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镇半年失踪十少年

英德失踪少年调查:一个镇半年失踪十少年

失踪后归来的少年自述被骗到珠三角“撞车”或入屋盗窃,并称在外好吃好穿胜过家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失踪少年林志敏家境贫寒,与爷爷相依为命。平日,他和爷爷得挤在这张小床上睡觉

今年以来,珠三角、尤其是广州地区的警方发现入屋盗窃出现新情况:犯罪团伙利用未成年人作案。今年5月,广州市警方就捣毁了一个作案30多宗,涉案财物价值高达70余万元的盗窃团伙,该团伙就是专门训练、利用未成年人入屋盗窃的。而据侦查,团伙中的未成年人,大多是犯罪团伙从各地诱骗来的。

近日,一位家长寻找11岁失踪儿子的求助引起了记者的警觉。记者来到这位家长所在的英德市东华镇九围村调查,发现该镇仅今年下半年就有约10名少年失踪,失踪少年年龄介于11岁到16岁之间,恰恰是身手比较灵活、但《刑法》又不能约束的年龄段。

阿龙失踪记

“儿子被骗去偷东西”

“我儿子阿龙已经失踪两个多月了,听说是被人骗到广州偷东西,我们全家都一直在找,但一直找不到啊,希望你们能帮我们找到儿子……”11月18日,清远市英德东华镇九围村村民华宝顺给本报打来电话,哭诉两个多月来寻子的艰辛。

失踪两天后换了新衣服

11月21日中午,记者来到阿龙的家。这个粤北山间的村庄多数房屋破旧,很多还是泥土墙,看得出这里的生活还是比较贫困。不过,东华镇的交通却非常便利,106国道和京珠高速公路分别从这个镇的两旁穿过。听说,村里有不少孩子被人从这两条大路带出去了。

在阿龙家里,记者见到了两个月来天天以泪洗面的阿龙奶奶。“都是我不好,没有看住阿龙,是我把他带没了……”阿龙奶奶一手掩面一手捶胸,泪水从指缝滴滴滑落。

华宝顺告诉记者,由于他们夫妻长期在广州打工,儿子阿龙从小寄养在姑姑家里。去年9月,在九围小学读小学三年级的小龙回到家里,由爷爷奶奶抚养。阿龙奶奶说,阿龙比较调皮,经常到镇上的网吧上网。由于爷爷奶奶年龄大了,想管教孙子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阿龙奶奶回忆,今年国庆长假期间,阿龙也去镇上的网吧上网,不过每晚都会回家睡觉,但是10月3日那天到镇上去玩后,4日、5日都没有回家,“我就去镇上找他。”奶奶说,“6号在镇上看到他,他跑过来喊‘奶奶’,他见他换了新衣服,发型也变了,就问他‘这几天去哪里了?谁给你买的新衣服?’,他说他这几天在外婆家了,舅舅买的衣服。我不知道他是骗我的,后来阿龙就再也没回来。”

阿龙来电:我被骗了……

阿龙失踪几天后,奶奶问了阿龙外婆、舅舅,得知阿龙压根没去过外婆家,舅舅也没有给他买新衣服,这才意识到阿龙“找不到了”,马上通知了在广州打工的华宝顺。华宝顺找遍了阿龙可能会去的地方,就是不见阿龙的身影,最后只好去镇派出所报警。

阿龙失踪近一周后,10月12日晚上,阿龙姑姑突然接到阿龙的电话。阿龙在电话里说他正在广州天河,是一个阿姨带他去的,“明天会回家”,随后还很急地说了一句:“我被人骗出来的。”然后电话就突然挂掉了。

当晚,阿龙叔叔按照来电显示拨打回去。“我用客家话和那个人说,他说阿龙在他那里,明天会回家。”阿龙叔叔对记者说,“我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是青塘人,听口音也是青塘那边的。”

然而第二天,阿龙并没有回家。华宝顺又先后向当地派出所和英德市110报了警。10月13日,阿龙叔叔再次回拨那个号码,对方说:“小孩已经走了,不在我这里了,以后不要烦我了。”阿龙叔叔说,这个人说话的口气很凶狠,他更替阿龙担心了。

神秘男子打来报料电话

从此阿龙又有近一个月没了消息,到11月8日晚,华宝顺接到一个不明男子的电话,说阿龙“是被一个叫‘屎桶’的人带到广州入屋盗窃”的,还透露阿龙正在“广州员村一个幼儿园旁的楼上的401房”,说完就挂了电话。华宝顺注意到这个神秘电话没有显示号码,“没法打回去,也不知

道他是谁”。

华宝顺火速赶到广州员村,找了一个星期也没有找到那个“401房”。11月15日,华宝顺又在员村派出所报了案。

不过,阿龙叔叔倒是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到绰号“屎桶”的这个人的电话。11月9日凌晨1时,阿龙叔叔与“屎桶”通了电话。阿龙叔叔说:“电话里他承认是他带了(阿龙走),可现在已经不在他那里了。”

11月16日,阿龙爸爸又到大镇派出所反映情况,但对方说“没经费,没地方去找”。

从此之后,阿龙再无音信。

儿子失踪了,父亲华宝顺牵肠挂肚,不过,他最怕阿龙真的被别人带去干坏事了。华宝顺告诉记者,村里有个少年叫阿齐,曾先后四次失踪或离家出走,阿齐告诉村里人,他是被诱骗出去做“撞车党”和入屋盗窃的。华宝顺一次次叹息着强调:“阿龙是个好孩子,虽说有点调皮,有时也不太听话,但他自己不会去犯罪的……”

几条村都有孩子失踪

记者在英德市东华镇一带采访过程中,发现阿龙的失踪并不是偶然的,因为,在该镇的几条村,都不约而同地发生了少年失踪事件。

华宝顺在寻找儿子阿龙的过程中,也发现和他的阿龙一样无故失踪的孩子,在附近村子还有很多。两个月来,他了解到的已经有9个,为此他还专门列了一个名单。记者按着名单寻找,确认了名单上的少年大多是在镇上突然“蒸发”的。

11月22日,记者来到另一个失踪少年包贤叶家里。包贤叶的伯伯告诉记者,11月9日那天,贤叶和他父亲去镇上摆档,一转眼的功夫,孩子就不见了,家里人到处找过,一直没有找到。

记者来到几里外的牛岗岭林屋村,找到另一个曾经失踪、后又回家的林志敏的家里,家里只有林志敏的爷爷林老伯。已74岁高龄的林老伯告诉记者,孙子林志敏只有13岁,今年9月26日跟着14岁的同伴谢晋俊去了一趟佛山横滘,直到11月6日才回来,当时发现他整个人都变了,换上了新衣服、牛仔裤、白色的鞋子和新袜子,爷爷问他在哪里买的、谁给买的,林志敏不愿意说。

林志敏的父亲于2001年因意外去世,母亲改嫁到广西柳州,林老伯自己年老体衰,又患有肺气肿,多年来与孙子林志敏相依为命。

说起孙子志敏失踪的那一个多月,林老伯说,他听说志敏他们在外面跟着一个绰号叫“老狗”的人,专门在佛山横滘去小区“爬水管”(即入室盗窃),林志敏负责在外面看风。林老伯一再向记者强调,他孙子林志敏没有去“爬水管”,“就是因为没有爬水管才被送了回来”。

记者在林老伯家没有看到志敏。林老伯也说不清志敏在哪,只说这两天志敏好像又去上学了,但他担心孙子又跟别人跑了。放学时,记者随机问了几个认识志敏的学生,他们对记者说:“你们在家找不到他,现在可能在网吧里。”

记者还走访了几个失踪孩子的家庭,但是有的家里没人,有的则因为担心孩子在外“犯事了”,不敢给记者说具体信息。

东华镇部分失踪少年姓名:

华儒龙、邓如日、包生怒、林志敏、邓有开妹妹的一个儿子(姓名不详)、邓如集、华胜东、包贤叶、蔡有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