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3] (2007-11-28)





当美国媒体鼓吹次级按揭风暴即将过去的时候,却发生了英国的北石银行挤兑风潮。次级按揭的风潮不但没有过去,还出现了愈演愈烈的趋势。汇丰银行是最先清理按揭业务的,他们在2006年就说明因为按揭业务亏损105亿美元。今年汇丰银行又两次宣布增加亏损拨备,一次是45亿美元,而昨天又宣布增加110亿美元的亏损拨备。总的算起来汇丰银行因为次级按揭问题的坏帐损失要达到260亿美元。而花旗银行所宣布的因为次级按揭业务的损失是110亿美元。花旗银行的资产比汇丰多,是美国本土银行,营业网点比汇丰银行多,业务量肯定要比汇丰银行多。但信息显露出来的是花旗银行因按揭业务的损失要比汇丰银行小。为什么?花旗银行不可能先知先觉,业务水平也不可比汇丰的业务水平高多少,唯一的解释是现在的盖子还没有揭开,显露出来的次级按揭贷款业务亏损只是冰山的一角。一大部分的亏损还隐藏在帐务处理的海水之下。


大家不要小看了美国的会计帐目处理,我国2007年1月开始引进美国的会计制度之后,原来超过70%的亏损企业在一夜之间,就是套用美国会计制度以后,我国的上市公司全都标红,赢利多多。经济发展有灵丹妙药吗?没有!实际的物质生产和财物只能靠劳动来创造。所谓的赢利和增长多数是帐目处理出来的“虚拟财富”,这样的财富是在挖社会墙角,将问题掩盖、延迟处理,到头来就是整个社会来买单。美国的次级按揭业务本来就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来设计的,房屋按揭是银行业务里面最为安全的业务,因为有实物资产做抵押,又是不足额的抵押,即使出现还款问题,没收房屋再拍卖也能够收回成本。可现在的次级按揭业务与初始的房屋按揭业务有本质上的不同,美国的金融家将发展按揭业务开发的房地产公司或者金融按揭公司的资产和业务进行总体的打包,然后包装成赢利能力良好的业务,将之证券化。证券化的本质引申自股票市场,也就是你拥有所有权,但你没有经营权。实物资产和业务的运行是在美国本土发生,你如果看好这个业务,就请投资吧。但投资的风险是你的!你所买的证券赚钱归你,损失也归你。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国的金融家就需要大量的房屋按揭业务来填充这些债券业务的资产量,因此就发生了无首付按揭业务、无资产保证按揭业务、头一两年不用付按揭款或者低按揭款的大量房屋贷款合同由此产生。美国的政府并不是不知道这样的风险,但发行成债券则风险是全世界的。可以说美国政府在明知道隐患的情况下允许这样操作,因为骗来的资金和资产最终还是进入美国的市场系统,即使发生危机则损失由全世界的人来负担。在这样有政府背景操作的过程中,专业的评级机构也变成不专业了。标准普尔、穆迪对于美国经营次级按揭贷款业务的公司评级不是AA,就是AAA。有政府背景的宣称,加上权威评级机构的“审核”评级,在加上人们对于传统房屋贷款业务的信任。美国的次级按揭债券就这样拖累了整个世界。


早在2005年的二月格林斯潘就指出房利美与房地美两家政府经营的房地产按揭业务不正常需要整顿,但美国的财政根本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整顿。因此格林斯潘在身体状态良好、无政府和其他压力、业界信任的情况下引退。现在想来格林斯潘是害怕“东窗事发”,留下历史恶名。果不其然,在格老退休没多长时间,次次级按揭问题就爆发了。花旗银行虽然宣布损失110亿,但没有公开的损失应该更多。美国政府计划转嫁危机,骗取资金到美国后,由各国的政府和商人来承担次级按揭业务的损失。损人利己的计划虽然完美,但人算不及天算!因为次级按揭危机人们加重怀疑美国政府信誉。而偏偏在这样的时候美国政府因为财政问题需要靠美圆贬值来吸取赢利。结果人们随着也开始对美元产生了怀疑,这样美国政府赖以生存的美元国际流通货币地位就不稳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对美国最好的评价。


辛一山


《联合早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