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十二节 突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天上皓月当空星辰廖落,月光将整个大地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不过由于有了层层树荫的遮盖,森林里依旧混沌一片,几丝月光穿透了树丛,投射在满地的枯叶烂枝上,就象一根根穿天引地的白纱,阵阵山风摇曳着树枝,发出了“沙沙”的声响,给静谧的原始森林增添了几分恐怖。

“首长,鬼子们不敢进来”,张小海指了指散布在森林边缘的上千只火把。

龙天靠着一棵大树,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敌情,不过视线里除了密密麻麻的树干之外,也只能看见外面闪动的火把了,耳边隐隐传来了声声鸟语,暂时来说他们还是安全的,不过如果到了天明,万一倭人动用大军进行地毯式搜捕的话,难免龙天一行的踪迹不被发现,遁入原始森林也只是权宜之计,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出一条回忠州的路,龙天频频地看着手上的军用手表,心里开始暗暗地着急起来。

晚上的偷袭行动大获成功,不但一举毁掉了对忠州牧最具威胁力的倭军火炮营,也顺带着消灭了上千倭兵,不过龙天光想着怎么战斗了,没有考虑到自己一行人的撤退事宜,以至于他们现在离忠州牧近在咫尺,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突围方向。

龟木一郎很是老谋深算,他料定森林里的是一支人数很少的孤军,而且偷袭得逞之后一定会设法撤回忠州牧,所以龟木一郎派出了大队兵马封锁了原始森林的边缘地带,切断了龙天与忠州牧之间的联系。

凭直觉龟木一郎认定这次偷袭行动就是那个“神秘高手”制订的,而且他相信这个“高手”一定还在森林里面,为此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抓住,除了封锁森林之外,龟木一郎又分别派兵埋伏在忠州牧的四个城门之外,一俟龙天等人出现,等待他的将会是两道严密的封锁网,“守株待兔”,这是其一,等天亮之后,龟木一郎还将派兵进入原始森林,进行一次主动的搜山围捕,为了他的失误,为了他视为心头肉的火炮营,也为了抓住龙天这条“大鱼”,龟木一郎可谓是煞费苦心。

眼看着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朝霞已经逐渐泛起,龙天只觉得视野慢慢地变得开阔了,不过随着黎明的到来,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焦虑和不安,为了突出重重围困,龙天曾经派出侦察兵进行试探,不过都没有安然地闯过第一道封锁线,两个战士还为此受了轻伤,都是被倭军的铜手铳打伤的。

看着天边的亮光,借助手头上的地图,龙天沉思良久之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突围方案。

龙天将突围方向选在了正北面,正好与倭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平行,领着五十六名战士,一行人开始披荆斩棘,在人迹罕至的林间草丛中生生地劈开了一条路,龙天不停地对照地图和手表上的指南针,计算着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

“首长,你听”,张小海忽然间变得兴奋了起来。

屏起呼吸,耳边传来了阵阵滔滔的江流声,龙天侧着耳朵听了好久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一行人不顾劳累,一鼓作气就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忠河。

忠河是流经忠州牧的一条汉江支流,龙天准备顺流而下,从水路一路漂流到忠州牧,闯出倭军的第一道封锁线,然后再设法从北门进入忠州城,龙天相信,等天亮之后,钱江一定会带兵对忠州城门周围的倭军进行一次清理,以扫清龙天进入忠州的障碍,龟木一郎料到的,龙天也料到了,龟木一郎没有料到的,龙天也想到了,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但战场上“小心无大错”却是至理名言。

五月十八日下午,忠河上游出现了三条新制成的大木筏,顺着忠河的滔滔江流,将沿途两岸的风景一路抛在了身后,坐在第一条木筏上,龙天兴致勃勃,伸手探一把忠河水,河水清澈晶莹,冰凉透骨,回眸忠河两岸,两岸奇峰秀丽,层峦叠嶂,沿途更有无数急流险滩,将小木筏在急速的江流中颠簸回旋,一股浓浓的胜利喜悦油然而生,其情溢于言表。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

忠河两岸久久回荡着龙天粗圹豪迈的歌声。。。。。。

果然不出龙天所料,天亮之后,钱江带着守城朝军倾巢而出,冷兵器加热兵器双管齐下,一举扫清了四个城门外围的倭军,而这个时候,龟木一郎正驱赶着大批倭军进入原始森林,妄图来一次大海捞针,将龙天等人一举擒获,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龙天竟然会“舍近求远”,在森林中饶了一大圈之后,走水路进入忠州城,等龟木一郎搜山搜到夕阳西下,无奈撤兵回营的时候,龙天早就已经在忠州牧使衙门里开怀畅饮,谈笑风声了。

沐浴、更衣、休息、赴宴,龙天已经饿得两眼昏花了,席间他大块朵颐,恨不得再多长一张嘴出来,虽然他坐在首席,贵为上宾,不过却丝毫没有上宾的样子,看得几个侍候的鲜族丫环掩面窃笑不止,钱江已经习惯了龙天的吃相,所以他并不以为然,不过自从见到龙天的第一眼开始,钱江的心里就隐隐地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晚饭后的军事会议上,龙天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鉴于钱江在昨天上午的战斗中指挥失误,造成所部人员重大伤亡,现在我命令,撤销钱江的侦察中队长一职,由副中队长张小海接替,原中队长钱江下放到一班当战士”。

龙天话一出口,顿时全场都炸开了锅,在场的所有班排中队干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胜败乃兵家常事,只是打了一次败仗而已,就将劳苦功高的钱江一撸到底,这样的处罚也未免太严厉了点,会场顿时哄乱了起来,不时地有班排干部站起来替钱江说情,为他开脱责任,不过龙天却丝毫不为所动,命令强行通过了,钱江低着个头,眼泪汪汪地看着龙天,心中感觉非常委屈。

“钱江,知道我为什么要处罚你吗?”,散会之后,龙天把钱江单独找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首长,我错了,昨天的战斗真的是我的失误,还牺牲了五名战友”,一提起昨天上午的惨败,钱江的心情就变得非常沮丧,特别是五位朝夕相处的战友牺牲,让钱江总是耿耿于怀。

龙天重重地拍了拍钱江的肩膀,将他按在了椅子上,一声叹息之后,他也坐了下来,“钱江,其实这次败仗的主要责任不在你,如果昨天换作是我的话,我也不能保证能打赢,我们太注重火器的使用了,却全然忘记了对手的手里也有火器,而且即使是冷兵器也有它的可取之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你看看,昨天晚上的战斗不是打得很好吗?马枪、弓箭配合作战,杀得倭寇大败而还,以后我们都应该吸取这个教训,不要以为手里有了先进武器就可以无往不胜,我之所以撤你的职,那是因为你是忠州牧的最高军事首长,打了败仗你必须要第一个负责任,如果换作是我也一样,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番思想工作做下来之后,钱江顿时豁然开朗,原本心里的那股子小小的不服和怨气,随着龙天的轻声慢语,顿然消逝于九宵云外,站起身朝着龙天庄重地敬了个礼,“谢谢首长,我明白了,做不了一名合格的中队长,我一定做一名最优秀的侦察兵”,话一说完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不过这次是开心的泪。

做完了钱江的思想工作,接下来就该轮到李忠贤了,他是皇亲国戚,名义上的忠州牧最高长官,他一度为昨天上午的败仗而意志消沉,甚至产生了弃城而逃的想法,不过自从龙天到来之后,特别是昨晚的偷袭战大获全胜,李忠贤又开始变得趾高气昂,连走路都感觉轻飘飘的,,在龙天尚未进城的时候,一封“忠州大捷”的奏折,又一次由快马朝着汉城急驰而去。

“李兄,还没休息哪?”,推开了李忠贤的房门,龙天满面春风地问候着。

李忠贤一楞之后,快速地放下了手中的毛笔,急忙迎上前来,双手抱拳频频向龙天致意,“不知龙将军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忠贤不才,多亏龙将军仗义相助,将军劳苦功高,乌岭关、忠州牧皆大获全胜,真是我朝之幸,国之幸,万民之幸啊。。。。。。”,李忠贤说得唾沫横飞,一大堆恭维的词不停地从嘴里往外直蹦,听得龙天鸡皮疙瘩洒了一地。

“行,行,行,你别再说了,再说我可就要飞起来了”,龙天有些听不下去了,冲着李忠贤连连摆手。

几番客气推诿下来之后,两人相对而座,开始言归正传,就时下的朝倭之战进行了所谓的“探讨”,说是探讨,其实基本上都是龙天一个人在夸夸其谈,而李忠贤只会一味地点头称是,本来两人都是军盲,不过自从乌岭关一战之后,龙天已经迅速地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带兵人,而李忠贤依旧在原地踏步走,他依然还是一个正宗的“军盲”。

“持久战?龙兄,做何解释?”,李忠贤对这个词相当陌生,但也充满了好奇。

整个谈话期间,龙天频频地提到了“持久战”三个字,他将目前的朝倭之战,在心里与“八年抗战”进行了比较,发现其中竟然殊途同归,两者间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所以他很快就联想到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并作了一番理论联系实际之后当成他自己的军事理论阐述了出来,看多了军事小说和抗日题材的影视剧,对于“持久战”龙天绝对是信手拈来,分析得头头是道。

李忠贤不理解是很正常的,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时间里,龙天开始就目前的朝倭形势向李忠贤作了一番详细的说明和阐述,并且就“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听得李忠贤睁大了眼睛,看着滔滔不绝的龙天,李忠贤大感佩服,有一种疑为天人之感。

虽然龙天在剽窃毛主席的军事理念,不过他能够很快地将“持久战”与眼前的朝倭之战紧密结合起来,并适时地提出他自己的看法,这也是弥足珍贵的,毕竟在二十一世纪他只是一个刑警,而不是专业的军人。

大道理谈完之后,接下来就是眼前的忠州牧保卫战的问题了,这才是当务之急的大事,虽然经过昨晚的一战,让李忠贤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不过忠州城外依然驻扎着两万倭军,尽管失去了火炮,但也只能暂时性地迟滞倭军的进攻势头,如果两万倭军不除,忠州牧依然处在包围之中,处于极度危险的风雨飘摇之中,随时都有被攻克的危险,这两万倭军无论是李忠贤还是龙天,都感到如梗在喉,必欲先除之而后快。

“李兄,现在你要做两件事,第一,尽快让你们的国王派出援军,支援忠州牧,第二,动用忠州的左水营,将城内的百姓尽快撤出忠州城,向北渡过忠河转移到安全的去处,同时要派兵保护他们的安全,哦,对了,城内的马枪子弹不够了,你让汉城方面尽快支援一部份过来,否则问题可就大了,这两件事你如果办到了,我可以保证将城外的倭军杀得片甲不留,还你一个忠州的朗朗晴天”,龙天举起了两根手指,在李忠贤的眼前直晃悠,而李忠贤也随着龙天手指的晃动,他的头不停地左右摇摆,眼神变得非常明亮。

“龙将军请放心,我马上给国王上奏折,请求派大军支援,一切都按照龙将军说的办,只要能打退倭军,即使将军要老夫亲自操刀上阵,忠贤也在所不惜”,李忠贤此时变得豪情万状,送走龙天之后,他立即伏案而书,并连夜派人离开忠州,又一次朝着汉城急驰而去。

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龙天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觉,尽管浑身酸痛难忍,不过城外的龟木一郎和他的两万倭军,一直在惊扰着龙天的睡眠。

根据钱江的介绍,忠州城在经过了两次大战之后,原有的近万兵力锐减至七千人,从汉城带来的一千马枪兵到只剩下了二百多人,以区区的七千人想吃掉两万训练有素的倭军,无异于痴人说梦,如果这七千人中有两千马枪兵的话,龙天倒还真有八九成的把握,不过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敌我双方暂时还处于相持阶段,失去了火炮这个攻城利器,龙天相信,至少短时间内倭军不会对忠州城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但如果等倭军的后援特别是火炮一到,情况就变得复杂了,越想心越烦,龙天又一次披衣起身,独自在小院里踱步。

院内的一间还亮着灯光的小屋吸引了龙天的注意,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多了,除了哨兵之外,整个牧使衙门都已经沉睡,唯独这间小屋还亮着灯光,龙天有些奇怪,忍不住走到了门前,抬手正想敲门,却被里面传出的嘤嘤抽泣声打断了。

“野蛮女友,开门,是我”,龙天一下就听出了全顺姬的声音。

全顺姬的门上并没有挂锁,本来按照龙天的命令,应该关她两天的,不过龙天到了忠州之后,钱江私自命人解除了她的禁闭,把挂在门上的锁取了下来,尽管如此,全顺姬似乎并不领情,她执着地要呆在屋里,直到两天的禁闭期满为止。

屋内的哭声突然停了,很快门打开了,全顺姬站在了龙天的面前,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全顺姬把龙天请进了屋内,两人相对而座,对着跳动的烛光聊了很长时间。

“呵呵,怎么,还在生我的气哪?”,看着全顺姬伤心的样子,龙天打趣地问道。

“哪敢呀?你是首长,你的命令谁敢不服从啊?”,全顺姬的话里还真的带着一股子气。

龙天哑然失笑,眼前的全顺姬使起小性子来,还真的和小薇没什么区别,龙天估计女人在生气的时候应该都是这般模样的。

“哟呵,这话我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啊?”,龙天满面笑容,继续寻野蛮女友的开心。

全顺姬缓缓地站了起来,烛光印照在她粉红的脸颊上,带泪的双眸很是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来忠州之后全顺姬又换上了女装,白色短衣,桃红统裙,显得亭亭玉立,美艳逼人,连龙天看了都不禁有些心情荡漾了。

“首长,我对不起你”,全顺姬突然间朝着龙天跪了下来,当着龙天的面,再一次失声抽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