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若不幸开战后的几大主要战场

“台海之战”的三大战役、四大战场和四大战法




一 澎湖列岛战场,海空突袭战



澎湖列岛,位于台湾岛西南方向的海峡不远处,由澎湖本岛及周围其他63个岛屿组成(其中有44个岛屿无人居住),统称澎湖列岛,设澎湖县。全县面积约127平方公里,下辖五乡一市,人口约9万,多为汉族。


澎湖列岛地理位置优越,是台湾海峡的中枢,东隔澎湖水道,与台湾岛的云林、嘉义、台南三县近望,最短距离约45公里(24海里),西面与祖国大陆福建省厦门市隔海远望,最短距离约140公里(75海里)。马公(妈宫)港,是这里的最大港口,也台湾当局,最重要的海军基地之一,也有陆军和空军驻守。



这里是台海之战,我军南线强渡的跳板。在强渡之前,有必要对这里的敌机场,敌港口,进行突袭,彻底破坏其使用功能。然后,有我军一个团左右的小部队登岛,实施猛攻,完成占领任务,成立临时军管会,担负防空警戒,协助海军,封锁高雄港,及海峡南口,为后续强渡部队,在台中、云林、嘉义、台南一线,顺利登岛,提供强有力的补给,中转等,一系列的战术保障。



此次海空激战,以歼灭敌机,敌艇为主,即使我机,我艇,有相应的、较大的损失,也在所不惜。为了掩护我百万大军,强渡海峡,顺利登岛,即使敌机我机,敌艇我艇,两败俱伤,也是值得的。



当然,如果在我二炮部队,先行攻击台湾本岛的敌机场,敌港口的情况下,此处的海空激战,没有什么悬念,我军一定能够完全彻底地取得胜利。




二 高雄第一主战场,陆军攻坚战



高雄市,地处台湾岛南部的嘉南平原与屏东平原之间,濒临台湾海峡南口,是个海港城市,面积114平方公里,人口129万,是台湾第二大城市,但却成为我军解放台湾的第一主战场。



在我军登岛部队,台中,台南等地,迅速向花莲,台东等地,穿插,分割,包围下,将台湾岛,横向切割成南北两半,并在以高雄为中心的,嘉南平原和屏东平原上,寻找敌陆军主力,进行围歼。随着包围圈的缩小,高雄,将成为我军与敌军,在台湾南部“绿色”区域,进行第一大决战战场。作战形式,将以攻坚战为主。从我军登岛第一天开始算起,力争在一星期之内,彻底解放高雄。为和平解放台北,创造有利条件。


三 钓鱼列岛战场,海空阻击战



钓鱼列岛,是台湾岛附属岛屿之一,距基隆港东偏北约186公里(100海里)处,距浙江温州港东南约356公里(192海里)处,距福建福州长乐国际机场东偏南约385公里(208海里)处,距日本冲绳(我琉球列岛)那霸空港西偏南约417公里(225海里)处。



这里是台海之战,美日两军,驰援干涉的必经之地,也是我军,长期处心积虑,要“钓大鱼”的理想场所。[ ]


这里岛屿不多,只有钓鱼岛、黄尾岛、赤尾岛、南小岛、北小岛、大南小岛、大北小岛和飞濑岛等无人居住的岛屿组成,总面积也就有7平方公里左右。然而周围海域,却较为广阔,而且离我闽浙陆基空军基地较近,离敌琉球陆基空军基地较远,非常有利于我,在此与敌,进行海空大战,完成阻击任务,在阻击战的过程中,运用我二炮优势,空军优势和潜艇优势,伏击和歼灭以航母为主的敌舰,敌机,敌潜,等等,敌人的有生力量。


以我方投入的兵力,及反击美日的决心的强弱,及战术的主动性,和敌投入的兵力,及干涉的意愿的强弱,及战术的被动性,决定此次海空战斗的强烈程度或惨烈程度,以及胜败结果。


此次海空大战,如若我军大胜,美日大败,则解放台湾,好比探囊取物。


此次海空大战,如若不胜不负,相持不下,则也可以到达坚决阻击的战术目的,为我百万大军,昼夜不舍的强渡,创造有利战机,赢得宝贵时间。


此次海空大战,如若我军大败,美日大胜,则解放台湾,比登天还难了。



因此,与美日联军之首战,必定是最大的决战。首战即决战的思想,必须深入军心,深入民心,全国上下,必须同仇敌忾,对付美日顽敌。


四 台北第二主战场,陆军攻坚战



台北市,位于台湾岛北部,台北盆地的中央,面积272平方公里,人口为244万。是全台岛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中心,为台湾第一大城市,但却成为我军解放台湾的第二主战场。


在我军登岛部队,台中,台南等地,迅速向花莲,台东等地,穿插,分割,包围下,将台湾岛,横向切割成南北两半,并在以台北为中心的,将敌陆军主力,趋赶围困在台北盆地之内。有进行第二大决战战场的可能。作战形式,也以攻坚战为主。



但是,我们的作战方针首先是“围而不打,逼其投降”。其目的,一是为了“钓大鱼”歼灭美日的有生力量,有利于我战后崛起,二是为了减少敌我双方的伤亡和保护台北文物。



因为这里拥有很多的博物馆、美术馆、纪念馆、庙宇、古迹等。外双溪的故宫博物院是岛内外首屈一指的艺术宝库,对街而立的顺益台湾原住民博物馆,展现原住民文化样貌;圆山周边的台北市立美术馆、台北孔庙、行天宫。大稻埕和艋甲是汇聚台北移民血汗的历史街区,其中迪化街、霞海城隍庙、龙山寺、华西街。



当然,如果钓鱼列岛战场,海空阻击战,出现不利于我的情况时,就要立即改变“围而不打,逼其投降”的方针,为“坚决强攻,血洗台北”新方针。将战役,结束于美日登岛作战之前,迫使美日,无功而返。这个新方针,也是对美日联军的警告和对美日最高指挥官的威慑。



总之,从我军登岛第一天开始算起,力争在一个月之内,彻底解放台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