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22、围歼

守卫哨卡的班长见俄国人抽刀催动马匹,就要向自己快速的冲过来,立即命令道:“开火!”说完,沉着的扣动自动步枪的板机,枪机经过短短的行程后,“当”的击打在子弹的底火盖上,枪口猛的一跳,伴随着枪口喷出的若有若无的青烟,一颗弹头飞速旋转着离开枪管,炙热的高速弹头在空气中划出隐隐的红色弹道,瞬间击中正把刀举起高声喊冲的俄国军官胸口,一股血箭从他的胸口迸出,转眼间弹头带着破碎的器官组织从后背飞出,在俄国人的身体上开了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大张着嘴的俄国军官把还没完全喊出的话咽进喉咙,瞬间脸色变的惨白。紧跟着第一颗弹头飞过来的三颗弹头几乎同时击中他的胸口,把肋骨和胸部的内脏几乎全部撕碎,人也被弹头巨大的冲击力从马背上带起,“啪嗒”摔到在地。

随着哨卡班长的命令,其他的枪也开始射击,轻机枪喷出阵阵火光,一颗接一颗带着巨大动能的弹头从枪管飞出,在俄国人的队伍中打出如雨点一般的血雨腥风。从哨卡战士的十几支枪射出的子弹在道路上如同钢鞭一样横扫。

举刀听了命令冲锋的俄国骑兵还没来得及把冲击速度提起来,就被密集猛烈的火力打个措手不及,转眼间就有五六个士兵与他的战马一起倒在血泊之中!幸存的俄国骑兵勒马跳过战友的尸体,把身子低低的伏在马背上继续冲锋,只要冲到面前,就能逆转被动挨打的局面!可惜对方的火力实在太猛烈和连续了,在短短的40多米距离上,不断的有人和战马一起倒地。

伏在麻袋垒的工事后面的战士们瞄准毛子兵不断的扣动板机,炙热的弹壳不断掉落到地上与先期落地的弹壳相撞,发出金属特有的叮叮当当声,在紧张的几秒钟之后,班长和副班长都射完了一个30发的弹匣,最后一个俄国骑兵倒在工事前不到1米的位置,雪亮的马刀也砍在装土的麻袋上,砍出长长的一道口子!趴在那里的战士停下扣动板机的食指,脸色发白的站起来,满头满脸都是冷汗!

班长和副班长迅速的换上弹匣,从工事后面拖出几个地雷,先在俄国人的尸体下安装了几个压发雷,然后在边上的帐篷内挂了二个绊雷,喊道:“俄国人很快就会到!按照预定计划撤退,走!”说完,转身向右侧的山头快速的跑去。

走在队伍中前位置的斯洛克夫师长猛然听到前面传来的猛烈而急促的枪声,心头一凉:这些中国人真的敢向俄国军队开火?正在小跑步前进的俄国军人听到枪声,都紧张起来,迅速的把背在背上的步枪拿到手中,压上一颗子弹,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动静。

短短的几秒钟后,枪声停歇下去,俄国人正在疑惑,却听见天空中传来尖利的哨音,一个俄国军官呆立片刻,突然大叫起来:“是炮弹!是炮弹!大家注意隐蔽!”斯洛克夫的警卫立即将他拖下马,按倒在路边,用身体死死的压住。

转眼间带着桔红色弹道的炮弹在空中划出圆滑的弧线,一头砸到俄国人长长的队伍之中,“轰――”的巨响立即传来,平静的山沟也被巨大的声波所震动,接连不断的爆炸持续响起,被声波扰动的空气仿佛大海一样掀起了惊涛骇浪,地面的灰尘也被惊起。

在第一波的炮击停歇不到十秒钟,惊魂未定的俄国军队疑惑的从地面抬起头来,经过观测校正的炮弹猛然密集起来,天空中布满炮弹桔红色的弹道,尖利的啸叫在空气中响成一片,大路及两侧的土地就如烧开的水,在爆炸和火光中沸腾成一片,不时有被炮弹命中的人和马、装备等腾空飞起,四分五裂后重重的砸到地面。

“立即向方面军报告!我们受到中国人猛烈伏击!通知炮兵团,立即展开,压制中国人的大炮!”斯洛克夫从地上抬头,对身边的人大声发布着命令:“卡洛,带领你的团在炮击后寻找有利地形建立防线!二团立即准备,拿下右侧的山头!”

接到命令的俄国人立即在猛烈的炮击中行动起来,传令的士兵在炮火中弯腰奔跑。躲在大路上和大路两侧的俄国士兵们把头紧紧的埋在地上,双手抱着耳朵,恨不得能钻进泥土里面。

随着师属炮团的猛烈射击,设在道路两侧的伏击部队也加入了这个大合唱之中,“嗵――嗵――”,迫击炮特有的射击声音不断的响起,炮弹在空中划出弯曲的弹道,雨点一般落到道路上的俄国人之中。

前沿观察的炮兵观察员拿起野战电话,在轰鸣的炮声中不断的为炮兵部队修正弹道:“左推300米,前推200米,俄国人的辎重队!好!覆盖射击!命中!”

炮击进行了20分钟后,一直关注俄国人炮团动向的师属突击队队长魏明丘拿起野战电话大声吼道:“目标209号地区!遮断射击!要将俄国人的炮兵团和步兵团完全的割断,是!好的,最好调动各团属野战炮一起射击!俄国人正冒着炮火布置炮兵阵地,速度要快!好,炮击停歇后立即对俄国人的炮兵部队发动第一次攻击!“

1团3营的几百名战士在突击队的协助下,从工事里面穿出来,沿着山沟向正在大路两边躲避炮击的俄国炮队奔去。这时候所有团属山炮和部分师属重炮,开始重点轰击俄国人炮兵部队所在区域,步兵的不同口径的迫击炮则继续向龟缩在大路附近的俄国人射击,“嗵――嗵――”的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爆炸的火光此起彼伏。

奔袭俄国人炮兵团的战士听着从头顶不断的飞越而过炮弹,狠狠的砸在俄国人炮团所在的位置,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正在忙乱着准备布置阵地反击的俄国炮兵原本感觉到炮击弱了不小,于是都从地上爬起来,加快速度展开,准备反击对方的大炮,没料到炮击更加的猛烈起来,满天都是桔红色炮弹划出的红光,冲天的烟柱和爆炸的闪光几乎把这片地域完全的覆盖完毕,留在大路上的弹药车被炮弹击中,殉暴的弹药几乎将道路完全的破坏!拉车的战马高高的飞起后,分解成大大小小的肉块落地。猛烈而准确的炮击持续了接近十分钟,这十分钟简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一个团的大炮几乎被完全摧毁,四处都是扭曲和零部件和炮兵残缺不全的尸体。

在炮击停歇后不到5分钟,从山脚冲出的步兵战士向着残存的俄国炮兵冲过去,上在枪口的刺刀在夕阳的辉映下闪耀着碜人的冷光!

从猛烈的炮击中幸存的俄国炮兵们看着方才还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山谷,转眼间变成了貌似月球的地方,全是遍布的弹坑和残缺不全的尸体,听到山脚冲出的中国士兵发出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都回过神来,赶紧拿起步枪向大路边上跑去,先在大路边上的俄国士兵利用残存的弹药车和战马的尸体作为掩体,向冲锋而来的中国士兵拼命的射击。

伴随步兵前进的6门迫击炮在山脚下架设完毕,指挥官拿起望远镜观看俄国人的动向,随口对操炮的士兵命令道:“2点钟方向,距离400米,三发急促射!放!”

“嗵嗵嗵――”几声沉闷的声音后,十几个依托一辆弹药车向冲锋的战士射击的俄国人被准确的炸向天空,炮弹同时引爆了这一车的弹药,强烈的闪光伴随着冲天的烟柱腾空而起,巨大的冲击波把方圆50米内的所有物体都吹的飞了出去,穿在身体上的衣服也被气流撕成碎片,许多血肉模糊赤裸裸的俄国士兵尸体飞行一段距离后重重的落在地面。

走在前面的俄国步兵见后面的炮兵被人攻击,在一些军官的带领下集合在一起,冒着呼啸的炮弹想要过来支援。山顶的炮兵观察员及时的拿起电话:“阻断射击!坐标3320、4521!重复,阻断射击!”

接到通报的炮兵部队在炮管温度稍微下降后,立即开火,炮管喷出几米长的浓烟和火光,炮弹以每秒900多米的速度冲出,沿着弧形的弹道飞到指定的地域,在那里造出一片死亡的轰鸣。

正在向炮兵团靠拢增援的步兵被猛烈而精确的炮弹打个正着,弯腰提枪奔跑的士兵不时被炮弹击中,四分五裂的尸体高高的在空中划出姿势各异的舞蹈,“啪嗒”掉到地面。面对密集的炮弹,俄国步兵只好就地趴下,躲避炮弹的袭击。

冲击的3营战士迅速的靠近了公路不足100米的距离,都趴在地上换气,同时用步枪和机枪向惊慌失措的俄国炮兵不停的射击。飕飕飞行的子弹在空气中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钻进遭遇到的任何物体之中。子弹在地面和俄国人躲避的战马尸体上打出无数的洞,不时有躲避不及的俄国人被子弹击中,伴随着喷溅而出的鲜血倒在地上。

几个挥舞着手枪的军官被伏在远处的狙击手准确的击毙,失去指挥的俄国士兵更加的慌乱,眼见前来增援的步兵被炮火牢牢的压制在地面,残存的几百名炮兵从隐蔽的地方弯腰向步兵大部队所在的方向跑去!见俄国人开始溃逃,3营的战士们从地上越起,大叫着向俄国人赶去。

追赶的战士们不停的用枪向逃跑的俄国炮兵射击,操作轻机枪的战士在追赶一段距离后将机枪架好,火龙一般的子弹从枪管喷涌而出。追赶的战士们奔跑了不到100米,被一挺俄国人架设的马克沁重机枪打个正着,跑在前面的几个战士身体一顿,摔倒在地。后面的战士赶紧趴倒,随着几声爆炸,俄国人的机枪被迫击炮准确命中,腾空而起的机枪零件飞的到处都是。

在如同飞蝗一般铺天盖地的子弹中,奔逃的俄国炮兵被打倒一大半,像柴禾一样倒在逃跑的方向,剩余的部分一头扎进正在经历铁与火蹂躏的炮击区域内,被雨点一般的炮弹炸的七零八落。

追赶的战士见俄国人已经逃进遮断炮击的区域,也不再追赶。3营长大声喊道:“立即在俄国人残存的大炮上安放炸药,给我全部炸了!物资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着的也炸了!打扫战场,把我们战友的遗体和枪械全部带走!快!”

随着阵阵剧烈的爆炸,剩余的20多门俄国大炮和几辆弹药车化作一堆堆的破铜烂铁,完成袭击任务的3营战士向攻击出发地迅速的回撤。喧嚣近2小时的战场逐渐的安静了些,连续射击近二小时的大炮也无法继续,刚才还如同炼狱一般的战场出现了怪异的宁静。只有在三公里多长的公路两侧横七竖八的俄国士兵尸体在提示着,这是一个血雨腥风的战场。

斯洛克夫终于收拢了自己的残余部队,立即召集剩余的指挥官开会,拟定下一步行动计划。

“炮兵团呢?给我叫来!”

“师长,炮兵已经没有了!我们现在还剩不到十门的小口径野战炮,炮兵团已经全军覆没!”

“什么?差不多2000人就这么没了?”斯洛克夫听了参谋的报告,倒吸半口凉气跌倒在地。

“是的,差不多两个小时的炮击让我们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炮兵们在炮击之后还受到对方步兵的猛烈攻击!你知道炮兵和步兵近距离作战是非常脆弱的,而我们前去增援的步兵又被猛烈的炮击隔断。”参谋继续解释道。

斯洛克夫脸色惨白的呆了半晌,才歇斯底里的叫起来:“这是一个阴谋!这些可恶的中国人!我们还有多少人?立即构筑工事,坚守待援!”

“师长,加上差不多全军覆没的炮团,我们至少伤亡了近3600人!这阵炮击太准确和密集了,至少需要400门大炮才有这样的结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