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三章丛林之王 第二十节两路分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张学义喜欢说干就干,他立即把两个侦察连一个警卫连和全团的BAR机枪手拉出来,单独组织一个营趁夜带足粮食离开太白加,由钱瑞带着他们钻进原始森林去,全团几乎把所有的压缩干粮和罐头都给了他们,希望他们是支出奇制胜的神兵,钱瑞跟张学义聊了很久才跟随最后出发的一个机枪班离开宿营地,向鬼子第二道防线的另一个要点开去,在他们走的时候新三十八师的师长孙立人已经下令枪毙鬼子五十五联队的降兵,随后三十八师由于邦出发飞一样的向太白加攻击,新二十二师急速向达罗开去。

在三十八师没抵达太白加的时候张顺已经想到了抢功的问题,他率领一个加强营全力攻打太白加的日军阵地,用缴获的迫击炮掷弹筒在白天就发动攻击,端着九九式步枪国军奋勇的向鬼子的阵地杀了过去,不断的有士兵被隐蔽的机枪击毙,机枪副射手从死去的战友身上拿出所有的步枪子弹压进缴获的九九式机枪弹匣内,十几挺九九式机枪和八挺一式重机枪跟鬼子打在一处难分高下。

守防线的是刚刚获得兵权的小林中佐,他左边站着田中右边站着军曹藤田,他们三人不光指挥别人打,他们三个也操作着一式重机枪亲自迎敌,小林智谋还可以,不光自己带着一个空架子大队打,他早拿电话请炮兵支援,野炮大队的密集炮火护住他的阵前,国军一旦接近炮弹区就死伤惨重。

田中心说话,“长官,看来我们最近运气转好了。”

他刚说完几发八一毫米迫击炮先后落在阵地内,藤田军曹专心操作机枪没躲没闪正好被炮弹砸中,火光之后一个被炸的满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田中一看最好的朋友死了抱着藤田号啕大哭,小林感觉田中太过分了就抓住田中给了俩耳光,打得田中不敢哭,田中只好拿着机枪继续狂扫靠近的敌军,国军猛烈的攻击把鬼子阵地炸成一片焦土,这还是用的缴获的弹药,倘若有补给他们打的更狠,步枪手只对着兵力最少,被炸的最多的地方冲,双方杀到手榴弹攻击距离才不冲,互相靠手榴弹消灭对方,打了一整天也没看出谁胜谁败。


抢功劳心切的张顺也拼了,亲自操作掷弹筒迫击炮掩护部队攻击,他在一天之内发动了三十多次冲锋,六个由机炮连、排改编的不满编的步兵连猛攻鬼子阵地,但鬼子是一个联队,还是加强联队,好几千人轮流迎战,伤亡再大也能补充的起,可张顺兵力不足,实在打不动了,夜间收兵撤队的时候只带回几十人,缴获的武器弹药几乎全打光,只带回来几挺九九式机枪,一个不熟悉近战的临时营被他拼光了。

现在张学义为了部队安全把几百号人全拉进山沟里驻扎,钱瑞带走了精锐的加强营,张顺又拼光了一个临时营,他手里可兵不多了,机炮连排组成的部队全给了张顺,现在张学义所谓的临时团部也只有一个临时营,这个营是全团各班排的自动武器射手组成的,不足三百人,有一百七十支M1冲锋枪,还有百十多支卡宾枪,这可是连勤务兵的卡宾枪都算上勉强是两个加强连。张学义见张顺拼光了回来心想你可别跟我要部队,我快支不开套,不过他也不想埋怨兄弟,打仗又不是一头死人,那位神仙规定国军远征军不死人?再没有充足炮火的支持下强攻一个联队的防线,那肯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大哥,我没打好,没缴获到武器还把刚捞到手的家当全输了,训练有素的士兵尽全力也没拿下一个小山头,我实在对不起你。”张顺一屁股坐在弹药箱上低头不语。

“算了吧,尽心杀敌那有错可说,更谈不上对不起我,你为国家努力收复失地,也是为早地打通国际交通线,早打晚打都是打。”张学义尽力安慰着自己的兄弟,别的他也不好说什么。

就在俩指挥官沉默的时候,机要参谋拿来电文说:“史迪威、鲍特纳联名发电给您,说您最观新一军成败,屡次违反上级命令,他们决定解除您的指挥权,另派人指挥部队,正式来接替您的军官已经准备出发,他们要冒着鬼子防空炮火在我们头上跳伞,然后还要把您带回印度。”

“这连他妈的机场也没有,怎么把我弄回去,解除我兵权也没用,钱瑞已经把主力带走,我再下一到命令让俩加强连去打密支那,他能解除个屁,只能不让我继续下命令,哼,想的美,你给钱瑞发电报,告诉他我即将被解除兵权,让他不要管我,全力攻打达罗,不能让新一军全拿走功劳。”张学义干脆来个巧抗军令把手里的部队分了兵。

张顺问:“我干点啥呢?”

“不是有冲锋枪连和卡宾枪连么,你再立即藏到深山里,这里别呆了,我只留个警卫班保护我,你立即走,记住等新二十二师坦克的炮弹打到鬼子阵地上你再亮出军旗从鬼子的退路上截杀,你现在就走。”张学义十分聪明的把部队分了家开走,他坐等国军驻印远征军司令部的人来撤自己的职。


次日天亮一架运输机飞临张学义的临时团部上空,几个人跳出飞机空中开出朵朵伞花,似乎还空投了什么物资,有几个箱子也随着落下。

跳伞的几个人落地以后就来到张学义面前,其中一个美军军官拿出公文宣读起来,这是正式解除张学义指挥权的命令,上边签着史迪威司令的名字盖着远征军司令部的大印。

一位国军上校给张学义敬礼开始办交接手续,国军上校问:“部队和武器弹药都在那?”张学义听完一指,一排排火炮机枪整齐的排列着,这全是打光弹药的机枪和炮,都是按编制摆好的。

张学义笑着说:“美国人给的武器一件都不少,可是这里没人操作,弹药全用完了也没法补给去,除了执行任务的部队带走卡宾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班用机枪,其他的机枪火炮全在这里,一件也没少,请过过数吧,这十二门炮是团属迫击炮连的。”他滔滔不绝的介绍各营连配备的火炮,每说到某一营的时候都告诉他步枪手派给三十八师,机枪手和炮手跟随自己如何阵亡。

最后查看到临时粮仓,这里还有几袋大米,缴获的米不是被吃了就是被带走,临时团部里要人没人要弹没弹,只有数量很少的人员和大米,气的美军参谋暴跳如雷。现在跳伞的几个美军打开飞机上扔下来的几箱东西,这原来是热气球的部件。

史迪威知道张学义接到命令肯定不走,还会赖在前线捣乱,张学义会以交通不方便为由留下来,史迪威制定一整计划把这个捣乱的家伙弄回来,没路那就不派汽车,没机场就不派飞机,先空降几个人带热气球去前线。

张学义被几个美军卫兵带上热气球‘保护’起来,气球飞起来他还问:“这是要去那?”操作气球的士兵笑了笑不说话。


最后热气球落在一片远离日军防线的空地上,一个飞艇已经停在这里,张学义又被送上飞艇,飞艇速度慢也没直接回印度而是去了缅甸前线的机场,最后一架美军的运输机把他带回印度。

张学义穿着一身新军装来到史迪威面前,史迪威笑着说:“你受苦太多了,我把你接回来让你享福,你感觉如何呢?”

“感觉不错,回来好吃好喝我马上胖了两斤,您找我回来做什么呢?”张学义也没等人让就给自己倒上咖啡,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还主动拿起史迪威的烟抽,坐在那摇头晃脑的不知道该怎么地了。

史迪威被他气的没话说:“目前中国驻印军军官不短缺,国民政府希望培养一批新军官,打算把你派到英国军队实习,以后我就不用指挥你,英军的将领很喜欢你,蒙巴顿勋爵等着接见你,这是你应该获得的美军的勋章,我不懂罗斯福总统为什么给你勋章。”史迪威生气的把几个装勋章的盒子放在桌子上,“好了,我不是你的上司,你去英国人那报到吧。”

张学义拿上勋章离开办公室,对着门狠狠的吐了一口,“呸!爷爷还不测侯你呢,去你妈的。”他骂骂咧咧的离开驻印远征军总司令部,在副官的带领下去见英国人。


东南亚盟军总司令部里走进一位穿着中国远征军制服的上将,他胸前挂满了中国美国最高领带人颁发的勋章奖章,蒙巴顿在新得里的盟军司令部里准备接见一位贵客,他已经在私人宴会厅里安排好私人欢迎宴会。

张学义挂满勋章走进宴会厅,蒙巴顿勋爵面带微笑的用正宗的英语向他问候,“你好我的朋友,欢迎来到盟军总部,我是盟军指挥官蒙巴顿。”

张学义看看这个温和的老家伙,笑着用熟练的英语回答,“很高兴能认识您,总司令阁下,我对您是早有耳闻,您是英国的皇室成员,您在一九一三年参军的时候我才刚学会说话,您是海军专家,希望您早日晋升元帅官至总督。”

“谢谢,谢谢,你这个人太有意思了,我看过你的资料,中国军队乃至亚洲盟军里再也选不出你这样的人,我是费了很大力气才从倔强的史迪威那把你要过来,他总说他那这个陆军中将指挥不动你这个陆军上将,我说我碰碰运气,看看我这个海军中将能否指挥的动你,请坐吧。”蒙巴顿请他坐下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