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21、答案

肖强和胡明领了任务回道各自的师部后,立即安排所有部队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准备工作。后勤部门从仓库里面领出作战所需的弹药、粮食等物资,分配到各部队,并在预定战场外缘设置后勤补给基地。战士们也领到弹药和手榴弹等,四处的军营都弥漫着紧张的临战气氛,大家都觉得紧张而刺激,都在想象几天后的战争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很快距离俄国人规定的期限只有四天了,早上的军营内,所有的战士都打报背包,整理完所有的装备,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边上等待集合的哨音,偶尔有的战士大腿微微的颤动下,引的大家一阵紧张。

终于急促的哨音在草场上响起,大家把装备带在身上,背好背包,紧张而有序的从寝室跑出,迅速的在操场集合完毕。带队的连长走到队伍前面,看着战士们略微紧张的脸庞,轻松的笑下道:“大家别担心,俄国人也不是铜头铁臂,一样是肩膀抗着个脑袋,一样是两腿夹个球!子弹打过去照样死翘翘!”

“哈哈!”战士们都笑起来,一个战士高叫道:“连长,我们都不怕老毛子!只是没真正的打过仗,有些想尿尿!”

“哈哈哈哈!”所有的战士都大笑起来,连长也笑着说道:“好了,大家都有了,立正!向右转!出发!”

胡明的2师在原有的第一道防线的基础上,前推5公里再修建了一道防线,在几个不高的山包上修建了纵横交错的战壕和交通壕,与第二道防线之间也修建了不少的交通壕和地道,所有的战壕每隔50米就建有一个用轨道钢和圆木搭设的防炮洞,在距离前线不到200米的位置设置了坚固的囤兵坑。工兵们在阵地前埋设大量的地雷和陷阱,前出侦察和警戒的战士分布在面对俄国人方向,师属特种部队潜伏到辽阳俄国人的工事外,严密监视俄国人的动向。

胡明在指挥部和参谋以及团干部一起商量作战计划,胡明看了地形图和布置形势,对大家说道:“俄国人要想到本溪,只有通过我们现在扼守的道路,他们左右迂回的地方也不多,所以我们防守的正面宽度为十公里,纵深为8公里。各团必须做好火力布置和战壕、掩体,以应对俄国人的攻击。需要提醒大家的是,阻击不是被动挨打,在合适的时候也要主动出击,进攻也是最有效的防御!下面各团汇报下准备情况。”

1团团长童启明站起来道:“我团负责防守的宽度为2.5公里,正对大路,俄国人必然首先对我进行攻击!我团的炮连12门大炮已经就位,并预先设置了四个预备炮兵阵地。现在对需要防守的地段已经计算好射击诸元,野战电话牵到排,随时可以对需要的地段进行攻击。步兵已经完成战壕的挖掘工作,每隔30米就设置轻机枪一挺,12.7mm重机枪分别按照射程集中使用,可以及时有效的提供火力支援。”

等步兵团回答完毕后,炮兵团汇报道:“我们炮兵团的90门100mm、9门150mm大炮已经全部就位,野战电话和无线电都已调试完毕,可以响应营级的火力要求,也可按照侦察部队和观测结果压制对方的炮兵。”

“好!大家回去后再考虑下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务必做到万无一失!现在是初战的荣誉就在我们1师、2师身上,能否做到拒敌于防线之外,事关我们2师的全体战士的脸面和尊严!别忘了,我们身后的1师全体战友的安危就在于我们的阻击上,本溪和全东北、全国的老百姓都在看着我们!为了民族、为了尊严、为了李至将军,我们誓死不能后退半步!”

“人在阵地在!”

“生是中国人!死是华夏魂!”

响亮的吼叫声传出老远,惊起了一群觅食的鸟儿。对他们的誓言,所有立志为民族自由而奋斗的人都会相信,都知道这些战士会毫不犹豫的洒出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到了俄国人通牒的最后一天,仍然没有收到恢复的俄国人非常疑惑,连那些满清朝廷的王爷、太后都不敢轻视的通牒,居然没有任何用处?库罗巴特金看了下普洛克中将道:“看来你的朋友无视我们方面军的威严!我听说很多中国的财主都非常的财迷,我真不明白这些中国人,连命都没有了,还要钱干什么?”

“司令,我已经派我的助手去问黄将军了,很快会有消息的。这个黄将军还是很有办法的,比如这次日本人的动向,根据现在的情况看来是真的,日本人已经做好在大连登陆的准备,包括在鸭绿江的行动。”

库罗巴特金听了,考虑下道:“他确实为我们出了点力,那他怎么不继续呢?他应该像他们的太后一样,对我们俄国保持敬畏,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所以如果你的助手带不回他表示同意的消息,我将给予小小的惩戒。”

不多时普洛克的助手回来,对普洛克说道:“我去找过了,听说黄将军去蒙古了,估计要月底才能回来。”

“司令,黄将军出门去了。不过我建议还是保持克制,我总觉得这新军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不堪一击,尤其是现在我们面临日本人的即将开始的猛烈进攻,实在不是和中国军人起冲突的时候。”

“呵呵,普洛克,这也得看中国人是否有胆量和我们起冲突!想想八国联军的时候,守卫他们首都的那么多军队,比兔子还逃的远!斯洛克夫将军,明天你就带领你的97师去本溪接收那座城市,完成之后守卫在那里,预防日本人的到来。”

“是!司令,我会将本溪完整无缺的接收过来并牢牢的守住!那些日本侏儒别想打我的主意。”

第二天,斯洛克夫的师97师乱哄哄的从工事里出来,收拾行装准备移防本溪,忙碌到中午也没搞完。炮兵团长找到斯洛克夫道:“将军,我的炮兵布置在阵地里面,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收拢,这里的部队太多,我们的炮车行动很困难,你看是否能推迟一天启程呢?”

斯洛克夫见时间都到中午,部队还没有集合完毕,加上对中国人的轻视,认为只要自己的师出现在本溪城外,那些中国军人就会想兔子一样逃跑,所以并不着急,对炮兵团长道:“那好吧!不过你要警告你的那些农夫,要是不能在明天天亮的时候出发,我会踢烂你们的屁股!”

隐蔽在工事外的2师侦察的战士在天色刚明的时候,见俄国人移开了拦路的拒马,紧跟着的是排成两列纵队的俄国步兵,迈着大步向外面走来,走在前面的几个军官骑着高大的战马,耀武扬威的小跑着。等步兵过去后是骑兵营,几百匹战马发出巨大的蹄声,踏的大路上灰尘遮天蔽日。

隐藏在草丛中的战士仔细的看着俄国人的队伍,等了足足两小时才看完,缓慢的缩回脑袋,潜回一个挖出的地洞中,对里面的战士喊道:“发报!俄国人已经出动,兵力共计一个师,炮兵一个团,骑兵一个营,步兵二个团,估计兵力在12000人左右。”

胡明在指挥部接到报务员的通知,得知一个师的俄国人已经从辽阳的工事内出发,向本溪肆无忌惮的奔来,估计下时间,俄国人可能明天中午就会到自己的防线前。拿起电话道:“帮我接1师肖强!”片刻之后,肖强的大嗓门在电话那头响起,胡明道:“老肖,俄国人来了,估计明天中午到我面前,下午到你的兜里面!准备好会餐咯!”

说完后,胡明对参谋喊道:“通知各部队,特别是大路两侧的,注意隐蔽,遮掩好工事和武器装备,千万不能让俄国人发现咯!”

肖强接到胡明的通报,立即通知各部队再次检查备战情况,叫来师部直属一个中队的特种部队,对中队长魏明丘道:“立即准备!根据2师通报,俄国人有一个炮团,起码72门大炮,你的任务是看准位置,协助步兵把这个炮团给端了!”

俄国人在预计的时间出现在第一道防线外面,十几个走在前面的侦察骑兵前出5公里观看周围的情况,这些人漫不经心的向周围的山头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出发前也没有接到可能遭遇抵抗的情况通报,所以并不在意。到下午的时候,已经到了1师的伏击圈内。

周围的隐蔽阵地内,无数双警惕和兴奋的眼光一直跟随着俄国人长达4公里的行进队伍,手里的钢枪已经捏出了水。很快俄国人的侦察部队到了原本就设置在大路上的哨卡,一个班的战士蹲在用麻袋堆出的工事后面,一挺机枪冰冷的枪口指着逐渐靠近的俄国人,操作机枪的战士和身边的副射手早把长长的弹链挂好,黄澄澄的子弹在阳光下反射出冷冷的光芒。

前出侦察的俄国骑兵也看见了哨卡的中国士兵,低头商量下后,2个骑兵回头跑去,剩余的十几个站在原地。等不到半小时,回去的二个士兵带了一个军官和一个中国人走到哨卡前面。哨卡的战士们紧紧握住手中的步枪,双眼紧紧的看着这伙俄国士兵。

跟随俄国人前来的那个中国人摘下帽子,露出油光水滑的大辫子低头笑道:“鄙人姓苟,现为俄国洋大人的翻译,洋大人派我过来问,你们接到通牒没有?要你们立即让开大路,洋大人要去接收本溪。俄国人可是不好惹的啊!这次来了一万多人,全是洋枪洋炮,连朝廷都不敢惹,我看你们赶紧让开吧!年纪轻轻的,别丢了性命。”

守卫的班长鄙夷的看了下这个翻译:“你的姓还真贴切!没枉费,叫你的主子等下,我马上报告。”说完走到路边的帐篷内,拿起电话要通师部道:“报告,俄国人已经到了!现在问我们的答复,请指示!”

苟翻译看着守卫的士兵到帐篷内,过没多久走出来,对翻译道:“去告诉你们的主子,我们首长回答了,只有一个字:呸!快滚吧!”

苟翻译见这些士兵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直觉得手脚发凉,腿肚子转筋,脸面跑回去对俄国军官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通。那个俄国军官听了翻译的话,这些低能的中国人居然敢如此无礼的对待强大的俄军?简直是胆大妄为、自寻死路!转头叫了2个俄国骑兵回去报告,自己带着剩余的十几个骑兵转头看着守卫哨卡的中国战士,脸上浮现凶狠的神色。

1师的炮兵阵地上,一个设置在巨大的岩石下面的指挥所电话铃急促的响起来,参谋拿起电话道:“请讲!是,坐标3751、4036,目标区217号,覆盖射击!明白!”放下电话后,参谋拿着记录好的信息冲到炮长边,递过情报,炮长见了,立即抓起电话大声吼起来:“全体炮位注意!目标区217号,坐标3751、4036!预备,各炮位一发试射!”

两个报告的俄国骑兵很快到了师长斯洛克夫的面前,报告了在哨卡处得道的回复,斯洛克夫顿时暴跳如雷:“这些低能的黄皮猴子!居然敢侮辱我们,居然用‘呸’来回答我们方面军的命令!实在是无礼之极!命令部队,加速前进,告诉骑兵营,立即前出将敢于藐视我们权威的中国人踩在他们的马蹄下!”

接到命令的俄国骑兵立即从队伍中出来,加快速度向前方冲去。哨卡前的俄国军官看了看守卫哨卡的中国士兵和黑洞洞的一排枪口,咬咬牙,捏紧马刀的刀柄,缓慢的向外抽。守卫哨卡的战士见俄国人准备发飙,班长迅速的把自动步枪的保险搬到连发位置沉声命令道:“大家都注意了!预备―――”

俄国军官缓缓的抽出闪着冷光的马刀,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下露出狰狞的神色,蓦地把马刀一举:“士兵们,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