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的历史发展、尤其是民主政治历程的重大转折与两次著名的战争紧密联系在一起:希波战争促进了民主政治的繁荣,使雅典步入民主政治时代的“黄金时代”,并营造了雅典帝国;时隔仅仅半个多世纪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希腊城邦内部的火并①,却使雅典惨遭失败,成为衰落的起点,雅典帝国被肢解,民主政治遭遇重大挫折,并呈衰退之势。伯罗奔尼撒战争也给整个希腊世界带来了消极影响和巨大破坏。学术界论及伯罗奔尼撒战争影响时,一般侧重阐述城邦危机、小农和手工业生产者破产,以及经济萧条等问题,但对于主要参战一方的雅典而言,除了上述希腊城邦的共性影响之外,还有两方面重要的、为雅典所特有的后果和影响:雅典帝国崩解,民主政治衰退,再也无力恢复昔日雄风。此外,从战争爆发的各种原因考察,推翻雅典帝国、推翻雅典的民主政治也是斯巴达进行战争的主要目的。应当说,斯巴达达到了目的。

一、雅典帝国崩解

雅典帝国并非一个实体政权,而是雅典利用提洛同盟确立的海上霸权。提洛同盟原本是以雅典为首的希腊城邦为抗击波斯入侵组建的海军同盟。自同盟总部转移到雅典之后,雅典同盟的大权便彻底落入雅典之手。“雅典遂由第一等加盟国一跃而为盟主,照自己的意志指使同盟了。”[1](p•236)雅典将同盟视为牟取霸权和利益的工具,大大小小约200个城邦听命于雅典。雅典利用盟邦对外扩张,很快建立了海上霸权。同盟内各个城邦实际上成为向雅典交纳贡金的附庸,甚至不允许对雅典的专横提出异议,“那些想要脱离同盟的城邦会受到恶毒的惩罚———海军被遣散,并向同盟提供足量的贡金。”[2](p•32)不仅如此,“……雅典欺凌它的盟邦,强迫它们成为归附自己的隶属。”[3](p•161)修昔底德也记载了雅典战前镇压盟邦反抗暴动的史实。[4](p•16)由此可知,所谓雅典帝国及其霸权并非政权实体,只是依靠武力、暴力来维系的政治、经济、军事联合体。各盟国与雅典之间不存在信赖关系,更缺乏应有的基础,联合只是表面现象。因此,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战败后,所谓雅典帝国走向瓦解似乎是历史的必然②。

对雅典而言,战争军事失利的最重要结果之一是结束了雅典的霸权。“雅典帝国以及其赖以维持的基础‘提洛同盟’完全消失”。[2](p•36)从战争的起因考察,则不难发现,雅典帝国势力日益膨胀引起了斯巴达的不安是重要因素之一。修昔底德认为,战争的起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斯巴达的恐惧”[4](p•21)。战前,希腊世界已经形成了政治、经济模式泾渭分明、尖锐对立的两大势力集团,雅典、斯巴达各为盟主。西方学者分析战争原因时说:“雅典控制的提洛同盟对斯巴达及其伯罗奔尼撒同盟的盟邦是一个威胁。由于看到有实力的雅典帝国威胁到了斯巴达及其盟邦的独立,它们决定发动战争。”[5](p•52)因此,争夺希腊世界霸权,推翻雅典帝国是战争的动因之一。“伯罗奔尼撒战争彻底毁灭了雅典,它的帝国转移到斯巴达手中……。”[6](p•145)斯巴达在战争中消灭了最强硬的对手,拆散了雅典帝国———斯巴达的主要战果之一,成为希腊势力最为强大的城邦,将扩张触角伸向希腊各地,确立了自己独一无二的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