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很多时候人都是怕死的。只是当突然面对死亡,或是在你没有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你可能还来不及思考“死亡”这概念意味着什么。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你,你将会在何时何地,以何种“非正常”方式告别人世,不知道又会是如何一个情景?


04年的冬天,快到圣诞节了。城市里晚上欢快的气氛感染了每一个人。甚至连我的巡逻警车的车身上不经意都让人喷上了几点圣诞星星。

这一晚我如往常一样巡逻在辖区的街头。过了3点了,街面上开始安静下来,行人已经不多了,寥寥无几的几个下夜班的行人也是行色匆忙的。我把警车顶上的警灯打开闪烁着。我知道在这深夜里,这顶上的警灯,会让夜归人心里踏实很多。看见警车经过,他们很多人都会自然地放慢脚步,因为他们知道身后就是警察,有安全感。

在巡视到省人民医院路段时,我们发现有一男子躺卧在地铁出口的台阶上。一般情况下,象此类的盲流无业者,我们只会劝其到当地的救助站,不会再采取强硬措施,但还是会驱逐其离开闹市区,以免影响其他市民的出入和生活。于是我们就停下车,打算劝其离去。当我们走到他身边,那男子还在熟睡中。身边只有一个破烂不堪的蛇皮袋,看起来是拾荒者的行头。天气很冷了,但这男子似乎睡的很死,我先伸脚在他的蛇皮袋上踢了一下,闹点声音出来,可他还是没醒。同事于是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他这才醒过来。

我们拿着手电照着他,例行公事问几句:“你是哪里的?在这做什么?身份证给我们看一下。。。”但这男子对我们的问话反应特别紧张,神态不太自然。我们见他怪怪的,就坚持要他出示一下他的身份证件,起码要说出你是哪的人。这男子口音带着浓厚的粤东口音,但是他给我们看的身份证却是四川的。我们不免就越发怀疑他身份了。就算你是盲流拾荒的,你没身份证,但是也不需要用假身份证吧?于是我们决定把他带回去,好好查一下,也许让我们碰上个逃犯呢?

我们把他带上车。在开回队里的路上,那男子突然开始叹气,自言自语的,但是我们谁都听不懂潮汕话。我同事小声地问我:“我们不会又抓了个疯子回去吧?又得挨骂了,手尾还长了,明天白天还得自己送救助站了。哎。。。”我当时心里也没底。但是人已经带上车了,还是带回去查查吧。


回到队里,我们让他站好,然后自己把蛇皮袋里的东西一样样地都拿出来,摆在地上给我们看看。里面倒没什么,只是些旧报纸和几个朔料瓶子。我们再让他把身上口袋里的东西也全部掏出来,放在桌上。除了一包烟和几块钱零钞,也没别的了。看起来他没啥问题了。但是桌上的一张邮局的取款收据存根,让我们又开始怀疑他身份了。因为那上面的名字不是他身份证上的,而是显示“刘XX”,而不是他身份证上的“高X”。这就有问题了,按理说他捡破烂也不可能专门捡收据存根吧?就是捡了也该当废品,不会专门放身上吧?

我们决定好好查查他。我问他:“你这存根是哪来的?你的名字是什么?”他低着头,说:“高X。这单子我不记得哪来的了,可能是我捡这件衣服的时候就有的吧。”他这解释看起来还过的去。但是我还是觉得可疑。我就说:“如果你不说你的真实身份,我们是不会放你走的,明白吗?在没搞清楚你的真实身份前,我们有权利限制你的人身自由,直到知道你是谁为止!”但是这男子还是一口咬定他是“高X”。

既然他不愿意说,我们也不能死咬着他不放。还是让事实和证据说话吧。我说:“你把你地上的东西收拾好,拿上你的袋子,去那排凳子上坐着。我们现在就去核实你的身份!如果你没骗我们,我们就放你走。如果你敢骗我们,哼哼。。。”我又安排一个保安员,在一旁看着他,别让他乱动。我同事就上楼,抄好他的两个姓名资料,去楼上的电脑室里上我们公安内网,查他的资料是否属实。


过了十分钟,我听见楼上传来很急的脚步声,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真的让我们抓到一条大鱼了吧?!

我站了起来,走近凳子上的那男子。右手搭在我的枪袋上,也说话,就这么看着他。我同事从楼上冲下来,远远就朝我喊:“拷上!!!拷上!!!快把他拷上。。。”我等的就是这句话了!我和保安两个冲上去,猛地把这男子从凳子上掀下来,面朝地上按住,把他的手背过来,牢牢地拷上手拷。然后把他拉起来,这会就没那么好招待了,给我老实地蹲着吧!

同事上来递给我一张打印纸,上面内容是协查通知,有嫌疑人的姓名,性别,身高,籍贯等详细资料,还附有一张照片。尽管是打印的黑白照片,但是和我们面前这个男子对比起来,相似度在90%以上!最关键的是资料上的姓名就是“刘XX”,而且籍贯就是粤东某市的。这就对的上号了,我们心里也就有底了。协查通知里,这“黄XX”是涉嫌“入屋盗窃,重伤一人,纵火至死三人。。。”看起来这小子罪名可不轻,够的上打靶了。为了再确认一次,我们把他头发揪住,对着等光再仔细看一次他的样子,越看越象了。我们不敢大意了,马上找来副脚镣,再加上一副拷子,“贵宾”级待遇---拷在最里面的铁桌脚上,再叫来一个值班的保安,两个人盯着他,如果不老实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这边我同事屁颠屁颠地去打电话通知分局,让他们马上来人,说我们抓到一个通缉杀人犯。我也松口气,找张凳子来,坐在这男子面前。这时候这男子似乎也放松下来了。找我要烟抽。我给了他一根,帮他点上。我本来不愿意和他多说话,因为一会分局就来人了,自然有他说的时候。但是这男子好象憋了很久,很久都没和人说话一样,抽了几口烟,就在那自言自语说:“好了,不跑了,可以回家了。。。回家了,不跑了。”我回他一句:“你也知道你自己犯了啥事吧?跑出来都跑哪几个地方了?”这男子说:“知道了,晚了!跑了半年,累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晚了。。。”我这才仔细打量一下他:头发长长的,脏死了,身上件外套不知道哪来的,明显就不合身,短了;下面穿的竟然是一件不知道哪间中学的校服裤子,人也是瘦得不成样子,很憔悴。

他几口抽完烟,又问我要烟。我看他还算老实吧,没再给我惹麻烦,又给他一根点上。他吸了一口,突然问我:“阿sir,我会不会死啊?”我盯着他的眼睛,说:“这你自己清楚,以后好好配合公安问话吧,争取主动,其他的,法院会。。。”我实在不好再说什么了,我怕说多了,给他压力了,反而对今后的审理造成阻碍了。还是给他一点“希望”吧。他听完我的话,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在那述说他这案子的经过,说他怎么因为贪婪,去入屋盗窃,然后被人发现后怎么拿菜刀砍倒受害人,逃跑的时候又怎么想着放火,想烧毁一切罪证。。。我也不打断他的话,让他说去吧。


4点半,门口有车停下来了。风风火火地冲进来分局刑侦的弟兄。我们交代了一下抓获他的经过,签字,然后就移交。我们把他的拷子解了,分局的刑警换上他们的拷子又给拷上。拷的很用劲,这男子哼了几声。出门的时候,这男子突然回头对我说句:“阿sir,谢谢你啊。”听的我莫名其妙的。他以为给我们抓住就要挨我们打不成?还是感谢我刚才给他烟抽,还听他唠叨了这么多的话?

警车带着这男子走了。我突然想起《无间道》里的那句经典的对白: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