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碰撞 第十一章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


“最简便而最管用的方法是派遣侦察员深入归岛。”张寒说。

路远如梦初醒:“这倒真是的呢。不过,对方已经封锁了海面,侦察员很难过去。”

“我们可以派战机不断地骚扰,让他们习以为常,再出其不意将侦察员空投过去。”

路远想了一会儿,摇头道:“这个办法不一定行得通。我们的战机一进入其领空,立刻会被发现并跟踪,空降侦察员太过冒险;再说,侦察员即使成功地获取了有用信息,也难以传输过来。”

张寒笑道:“这些我倒不担心,只要规划周详,成功的把握很大。”

路远又是一阵思虑,忽地问道:“第二种办法呢?”

“侵入对方的信息资料库,与他们共享其信息资源呀。”

“这需要高级网络人才。对我们来说,目前恐怕是镜花水月。”

张寒见路远将军一脸苦相,说道:“的确,想达到这样的境地不太容易。但是,我们大可尝试一下。失败了,也不要紧;而一旦成功的话,等于是把对方的信息资料库当成了我们自己的东西,想怎么利用就怎么利用,那战争还不得完全按我之意图进行?”

路远大受感染地激动了一阵子,又犹豫起来了:“我们这样想,对方也会这样想,万一我们不成功,却被对方打入我们的系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不这样做,对方就不做吗?”张寒反问道。

路远凝视着张寒,四目相对之间,前者感受到了一种鼓舞的力量:“就这么办?”

张寒点点头,表情异常严肃:“就这么办!”

然而,问题出现了:谁有资格实施这种类似电脑黑客的行动呢?他们周围,根本没有这样的人选!于是,两人一齐陷入了难堪的沉默。张寒搜肠刮肚地思考了好一会儿,眼睛放出欣喜的光彩:“有了!”

路远一喜,急切地正要追问,忽见张寒的目光又黯淡了。

“可惜,我不知道在哪里听说过。”张寒拍打着额头,幽幽地叹息道。

“想一想,你大概什么时候听说的呢?”路远提醒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寒终于记起韩总参谋长提及过此事,于是,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欣喜,高声叫道:“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搞忘了呢?原来是总参谋部有这样的人才。”

“那就快向韩总参谋长……”刚一开口,路远猛然想起韦昭南正是负责协调工作的,忙改口道:“快向韩总参谋长的秘书问询具体情况,看能不能尽快给调一个人过来。”

张寒也觉得有理,忙打电话到协调小组找韦昭南,不料,接听电话的梅雨吟告诉他,韦秘书到军区去了,早就离开了协调小组。海军少将不得不实施电话跟踪,直到找着了他想找的人。听到韦昭南的声音,张寒一阵欢欣鼓舞,忙把目前信息收集小组的工作简要介绍一番,接着就提出了要几名网络攻击人才的要求。然而,韦昭南委婉地回绝了。他顿感失望,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路远心知不妙,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一把夺过电话,对着话筒叫道:“我们要打新型战争,自然需要新型手段。你不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将军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解释。”韦昭南不急不躁,口吻异常平和。

“我不想听任何解释,我只问有这样的人没有?”路远仍然很激动,语气略微缓和了些。

韦昭南顿了一下,仿佛看见了路远焦躁不安的神情:“有!不过……”

没容他说完,路远又叫了起来:“有?有就好!有你就弄几位过来嘛,我们这儿太需要了。”

韦昭南只有耐着性子向他解释这些人全被用来构建战役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了。既然如此,路远无话可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正准备放下电话,却听韦秘书向他保证,可以找一个同样精明的人来帮助他们。路远仿佛又看到了希望,眼睛又有些发亮。

“他答应派一个叫李在云的人来。”放下电话之后,路远对张寒说。

张寒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苦笑道:“有总比没有强嘛!”

这时候,两位年轻干部完成了信息归类工作,分别把它们打印出来,归拢到史通手上。史通略一整理,走到了二位将军面前,把它们分成两摞,分别递给正准备端起茶杯喝水的两位将军,说道:“总体情况都出来了,在这里。”

两位将军接过资料,但并没有看。张寒拿在手上掂了掂,问:“你说,到底从什么途径得到的信息最多,哪一种办法又最少呢?”

史通回答道:“从整体情况综合分析,地面雷达站仍然是我们收集信息的主渠道,侦察船上获取的信息量次之,最少的是从侦察机上反馈过来的信息了。但是,尽管如此,侦察机得到的信息质量却是最强的。”

“这么说,应该加强侦察机活动的频率了。”路远将军下意识地凝视着手中的资料,说道。

“看起来,侦察机的确活动不够频繁。”张寒思索着说:“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我方侦察机主动出勤不够积极;二是我方侦察机一出动,就遭到了对方的驱逐与拦截。”

“你问一下长海基地侦察机大队,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路远指示史通道。

史通转向旁边一部电话机,拨通了所要电话,问明情况之后,向二位将军汇报道:“他们说这两种原因兼而有之。如果我们需要,他们会加大活动频率。”

“兼而有之?”路远充满疑虑地反问道。

张寒一听,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向路将军解释道:“侦察机升空之后,居高临下,瞰视的范围很大,每出动一次,可以得到很多信息,更可以从中推测对方的行动规律,所以它的确不需要过于活动频繁。”

路远思索了一下,说道:“恐怕还有一点,就是出于安全考虑。如果真是战争期间,间隔太长得到的信息,又有什么样用?”

张寒喝了一口水,说:“也许有这个考虑吧,但那绝不是主要的。”

史通仍守候在电话机旁,插嘴道:“单纯为了安全,用无人机就行嘛。”

张寒听史通这么一说,很感兴趣地朝他投去了欣赏的目光。路远思虑了一瞬,说道:“是呀。不过,我还是认为,尽量多一点地利用空中侦察设备,会更好一些。小史,你把这个意思告诉长海基地。”

史通望了一眼张寒,见他也点了头,顺手拿起电话机,向长海基地转述了将军的意思。

于是,两位将军便凑在一起检看从侦察船得到的信息。张寒是海军将领,对海军战斗序列及其装备全都了然于胸,仔细地研究了那些资料之后,对路远说道:“从侦察船得到的信息是无可挑剔的,就有用性来讲,这才是最重要的途径。”

路远指着另外一些资料说:“它们之间获取的许多信息是一样的,这正好可以相互印证。”

张寒见路远将军把话题引开了,只得顺杆子上树,说道:“组建综合信息网的思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对的,特别对未来以高技术为主导的信息战争,更其如此。看起来,传统的侦察方式越来越相形见绌了。”

“快速性与准确性,是高技术侦察手段的法宝;传统的侦察方式,的确望尘莫及。”路远也感叹道。

“岂止如此?其覆盖面积、侦察地域又岂能同传统手段相提并论?”史通见两位将军聊得兴起,忍不住又插上了一句话。

两位将军不约而同地点点头,满脸笑容地说道:“是呀,归纳起来,特征还不少呢。”

接着,张寒感叹道:“由此看来,要想发挥最大的战争潜能,需要许多人共同努力;并不是口头上谈吐那么简单。”

几天之后,信息收集小组同时发生了两件事情,使几名成员都欢喜雀跃了。第一件事情是,他们费尽心机选派到归岛去的几名侦察员已先后登上了该岛,只是他们还不能把手中的侦察装备如愿以偿地携带过去,并且,根本没有办法深入对方的任何军事禁地。另外一件事便是他们迎来了从军区选派下来的增援力量,那位名叫李在云的指挥参谋。于是,他们一面关注着信息的变化,一面商讨如何解决送侦察装备上归岛与打入对方网络这两件令人头痛的问题。

“要说单独送侦察设备去,还真不容易。否则,他们早就带过去了。”王诗雪摇头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