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浴城,无知打工女沦陷的温床

足浴城,无知打工女沦陷的温床



我住的地方有两个足浴城,每天前来“洗脚”的人络绎不绝。虽然这里还是新区,一切都远不如市中心那么繁华热闹,在一般生意人家都比较萧条的情况下,惟独这两家门庭若市,车水马龙。


这让住在楼上的我很是纳闷,鉴于老公脚有味,就建议咱也去洗一回,不是有什么药物泡脚呢吗,没准就给洗好了,那可是一了百了的大好事。没想到老公听了哈哈大笑,模样相当夸张而且暧昧。这让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洗脚里大有文章啊。遂义正严词地喝令他,没事不许往那个方向瞅,虽然知道效果不一定咋样,咱也得有个高姿态不是?


一天晚上,已经与周公约会多时的我们被一阵哭闹吵醒。打开窗户一看,楼下的足浴城的门口霓虹灯曲意阑珊,可不与之协调的是,四五个大汉正在围堵一个女孩,但是她的求饶与哭闹并没有打动这些铁汉,不一会儿,这丫头就被他们强迫半抱着推搡入店里。放眼楼下,6、7辆高档轿车巧妙地停泊在路边风景树的阴影下,昏黄的路灯在此时显得那么黯淡无光。我让老公打110,可人家振振有辞:“这些人在大马路上经营这个,能不与有关部门挂钩?再说了,要是这丫头坚决不从,他们也不敢怎么样的,她们本来就是半推半就,所以打了也没用。”我愕然无语。因为类似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不过以前那叫美容院,现在统统改成了足浴城。



第二天,那个经常在足浴城出没的小女孩在小区的后面用手机和某个人大声哭诉着。不好意思停下来去听,我放慢脚步。大意是控诉她的朋友为什么不告诉她这里是做那些事情,她快速而大声地叫嚷着:“我只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干那个的!”从她的衣着打扮来看,这个女孩子应该是刚刚进入社会的,一种学生与乡下野丫头的味道在她的身上尽览无遗。


过了大概有半个月的样子,我没怎么看见她。本来因为这孩子肯定是得空跑回家去了。没想到,等我看见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满脸的彩妆,可以一眼看出它们的劣质来,闪着光芒的晶片眼影,本来的马尾辫给挑染成几色,活象一个火鸡。薄薄的嘴唇涂上了紫色的唇膏,夹克衫牛仔裤不见了,大冬天的,超短的裙子上裸露着性感的小腹。她的女伴,应该比我还胖的小丫头,小腹突出低腰裤外好一大圈,在她的跳跃下好一番不一般地“波涛汹涌”。


看着这一幕,我明白,又一个女孩在足浴城里堕落了。所有进城里打公的女孩子,请不要被一些介绍人以高薪或者是条件优越的谎言所诱惑,一定要明白,想赚钱,想赚正直的不出卖自己的灵魂与肉体的钱,还是要吃苦耐劳,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