桥是乡间的小桥若是汽车能通的过的话,部队会损失惨重的甚至可能全军覆灭也说不定。云刀有保握吗?”

“保证完成任务!”

“那好你赶紧去布置把。”

戴云刀敬了个礼跑步离开了。(在李云飞给戴云刀布置任务的时候,3位营长也过来了。)

“一营长。”李云刀叫了声。

“一营长黎明前来报道!”

(黎明:字傲天,本来是在龙国另外一支王牌部队里当营长。他本来可以和他的部队后退到内地去休整的,可是听到要有部队要留下来打游击,就一天到晚死皮赖脸的去“磨”军长大人要求留下来。用他本人的话说就是:“我实在太胖了,到后面去休整完再上前线打矮子,那也是只能天天在阵地上不挪窝的和矮子对射,这样非更胖不可!而游击部队总是跑来跑去,我加入他们说不准我跑着跑着就瘦下来了不是!”后来军长大人给他缠怕了,而且“老虎团”在前些时候在战斗中牺牲了一位营长,就把他平调过去了。为人和蔼可亲,基本上可以说是老好人一个。)

“你带你的营在这村头建立工事没问题把?”

“没问题!”

“二营长。”

“二营长柳云龙前来报道!”

“你带你营里的两个连在村子的左边建立工事,留下一个连做团里的预备队没问题把?”

“没问题!”

“三营长。”

“三营长紫风前来报道!”

“你带你营里的两个连在村子的右边建立工事,也留下一个连给团里做预备队没问题把?”

“没问题!”

“好,你们三个记得你们修的工事要修的隐蔽!千万不能让敌人发现,敌人想来偷袭我们我们也给他们来个偷鸡不成蚀把米!都明白了吗!”

“明白!”

“那好都赶紧去准备把。”

“是。”三位营长敬了个礼都跑步离开了。

没过多久村子三面的边沿7个连开始了挖战壕和防御工事,在团部的两个连则在村子外150米的地方埋设地雷。

(画面切换到矮军车队的指挥官身上)

矮军第5旅团少将旅团长东条英机此时正在想着白天的事情。白天他所在的部队在追击龙军的主力时迷了路,不过却让他们碰上了一股游击队。在消灭他们确认尸体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副队长在装死。本来想对他严刑拷打一番逼问龙军的主力部队位置的,那知道这个家伙是个贪生怕死之辈,还没动刑就什么都招了!帝国在大陆上建立“皇道乐土”就需要这样的人啊,要是个个都是不怕死的那还有可能吗。为了鼓励他,自己当场奖励了他几小根金条,他当时就感动得那个表情让自己都觉得是在做一件好事啊!现在这个人就在车队前面的第一辆车上带路,来之前把获得的情报报告了军部并且还抢到了第一个出发的差事。这100多辆车可是全军一大半的运输工具了,其他的部队还在后面远远的跑步中呢,自己要好好的利用大部队到达前的几个小时消灭尽量多的龙军,这样一来说不定这场战斗结束的时候会被派遣军总部所赏识成为师团长呢!一想到这里,东条英机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笑容来。

不知不觉车子停了来,坐第一辆车的副官藤堂高英少校跑到他的面前:“将军阁下,我们已经到了那个小村子10里外的地方了,后面该如何行进请指示!”

“命令车队全部熄灯慢车前进到离村子3里的地方,让各联队长把队伍按照战术要求集结待命。”

“嘿!”

就这样命令一辆一辆车的从排头车一直传到了尾车。车队都熄了灯慢慢的往预定地点前进。而在这个时候龙军的团部参谋楚流觞向李云龙报告船和麻绳都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过河的消息。

“你自己全部确认过了吗,楚参谋?”李云飞问道。

“是的我确认过了,每样我都检查了三遍保证万无一失。”

“那好,先派团部预备队的一个连过河看看对面附近有没有敌情,没有就先把行动不便的伤员们和团部无关人员撤到对岸去,让他们派个班去40里外的那座桥把桥给弄塌了,战斗打响后让这个连派人运送在战斗中受伤的人员过河。”

“是。”

过河的先头连确认对岸无敌情后,他们就把伤员和无关人员都接了过去。现在工事都修好了,战士们都躲在里面抓紧时间在矮军到来之前再打个盹儿,卫生员们也在后面做好了救护伤员的准备,迫击炮手们则校正好了炮的诸元现在大家就等着矮子们送上门来了!

(画面切换到矮军)

慢速开进中的第5旅团车队终于到达了离村子3000米的地方。车一停下,车上的矮军士兵们就快速的拿着自己的武器装备下车按照战术要求,各自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到指定的地点集结待命。在1小队卫士的护卫下东条英机带着作战参谋和3位联队长以及直属部队的指挥官,向前面走了四五百米观察起村子来。

“实在是太安静了。”东条英机看着远处杳无声息的村子说。

“我看龙军他们天天象受惊的兔子一样跑来跑去的,这会儿还在屋里头睡着正香把,哈哈~~”第一联队长土肥原贤二上校回答道。

“要是这样的话,那不是成全了我们大家的功勋吗。”第二联队长山本五十六上校接着说。

“我更希望他们能出来和我们面对面的打一场,让他们知道我们大矮国皇军的厉害!。”副旅团长岗村宁次准将看着眼前的村子兴奋的说。

(矮国目前是君主立宪制国家,最高领袖是地皇。全国的军队理论上都是地皇的军队,所以他们称自己的军队为“皇军”。)

“我们还是小心点好,以免有不必要的损失。”稳重老成第三联队长白鸟敏夫上校提醒了一下。

可惜的是大家心里只有对面那支被以为是龙军主力的后卫部队(作者:还好由于是军事机密对游击队这类地方组织说的是“老虎团”是主力的尾巴负责掩护的!),急于消灭眼前村子里的敌人好建立功勋在自己的仕途上添加重重的一笔(毕竟那是龙军的王牌劲旅“老虎团”啊)!主力找不到吃掉个尾巴也不错啊,这样也可以削弱本地区的龙军山地部队。大家的心里还有点鄙视白鸟敏夫,认为这是胆小懦弱没有进取精神的表现。

东条英机直接无视白鸟敏的提醒直接开始下命令:“我决定对村子进行正面的偷袭,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作者:这句熟不?),若是能把敌人消灭在睡梦中最好。若是被发现的话直接正面抢攻,让龙军抵挡不住我军的攻击从两边逃跑;接着就让我们的车队对暴露在平原上没有地方防御散兵们做最后的一击把。所以我命令!”

(一听见旅团长说“我命令”,其他人就条件反射似的都面朝旅团长站直了。)

“各联队把迫击炮都集中到旅团部来,我要把火炮形成一个‘拳头’。偷袭进村里你们又用不上,若是被发现形成强攻这个‘拳头’就能为诸君砸开一个缺口。各部留下掷弹筒就可以了。”(就是因为这句话在后面帮了龙军一个大忙!)

“嘿!”

“土肥原君,你的联队第一个上。若是形成偷袭你就先控制村口接应山本君!”

“嘿!”

“山本君,你的联队紧跟着土肥原君的联队出发。若是变成强攻你就和土肥原君一起攻击!”

“嘿!”

“白鸟君,你的联队负责保护旅团部,炮兵阵地和车队的安全。当土肥原君和山本君成功后,有溃兵从村里逃出的话,就由你派兵配合车队去拦截消灭他们!”(我相信土肥原君和山本君的能力,要是有逃出的溃兵也是很少的部分,这次的功绩你就不要想了,看你还经常和我唱反调不:东条英机恶狠狠的在心里想着)

“嘿!”

“仁科君,你把你的炮队和各个联队的迫击炮分队都布置好随时准备发射!”

“嘿!”炮兵中队长仁科馨少校回答道。

“大角君,你的车队在战斗打响后要时刻准备好搭载白鸟君的部下去追残敌!”

“嘿!”汽车中队长大角岑生少校回答道。

“就这样把,半小时后进攻开始,诸君拜托了!武运长久!”

“武运长久!”

说完了话接到命令的指挥官们各自散开做准备去了。

(半小时后)

2千多矮军士兵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端着枪猫着腰微曲着腿上身略往前倾排成了几拨散兵线轻手轻脚的向村子前进(背景音乐“矮子进村”响起)。2500米......2000米......1500米......1000米......500米......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没有人发现也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迹象有的只是北风的呼嚎。在基层军官的小声命令下,矮军的士兵们加快了前进的速度想要尽快在没人发现前进入村子中。

士兵冢田攻他感到今晚自己很幸运,因为被派在第一排进攻!只要今晚再能建立一些战功自己就能够脱离士兵阶层升级到士官阶层了!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身体里充满了力量,走起路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定和有力!在离村子大约200米的地方,冢田攻感觉到自己向前迈出落地的脚往下一陷,接着是“轰”的一声响起,有某种力量把他高高的抛起,“地雷!”这是他最后在脑子里闪过的两个字。

矮军的士兵接二连三的踩响了埋设的地雷,不少人被当场炸得血肉横飞直接死亡,也有一些是被地雷爆炸的破片杀死或者击伤痛苦的在大喊大叫!在村子里头的迫击炮分队听见地雷爆炸的声音的时候就往矮军的头上打了几发照明弹,霎那间在村头平原地带的矮军们就暴露在了强光之下!

看到了光亮下的矮子的位置,黎营长兴奋的大吼一声:“打!”

随着这一声令下阵地上的步枪,冲锋枪,机枪全部都开始编织起一张张火网向矮子们身上尽情的喷射着弹雨!接着村子里的迫击炮分队除了留下一门炮继续打照明弹外,其他的火炮也加入到了攻击中来。一群又一群的矮子被子弹和炮弹打倒,他们被突其而来的攻击给弄蒙了有些慌乱起来。才当兵不久的新兵田忆阳死死的瞄准了一个小矮子,枪口随着敌人的移动而移动着,接着他用力扣动了枪机!“砰”眼看着准星里的那个小矮子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爹,不孝儿给您老报仇了!”田忆阳看着倒下去的小矮子自言自语道。

“娘,弟弟,妹妹等着我为你们报仇!”

“砰!”说话间田忆阳又射杀了一个矮子:“不行!太容易了!一命抵一命太便宜小矮子了!矮子的命没那么值钱,五抵一不十抵一才能抵得上我们全家人的命!”

“砰!”

(画面切换到矮军指挥部)

“八嘎!”东条英机看见自己的部队被对方攻击大骂了一句,知道对方早就知道自己来了布置好了埋伏等着自己傻傻的送上门去。

“命令炮队对准敌人的阵地攻击!”东条英机对着自己的副官渡久雄中尉吼道。

“嘿!”接到命令的渡久雄中尉转身向炮兵阵地炮去,过了一会儿矮军的各种火炮开始向龙军的阵地上倾泻炮弹和照明弹。“轰,轰,轰......”炮弹不断在阵地上爆炸,虽然有已经建好的防御公事,可依然有不少龙军的士兵或被直接命中或被飞溅的弹片击中。其他的士兵一边要避开炮弹的弹着点一边在向阵地前面的矮子们射击的时候就不能很好的瞄准了,因此阵地上的攻击强度有些下降。

在经过初期的混乱后,两个联队矮军的士兵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按照“强攻”的部属也开始向龙军的阵地攻击。他们趴在地上端着枪瞄着对面阵地上有枪口火焰出现的地方进行还击,而机枪这种枪口火焰连续不断的地方更是被敌人连续的攻击。矮军的步枪精度比龙军的要好,所以有不少的龙军战士被他们击中。不过矮军的这种步枪穿透力太强而且后效差,在近距离它的子弹打中你的时候进去身体的孔有多大出去的时候也还是那么大,因此龙军的士兵只要不是被击中要害部位就还能有一定的战斗力;而龙军的步枪虽然精度没矮军的高,穿透力也没矮军的大,不过它的后效却很好进去的时候弹孔小拇指般大小,出来的时候可能就是大拇指般大的孔了,若是子弹没出来的话对身体伤害更大一些。由于地形上龙军在高处矮军在低处的原因,矮子要抬起自己的上半个身子,要把双手弯曲支在地面上才能很好的端着枪瞄准;机枪手则只能把机枪架在死去士兵的尸体上来抬高高度;掷弹筒手更惨他不能再半跪着发射,不然会被狙击手打死,所以打出的炮弹都没有个准头。而龙军有战壕做保护虽然有不少人中枪,但是死亡率的却很少。

端木藤把自己藏在了自己搭建好的隐蔽点里面,把手中狙击枪慢慢的对准了一个正挥舞着指挥刀命令士兵开枪并给他们打气的矮子基层军官。

(镜头切换)

木村兵太郎少尉正在大声的叫喊着让士兵们首先寻找掩护,没有地方掩护的就拿死去战友的尸体挡在自己的前面。并鼓励士兵们低落的士气。

(镜头切回)

端木藤用瞄准镜紧紧的跟随着木村兵太郎移动而移动,在木村兵太郎停下身体的瞬间扣动枪机“砰”! 木村兵太郎少尉倒地死亡!

他又瞄准了一名机枪手“砰”!机枪手死亡!

“砰”! 笠原数夫中尉死亡!

“砰”!一名掷弹筒手死亡!

“砰”! 松井石根少尉死亡!

......

半小时后,矮军由于战斗没有任何进展退了回去,地上留下了300来具尸体。龙军的新兵们看着前面到处是矮军的战死者遗体残肢,旁边是战友的遗体血淋淋的场景可是活生生,这可不是什么主旋律战斗故事片的拍摄现场,光是那股浓烈得让人反胃的血腥气味就足以让没有习惯这一切的人在生理上产生强烈的反应.更有甚者那些被自己的迫击炮弹直接击中炸的四分五裂的倒霉的小矮子的东一片西一片的散落在战场上的碎肉更是让新兵们恶心都恶心不过来,直接一种生理上的反应让其中绝大部分把昨晚吃的东西一口气都吐了出来,剩下的那极少部分脸色也是苍白的。

(镜头切换)

“八噶!”东条英机狠狠的甩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山本五十六和土肥原贤二几个耳光!

“大矮国皇军的脸面都让你们给丢尽了!”

“请师团长让本人再带部队进攻一次以雪前耻!”两人齐声回答到。

“哼!”东条英机想了想说:“白鸟君请在你的联队里分出两个大队,暂时由山本君和土肥原君分别指挥一个。(东条英机看了看表)半小时后再次进行进攻!”

“嘿!”山本五十六和土肥原贤二高声的接受了命令。

“嘿~”白鸟敏夫不情愿的接受了命令,他心里面清楚这是师团长在打压自己立下功勋的机会。

(镜头切换)

龙军的阵地上士兵们在忙这重新加固被矮军的炮弹炸过的地方,一些人在收敛死去战士的遗体,担架队在往村后小河边运送付重伤的战士,而卫生队则在阵地上给受轻伤战士包扎伤口。正副团长在警卫员的跟随下正在视察阵地上的情况,他们走着走着不时的和身边的战士打招呼,对受伤的战士进行慰问,过了一会儿他们看见了黎营长向他走去。

(镜头拉到黎明身上)

黎明正在和所属的3位连长坐在战壕里的弹药箱上面收集营里的人员损失情况。

“老陈,你们连损失了多少人?”

“我们连牺牲了10个,重伤3个,轻伤7个。”陈磊想了一想回答说。

(陈磊:一连连长,擅长打防御战若是黎明不调过来的话,一营长的职务就是他的。虽然如此他和黎明却没有什么隔阂。)

“老远,你们连呢?”

“我们连情况好点死了8个,重伤2个,轻伤5个。”王清水边抽这烟边回答说。

(王清水:二连连长,和一连长相反喜欢打攻坚战,按他的话说就是喜欢啃硬骨头。)

“木头,你们呢?”

“我们连也死了10个,重伤4个,轻伤6个。”木头回答说。

(木头:本名上官景辉,三连连长擅长打运动战。座右铭是打不死你我拖死你。)

“恩,全营牺牲了28人.重伤9人.轻伤18人;1个半排不大不小的损失啊。”

“你们在说什么呢?能不能让我们也参加啊。”团长李云龙从四人的背后说了一句。

黎明他们回头一看,是正副团长过来了急忙转过身来立正敬礼。

“报告团长,副团长,我们正在收集牺牲和受伤战士的数量。”黎明回答了团长的问话。

“伤亡大吗?”副团长费保国接着问。

“全营牺牲了28人.重伤9人.轻伤18人。”

“重伤员都后撤了吗?”

“是,都后撤到小河边等着运过河去。”

“要仔细检查不要把重伤员当做轻伤员哦,不然你小心我给你处分。”

“保证不会,我要求连排长们检查了三遍了。”

“那就好,你们继续忙你们的把,我和团长到别处去看看。”

“是。”黎明四人目送正副团长离开后才散开忙自己的工作。

(镜头切换到一名女卫生员的身上)

安康正在四处给阵地上受轻伤的伤员们进行伤口的处理和包扎,时不时的和伤员们聊上几句。

(安康:一个农民家的女孩子,因为父母没多少文化,在她生下来的时候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希望她以后生活的安安康康的。)

这时候她经过了一名机枪手身边。机枪手寒羽文正在加固自己的机枪阵地,忽然他闻到一股从寒风中飘过来的淡淡的胭脂香,似乎自己很熟悉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卫生员正从自己后面经过,看身形似乎是自己熟悉的“她”可是又不敢确定,他喊了句:“安安是你吗?”

安康回过头来一看,似乎是自己的男朋友寒羽文,她也问了句:“羽文是你吗?

“是我啊安安,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四处给受伤的战士包扎伤口呢。”

“哦,有不少战友受伤把。”

“苯蛋!”

“你说什么安安?”

“我说你是个苯蛋,傻瓜。一和你说话就只会聊别的事,难道你就不会说说我们的事吗。”

“你知道我嘴苯不知道该怎么说。”

“瞧你那傻样,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苯苯的家伙。”安康双手握成了两个小拳头,轻轻的打了寒羽文胸膛几下。

“呵,呵。”寒羽文憨憨的笑了笑。

(这时候有人在镜头外喊:老寒,过来帮我一下)

“我就过来。”寒羽文回头接了句再转过头来:“我过去了。”

“恩,你自己小心一点啊。”

“我会的,你也要小心啊,安安。”

“恩,我走了。”

“恩,你去把。”

安康以闪电般的速度用小嘴在寒羽文的脸上“啄”了一下飞快的跑了。寒羽文用左手摸着安康“啄”过的地方傻笑着向他的战友走去。

过了一阵子矮军的第二次进攻开始了。

矮军的炮弹打得好象不要钱一样,光是这阵的炮火准备,就足足花了10分钟,接着矮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向龙军的阵地进攻。他们排成浪式队形,分成大约10排,开始向阵地上发动进攻。实话讲,矮子的这个招数,的确有特殊的效果。把兵力分成多批次,每一个波次的进攻,都投入十分之一左右的进攻兵力,一个波次不能得手,下一个波次立即跟进,每一个波次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造成连续进攻态势。这样可以对对手防守的兵员造成精神压力,使对手士兵以为自己的兵力无穷无尽,产生心理动摇。

阵地上不断的有人出现伤亡,为了顶住敌人的这次进攻团部把手头上唯一的预备队中的两个排增援到了村头的阵地上。

(镜头转移)

“队长,我们也上去帮助轻伤员们包扎伤口和抬下重伤员把?按照这次敌人攻势的强度有些重伤员可能坚持不到战斗结束就会死掉的。”安康正在对团卫生队的队长李不语说。

“好把,一半的人上阵地去帮忙;另外一半人在后面准备抢救抬下来的重伤员。上阵地的同志注意隐蔽保证自己的安全啊。”李不语想了想答应了。

听见队长的答复,安康抢先快速的往阵地跑去。

“这个急性子的丫头。”李不语看着安康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句。

(镜头转移)

矮军的进攻越来越强烈,机枪手寒羽文架着他的轻机枪狠狠的扫射着面前的敌人。突然一发敌人的子弹擦着他的脑袋飞过,他的鲜血从被擦破的额头顺着脸庞慢慢的流到了右眼里。偏偏这时候是敌人进攻激烈的时候,若是他停下来包扎伤口而没有使用机枪的话,敌人可能会从这个方向冲上阵地来的,他只能闭上右眼光靠左眼来观察敌情射击,这样一来射击的效果就没有两只眼睛的时候好了。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远处有个女的在叫嚷着:“有谁负伤没有?我是卫生员。有谁负伤没有?我是卫生员......”

他赶紧叫了一声:“卫生员到我这里来,我负伤了。”

(镜头转移)

安康听见了不远处的搭话声也说了句:“我来了。”连忙向搭话的地方跑去。到了近前她看清楚了正在拿着轻机枪射击的是寒羽文就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羽文你没事把?伤到哪了?”

寒羽文一听声音知道是安康:“被子弹在脑袋上擦掉点皮血流进右眼里了,先帮我擦掉右眼的血。”

安康连忙用自己的毛巾把他眼睛里和脸庞上的血迹擦掉,而寒羽文在这同时一点都没有停下机枪的射击。当安康处理完血迹正在给他包扎额头的时候,一发声音特别的炮弹呼啸而来,安康不假思索的大喊一声:“小心!”把寒羽文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轰~”

一发炮弹在他俩的极近处爆炸了。再看战壕里,寒羽文仰面倒在地上而安康则背对着我们压在他的身上。

(镜头以寒羽文的感官来进行描绘)

在轰的一声后,寒羽文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变得昏昏沉沉起来,连耳朵都似乎听不到了别声音只有“嗡,嗡”声。他推开了压在身上的安康(安康在被他推开后面朝上的躺在了地上),接着摇摇晃晃站起来,狠狠的甩了几下头才觉得脑袋和耳朵好使些。清醒一些后他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安康,他急忙半跪着蹲下把安康的上半身抱在了怀里。他使劲的晃动着怀里的安康,嘴里直叫唤着她的名字:“安康,安康,你醒醒啊安康!安康,安康,你醒醒啊!”

这时候从寒羽文的面部表情上觉得他发现了什么,只见他把托着安康后背的手神了出来,在远处炮弹爆炸的火光照射下他的这只手满是血迹。寒羽文又是眼泪直流又是鼻涕直流的喊着:“安康你不要死啊安康,安康你不要死啊......”过了一阵子寒羽文他放下了安康的尸体,一边嘴里念叨着:“安康看我为你报仇,安康看我为你报仇......”一边端起了他的那把轻机枪跳上了战壕顶。

“哒,哒,哒......”他边扣到机枪边同时大声的喊叫着:“小矮子!老子和你们拼啦,啊~~~~~~~~~~~”

由于他站上上面没有了保护,目标太大了,几发子弹接连射进了他的胸膛。寒羽文仰面倒在了安康的身旁。

战斗还在继续,直到20分钟后矮军见这次还是不能攻进龙军的阵地就又留下了300多具尸体后退了。

(镜头切换)

“八嘎!混蛋!”东条英机又一次狠狠的赏了山本五十六和土肥原贤二每人十几个耳光。

“请让我们以死谢罪!”山本五十六和土肥原贤二同声说。

“我要你们的尸体何用!我要的是对面的村子!我要的是老虎团!”东条英机对着两人吼叫着。

场面安静了一会儿,东条英机静了静心说:“白鸟君,待会你也带着部队加入进攻把。希望这次你们三人不会让我失望。”

“嘿!”

“这次进攻也让我带来的坦克部队加入把。”一个声音从东条英机的背后传出来。

东条英机转过身来一看是自己的参谋长阿部规秀准将。

“阿部君你带坦克来了?”

“是的师团长阁下,我带着3辆坦克过来增援了。”

“哟西!等下让他们打头阵没问题把?”

“没问题!”

“好,为了不给龙军喘息的时间,准备好后把全部的兵力都压上从三个方向进行全面立进攻,3辆坦克就从集中在村头投入攻击!”

“师团长阁下,这边不留警戒部队了吗?”

“敌人都在村子里还留什么?警戒部队嘛,就由卡车司机下车来担任把。”

“嘿!”

“剩下在指挥部的各位,就和我一起观看我们大矮国皇军攻进村子的英姿把,哈哈。”

(由于字数的限制,全文不能传完,若是审核通过再传剩下的部分。

剧 终

本文内容于 2007-12-9 13:11:42 被黎明傲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