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


自打信息收集小组组建以来,海军少将张寒和二炮某导弹基地司令员路远少将就没有很好休息过。他们手上只有王诗雪、史通两位可遣之将,要负担起收集归岛方向的各种信息的任务,不利用长海基地及整个东海沿线各部队的侦察监视系统是根本不行的。他们仔细考虑了各种因素,理清了工作思路,向东方升中将汇报并得到首肯之后,就开始调集人手与装备,选择长海基地的监测中心做主要基地,边组建边工作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月,中心初具规模,经过分析收集到的繁茂芜杂的信息,初步判定:归岛上的部署以南北两个方向为主要防御方向,沿着纵贯中央的一条山脉部署了很多力量,形成了整体上攻防兼备的姿态;从截获的无线通信来看,虽然没有太多的有用信息,最起码可以据此对敌实施强大的电子干扰与电子压制,以破坏其通信链路,掌握信息主动权;而中央方面,隐隐约约地蕴含杀气;那一望无际的海洋以及植被复杂的地形地貌,正是埋伏各种力量的好所在,凭借现有的装备,他们无法窥其全豹。

“看起来,对方的一切行动都非常谨慎。”张寒端详着汇总在屏幕上的综合情况表,感叹道。

路远说道:“岂只是谨慎,依我看,归岛的综合能力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这样一支部队与我们交锋,打起仗来一定会激发我们无穷的斗志。”张寒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他兴奋地说。

路远却很理智:“如果我们不尽快完全弄清归岛上的部署,在这场交锋中居于下风的,说不定是我们。”

“从侦察监视装备现状来看,我们了解不到对方更详细的东西,他们也休想。毕竟,我们目前已经初步摸清了它们的主要战争意图。”史通满有把握地介于两位将军的谈话。

“即或如此,我们也需要掌握更多的信息,这不仅关乎我们的作战计划,更是信息战的要求。”路远瞥了空军中校一眼,教训道。

王诗雪正操持着键盘,插言道:“目前称得上信息战的只有美国对南联盟和阿富汗的战争,它们之间的实力差距的确太大了,我们根本得不到有益的启示。我们这样大规模的演习,才对战争研究更加重要。毕竟,势均力敌的对手间的较量,才更有意义,也更现实一些。”

“你找对了作战对象没有?谁跟谁势均力敌呢?又有哪一场战争真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发生的呢?”史通毫不客气地讥讽道。

王诗雪争辩道:“遭强国欺凌,弱国为了捍卫尊严而奋起反击,的确经常发生。但对我国来说,那个时代、那种情况早已过去了。事实上,无论是武器装备,还是战争理论,我们与归岛在总体上不相上下,关键取决于我们如何运用。”

“现实?我们的现实?”史通更加放肆地讥笑道:“我们永远不会同对手势均力敌。我们所有的装备都落后,我们的技术创新能力也不尽人意,我们只能在积极防御的框架上探求如何打破敌人强大的攻击网络,把有限的攻击力量用在刀刃上。这一点,才最重要。”

见他越说越激昂,路远不满地切入了话头:“依我看,目前怎样才能更好地掌握对方的情况,这才最重要呢。”

史通尴尬地笑了笑,就势转移了话题,回答说:“掌握对方的情况,手段的确多种多样;但是,就现阶段来说,我们要实现信息战的要求,就应该加大网络侦察、空中侦察、太空侦察的力度,才能与之相匹配。”

“是呀,这话说到点子上了,高技术战争,就必定要用高技术手段作战,这样才显得我们对信息战摸索出了一点头绪。”路远高兴地说。

随即,他命令两个年青人分头把地面侦察工具、水面侦察工具及空中侦察工具所获得的情报信息进行分类,分析潜藏其中的信息。看着两人按他的命令埋头于检索各自手头的信息了,他问张寒道:“你怎么看待目前我们搜集信息所运用的办法呢?”

张寒笑道:“这些,要等他们综合出来之后才知道。不过,史团长刚才所言提醒了我,我们还有两种办法值得一试。”

路远精神为之一振:“哪两种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