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千军如卷席—国民党三大“王牌兵团”覆灭记

解放战争中后期,蒋介石为同人民解放军进行战略决战,先后组成了20多个重兵集团。其中,廖耀湘兵团、邱清泉兵团和黄维兵团,全部美式装备,实力较强。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有五支战斗力较强的部队,号称“五大主力”,即新一军、新六军、第五军、十八军(整编十一师)、七十四军(整编七十四师)。其中,新一军、新六军编人廖耀湘兵团,第五军和第七十四军编人邱清泉兵团,第十八军编人黄维兵团。在国共两军战略决战的关键时刻,这三大“王牌兵团”先后被投入东北和华东战场,并被蒋介石寄予厚望。然而,令蒋介石大失所望的是,在辽沈战役和淮海战役中,这三大“王牌兵团”全部被歼灭。


廖耀湘的西进兵团是东北战场国民党军的精华。这位当年留法的高材生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兵败被俘时竟出尽了洋相……


廖耀湘,字建楚,湖南邵阳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后又人法国陆军大学深造。在其军旅生涯中,主要任职于蒋介石嫡系部队。抗日战争中曾任新二十二师副师长、师长,新六军军长,与日寇作战时善打硬仗,屡建战功。新六军是国民党军队中第一批接受美式装备的部队,是蒋介石嫡系“五大主力”之一。抗战结束后,新六军被空运至东北,成为蒋介石发动内战的一线部队。

从1947年起,东北解放军开始了有重点的攻势行动,在北满、南满大量歼敌。廖耀湘部作为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手中的王牌,哪里危急就往哪里增援,从北到南,从东到西,搞得手忙脚乱,疲于奔命。随着解放军攻势的全面展开,东北国民党军越来越陷入包围之中,士气越来越低。7月8日,杜聿明因战败离开东北战场。8月,蒋介石调心腹大将陈诚到沈阳就任东北行辕主任,企图扭转东北战局。陈诚将新六军、新五军、四十九军等精锐部队组成一个强大的机动兵团,即第九兵团,辖精兵数十万,企图在南满地区特别是北宁路以西地区与东北解放军主力进行一场决战。廖耀湘以其“战功”升任第九兵团中将司令官。

当时国民党军的兵团司令多是黄埔一期生,如郑洞国、陈明仁、侯镜如、黄维等,廖耀湘是黄埔六期同学中第一个当上兵团司令的。第九兵团的部队是国民党东北“剿总”的主力,尤其是廖耀湘当过军长的新六军,自诩为“常胜军”,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当时东北解放军中就流传着“吃莱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六军”的口号。

1948年9月12日,林彪、罗荣桓指挥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进兵锦州。蒋介石急召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到南京,商讨解救锦州之策。蒋介石严令卫立煌按照“放弃沈阳,全力援锦,长春突围,死中求生”的方案实施,组织廖耀湘兵团从沈阳西进,以解锦州之围,并派参谋总长顾祝同以监军的身份和卫一同回沈,监督卫实施这个方案。但卫立煌不赞成蒋介石的作战方案,回沈后与廖耀湘研究对策,廖也不同意蒋的主张。卫立煌还和顾祝同打赌说:“出辽西肯定全军覆没,不信我同你划个十字!”顾祝同无法监督卫、廖二人执行命令,一怒之下飞回南京。蒋介石不得不亲赴沈阳,先是北京逝世。1980年5月,党和政府在北京为其举行追悼会,将其骨灰安放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黄维就任十二兵团司令时,安抚副司令胡琏说,兵团司令一职,自己顶多干6个月。黄维果不食言。他ca.当了4个月的兵团司令,就成了解放军的俘虏

黄维,号陪我,江西贵溪人,1904年生。黄埔军校一期毕业。长期在陈诚系统任职,历任第十一师团长、旅长、副师长、师长,第十八军军长。十一师和十八军是陈诚的起家部队,其主要职位向来都由陈诚的心腹充任,其他派系莫能染指。陈诚是蒋介石的大红人,其系统以十八军为基础曾发展至10个军,是蒋介石嫡系中最大的军事集团。十八军还是蒋介石嫡系“五大主力”之一。黄维能当上十八军军长,可见其在陈诚系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黄维后来调任十八军派生出来的五十四军军长、三十一军军长,并曾任国民党军联勤总部中将副总司令。

1948年8月,解放战争战略大决战前夕,蒋介石在南京召开高级军事会议,决定组成若干强大的机动兵团,准备同人民解放军决战。第十二兵团即是在此决策下于同年9月编成的,下辖第十八军、第十军、第十四军、第八十五军,共4个军12个师,12万人,全部美式装备,是国民党军主力兵团之一。因此,该兵团司令官的归属,在派系林立的国民党军界引起一番周折。由于该兵团的骨干部队第十八军(即整编第十一师)和第十军(即整编第三师)隶属于整编第十八军(相当于兵团级),以整编第十八军为主体组成的第十二兵团理应由十八军军长胡琏出任兵团司令。但是,因为十八军在华中“剿总”总司令白崇禧指挥之下,是华中国民党军主力部队之一,白崇禧对胡琏是拉拢的;另一方面,作为新桂系的首领白崇禧,对陈诚势力和他的基本部队第十八军素有成见,因而对有些狂傲的胡琏又不大满意。因此,如派胡当兵团司令,显然会加深派系间的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也感到十分棘手,不得不另作打算。他叫侍从室主任林蔚向正在上海养病的陈诚征询第十二兵团司令官人选的意见。因为第十二兵团属陈诚势力集团,兵团司令官只能是陈诚的人。于是,陈诚举荐黄维出任。从1932年至1943年,黄维在陈诚系当过旅长、师长、军长,颇受陈诚赏识,为陈诚系骨干之一。但是,由于何应钦与陈诚之间的矛盾,何应钦向来对黄维不满;加之白崇禧和陈诚之间的矛盾,何、白二人均表示反对黄维出任第十二兵团司令官。由于何、白二人是国民党军界元老,有较高的声望,眼见黄维出任兵团司令的好事要泡汤,幸亏又得到参谋总长顾祝同的支持。黄维1927年曾在顾祝同(当时任军长)手下当团长,虽然顾祝同与陈诚也有矛盾,但与黄维的关系不错。黄维最终如愿以偿当上了第十二兵团司令官,胡琏极不情愿地出任副司令官。

十二兵团成立不久,11月6日,华东、中原解放军发起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国民党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严令黄维率十二兵团迅速由河南驻马店地区向徐州靠拢。11月25日,十二兵团在安徽宿县双堆集地区被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和华东野战军两个纵队包围。27日至28日,黄维命令所部组织数次突围,但均被解放军击退,且包围圈越压越紧。在此关头,其一一O师在师长廖运周率领下于阵前起义,极大地瓦解了十二兵团的士气。黄维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于29日调整部署,固守待援。他还下令将几百辆卡车装满沙土,同被打坏的坦克一起排成一字长蛇阵,构成如城墙般坚固的防御工事,称之为“汽车防线”。当时正值隆冬季节,气候寒冷,双堆集一带又是贫瘠的空旷地带,村舍零落,村民稀少。十二兵团的十几万人马只能露天宿营。而十几万人要吃饭,必须有大量的粮食和柴草;500多辆机动车需要汽油和零部件,这一切困难都无法解决。当时,被围困的十二兵团每天急需的给养至少200吨,靠空军空投的粮食和弹药远远不能满足需要,而且往往落到解放军阵地上,成了解放军的战利品。

第十二兵团被围后,南京的蒋介石如坐针毡,命令宋希濂兵团立刻北上增援。他为此还把宋希濂召到南京面授机宜。另外,蒋介石听说第十二兵团副司令官胡琏当时没在部队,也把胡琏召到南京,问他有什么办法扭转十二兵团的处境。胡认为凭着十二兵团的实力,能够坚守一段时间等待援兵到达,请蒋赶快抽调援军,并自告奋勇愿飞赴双堆集重围,协助黄维指挥十二兵团化险为夷。蒋介石极为嘉许,答应速调兵力,兼程驰援。胡琏飞到双堆集后,分批召集各军师长到兵团部见面,传达了蒋介石调集大军增援的决心,要求大家恪尽职守,固守待援。胡琏的话无疑给束手待毙的十二兵团官兵打了一针强心剂,大家者p认为十二兵团命不该绝。但是,蒋介石调兵增援以解黄维兵团之围的部署,并没有按照他预期的结果发展。首先是宋希濂兵团没能调动。该兵团是归华中“剿总”总司令、桂系首领白崇禧指挥的,蒋、白向来矛盾很大。白认为这是倒蒋的大好时机,公然抗命不准宋兵团移动。气得蒋介石在电话里和白崇禧对骂起来。徐州杜聿明集团南下增援,刚出徐州不久就陷入华东野战军的重围之中。

此时,人民解放军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各围住了一大堆兵力较多、战斗力较强的国民党军重兵集团。遵照中央军委指示,淮海战役总前委决定首先歼灭黄维兵团。12月5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下达了《对黄维作战总攻击的命令》。6日下午4时,解放军3个攻击集团同时发起对黄维兵团的总攻。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十二兵团很快陷于瘫痪状态。黄维、胡琏眼看形势危急,决定胡琏再飞南京,直接面见蒋介石,敦促救兵。12月7日,胡琏飞抵南京见蒋,把双堆集的情况如实报告。蒋说援兵已达浦口,后续部队可源源到达,希望再坚持几天。8日晚,蒋介石邀请宋希濂、胡琏、蒋经国等共进晚餐,餐后放映电影《文天祥》。看完后,蒋对宋、胡等人说:“这个片子很好!”蒋介石的用意很明显,无非是想对宋、胡等黄埔系将领灌输忠君思想。第二天,胡琏飞回双堆集。临行前,蒋介石令侍从室送了一大批烟酒水果之类,给黄维及各军长、师长享用。

12月12日,中原野战军刘伯承、华东野战军陈毅联名发出《敦促黄维投降书》。恼羞成怒的黄维则将劝降信撕得粉碎,下决心顽抗到底。15日上午,黄维见大势已去,遂决定突围,命令各部队于黄昏后同时行动。他与众军长约定,突围之后,第一集合地为蚌埠之南,第二集合地为滁县。黄维、胡琏临走时,向医务人员要了大包安眠药,准备不能脱身时即服药自杀。黄、胡二人并互约谁突围出去后,谁就照料对方家属,担任一切善后事宜。黄维的突围计划采取“四面开弓,全线反扑,觅缝钻隙,冲出重围”的方针,说白了,就是四散逃命。当突围的命令下达后,各部队争先恐后地逃命,有的提前就开始突围,实际上是乱跑。黄维与胡琏各乘一辆坦克逃命。逃跑中,黄维因坦克发生故障,不得不下车夹杂在溃兵中奔跑,结果被解放军俘虏。十二兵团12万人全部被俘或被歼。师以上军官,除兵团副司令胡琏和1个副军长、3个师长逃脱外,兵团司令黄维、副司令吴绍周,军长杨伯涛、覃道善,以及4个师长,均做了解放军的俘虏。黄维的十二兵团是陈诚系的基本家底,十二兵团的核心第十八军是陈诚的起家部队。十二兵团和十八军在双堆集被歼,对陈诚系是个致命打击。

黄维被俘后,先后在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秦城监狱、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较长时间的改造,终于在1975年3月作为最后一批战犯被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释放,后被安排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担任专员。在特赦之后,黄维多次受到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1978年3月和1983年6月,黄维出席了第五届和第六届全国政协会议,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享受副部级待遇。1989年3月20日,黄维因心脏病突发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


在阵亡的蒋介石嫡系将领中,据说最令蒋痛心的有3人,这第三个就是在淮海战役中丧命的第二兵团中将司令官邱清泉


邱清泉,字雨庵,浙江永嘉人,1902年生,黄埔军校第二期毕业,曾留学德国柏林陆军大学,在军中素以“骄横”著称,没有多少人愿当他的顶头上司。从抗战初期开始,邱清泉就在中国最早的机械化部队中任职,历任第二OO师副师长、新二十二师师长、第五军副军长、第五军军长。第五军是国民党军的第一支机械化军,战斗:力颇强,抗战中打过多次恶仗,是国民党军嫡系“五大主力”之一。蒋介石发动内战后,邱清泉率第五军先后在苏、鲁、豫、冀等省同人民解放军作战,充当蒋介石的急先锋。

1948年6月,蒋介石为对伺·华东和中原的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调拨精锐部队成立了第二兵团,以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兼任兵团司令,升第五军军长邱清泉为兵团副司令。10月,杜聿明调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邱清泉又升任第二兵团中将司令官。第二兵团是华东战场国民党军的主力兵团,下辖第五军、第十二军、第七十军、第七十四军和新四十四师、骑兵第一旅,总兵力达12万人。其中第五军是第二兵团的骨干力量;第七十四军的前身即张灵甫的整编第七十四师,1947年在孟良崮战役中被歼。由于该整编师是蒋介石的王牌部队,也是“五大主力”之一,蒋介石又另拨人马重建整编七十四师,后整编师又都恢复军的番号。不过,重建后的七十四军战斗力已大不如前。徐州“剿总”司令部为贯彻蒋介石“守江必守淮”的作战计划,命令邱清泉率第二兵团撤至徐州地区,准备参加“徐蚌会战”,暂驻安徽砀山一带,担任徐州西面的守备。

邱清泉率部从河南商丘向徐州方向开拔时,心中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尽管他曾是上海大学和黄埔军校的高材生,后又留学德国,素以儒将自居,但却很迷信。他觉得商丘这个地名与他的姓氏相克,是“伤邱”的谐音,因此屡屡请示南京国防部,要求换防,但又不好明言。由于请求一直未见应允,他非常懊恼。现在要离开这个“不祥之地”,他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但是,离开了商丘,邱清泉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安全,反而离彻底覆灭不远了。1948年11月6日,华东战场国共两军的战略大决战——淮海战役(国民党方面称“徐蚌会战”)正式打响。国民党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急调邱清泉的第二兵团、李弥的第十三兵团、孙元良的第十六兵团迅速向徐州集中,企图坚守徐州。华东野战军于11月22日歼灭了黄百韬兵团后,中原野战军又于11月25日将黄维兵团包围于双堆集地区。蒋介石为保存其嫡系主力,以挽救其全军覆灭的命运,命令刚从东北调任的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放弃徐州,绕道萧县、永城南下,以解黄维兵团之围,尔后合力南逃。然而,华东野战军对徐州守敌弃城逃跑早有防备。当11月30日杜聿明率部从徐州出动时,华野当即以10个纵队的强大兵力,分数路勇猛攻击、侧击、迂回和尾追,在12月4日将杜聿明集团合围于永城陈官庄地区。邱清泉等多次组织突围,但都被解放军顶了回来。孙元良兵团在突围当中,被解放军全歼。杜聿明、邱清泉、李弥等人见解放军的包围圈越压越紧,突围无望,只得放弃突围打算,固守待援。

邱清泉面临穷途末路的境地,迷信的心理又发作了。他和杜聿明所在的院子里,四周都是房屋,中间长着一棵大树。有人说,四周当中长一木,是个“困”字,他觉得有道理,并认为这是天机,必须砍掉这棵树,方能化险为夷。但是,又听说砍掉这棵树,非得主帅下令才能应验。于是,他便动员另一位迷信十足的军官,请杜聿明下令砍掉了那棵倒霉的树。殊不知,后人说,砍掉了树,光剩人了,成了“囚”字,更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此时,杜聿明集团全军覆灭的命运已成定局。为配合华北战场平津战役的发起,华东野战军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于12月16日暂时停止对杜聿明集团的攻击,进行了20天的战地休整,并对被围之敌进行政治劝降。毛泽东亲笔写了《敦促杜中明投降书》,排在第二位的就是“邱清泉将军”。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还亲笔写了一封信,派人送给杜聿明。杜征求邱的意见,邱清泉接过信来只看了一半,就将信撕掉了,拒绝向人民解放军投降。

邱清泉表面上看来十分顽固,但是内心却十分虚弱。1949年元旦以后,天气转为晴朗,邱清泉判断解放军即将发起大规模的歼灭战,自己已危在旦夕,因此情绪更加悲观。一连几天,他带着第二十四后方医院的漂亮女护士陈某到各军部去饮酒跳舞,每天醉醺醺地回来后,就蒙头大睡,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

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对杜聿明集团发动了全线总攻。解放军的炮火对国民党军的炮兵进行压制射击,这是华东战场国民党军同解放军作战三年以来头一次遇到的尴尬局面,使国民党军一向所恃的陆空军联合火力丧失了威力。国民党官兵士气更为低落。当天激战的结果,邱清泉、李弥两兵团被歼灭了13个团的兵力。这样迅速的崩溃,不仅使所有国民党军指挥官心惊胆战,就连平时狂妄不可一世的邱清泉也惶恐万状,终日呆坐在敌我态势图前垂头丧气,长吁短叹地说:“真正崩溃了!真正崩溃了!”到第二天晚上,战况发展到最激烈的时候,他索性喝得醺醺大醉,用被子蒙着头睡在床上不闻不问。1月8日,李弥兵团的3个军和邱清泉兵团的两个军基本上被歼。9日晚,邱清泉兵团的主力第五军第四十五师师长崔贤文率领师部和两个团的官兵,渡过鲁楼河向解放军投降。10日凌晨,解放军一部直插邱清泉的兵团司令部。此时,邱见部队已无法掌握,便向各部队宣布自己放弃兵团司令官指挥权,要各部队自行突围。邱清泉命令战斗力较强的王牌部队第五军两个师和第七十四军两个师担任突围攻击部队,在飞机的掩护下,向陈官庄西南突围。但飞机投掷的毒气弹多数未爆炸,爆炸的仅有两三枚,收效不大。邱清泉见此情况,暴跳如雷,大骂空军内部有共产党捣鬼,使炸弹失去作用。邱清泉自己带领最亲信的特务营向北逃跑,结果被解放军设在陈庄(距陈官庄1公里)外围阻击阵地的一阵机枪子弹扫中,身中六弹,当场毙命。第二兵团的10余万人也全部被歼。据邱清泉的随从副官回忆说:“当时邱清泉突出陈庄后,神经即已失常,时而跑到东,时而跑到西,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神色张皇地到处乱窜。到10日晨天色大明后,他仍然在张庙堂阵地附近乱转,始终未突出重围,最后死于战场。”邱清泉死后,被国民党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

至此,国民党军三大“王牌兵团”30多万精锐部队全部覆灭,“五大主力”也悉数被歼。三个兵团司令,两个被俘,一个战死。蒋介石赖以发动内战的嫡系主力部队所剩无几,士气更加低落。据说,当蒋介石听到杜聿明集团全军覆没、邱清泉战死的消息后,气得一枪击毙了自己的一条爱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