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绝对不是我们印象中那个充满了阳光,演绎着无数浪漫的巴黎。导演雷吉斯•瓦格涅曾拍摄了极具诗情画意的爱情史诗《印度支那》,但这一次,他却用镜头为我们奉献出了一个阴暗冷峻的巴黎。

电影改编自侦探作家弗雷德•瓦尔加斯的小说,这位女作家笔下的故事都具有强烈的中世纪风格,于是电影也在遵循原著的基础上将故事中的中世纪符号以影像的手段加以强化。除了色彩的阴暗以外,影片还架构了许多更具有中世纪感觉的情节,例如广场上的信息员,在现在这个媒体与通讯无限膨胀的年代,这样一个人物的出现无疑将观众带回到了古代的情境中,混乱的广场,一个人在宣读着各种各样的信息,其它人或听或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这种混乱感是颇具古典意境的。

影片无疑在背景中对中世纪进行了一次模仿,除了混乱的广场,还有潮湿的地下通道,狭长的街道,局促的房间等,这些环境的营造更利于将观众带入情境之中。但最直接也是最令观众感到兴奋的无疑是故事本身,那些中世纪的神秘符号将更具有直观性,也更具有说服力,反写的“4”,“CLT”所代表的“急往迟返”,还有最骇人听闻也是最令人恐惧的黑死病(鼠疫),这所有的一切都将影片从现代拉回到了古代中世纪,恍若隔世,上帝的惩罚即将重现。

对于欧洲人来说,中世纪的黑暗是一种心理上的,不仅仅在于宗教的残酷,更有黑死病所造成的约三分之一人口的死亡,一种邪恶的力量将从巴黎开始,所以对于欧洲人来说,此片颇具心理契机的。但作为东方的观众可能并没有如此强烈的感同身受,所以这些手段的运用只能让我们更关注一下故事本身,绝难向着人文方面思考。但影片中由于害怕黑死病的蔓延而戴上口罩的场景恐怕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感觉到的恐慌。

对于一部内含中世纪诸多元素的侦探影片,美国人的制作肯定能够令人感到十分地过瘾,所有观众将会紧紧地跟随在导演的身后,强烈的追寻着迷题的答案。但这却是一部标准的法国片,它所表现的所有中世纪元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打开门展现给观众看,而绝不是将观众推进门里还要牵着观众的鼻子走。这个区别从影片的开头便体现了出来。

影片开头,首先进入观众视线的不是那些神秘的中世纪符号,也不是阴暗的老鼠世界,更没有杀人的场景,而是警长的生活,女友与他分手了,这种悲哀的心情虽然与影片的色彩是相吻合的,但却与案情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于是,我们理解了此片最终的套路,是对人物的描述,而不是对案件的侦破。

纵观此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案件的侦破过程并不惊险,甚至有些拖沓,警长也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几乎看不到他的智慧,更没有勇敢可言。这样一个并不可爱的人物显然不是侦破片的主线,反倒是在侦破的过程中,每一个过场人物的故事在慢慢地浮出水面,教授曾被指责为侵犯妇女,信息员落魄无奈才走上了广场,助手总怀疑自己办案的过程中得了黑死病,至于三个主要的罪犯,老太太一味地相信中世纪黑死病的报应,少年则深受其影响,而杀人的姐姐更是饱尝贫困,每一个剧中人都是不完整的,包括那些死者,他们都有着自我的缺陷,而这些带有缺陷的人组成了这个神秘的故事,于是故事本身的魅力被冲淡了,人物无疑是凌架在了故事之上。

如果这个故事有美版,笔者很难说到底会喜欢哪一种风格,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此片在讲述的过程中节奏还是有些缓慢,虽然很明显是导演故意留给观众的思索时间,但却也造成了游离之感,尤其对于非欧洲的观众来说,如果再紧凑一点恐怕会更好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