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之脐 历史之脐,五代之脐! 《历史之脐》之《五代之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7/


《历史之脐》之《五代之脐》



五代有时也称为五代十国,一般认为从公元907年朱温灭唐到960年北宋建立,共五十三年。实际上十国当中有六个在960年之后灭亡,北汉在最后,被灭时已是979年。这段时间里,也是上演了一幕幕丑剧,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他。唐末的藩镇势力已经是尾大不掉了,结果五代的历史也是一部由武将结果前朝的重演,就像发生在北方的宋齐梁陈一样。


五代是中原上的五个王朝,先后与之并存的十国除北汉外都在秦岭—淮河以南。其它并存的还有辽和西夏,但因为中国史书一般以汉族为中心,对其他民族政权常忽略。唐朝末期,藩镇割据势力进一步发展。唐朝灭亡后,在中原一带相继出现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个朝代,史称“五代”。五代存在了凡53年,共更换了八姓十四君。五代十国是个大混乱大破坏时期,上有暴君,下有酷吏,再加上常年战争征赋不断,名都长安和洛阳都曾被毁,所以前人把五代称为“五季”,也就是伯仲叔季里的最后一名,最差的。所以欧阳修在他写的《新五代史》里常用呜呼开头。


这梁、唐、晋、汉、周,基本上都是短命的小小朝廷,就像五个襁褓中的恶婴,从母体中出来,脐带有的都尚未剪开,就死在了后面来人的刀下了。孩子的身体是脆弱的,五代的政权也是脆弱的,脆弱得连症结在哪里也都不好找。


毕竟,死了的人都会有死因,灭亡了的朝代也都会有灭亡的原因。五代也不例外。


唐末农民起义军叛徒、唐宣武节度使朱全忠,原名朱温,消灭了许多割据势力,初步统一了黄河流域以后,于907年废唐哀帝自立,国号梁,定都开封,史称后梁。后梁建立后,梁太祖朱全忠与河东军阀、沙陀贵族李克用继续争夺霸权,交战不已,各地藩镇的骄横局面也没有多大改变。912年,朱全忠被其子杀死后,政局更为混乱,结果为后唐所灭。后梁统治共17年。923年四月,李克用之子李存勖称帝,国号唐,十月攻灭后梁,建都洛阳,史称后唐。926年发生魏州兵变,庄宗毙于流矢,李克用养子李嗣源入洛阳称帝。唐明宗改革了庄宗时的一些弊政,在位七年,战事减少,农业屡有丰收,人民获得了短期的喘息。明宗死后,由于最高统治集团内部互相攻杀,不久被后晋所灭。后唐统治14年。936年,后唐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以割让幽云十六州、岁贡绢帛三十万匹和认辽朝君主耶律德光为父皇帝等条件,取得辽兵的援助,推翻了后唐,建立了政权,国号晋,迁都开封,史称后晋。后晋以后,幽云十六州成为辽军南下攻掠中原的基地,致使北方地区的社会经济遭受严重的破坏。947年初,辽兵攻入开封,后晋亡。后晋凡十二年。当辽兵攻入开封后,后晋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在晋阳称帝,仍用后晋天福年号,争取后晋旧臣归附。当辽兵北退后,他很快进入洛阳和开封,并在开封建都,国号汉,史称后汉。后汉高祖做了11个月皇帝就死了,其侄刘承祐继位后,忌杀大臣,天雄节度使郭威被迫起兵反汉,隐帝被杀。后汉仅统治四年就灭亡了。951年正月,郭威在开封称帝,国号周,史称后周。周太祖出身贫寒,知道民间疾苦,称帝后虚心纳谏,生活节俭。他吸取前四代过分信任武夫的教训,留心人才,并力图革除弊政,采取了严惩贪官污吏、奖励生产、废除苛捐杂税以及免除牛租等措施,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社会生产得到发展。954年,周太祖死,养子郭荣继位。960年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结束了五代的时代。


十国就不一一赘述了,反正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五代的肚脐其实并不是五个,应该只有一个,因为他们都是得的一种病。如果说有一点不同的话,就是后周的柴荣与前面的那些当权者又一些不一样,一会儿再详说。


在上一集说道,唐朝末年的藩镇割据,那也是唐末统治者的心头之患,中央政府无法控制的地方越来越多,各地的藩镇势力越来越强大,自己控制着军事、财政、人事、税收,等等。军队的拥有者就是实际上的统治者,单纯的拥有土地根本不能维持生命,因为随时会被到处劫掠的军队剥夺了一切。于是各个地方的地主豪强也纷纷拉队伍,组建自己的武装,以保卫庄园为名,实际上则是也参与到别处的劫掠之中去了。


这样的国家怎么还能不乱呢?


所以我们说五代的肚脐,实际上就是一条还没有剪断的脐带。朱温推倒破败不堪的唐朝后,后梁就像从唐末这个“母体”出生的恶婴,等不及被合理的料理干净就急于独立的区呼吸和行动,其实根本走不了多远,脐带被人为的拽断了,如此脆弱的孩子,只有等待死亡了。


可以说,之后的唐、晋、汉都是一脉相承的,根本没有跳出五代的规律。只有周世宗柴荣有一些向善的改变。他找到了部分症结所在,就是人民渴望统一,他自己作为统治者,也希望取得更广阔的疆域。五代十国时期,一方面存在藩镇割据延续和扩大的局面,但另一方面也出现了走向统一的趋势。各地人民反对分裂割据带来的制度不一,关卡林立,禁令繁多,商税苛重等种种灾难;又由于契丹贵族的掠夺,人民要求统一,以便集中力量进行抵御。到了五代后期,统一已成为大势所趋。在经济方面,首先鼓励开垦荒田,把中原无主荒田分配给逃亡人户耕种,并对逃户庄田颁布处理办法,优待从辽朝返回的逃户。其次,减轻田税,下令免收以前人民所欠两税,取消两税外的苛捐杂税和一些徭役。第三,兴修水利,恢复以开封为中心的水路交通网。山东和江淮的粮食、货物都可由水道直达京城,使开封繁荣起来。第四,抑制寺院经济,使后周控制的劳动力和土地大量增加。又下诏悉毁天下铜佛像以铸钱。国家铸钱,有利于商品交换,促进经济发展,对加强后周中央集权都有重大意义。接着简选禁军骑、步诸军,精锐者升为上军,羸弱者裁汰,于是“士卒精强,近代无比”,革除了唐后期豢养冗兵的积弊。从此,中央禁军有足够的武力控制地方藩镇,成为服务于统一集权政治的武装工具。在刑法方面,周世宗要求做到“狱讼无冤,刑戮不滥”,亲自裁决政事,执掌赏罚大权,并要求自己不因怒刑人,因喜赏人。他还对五代相沿的律、令、格、敕进行删节、注释和评议,详定为《大周刑统》二十一卷,颁行全国。周世宗在位虽不到六年,但他已为后来北宋的统一事业奠定了基础。


后周总结了之前的几个孩子的过失,没有急于拽断脐带,而是正常的吸取养分,再加上这个孩子比较懂事,能够将教训举一反三,才没有落得和前面几个孩子那样悲惨的结果,虽然政权同样被自己手下的将军篡夺,但是柴氏一门在宋朝可是享尽了荣华富贵,子孙后代都落得了善终。


只有后周的肚脐不是被生生拽断的,后周的肚脐真是不赖别人,只怪老天爷没有给柴荣更多的时间,英年早逝使得幼主登基,才有了陈桥驿的黄袍加身。





五代是个比较混乱的年代,武人得势使得政权如走马灯一样,这也给后面的宋朝提了很多醒,使得宋朝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文人治国的典范,重文抑武的政策贯穿于南北宋,有利有弊,辩证法而已。





请继续欣赏《历史之脐》之《宋之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