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的强大与英格兰笑话

英超的强大与英格兰笑话

你永远不知英格兰处于什么朝代,除了埃里克松与麦克拉伦的名字有所区别,英格兰总是军阀混战的年代左冲右突。可劫后余生的意大利在2006年不单夺得了世界杯,还在次年由AC米兰摘下了大耳朵杯。而英格兰人在自豪英超无可匹敌时,却随着荷兰人无缘02世界杯的脚步与2008欧洲杯说拜拜了。


这是对谁的公平,又是对谁的惩罚,谁在如丧考妣,谁又举手称快?


当我们得知俄罗斯在以色列失守,以为英格兰出线以成定局,但麦克拉伦没有给英格兰球迷感谢以色列人的机会,希丁克的一世英名也没有倒在阴沟里。当克劳奇将比分扳平,我们以为欧洲式的假装开始上演——所有的假球都像真的,除了结果。


结果却是在修缮一新的温布利大球场,麦克拉伦导演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笑话,也许这是一次自毁长城,当贝克汉姆的圆月弯刀变得迟暮,年轻门将卡森的问题凸显。英格兰在他们引以为豪的温布利沦陷,温布利的历史就是这样练成,第一次大赛由它见证,而这仅仅是预选赛罢了,而正是在这块球场,英格兰夺得过他们唯一的一次世界杯。


克罗地亚PK英格兰,两者的实力信占先?在目睹英格兰人混乱不堪的一次次换帅之后,我们终于明白其实不止中国足球有土帅问题,英格兰也是,总之,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你说埃里克松不堪大用,但英格兰近些年打的最好的比赛正是2004年欧洲,尽管他们在第二轮就被东道主扫地出门。


永远被高估的三狮军团,永远找不到统帅的英足总。麦克拉伦注定以此后的日子里万无所指,但英总足总会逃出生天,因为这与中国足球不同,英格兰已经用世界最好的联赛培养出一批优秀的运动员,但谁也弄不明白英格兰为什么永远看似强大,又永远是大赛的软脚蟹。


这是惊世骇俗的一年。英超以他强大的资本眼看就要一统天下,把意甲与西甲彻底挤到老二老三的位置,却在此时惨遭横祸。就你夸奖某人英明神武,说他的儿子必定聪慧如爱因斯坦时,你突然发现他儿子是个流着口水的弱智儿,就像《拉封丹寓言》里说的:大山临盆,天为之崩,地为之裂,日月星辰为之无光,房倒屋坍,烟尘滚滚,天下生灵,死伤无数……最后生下了一只耗子。


英超推动了英国经济,但英格兰国家队却拖了后腿。2006年,虽然英格兰早早打道回府,但还是给英格兰带来了10亿英镑的推动力,2001年对阵希腊,英格兰打平即可出线,输球还需附加赛,有人计算出:贝克汉姆的任意球价值两亿英镑。而2008年,英格兰将一无所获,他们只有英超。


我们都以为豪强不会缺席,但不止以色列足球有尊严,克罗地亚有自己的职业道德——英格兰的温布利之殇。谁是输者?名与利,规则与妥协都向后退却,这一天唯一的胜利者是足球,或许,尽管我们将看不到三狮军团或精彩或拙劣的表演,但我们还是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这一点的足球如此纯粹,没有被任何因素所左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