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何必非红颜

“知己”这个词在网络上似乎被着了色,大有全面飘红的架势。说起来,“知己”和“红颜”牵上手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古今中外的皇家典籍和民间传说都有反映。但是,穷我国上下五千年历史,不敢说是千古绝唱,也当是凤毛麟角,就像濒危的国宝----大熊猫一样珍稀,自然不是买只猫当宠物那么便当。所以,很久以来“红颜知己”大多数时候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个吸引眼球的“东东”,一个引人遐想的“东东”。


现如今,风气日渐开化了,知己和红颜拉拉手不再会因为“生活问题”丢了官帽甚至工作,也不用再担心掉进“群众雪亮的眼睛”里被淹个半死了。既然亚圣都说情欲和吃饭是一样自然的事儿(食色性也),那么偶见“红杏一枝出墙来”倒也不为奇也,但若说“千树万树梨花开”找个红颜知己比吃碗面都平常,咱家说甚也不相信。“红颜”和“知己”对上卯,更多的怕是来自成年人(主要指在婚否一栏中划勾的)对浪漫的期盼或者暧昧的怀想,谁不希望“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来呢?!试想一下,月上柳梢头时分,来个人约黄昏后,于酒吧或者咖啡厅的朦朦胧胧中,轻燃红烛,细品甘饴,打开心儿,让伊人消受,那一份惬意任神仙也要下凡了……人们不安分的心、不受限的想象加上网络的虚化空间,吹涨了红颜知己的传说,“红颜”用她耀眼的品牌效应并购了“知己”,那一份“深深理解”最终化成了小股东的无奈。


其实,地球人都知道“知己”还是同性的多无色的多。“无色知己”就是一杯白水,品起来没有什么味道,也不知道用“酸酸的甜甜的”来招摇自己,渴极时却是最解渴甚至救命的物什;看起来没什么颜色,也不知道用“春天般的××”来炫耀自己,却可以包容形形色色。不说铄古耀今的钟子期与伯牙、管仲与鲍叔牙,就只普通百姓而言,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儿,解不开的疙瘩,迈不过的坎儿,几乎都是约几个“铁哥们”,或饮二两小酒或喝几辈浓茶,一块说道说道、商量商量、谋划谋划,一般情况下便解了心结,舒了郁结,既不会惹老婆(或者女友)的猜疑,也不会遭世人的诟病。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更是知己最高的境界,在你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站出来说话帮忙支持甚至以命相争的肯定是这些主儿,这便是“士为知己者死”。


红颜成为知己一定是一种机缘,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福分。如果您是那个幸运儿,自个偷着乐吧!如果没有那个好运气,也用不着懊恼,机缘不是每个人抑或很多人的玩偶,还是把苦苦寻找的目光收回来,安心并用心去对待你的朋友,那些没有色差的人们中间肯定有你的知己。


知己何必非红颜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