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卫生局:孕妇手术受家属明确阻碍死亡不可避免


2007年11月29日 07:26:07 来源:新华网



昨日在孕妇致死事件调查结果发布会上,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邓小虹介绍情况。邓小虹出示医院为孕妇免费治疗的证明。来源:竞报


北京市卫生局认定:孕妇手术受家属明确阻碍死亡不可避免


新华网北京11月28日电(记者王思海、李铭)北京市卫生局28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北京市卫生局近日已组织医学专家和法学专家对孕妇李丽云之死进行评审认定,结果为:孕妇就诊时病情

已非常严重,医院的特殊干预权受到了患者家属明确阻碍,导致手术无法实施,最终死亡不可避免。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邓小虹28日说,近日,北京市卫生局组织妇产科、呼吸内科、心内科等专家进行了充分讨论,最后评审形成共同意见:患者就诊前10天出现咳嗽、咳血、呼吸困难,到医院就诊时病情已经很严重。就诊后医院采取了吸氧、强心和抗感染等措施,只有剖宫手术才可能挽救胎儿生命,但由于手术签字受到干扰,患者病情已经非常严重,心肺功能极差,造成死亡难以避免,患者最终死于重症肺炎、急性左心衰竭、肺水肿、呼吸功能衰竭。


邓小虹介绍,27日,北京市卫生局还组织了法学专家进行了讨论,得出以下结论: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院依法履行了告知义务,在其关系人仍明确拒绝手术情况下,一边积极说服,一边抢救治疗,做好手术准备,其做法符合法律。另外,法律规定医院有“特殊干预权”,但前提是“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在此事件中,医院的干预权受到了患者家属的明确阻碍,导致手术无法实施。


邓小虹说,北京市卫生系统对患者家属表示慰问,并希望家属能冷静、理智地与医院商议遗体处理问题,不要干扰医院正常诊疗秩序。她认为,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出发,医院和公安部门积极配合,及早恢复正常就诊秩序。


北京市卫生局首就孕妇死亡事件表态:医院无过失

2007年11月29日 06:56:39 来源:新京报



昨日(28日)下午5时,北京市卫生局召开媒体通报会,就孕妇李丽云死亡事件通报调查结果。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邓小虹表示,李丽云就诊时病情已经非常危重,死亡不可避免,但剖宫产手术可能挽救胎儿生命;此外,朝阳医院京西院区的做法符合法律规定,并无过失。


卫生局通报患者就诊及抢救经过


据北京市卫生局通报,22岁的李丽云因“受凉后出现咳嗽、咳黄痰、伴咯血并发热10天,呼吸困难1周,端坐呼吸三天”,于11月20日到北京市济润中西医诊所就诊,接诊护士当时发现病人病情很重,立即劝其到大医院就诊。


李丽云于11月21日下午2时50分在朝阳医院京西院区呼吸内科门诊就诊,初步诊断为“重症肺炎,心功能不全”。因其病情危重且经济状况不佳,医院决定欠费收入院治疗。其间因考虑挽救母子生命建议剖宫产手术,因家属拒绝签字未能施行。当晚7时25分,李丽云因病情危重,救治无效死亡。


“极端个例不能说明法律不健全”


邓小虹说,医疗机构在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要履行告知义务,必须征得患者及其家属同意。这是为了保障患者的权利,也是为了防止医院滥用职权。



针对目前有关法律是否存在漏洞、是否需要修订的争论,昨日出席媒体通报会的卫生法学专家孙东东表示,现有相关法律并不存在空白点,目前国内外所有的医疗法条,均须医疗机构遵循医疗告知义务,保障患者的知情选择权利。


孙东东说,在此事件中,肖志军在李丽云生命垂危时,签字“拒绝手术,后果自负”。作为实质的“丈夫”,并经医学鉴定为精神正常,肖志军已经明确了家属对医疗行为的选择,不属于《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第三十三条中列出的“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关系人在场,或其他特殊情况”,因此,医院和医生只能尊重患者家属的知情选择。李丽云死亡事件属于极端个例,并不能说明法律不健全。


“我们对孕妇李丽云及胎儿的不幸病故表示深切同情,并对患者家属表示慰问。”昨日,市卫生局表示,这一悲剧引发的教训是,有病应及时就医。希望家属能冷静、理智地与医院商议尸体的处理问题。


表态


卫生部首次回应“拒签”事件


表示已请北京市卫生行政部门了解真相,同时要求各级医疗机构依法执业


昨日,就孕妇李丽云因缺少签字导致死亡一事,卫生部首次做出回应,明确表示高度关注此事,并对死者及其家属表示同情。


卫生部表示,事情发生后,已经请北京市卫生行政部门了解情况真相。同时,卫生部要求各级医疗机构依法执业,希望社会各界共同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创造良好的医疗工作执业环境,依法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


就朝阳医院京西院区在“拒签”事件中是否做到依法执业的问题。卫生部表示,对该问题的认定需要多部门共同认定,最后由法律给予裁决。


冰点:不要过度阐释“拒签致死”这个特例

2007年11月29日 07:15: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网络让表达变得相对容易,加上利益失衡和社会断裂造成的对立情绪,使得当下舆论对某些大众话题有过度阐释的倾向,喜欢对一些个案进行无限发挥,将特例进行上纲上线的批判,动辄上升到制度层面和体制层次进行貌似“深刻”的反思,其实离题万里。正处于舆论焦点的“丈夫拒签字导致孕妇死亡”事件,就有这种过度阐释倾

向。


尽管对孕妇和胎儿之死充满同情,对生死攸关的失败救助心生怒火,但不得不说,这是个特例。虽然医生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本可以救治的生命死在医院,这个场景让人难以接受,但医院在制度可以通融的范围内,确实尽力了——承诺减免费用,苦劝丈夫签字,请示上级领导,一次次采取手术外的急救手段。如果家属不在场,医院可以当做紧急情况处理立即手术,可家属在场并明确拒绝手术。要知道手术签字不仅意味着责任担当,更是患者对自己身份的主权体现。虽然“无签字就不能手术”导致了孕妇的死亡,但这个制度本身并没有错。


这是一个特例,特在匪夷所思的拒签上。医院已经承诺减免费用,并不厌其烦地告知了不动手术的严重性,病友甚至已经开始为他捐款——我想,一个有着起码理性、对爱人有着起码情感的人,这时都应签字同意手术,可那个偏执狂就是拒绝了。再完美的制度,也无法想象如此极端的情况,无法穷尽地考虑到生活现实所有的复杂冲突,也无法驯服失去理智的人。


可这些,却在反思中被忽视了。有人提及中国医疗费用过高,导致患者家属潜意识中对医院的手术治疗望而却步。医院不是承诺减免手术费用了吗,病友们不也在现场发起捐款了吗?即使费用昂贵,在妻子生命处于危急状态,也应该先签字手术啊!有人说到医患间的信任危机,如果不信任医生为何还把妻子送到医院?生命攸关之时,除了医生还能相信谁?有人严厉批评医院的官僚主义,把制度的某种刚性和原则性的规定阐释为官僚主义,这是对制度的无知。还有人谈起了中国社会的人际隔膜,可人际再隔膜,当那么多医生和病友苦口婆心地相劝相助时,就是一块坚冰也应被融化。


更多的人则把矛头指向了“签字才动手术”的制度和医生的道德。只能说,单纯从这起特例看,如果不需家属签字就能动手术,孕妇母子也许都能活命,可换到一般情形下,那将会导致更多的医疗纠纷和医权滥用。比如,在你拒绝手术的情况下,你的胆囊或肾被医生莫名其妙地割掉。作为事后的旁观者,我们可以假想“如果医生知道变通该多好啊”,可手术是一种高风险涉及人命的行为,必须有刚性的制度保障医患双方的权利。


如果观照一下现实,认真阅读新闻和分析当时的具体情境,推己及人地考虑具体问题,就不会以一种习惯性的偏见凭着情绪和想象发表议论。中国的医疗费用过高,有医患冲突,有信任危机,有人际隔膜,有贫富差距下的阶层断裂,医疗制度有问题,但具体到孕妇死亡这件事上,这些都并非直接原因。特例就是特例,偏执就是偏执,失常就是失常,你无法用一种普遍标准去度量和对号入座地分析(依据最新报道,事件当事人并没有办理结婚手续,这就使得拒签一事变得更具特殊性)。


脱离事实本身的过度阐释,一来是打偏了目标,对解决具体问题毫无助益;二来会强化医生群体的对立情绪,加剧医患间冲突;三来会弱化社会的制度理性,舆论集中炮火去批判和问责一种遵守制度的行为,会让遵守制度的人无所适从。舆论整天呼吁着要建构这个制度要完善那个制度,这种吁求不能叶公好龙。我们不能只在制度被人践踏时才呼吁严守制度,源于制度的刚性带来某种伤害时,更考验着我们对制度的信仰;我们不仅只欣然接受制度良善的一面,有时也不得不承受制度刚性包含的点点弊端。


悲剧需要反思,两条人命的责任需要追究,但不能丢掉制度理性,不分青红皂白把医院和制度推出来群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