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7年12月11日,我作为新兵到了部队。经过若干折腾之后,我分到九连九班,这一结果很让我高兴;因为作为一个老广,耳濡目染,多少迷信肯定有的,九连九班,不就是“99”嘛,这个在广东,可是一个相当好的意头(兆头)。所以,我对即将到来的军人生活,充满期待和希望。

我的新兵班长是个吉林人,姓周,具体是吉林哪疙瘩的,就没必要说了,反正是个标准的东北汉子。到班的那天,吃过例牌的军营第一餐----西红柿鸡蛋面条后,八班长(袁**,河南人,当天留家,我班长他们去火车站接兵了)就让先来的几个兵(湖北潜江的,其中一个叫周伟,后来成了我的死党,这是后话,可惜现在失去联系了,但愿他也上铁血!!)教我们叠被子啦、绕背包带啦,虽说他们只比我们早到一天,但是那技术…反正我们看了是眼花缭乱,可见湖北兄弟的智商的确不是吹的。背包带我们是绕成圆盘状,其他我没试过,因为私人觉得这种形状在紧急集合摸黑打背包时相当好使,而且比一条龙那种要紧凑好看,所以一直沿用。说到这里,顺便鄙视下铁血上那个说当2年兵还不会打背包的同志,这些都是新兵连的基本功,怎么会不会呢??内务方面,这东西就不深入说了,说了丢脸,呵呵,具体情况可参考兄弟的另一文章《屌兵的内务作品》。

絮絮叨叨半天,转入正题吧。

新兵连是不允许吸烟的,但是,我当兵前在地方上班一年多,时间虽短,但是吸烟喝酒的恶习却是基本都染上了,我不单抽烟,而且烟瘾颇大。这样一来,矛盾就产生了,不准吸烟,那咋办?好在群众的智慧是无限的,我们那时的做法,基本就是假装上厕所大解,顺便吸颗烟。这个办法,以前有、以后也必将有,是我军吸烟新兵的惯用伎俩。这些花花肠子,当然瞒不过火眼金睛明察秋毫的我军优秀班长,私人认为班长他当年也使过这招,尽管后来他本人坚决不承认这一点。

正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来,我们借解手之机吸烟的事很快就露馅了。我至今记得那是个阳光灿烂风和日丽适合大便和吸烟的星期六中午,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星期六,我们一般休息,可以坐床上,可以在宿舍玩闹,当然,不许离开营区;要不也没有后来的事了。那天中午的饭菜不错,好歹大家伙也算吃了点肉,休息时,我像往常一样请假解手,班长颔首同意。

我暗喜,于是冲到厕所狠抽了几根烟,真是憋坏了啊,想起来真TM心酸。正吞云吐雾时,同年兵匆匆过来,神色紧张,说:班长叫你哩,快回去!那一霎,我知道,肯定没好事。

回到宿舍,看见班长在班门口坐着,优哉游哉地看书,我硬着头皮上前回话:班长,我回来了,你找我?班长神色和蔼,一副先天下之乐而乐,天下忧你们忧的神情,曰:哦,回来了?没啥事,对了,帮我把茶端过来好吗?我狂喜,心想班长今天怎么不是那副晚娘脸了,于是就屁颠屁颠地冲到宿舍,往桌子上一看,那一刻,我愤怒了……….

此时映入我眼帘的,哪里是一杯茶!!那是什么?那是一口杯水,不过这不是一杯普通的白开水,里面横七竖八泡着10来颗香烟,而且已经泡得黄澄澄的,如果里面泡的是茶叶,估计正是品茶的最佳火候。就在看到这杯茶的时候,我完全知道班长想干什么了……

当兵,讲究“服从”二字,尽管知道后果,我还是横下心,端起杯子送到班长面前。果然,班长头也不抬,淡淡而又不容置疑地说:你给我喝了这杯茶!我沉默片刻,说:我不喝。班长:喝不喝?我:不喝!班长把手中的书一摔,嚯地站起身,怒目圆睁,喝道:到底喝不喝?!

我:不喝就不喝!

气氛凝固,僵持中……………………..

后来,我挨了班长一脚,班长挨我一拳,混乱中,记得是另一个新兵班长把我们拉开了。后来班长或许觉得自己也是过了,不再追究,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后来的后来,班长成了我的好朋友,至今我还想念他!!

当年的那些战友,能看到这篇文章吗?看到的,请用站内短信M我

PS:1、因为当时不准吸烟的规定,只适用于新兵,老兵包括班长们在宿舍可以随便抽,对于一名吸烟的新兵,这简直是一种诱惑,试想一下:当一个赤条条光溜溜的美女站在你面前时,你能控制某方面不揭竿而起么??后来的新兵班长都人性化管理了,对抽烟的新兵持不反对,要限制的态度,管理上不再剑走偏锋。;

2、我当兵时在坦克分队,人员少,感情好,官兵之间、战士之间基本可用情同手足形容;

3、部队不许打兵,师、团都会派出调查组到新兵连巡视(一般是填写调查问卷,这些是不准新兵连班、排长在场的),一旦发现有打兵现象,处分相当严厉。我知道有个新兵班长,因为训练时耐心不够,动了手,结果查出来了,给关了7天禁闭,撤销新兵班长职务,撤销预备党员资格,当年就复员了;

4、本人反抗,是由于班长做得过分,要是站军姿、跑圈、爬战术、俯卧撑,我想我会接受,人,是有尊严的,一个男人可以接受惩罚,但是无法接受侮辱。

本文内容于 2007-11-29 10:17:37 被迟早灭日本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