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的悲情婚恋(图)

彭德怀的悲情婚恋(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彭德怀


毛泽东曾诗题彭德怀:“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惟我彭大将军!”这是毛泽东一生中惟一以诗歌形式称赞其爱将的一首诗。毛泽东的诗句活画出彭德怀将军的英武。然而在这位“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背后,在他一生中,竟有一段令人辛酸哀戚的感情经历和曲折悲凉的婚姻往事。


悲凉的初恋


在彭德怀投身戎伍英武之名渐起时,他忘不掉悲凉的初恋———他的表妹周瑞莲。那是一段至为凄凉的故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表妹的一生却过早地结束了。


周瑞莲是彭德怀舅舅所抚养的一个孤女,从小受到彭家的关爱,尤其是彭德怀,与其情同手足,假如没有意外,很可能他们会成为一对天长地久的夫妻。当年,彭德怀带头闹粜,反抗官府和地主借饥年囤粮而被通缉远走他乡。想到将来要和表妹成亲,他咬紧牙关在外地做苦工挣点钱回家,结果被工头欺压,空手而归,见到彭德怀回来,舅舅给他们订下了婚事。但不久,少年彭德怀却惜别了自己的未婚妻,从军去找穷人的出路了。淳朴、善良的瑞莲拿出两双绣着字的鞋塞给彭德怀,他打开一看,是“同心结”三个字。一对朴实厚道又对未来寄予美好憧憬的恋人就这样分别了。岂知这便是他们的永别!


彭德怀投入湘军,英勇作战,三年后成了连长。这期间他省吃俭用准备将来返乡与表妹成婚。突然传来了有如出自地狱的消息———地主向舅舅逼债,舅舅无钱偿还,狠心的地主竟要小瑞莲做抵债品,表妹宁死不从,跳崖身亡!


从听到这个噩耗的日子起,彭德怀更加少言寡语。他背着人上山失声痛哭,心底里埋藏着的是大海般的仇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与发妻的曲折婚姻


此后,因为年龄增大,拗不过旁人的劝说,1922年彭德怀勉强同意与一位货郎的女儿刘细妹结合了。


彭德怀娶了刘细妹后便给刘起名“坤模”(女中楷模也),又令其放足。彭在湖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升为湘军军长,把妻子也接到湘潭,让妻子进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夫妻之间,彼此恩爱自是当然。不料后来彭德怀领导平江起义,攻打长沙,从此与之失去联系,也与老家断绝了音讯。于是,刘坤模在彭德怀音信全无、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在武汉又与他人成婚。这一切,戎马倥偬的彭德怀毫无所闻。直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刘在后方忽闻平型关大捷的消息,才知道彭德怀还活在世上,于是急忙写信,收信人地址便是这“平型关”。可巧这封信居然让出师山西正在五台山的彭德怀收到了,他好生欢喜,马上回信让刘到延安来。信中说:“坤模妹,在枪林弹雨中收到你的信,很兴奋。你要来,可去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找林伯渠主任。”刘坤模果然北上延安寻夫,正巧彭将军由前线返延安开会。这对离散了近十年的夫妻都十分感动。


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破镜重圆。刘坤模慢慢说到彭德怀平江起义之后自己的故事———在国民党追索下被迫离家出走,四处漂泊数年,在担惊受怕身心交瘁下只好与人重组家庭,匿居它地。作为一个女人,她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她还有了别人的孩子。彭德怀听着刘坤模的诉说,仿佛当头挨了一棒:等她等了快10年,却已经是人家的人了!多少年后,彭德怀谈起这段往事还叹息道:“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周恩来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在一起


被中外女作家爱慕


彭德怀将军失意于婚姻,一段时间曾拒绝再婚,美国记者史沫特莱采访他,视之为清教徒式的人物。


1937年春,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移驻陕西渭河北岸的三源县云阳镇,彭德怀在这里主持红军整训,准备迎接全民族抗战。此时陕北成为全国爱国青年男女无限向往的“红色麦加”,他们摆脱国民党沿途的封锁辗转到这里,一时陕北的春天也显得格外具有蓬勃气象。于是也就有了一个美好的传闻:有一知名的女作家久慕彭大将军的英名,从十里洋场的上海来到陕北,赶往地处前线的云阳镇去见彭德怀,并借此体验红军生活,为创作积累素材。女作家对他充满了好感和神秘感,而彭德怀对之也亲切有加。不久,周恩来也来到云阳,显然听说了这里正在发生的“事”。周恩来和彭德怀开玩笑,询问他们俩何时可以办事。彭德怀苦笑着回答:“没有的事。”原来他已经慎重地考虑过:军人尤其还是指挥员的他,与女作家在工作和生活上均难以协调,于是那个念头很快被打消。


以上所述不知确凿与否,不过后来当这个著名女作家倒霉的时候,一个被人攻讦的口实便是这件事,这个女作家就是丁玲。迄今关于此事尚有争议。那时丁摆脱了国民党的监视,千里迢迢来到延安,也就是那时,丁和冯达的婚姻已告死亡。


还有一金发碧眼的外国女记者倾慕彭德怀将军。1938年初她去采访山西洪洞县马牧村的八路军总部时,以西方女性特有的坦率表达衷情,却被彭德怀婉拒了。后来当彭德怀与浦安修结婚时,彭如实“汇报”这段奇遇———女记者表示无法理解彭的回拒时,彭严肃地说:“我是打仗的,随时都要上前线,且准备牺牲,战争是长期的和非常残酷的,所以我们不能相爱。”女记者赶紧说:“我爱你,为你,我不怕任何危险。”对这种“西方话语”,彭也回敬以坦率和幽默的“中国话语”:“你爱我,我很感激,可我不爱你呀。”于是乎,当日军发动进攻、文化人被安排撤回延安之际,这位女记者随队怏怏地离开了总部。


彭德怀与浦安修


与浦安修结合


彭德怀将过不惑之年,却依然是单身。但毕竟延安是后方,当时许多爱国女学生到了延安,使得长久以来困扰陕北根据地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得到了缓解,促成了许多单身汉的好事。彭德怀一人向隅,大家不约而同替他着急,在众人的撮合下,终于解决了彭德怀的老大难问题。


后来人们传说这段好事,有几个不同的“版本”。不管“好事者”是谁,彭德怀相中的正是北师大的女学生、著名浦氏家族中的小妹浦安修(浦氏三姐妹———洁修、熙修、安修),她当时在陕北公学教书,而且已经是中共党员了。


彭德怀不久就了解到浦安修的身世:少年失母,父亲续娶,从小由两个姐姐抚养,并非大家闺秀似的娇惯,抗战后在山西参加抗日救亡活动,继由组织派遣赴延安。对她这个“条件”,彭德怀是满意的;而浦安修对彭德怀更是如雷贯耳、久仰其人了,加上组织所促成,她自无意见。


大家的一番好意没有落空,一向严肃让人敬畏的彭德怀与浦安修谈上了恋爱,这成为八路军总部上上下下的一大新闻,人们为他们真诚地祝福。后来,彭德怀与浦安修于彭开赴前线之前成婚,那是1938年10月10日。


浦安修与彭德怀成婚后不愿被人议论,浦转到中共北方局工作,与其他干部夫妇一样“过礼拜六”的夫妻生活。而彭德怀艰苦朴素、以身作则是出了名的,他对自己大学生妻子更不给予什么特权的照顾。其实,自幼失去母爱、长久失去家庭生活的彭德怀对这位“大学生”(这是他私下对她的昵称)妻子是怀有深沉的感情的。1942年5月,华北根据地遭到日军残酷的“扫荡”,八路军和北方局机关分散突围,浦安修与滕代远夫人林一失踪,彭德怀在清点突围人员的名单时强忍着不提妻子的名字。他终于找到浦安修后,急切地攥着妻子的手,说:“我想你的身体是坚持不下来了,正要派人去寻你的尸体呢。”突然他似乎骄傲地又说:“八路军副总司令的老婆,死活都不会落到鬼子手里啊!”


然而,没有死别在战争年代的这对夫妇,在共和国成立十余年后却令人无比痛心地生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