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路 第二卷 不归路 第二节 潜伏跟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0/


第二节 潜伏跟踪


雪窝挖的很好,看来在部队学的那点东西还没丢掉,我先用工兵锹先堆起一堆雪拍实,然后在中间掏了个洞,里面铺了一层防雨布,把羊皮斗蓬铺在上面,人钻进去趴好,等这一切都收拾好了,天也快亮了,然后我戴上墨镜,拿出望远镜,在望远镜的镜头前面用帽子遮好,观察峡谷里的情况。

就这样,我在山上潜伏着。峡谷里的风很大,气流随着山势在峡谷内肆虐着,在山石突出的棱角处形成一个个小旋风,把雪卷了起来然后又被风吹的满天飘扬,我所在的位置比较高,大风夹杂着冻硬的雪粒打在我的脸上生疼的,我又从边上挖了一点雪,把雪窝口部挡好,拿出口罩戴上继续监视。

我在雪窝里趴着,虽然身下铺着羊皮斗蓬,可是仍然能够感受到身下传来的阵阵凉意,趴了那么长时间我的脚已经冻的快失去了知觉,雪窝的空间很小,我不能转身去揉脚,只有在有限的空间里不住的活动着,动作还不敢太大,怕把雪窝搞塌掉,可是尽管这样身上脚上还是冷。

冷,刺骨的寒冷,冷的实在受不了我就喝一小口酒,尽管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可是却能够让我暂时有点温暖的感觉。唉,退伍了还是不行啊,以前我曾经为了狙杀一个目标在同样环境下潜伏了两天,可是现在却不行了,唉。。。。。。

等到中午,天气好了一点,也暖和了一点,而远处仍然没有看到有人影过来,我拿出干粮,包里的馕冻得很硬,我干啃了一个馕,感觉口太干,又吃了几口雪,肚子里就像是吞了一个冰疙瘩,冻的我不行,赶忙拿出水壶灌了一大口,烧酒下肚,就像是一团火似的,把我烧热了,唉,真怀念以前部队的自热野战口粮啊。我重新趴好,继续观察着。。。。。。

天又黑了,身上更冷了,脚已经冻的失去了知觉,我从雪窝里爬了出来,爬了一会,身上暖和了一点,就想站起来,可是脚是麻木的,站不稳,我坐在那里把鞋子脱掉,还好我在潜伏前换了双干袜子又在鞋子里垫了一层棉花--如果是脚不能保持干燥那就会连袜子都冻在一起,脱都脱不掉,然后拿出水壶倒了点酒在手里使劲的擦着我可怜的脚,擦了一会儿,感觉好了一点,我又拿出一条干袜子穿上,又把刚才脱下的袜子套上,又把鞋子里的棉花换了,穿好鞋子,站了起来。

我直起身子,抬头一望,立即卧倒在地,远处月光下,有一个人影在活动。来了,我心里说一句,拿出望远镜观察着。

来人手里拿着一把枪,走的很小心,像是个专业人士,移动动作虽然不快但没有规律,走的也不是直线而且很注意周围的环境。他向峡谷里走了走,又退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冒出来一群人,我数了一下,一共十三个人还有两匹马,刚才的那个人也在他们中间。他们穿着一身白,跟周围的雪融合在一起,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天气很好,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投射在地上的话我是不会发现他们的。他们慢慢的走了过来,向峡谷深处走去,而我等他们走远了,也爬起身来收拾收拾跟着他们的足迹向前走去,我没有去牵我的马,因为骑着马目标太大,跟着他们肯定会被发现。他们就这么徒步走着,我也徒步跟着,而此时的风,越来越大了。

我小心翼翼,远远的吊着他们,跟着他们的足迹向前走着。我不敢跟着太近,因为如果太近了被他们发现的机率太大,而我手里除了一把蒙古弯刀和一把工兵锹外没有任何武器,所以只能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

风很大,雪很深,我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随着距离边境越来越远,他们的动静也越来越大,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他们的说话声吹到我的耳朵里,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可能在前面休息了,我慢慢的接近,摸到了他们附近。他们围坐在一个背风的地方,在谈论着什么,他们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还在那里观察着,忽然,我感觉到有人在接近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反正这就是一种感觉,就像是有个人在你后面,离你很近,向你呼气,你感觉到后颈发凉,头皮发麻一样,我猛的一翻身。。。。。。

在离我二十多米的地方站着一个大汉,手里拿着一把AK-47,枪口正指着我。

“不要动,宝贝儿,你趴在那里在自慰吗?”他用英语说。

我没有动,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一旦有什么举动让他产生误会的话,他绝对会开枪的,面对一个久经沙场的雇佣兵,我并不认为我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能够躲开他手里那把AK-47发射出来的子弹,而且在我转头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到那群人已经都站起来向我这里走来了。我想起来是哪点不对劲了,刚才他们坐在那里的人少了一个!

我老实的举起了双手,站了起来。

对方用戏谑地眼光看着我,走了过来,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我还是没敢动,因为他的枪口始终指向我而且他的同伴离我越来越近。

我爬了起来,他又是一脚踹来,这时,我双手接住他踹过来的一只脚,猛的向后一拉,那家伙立即一个劈叉倒在雪地上,跟着,我飞起一脚,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一脚踹向他的后颈,把他踹趴下,然后扑上去,锁住他的喉咙,把他拉起来,拨出弯刀,架在了他的喉咙上。这时,那个家伙已经被我踹晕了过去。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杀死他!”我用英语说。

娘的,看来今天是死多活少啊,管他娘的,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

“不要过来!”我又用英语喊了一声。

“尤,是你吗?如果是你就请你把他放下吧!”

听到这个声音,我一愣,是谢辽沙,原来他在这伙人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