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1/


第十七章指导员把新兵骂跑了 我和连长大干了一仗

在冰天雪地里训新兵,的确是个很苦的差事,我们说心里话,没人爱训新兵.这里的难度和精力的付出代价都是很大的,毕竟是做人的工作,而且一切还要非常严格的按来规范化执行,相信所有当过兵的人,都能理解和体会到训新兵的艰辛.

在我们10多个新兵班长中,我的脾气是最好的一个,很少发火,也可以说基本不骂人,但我所带的新兵班各项军事考核都在优秀,连长就送给我一个外号叫"微笑杀手". 为此我也是非常的自豪,着是种荣誉的象征.

或许是我的脾气太好的原因,开始我不知道,连里把一个各项身体素质及差新兵硬按排到我班.为此,连长和指导员还特意找我谈了一次话,我当时还真有点晕,心想"就一个新兵蛋子,干嘛还给我整个单兵教练,是新兵有来头,还是他有毛病,真是用不着的事."

我说:"连长,指导员,你们就放心吧.别人怎样要求,他就怎样要求,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化."连长和指导员笑呵呵的说:"你要有足够的心里准备,真心希望你能把他带出来."我还是一脸轻松的说:"你们就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连长用大手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就要你这句话,别人我失望啊."

随着新兵训练科目的进度,我开始的单纯想法全错了,这个新兵给我出的难题,是许多人做梦都想不到的.说个最简单的,这个新兵楞是左右不分.开始我还以为他是紧张放不开,我就尽量多和他沟通,给别的新兵讲一遍,给他就多讲两遍.别说,还梢微好点.但还是总出错,特别是新兵连个班汇操表演时,他都能愁死我.为啥?这个新兵还多少有点驼背,军姿不美,个子也不算矮,正好就在队列的中间站着,他还特别的爱笑.只要是一走队列,我们班非常好的排面,在一看他,混身上下全是皱劲,让人看了及不舒服.由于他到我们班,我们班在军训上从未得到连里的表扬,流动红旗对我们来说,那是遥远的奢望,但也没有让连里批评过.我是个要强的人,虽说连里不批评不表扬,这事别的班长也都看得见,但做为我是受不了的.因为我的性格从小就是争强好胜,也从不服输,但在这个新兵面前,我是掉链子,败下阵来了.因为我把我的招全用完了,没有收效,可谓"黔驴计穷"了.

为此,我也为当初很轻率的答应连长带这新兵的事,肠子都悔青了.哎,没办法呀.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也有点破罐破摔了,心想反正是连里硬插进来的,你们要是看得惯我就对服,只要是不出事,新兵结业就完活.我们新兵排长也很要强,他没有事就上我们班来训这个新兵,只要小排给他搞单兵教练,我们班的队列训练,那是相当的牛B,只要我的口令一出,就是大头鞋声"咵...咵"做响,排面就是齐唰唰的,从中我也能看出,我们班新兵都有不服输的劲.别的班看的也都直眼.别的班长也私下跟我说:"你的命太苦了,也有说我'点'太背 了,就是中大奖也不一定能碰上,有你的,你们班怎么整个活爷供着."每当这时,我也只能用苦笑来安慰自己了,这才叫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呢,谁难受谁知道.

"单飞大王"这个新兵在我们练习"向走转走,向右转走"时,出尽了笑话.一次我全连的汇操表演时,轮到我带队出列,原地向左右转他做的还真不错.我的心里还挺高兴.等行进中的向左右转走时,也许他过度的紧张,这老哥不知道怎么弄的顺拐了.他旁边的人告诉他垫下步,只看这老哥自己旁若无人的,大摸大样的,精神饱满,挺胸抬头,雄赳赳,气昂昂,一本正经,顺着拐就一个人出了队列.我靠,我倒塌,我晕死了.这不成单兵表演了吗?顿时,全连的新兵爆笑如雷,队形乱了.

这时,站在一旁的指导员急了,说:"你发什么飙?人头猪脑吗?原谅你多少次了,这是部队,要是战争年代是不给你机会的,懂吗?就是小孩子这样手把手的教,也早就过关了,从今天起,只要你们班汇操,你就不用在上了,要不你们班的整体成绩,因你也永远是上不去的,你不为你拖累你们班的训练成绩上不去,而感到脸红吗?一天就是嘻皮笑脸的,我都为你愁.因为我们都知道指导员是很少发火的,也许这次他是真的看不下去眼了,话虽然说的挺狠的,不管怎么样,从指导员的话里能听出来,还是理解和肯定我的训练工作的.

当着全连的面损新兵,是替我出气,但那新兵毕竟也是我们班的,说他太狠,我的心里也非常的难受.因为我们班的人我说行,别人说我们班不好,我也不爱听,就是人们常说的那句话:"护犊子".

训练回来,我和这个新兵又深谈了一次.原来他家是在一个农村山区,兄弟姐妹很多,家境很穷,由于条件不好,从小都没上过学,也不识字.当地政府为他改了岁数,保送让他当兵锻炼锻炼,最主要目的是要减轻他家里的负担,也是让他家尽快的脱困,所以就来当兵了.

当时他的真实年龄比我还大4岁,我也从内心的很同情他,真是想从个各方面帮助他.但训练场上是要用数据说话的,你自己不过硬,我也是爱莫能助.这时,我才明白,当初连长和指导员为何要把他硬塞到我们班的真正原因.连领导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有一次他对我说:"训练成绩上不去,我也很着急,但就是做不上来.有时晚上也总掉眼泪,向班长你越是不说我,我就越对不起你."我说:你别这样想,只要你努力了,一定能成功的,不是有那句话吗,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但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潜质,真的不适合当兵,但我不能当他的面直说,会影响他的积极性的.我还是尽量的鼓力他积极的训练.

我最担心就是他的分列式训练.别的班在训练时都是用的真枪,连长为安全起见,就命我们班全用木枪练习.新兵的好胜心都很强,一看唯独我们班用"烧火棍",这个不愿意呀.有的新兵说:"我们班有个活祖宗,所以我们训练就得拿拐棍,这叫做配合默契."把这股火,全发在那个新兵身上,说的很是难听.

在班会上我说:我们是一个团结互助的集体,不能眼看着自己的战友掉队,你们能瘾心吗?在说,这都是临时的,等他的动做标准了,我们在上真家伙,这也是为我们大家着想,不要闹思想情绪,你们好好练吧.我相信大家谁也不掉队,圆满完成任务顺利结业,这才是个团结的集体,我们要统一思想认识,才能有凝聚力,才能出战斗力.

经过几天的训练,我们班分列式动作做的以挺标准了,连长和指导员看了我们班的训练动做也非常满意了.当即决定给我们班发真家伙,在一看新兵,个个乐的象刚会飞的小鸟,再看新兵训练的干劲更足了.

在过几天,上级领导要下来检查新兵的训练的情况,所以连里要求我们合练分列式,来表达我们的欢迎方式.这不刚刚拿到枪,我们班这个新兵在合练分列式时,就是这一劈枪,就把他前面战友的耳朵根部给刺破了,当时那鲜血直流.给我也吓懵了,连长和我赶快带着我们的新兵去卫生所缝了针.

指导员把我们班的那个新兵喊出列,说:"真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怎么办呢?还是那句话,汇操表演你肯定是不能参加了,要是当着上级领导的面出这事,那后果会更严重,从大局考虑吧."

中午在饭前唱一首歌时,也许我们班那犯错的新兵心情不好,在唱歌时他不张嘴唱歌.整好让指导员看见了,并把他叫出列,在食堂外就给他来顿训.我们大家都吃完饭了,也没有见我们那个新兵回来.我就对另一个新兵说:你在到食堂看看他在那没有.很快人回来了,说:他根本就没有去吃饭.我有点着急了,并说:大家分头去找找看.一会人都回来了,谁也没看到那新兵的影子.

这时,我看要出事,就赶紧找到连长和指导员把情况说了一遍.连长一听新兵人没有了,当时就和我喊了起来,告诉5班长,你们班的新兵要是丢了,你要挨处分和上军事法庭的,你赶紧把人给我找回来,要你也别回来.

我一听也急了.说连长你也别吓唬我,我是有责任,但你和指导员也跑不了.在说你不知道"吃饭皇帝大"这个最简单的道理吗?那有在吃饭前训人的.这全是你们一手造成的,挨处分和上军事法庭我有你们两个陪着,我无所谓,你们信不信.连长大手一拍桌子,你在说一句.我也不让份说:你也用不着拍桌子,吓唬耗子,对我来说不好使.大不了我现在就回家,我会谢谢你的.连长让我给气的呼呼直喘粗气.

这时别的新兵班长和小排长也都进来,劝我少说几句.我说好了,先别说这些了,找人要紧.连长说:"排长你按排他们几个班长,分头去找吧."

因为我们是在深上老林里搞军训,在加上大雪封山.我们几个班长,很快的锁定山脚新留下的那一行脚印上.按着他走的方向,那新兵肯定是没敢走大路,他要翻山去找火车站.小排领着我和另一个班长顺着他留下的脚印追,另一组超进路顺大道去堵.

爬山的艰辛,艰险就不用多说了,我们三个人的棉袄全部让汗水湿透了.三九天热的就穿个衬衣,拎着面袄快速的爬山.因为心里有事,此时此刻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累了.

天快要黑下来了,我们来到了很远的火车站和几个先到的班长碰头会合了.当我们从火车站刚出来时,正好看到我们班的新兵也向车站走来,没把我气死.此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回我可真有点火了,就想给他两个"电炮",出出这段时间压在心头的恶气,也让我好好的释放一下.

此时,只见这个新兵快速的跑过来,紧紧的抱住我,咧开大嘴,放声大哭,就象受到委屈的孩子见到了家长.我此时此刻也不会玩了,刚才还狠的我牙根都疼,现在我还能在说什么?做什么呢?在场的几个班长也掉泪了.

我说都过去了,我们回去吧,连长和指导员还在等着你那.当兵的怎么让领导说几句就受不了,就要当逃兵,这是绝对不的.要学会"人没压力不上进,井没压力不出油."的抗压耐久能力,这才是个合格军人.

我也许是着急和出汗着凉,回到了连里,我就大病一场,高烧不退.其间,连长和指导员亲自给我送病号饭,整我也是老感动了.

前段的不愉快,也随我病的好转全都过去了.

今天,我特意把过去的日记和战友的照片找出来再看看,回忆一下那段让我难忘的军旅生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