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名将系列--“武悼天王”冉闵

冉闵(卒于公元352年6月1日),汉族,字永曾,小字棘奴,魏郡内黄人(今河南内黄西北),是中国五胡十六国时期冉魏的开国君主。冉闵为今人所广为知闻是屠杀胡人的命令,即杀胡令。

冉闵出身于当时名震天下的乞活军, 乞活军当时已归顺后赵,冉闵参与了石虎攻打鲜卑和西羌及平服凶奴余部的战争,建立了军功,被石虎收为义子.在石虎后期,利用手中军权,将后赵帝国的粮食散发给汉族饥民,收买人心.石虎死后,靠四十万汉人尸肯修建起来的后赵皇宫发生不明原因的火灾(襄国宫殿倒时明确史料为冉闵所炼烧死),大火烧了一个多月.冉闵借此机会,放出石虎从全国各地的抢掠十万汉族妇女,很多人已经无家可归了,冉将之许自已的部下与高力汉族卫士,收卖人心.

冉闵灭掉了不可一世的后赵(羯族所建立)后,利用当时汉人对胡人的刻骨仇恨,一次次煽动胡汉纷争,弄的天下大乱,数百万胡人在他发起的战争中死于非命,汉人死者亦不计其数.他发布了臭名昭著的<杀胡令>和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汉族主义暴发的<讨胡檄文>,冉闵当时致书北主各地,号如汉人起来屠杀胡人. 冉闵的做法为东晋所不齿,不予响应。

公元349年五月,冉闵扶立傀儡石遵,使其“杀世自立”。石冲闻之,帅戍守幽州的兵士合兵十余万胡军南下,被冉闵等歼灭于平棘,冉闵俘杀了石冲,为消灭胡人的有生力量,冉闵坑杀被俘降军三万余人;冉闵要求石遵“正式”让位予他(类似于汉魏晋之间的惮让),石遵当然不原将祖宗的基业让出;

公元349年十一月,冉闵杀石遵,胡族势力激烈反抗,冉闵尽杀胡人十余万,中原大乱。(《晋书》志第三)。同一时间,冉闵改后赵国号为卫,易姓李,立傀儡皇帝石鉴,以图挟天子令诸候(后赵全国当时到处都是手控重兵的胡将,可惜此举并不见效)。关中的赵乐平王石苞自关中率大军东讨冉闵,后被冉闵杀;中书令李松、殿中将军张才夜受石鉴书诛闵,亦被杀;中领军石成、侍中石启、前河东太守石晖参与诛杀冉闵,也被冉闵所杀;姚弋仲、蒲洪等连兵,移檄中外,号召天下胡人杀掉冉闵.....

冉闵看到各地的胡将都不听命于他,与之为敌,石鉴背后计划除去他(石鉴被闵杀时在位一百零三日)。冉闵攻斩了石鉴叫来杀的的孙伏都三千羯士等人,纵兵屠杀,自凤阳至琨华,横尸相枕,流血成渠。冉闵宣令“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和“近日孙、刘构逆,支党伏诛,良善一无预也。今日已后,与官同心者留,不同者各任所之。敕城门不复相禁。”结果方圆百里的汉人都跑了过来,胡人全部离去。冉闵看到胡人终究不听命于已,亲自带兵在邺城周围屠杀胡羯二十几万人。

冉闵还下达<杀胡令>外,致书各地号召北方汉人起来屠杀胡人。于是,屯据四方者,所在承闵书诛之。迁入中原的五胡六夷死者不计其数,很多汉人也被误杀,特别是山西南部的血腥报得中,很多长的像姜氐的汉人也被当作胡人杀死.

冉闵立国仅三年,没有一个月不与众胡联军大战,死者不计其数.有史可查的冉闵杀人记录有:冉闵攻打胡酋张贺度,斩二万八千首级;斩凶奴刘显带的胡羯军三万余级等。冉闵建立的冉魏,并为被史家列为十六国之一。

冉闵以武力方式变态的要求各胡退出中原,各还本土,路上相互杀掠,甚至人肉相食,能成功回去的十止二三,造成数百万人死于途中.冉闵的疯狂做法造成了十六国时期的一次最大浩劫。


冉闵,初为后赵国君羯人石虎部下将领,并为石虎养子,遂改姓石。昌黎大战中,少年冉闵首次出场,史载后赵诸军尽溃,唯游击将军冉闵三千汉军独全。此战后,冉闵成名,被石虎提拔为北中郎将,参加了防卫后赵北方边界的战事(当时北方燕代之地,后赵镜内有内迁的丁零,乌恒,夫余等各族各部,时常有叛乱,外有慕容鲜卑常发兵寇边。)冉闵在防卫后赵北方边界的战斗中屡立奇功,拔擢高位,威震华夏。

当时羯胡暴孽,残害汉民。后赵皇帝石勒统治时,为使胡人人口超过汉人人口,北方汉人被大量屠杀。石勒规定汉人被称作“奴仆下才”的同时,要尊“胡人”为“国人”,违者斩。石勒规定胡人可以任意索取一般汉人的东西,汉人不得反抗辱骂胡人,甚至他的开国汉臣也常被抢。石勒死后,羯人石虎杀光石勒的子孙。比石勒更残暴百倍的统治北方汉人,石虎本已有多处宫殿,又在长安、洛阳、邺城、襄国等地广修新宫,汉人劳工死者不计其数。一次性抢掠汉族民间少女五万(石虎征四万多人,石虎的儿子又背着他征一万名汉族少女)。石虎无休止的发动战争,强征五十万汉人造甲,十七万汉人造船,折磨饥饿至死者三分之二。胡族豪强们除了行军打仗外,在和平年代也常以人肉为食,要求孩子也跟着他们学。石虎经常去大臣家里强奸掠来的“鲜货”,将少女人头作“艺术品”,甚至连尼姑也不放过,经常和大臣一起吃尼姑肉。其间人民的反抗,均被血腥镇压,死者不计其数——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当时成汉的使者见到沿途树上挂满被吊杀的汉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十余年内北方汉人从数千万锐减至四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自称“野兽”的石虎将邯郸以南(一说临漳以南)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规定汉人与野兽相遇时,不得向野兽进攻,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石虎竟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他的大臣上书称他的“业绩”是“夺汉女十万余口以实后宫,环地数千里以养禽兽”…… 羯赵暴行罄竹难书。

公元349年,石虎死,五月,冉闵扶立傀儡石遵。石冲闻之,帅戍守幽州的兵士合兵十余万胡军南下,被冉闵等歼灭于平棘,冉闵俘杀石冲,为消灭胡人有生力量,坑杀被俘降军三万余人;冉闵要求石遵禅位予他,石遵拒绝。公元349年十一月,冉闵杀石遵,胡族势力激烈反抗,冉闵尽杀胡人十余万,中原大乱。同年,冉闵改后赵国号为卫,易姓李,立傀儡皇帝石鉴。后赵全国当时到处都是手控重兵的胡将,关中的赵乐平王石苞自关中率大军东讨冉闵,后被冉闵杀;中书令李松、殿中将军张才夜受石鉴书诛闵,亦被杀;中领军石成、侍中石启、前河东太守石晖参与诛杀冉闵,也被冉闵所杀;姚弋仲、蒲洪等连兵,移檄中外,号召天下胡人杀掉冉闵…… 冉闵看到各地的胡将都不听命于他,与之为敌,石鉴亦在背后计划除去他。350年正月,冉闵在部将李农和王基的拥护下推翻羯赵并杀死石鉴,复姓冉氏,建立魏国,依然建都于邺城(今河北邯郸市临漳县城西南20公里邺城遗址),改年号永兴。

冉魏建立后,冉闵下令杀羯。一日内数万羯人被杀,男女老幼无人可免,是时前后约有二十万人被杀。冉闵的屠杀引来强烈的反抗,石虎庶子石祗称帝,建都于襄国(今河北邢台),非汉人的将官纷纷响应。351年,石祗联合鲜卑、羌人夹击冉闵,冉闵起初大败,部众大量死亡。此战后,冉闵以所据的徐州、豫州、兖州和洛阳归降东晋,希望东晋势力重返中国北方;但并未被东晋接纳。冉闵继续与胡人攻战,以奇兵突袭各路胡军,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匈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匈奴首三万;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六战于邺城以两千汉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几番大战,打出了汉家铁骑的威风,各地汉人纷纷起义响应,史载“无月不战,互为相攻”。一举收复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甘肃、宁夏。匈奴、羌、氐等胡人势力被迫撤出中原,羯族的主力军被完全消灭。至此,石虎的十四个儿子,两个被他自己处死;六个自相残杀而死;五个被冉闵灭族,一个投靠东晋被斩于街市。石虎的38个孙子亦尽为冉闵所杀。石虎一生造孽无数,终于在子孙身上得到了报应。352年,石祗部下刘显杀死石祗,投降冉闵,从而后赵灭亡。

但数场大战打下来,冉闵手下的汉军越打越少,却又得不到有效的补充。五胡中的四胡在种族仇杀中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当时占据辽东,由鲜卑族慕容氏所建的前燕却进入极盛时期,他乘中原大乱占据幽州,分三路军队南下。慕容恪带领的前燕军在廉台(今河北石家庄东部无极县东北)攻冉闵。起初冉闵出击,十战十胜。公元352年。冉闵将城中的军粮分给百姓。独自带领1万人马(步兵为主)去争粮。结果被鲜卑的14万大军(铁骑兵为主)包围。冉闵令人在慕容恪军中散布流言以鼓噪声势,慕容恪所带铁骑兵在阵中冲杀不久便十分疲惫了。冉闵利用其步兵灵活机动的特点拖垮了慕容恪的军队,连杀三百余人,冲散了慕容恪的军队,终于杀出包围圈。突围东走二十馀里,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坐骑朱龙战马因过度疲劳而突然死亡,冉闵被俘。慕容恪捉到冉闵后,赴蓟城(今天津市蓟县)献与国主慕容俊。左右命冉闵下拜,冉闵拒绝,乃叱之:“汝何不拜吾主?”冉闵回答:“安有中朝天子拜汝夷狄乎!”慕容俊嘲笑冉闵:“汝乃奴仆下才,怎得妄自称帝?”冉闵怒道:“天下大乱,尔曹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慕容俊大怒,鞭之三百,然后送至龙城(今辽宁朝阳),斩于遏陉山。冉闵死后,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从五月到十二月,天上滴雨未降。慕容俊大惊,派人前往祭祀,追封冉闵谥号为“武悼天王”,当日天降大雪,过人双膝。他的后人冉华的墓志上称冉闵为“平帝”,有学者认为这可能是冉魏政权给冉闵上的谥号。

案语:冉闵壮志未酬,天地为之大恸。上天倘若体恤冉闵寄人篱下忍辱负重的良苦用心,为何不赐他胜利的结局?为何令其受尽谩骂千年不得公正评价?苍天不公,造物不仁,不知何时冉闵的事迹才能在世间广为知晓?

冉闵号召天下汉人扫清中原,消灭大量胡族。在被群胡绝对优势兵力围攻下,创造一个又一个以少胜多的真实神话。然而终其一生未和南方东晋打仗。冉闵被侵入中原的各胡军队围攻时,攻襄国的战争一度失利,而东晋政府却无耻地打着“正统”的旗号进攻他后方,以招降或武力方式向北推进,山东、河南很多人以为他死了而归顺了东晋,即使这样他也未向东晋开战。冉闵死后,冉魏臣子绝望至极,悲天呼地,纷纷守节自缢,少部分逃往东晋,无一投降前燕者。冉闵生前收留了二十多万由于战乱而无家可归的汉人妇女,并帮助自己的士兵寻找失散的家人,在冉闵放羯人强抢的汉族少女回家时,她们大多没有离开,因为她们已无家可归。冉魏灭亡,厄运重降,鲜卑大军南下时将她们充作军粮,先奸后吃。冉魏汉人不甘受辱,纷纷逃向江南,投奔东晋。东晋军未能及时接应,使得几十万百姓中途受到截击而死亡殆尽。晋将自杀谢罪。

当初在冉闵和中原各路义军连战连胜的武力威胁下,氐、羌、胡、蛮各族数百余万,各自均想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九大石胡甚至从此远迁回中亚老家。在返迁路上这些不同民族的胡人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甚至人肉相食,十个人中仅有二三人能成功回去,这场胡族大返迁造成数百余万胡人死亡达十之七八。十六国时期后来的国家,除鲜卑外,均为当初返回了的胡族部落重新入主中原所建。但这时胡人数量很少,也见识过汉人血腥报复的可怕,不得不向汉人寻求合作:汉人从事农耕,胡人则充军打战。在十六国南北朝频繁的战争中,胡人大量战死,甚至彼此之间相互灭族。而民间从事农耕的汉人不断恢复增长,北朝东西魏的战争胡人大量战死后,两国汉族大地主势力却强大起来,为补充兵源不足,不得不开始大量起用汉军——西凉地区的汉军得到北周起用,鲜卑人的国主们甚至把公主嫁给这些汉族地主势力以拉拢他们,这就为杨坚灭胡和隋唐的建立创造外部条件。

然而冉闵的王朝时间太短,亡国时大臣多自杀殉国,没有人给冉闵写书立传,更没人能评价其历史意义。后来鲜卑北魏统治北方数百年,其间史官大多漫骂冉闵,片面强调冉闵的杀胡,而不说明冉闵杀胡的原因,史书上罕有人为冉闵仗义直言,而后代又缺乏资料.只能根据以前遗留的资料来整理。遥想当年,冉闵一声令下,中原百姓和入塞胡人无月不战,日日相攻。可见冉闵当时的政策是顺应民意的,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意愿。并非冉闵有心挑拨,而是当时的民族矛盾确实无法调和。纵观四大文明古国:古埃及、古巴比伦文明在战乱中衰弱了;入侵印度的蛮族部落把创造古印度文明的当地人列为种姓制度中最低层的贱民当作奴隶一样的驱使至今;五胡乱华之时,当创造古中国文明的人们面对相似的窘境时,有一个冉闵站了出来,他招告天下,邀四海豪杰奋起杀胡,号令所到,民皆响应,汉军威武,胡寇散溃,九州大地终复炎黄本色,我族免于重蹈他人覆辙,中华文明的主体得以延绵。而今斯人已远去,我们只能通过被篡改的史料来一窥这位1700年前的民族英雄的传奇生涯。岳飞、文天祥,都是我们很熟悉的人物,冉闵对汉民族的功绩应在二人之上。山中青山岁岁青,世上繁华一千年。千年前这片土地上的民族矛盾不可调和,但时间融合了一切,今日的中国,我们是五十六个民族的和谐大家庭。当昔日激烈的战事变为今日尘封的历史,古人的豪情荡漾在今日的心间,涌起异样而复杂的感触。

后为史料原文的整理,乃诸位史官之言语,权作参考:

冉闵,字永曾,小名棘奴。父瞻,本乞活军士。乞活军者,源起晋末之“八王之乱”,时宗室内争,战乱频仍,并州吏民苦甚,乃拥宗室东赢公司马腾流亡冀州,以乞活路,号“乞活军”。永嘉五年,后赵石勒破乞活军统领陈午于蓬关,俘获甚众。时瞻年方十二,亦为勒所俘。勒见瞻年少英武,甚爱之,遂令其侄石虎养以为子。及长,骁勇多力,屡立殊勋,积功拜左积射将军、封西华侯。惜壮年病殁。石虎待闵一如亲孙。闵幼而果锐。及长,身长八尺,善谋策,勇力绝人。石虎淫暴好杀,屡征四方。后赵伐前燕慕容皝,石虎自统二十余万锐卒直趋棘城,为皝子慕容恪疑兵所败,众皆弃甲逃奔赵都襄国,折兵三万,唯冉闵之军进退有序,兵士一无损。梁犊东宫戍卒乱起,亦闵为先锋,威声弥振,胡夏宿将莫不惮之。晋穆帝永和五年,后赵暴君石虎终病死。幼子石世立,诸子相争。闵纵横其间,左右逢源,石虎诸子,或自相攻而死,或为闵所诛,迨永和六年,惟剩石鉴为帝,余无一存矣。时朝政已为冉闵及闵之故交、旧时乞活军将、司空李农所掌。羯人、龙骧将军孙伏都密结三千余羯胡士兵士,欲待闵、农二人入宫之时杀之。然闵勇武,号“万人敌”,农亦出于乞活军,谋晓斗战,与孙伏都攻战禁中,劲诛三千余羯兵。宣令内外:“六夷胡人有敢持兵器者皆斩!” 幽禁石鉴于深宫,严加监守。十数年飞扬跋扈,暴虐中土之羯胡部人皆大惧,或斩关,或逾城而出者,不可胜数。为试人心,冉闵遂于邺城令:“近日孙伏都等人构逆,支党伏谋,余皆不问。自今日起,与本官同心者留于城内,不同心者听任外出。” 令下之日,赵人百里内悉入城,胡羯去者填门。闵知羯胡终不为己所用,遂布杀胡令: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未竟日,即已斩羯人首级数万,闵亦亲率领汉族军将,于邺城内外搜杀羯胡,死者二十余万,尸诸城外,悉为野犬豺狼所食。四方军镇,亦从闵之令,捕杀羯胡,因以首级诣功,遂有高鼻深目多须之汉民复被杀邀功。后赵宗室汝阴王石琨、太尉张举及军将王朗等集七万军,不甘坐以待毙,起而反击,径趋邺城。闵奋神威,将千骑自邺城北门出,手执两刃矛,飞驰入敌阵,如狼入羊群,赵军乃溃,余众皆飞奔回冀州。冉闵、李农乘胜,集众三万出邺城,往石渎讨后赵大将张贺度。帝石鉴欲趁机召在外之羯胡军将,乘邺城空虚攻之。事泻,闵、农驰归,立诛石鉴,复杀石虎孙辈三十八人,尽殪石氏。至此,石赵亡。国中无主,司徒申钟等乃联名上书,劝冉闵进帝位。闵固让李农,农以死固请。闵遂于永和六年初即帝位,国号大魏,改元永兴。立其子冉智为太子,以李农为太宰,封齐王。然冉魏新立,周遭强敌遍布。四月,据襄国之后赵新兴王石祗称帝,以汝阴王石琨为相国。五月,闵杀李农及其三子,并尚书令王漠、侍中王衍、中常侍严震、赵升等,盖彼胁闵之帝位,纵农乃闵乞活军之故交,亦互疑。然闵既杀之,四方之乞活军旧部不复助闵,自损一臂。闵亦忧此,故遣使江南,告晋廷:“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然闵称帝,已拂晋廷,复以敌国礼来见,晋廷不理。八月,石祗派相国石琨、镇南将军刘国统军十万攻邺城。双方战于邯郸,石琨大败,损万余。刘国等与石赵故将张贺度等联军,集于昌城,欲再次大举攻邺。闵先遣王秦等三大将统步骑十二万屯于黄城,自统八万精卒为后继。双方战于苍亭。张贺度等不敌,闵斩首三万,余军皆为所俘,振旅而还。戎卒三十万,旌旗钟鼓绵亘百余里,虽石氏之盛无以过之。永兴元年岁末,闵又亲统步骑十万攻襄国。临行,署其子太原王冉胤为大单于、骠骑大将军,以降胡千人配为亲军。光禄大夫韦佑切谏:“胡、羯,我之仇敌,今来归附,苟存性命耳。万一为变,悔之何及。应该诛屏降胡,去单于之号,以防微杜渐。”时闵正欲收买众心,抚纳胡人,大怒之下,诛杀韦佑及其子韦伯阳。闵是举,以隐现败亡之征。襄国坚城深濠,闵攻三月余,死伤无数,仍未下。石祗也已困兽夺气,自去帝号,称赵王,派太尉张举往前燕慕容氏乞师,许献以传国玉玺;并遣将军张春诣羌酋姚弋仲,乞军求援。姚弋仲立派其子姚襄领二万八千兵来救,前燕慕容俊亦派将军悦绾率三万兵来赴。闵见腹背受敌,欲亲统大军出。卫将军王泰谏曰:“今襄国未下,外救云集,正欲吾出战,再腹背夹击。吾应坚壁高垒,观势而动,寻机出奇兵。且陛下以万乘之尊,亲临行阵,万一有失,大事去矣!”奈道士法饶言:“吾观天象,太白入昂,当杀胡王!陛下围襄国日久,无尺寸之功;今外贼大至,又畏敌不击,如此,将何以服众?”闵遂自逞匹夫之勇,拍案而起,拔剑下令:“朕战意已决,敢谏阻者斩!”闵军久围坚城,意沮力疲,复遇羌、鲜卑之锐卒,终大败,闵死战,仅与十余骑逃还邺城。太子冉胤之千人胡族亲军,趁势而反于,擒胤与左仆射刘琦,降于石祗。胤、琦立被虐杀。喘息已定,闵亲出行郊祀之礼,众心稍安。悔不纳韦佑忠言,追封佑为大司徒,肢解道士法饶父子。石祗危而复生,遣大将刘显将兵七万攻邺城,一路行进,直抵邺城郊二十余里之明光宫。闵忧甚,问计于卫将军王泰。然泰恨先前闵不采其策,托称败退之际中箭,伤重不能面君。闵亲临探问,泰固称疾笃。闵怒,语左右:“王泰巴奴,朕之身家岂赖其?观朕先灭群胡,回斩王泰!” 闵悉众出战,金身锦袍,立马当先,大破之,斩敌首三万级。乘胜追击,直追刘显至阳平。显大惧,秘人请降,示回襄国杀石祗以自救。闵方止兵,大胜而归,即斩王泰,夷其三族。刘显引军还襄国,立杀赵王石祗及其宗室、高官十数人,传首邺城。闵命将石祗首当街焚毁,下诏封刘显上大将军、大单于。显既诛石祗,复君临襄国,乃称王,攻冉闵之常山。闵留大将军蒋干辅太子冉智留镇邺都,自统八千精骑驰救常山。闵军方至,显之大司马王宁既降,闵大败刘显,乘胜追至襄国。刘显方逃入城中,欲凭此坚城拒守,其大将军曹伏驹即开城降闵。闵大开杀戒,诛刘显及其公卿百余人,复焚石赵所建之襄国宫室,迁其民于邺城。永兴三年五月,时前燕慕容俊已侵据幽、蓟,乃遣慕容恪、慕容霸等攻冀州,进击冉闵。闵仍倚其神武,自领军敌之。闵之大将军董闰、车骑将军张温久经战阵,谏劝曰:“鲜卑乘胜锋锐,且彼众我寡,宜先避之;俟其骄惰,然后益兵以击之!” 闵怒道:“朕正欲以此众平幽州,斩慕容俊。今遇恪而避之,人谓我何?” 闵屯扎安喜,慕容恪引鲜卑兵逼近,因深惧冉闵神勇,不敢妄攻之。闵复转至常山,慕容恪麾兵进击,双方立阵于廉台,闵军多步卒,燕军皆劲骑,然燕军十战皆大败。慕容恪思良久,乃定连环马之计,令诸将道:“冉闵本性轻锐,又自以众少,必与我军死战。我厚集中军之阵以待之,候其合战,卿等从旁击之,必可大胜!”再战,闵骑跨朱龙宝马,左*两刃矛,右执钓戟,身先士卒,击冲燕阵。远望大旗,闵知是敌中军所立,纵马直冲。慕容恪一挥令旗,燕军两翼收摆,尽围闵军于中。慕容恪用连环马,人马纵死,仍锁连于一处,障碍重叠,阻闵军之突。然闵英勇甚至,竟溃围而出,东逃二十余里,所骑朱龙宝马忽倒地而毙,闵落于地。燕军铁骑齐拥,终生擒之。及俘送蓟城,慕容俊令将冉闵缚送大殿,高声斥责:“汝奴仆下才,何得妄自称帝?”闵终为吾华汉之英豪,慨然曰:“天下大乱,尔曹夷狄,人面兽心,尚欲篡逆。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可做帝王?”终为俊所杀,年二十七。奈良氏赞曰:冉闵神武盖世,欲荡清河朔,尽灭诸胡,以靖宇内。惜自恃英武,而终乏远谋,兵败身死。然其诛羯胡之举,虽不避血腥,终使中土之汉民,免胡人之欺凌蹂躏。后世之异族,亦无敢效羯胡之暴虐。天生豪杰,华夏幸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没有他的杀胡令,中原汉人早就没了!

试问那些反对冉闵的汉人们,在那个五胡乱华的时代,换作是你,你会如何作为。

在那个以暴制暴的时代,对那些没有文明的野蛮人,难道还奢谈什么教化,唯有屠戳,才不致使你的姐妹沦为“双脚羊”。

功过相比,冉闵毕竟救大汉民族于危亡,在这一点上,他是有大功的。

参照一下其他几大文明古国的衰落,你会知道这不是危言耸听,是他使我族免于覆灭,中华文明的主体才得以延绵。

而今斯人已远去,我们只能通过被篡改的史料来一窥这位1700年前的民族英雄的传奇生涯。

来看下马克丝

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待当时的历史的人都是SB。

 以下是引用马克己 在第4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chaoboy 在第37楼的发言:
......


别在假装 自己是汉人了, 一眼就把你 这个 满遗看 穿了!!

我家祖上杀鲜卑的前身东胡可杀了不少,杀安南的百越也杀了不少,更不说在西北斩的羌戎之民,可是杀不是目的,征服与教化才是汉家作为。



在西凉我们的祖先是并肩战斗的同胞


在铁血我们是战友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