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也说第一次

对不起大家,我也用了这个标题,有点标题党的嫌凝。但我说的都是真实的第一次。

稀里糊涂的走过了三十来个年头,太阳晒了不少,雨淋了不少,水不也喝了不少,饭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事物的第一次记忆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但它们却是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在此自觉有些愧对上苍。倒是些对生命无关紧要的东西的第一次却让我记忆犹新。

第一次坐车,大概是在四五岁的时候,是要去县城走亲戚,那时还没有客车,当时叫班车,公路上只有货车在跑,记得象是来粮站拉粮的老解放车。父亲和粮站的人熟,人家就和师傅打招呼顺带捎我们一程。人小了,具体的细节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上车后车老是不走只是在抖。就问大人,我们的车怎么还不开,大人说都已经开好远了,我不信,大人们就掀开篷布给我看。我一看,路边的树啊,房子啊,都在往后跑,车真的开了,原来我们坐的是大篷车,人是闷在里面的,看不到外面,也就没了参照物,所以就只感到车在抖,没有走的感觉。还有就是在车下坡的时候,人小,从没有过失重的感受,那种感觉和现在坐过山车的感觉不一样,现在是一种享受,但在我那幼小的记忆里就是一种恐惧,无助的感觉,心都跑到喉咙口了,可又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能默默忍着。还好这种状况没持续多久就适应了。

后来坐了好多的交通工具都没有那种记忆犹新的感觉了,记得在上初中时去同学家第一次坐火车,本来可以不买票的,因为只有一站路,同学们都不买票,但是我还是坚持买了一张,好象是五角钱,那张火车票到现在我还保存着,是硬壳的那种。

上学也应该算是第一次吧,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听比我大的孩子说报名的时候老师要问毛主席是什么时候逝世的,要是答不上的话就报不了名。还有就是要用右手去摸耳朵,摸的是左边的耳朵,要把头端正,手从头顶正上方弯下来摸。人小了,谁知他老人家是那天归天的,摸耳朵手又不够长,就天天摸耳朵,问别人我的摸法对不对,因为从后边摸就很容易的;天天问大人们毛老人家的祭日,有时嘴漏,说毛主席是那天死的,大人就赶紧纠正说不能讲死了,要说逝世。

为了上学的事,小小的心里就装满了烦恼。但是到后来报名的时候,战战兢兢的走到老师面前,等待老师的面试,但是老师只是问了一些出生年月和父母的姓名后就再没别的了,心里的好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简直就象小鸟在飞。对了,那时候还会问你的家庭成分的,大人在去学校的之前就叮嘱好了的,我们家是贫农,千万不要弄错了。

人生的第一次太多了,还是说说大家想知道的第一次,要不然版面又不够了。由于我生性木讷,内向。在学校,在社会交往的女生都不是很多,再加上又在工程单位,接触的范围就更小了,所以我们第一次也就发生得比较晚了,是九八年的时候了,我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大家不要笑啊,我不是封建,而确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是在一个众多工地中的一个,她是甲方的一个出纳,没接触多久就有了第一次。她很坦白,说她不是第一次。我可是真正的第一次,她不相信,说我是那样的老练,其实我那些都是从片子里学来的热炒热卖罢了。由于时间不是很长,了解不是很深,虽说她不是第一次也还是很紧张的,我的热炒热卖也就派不上用场了,还没进入就收工了,可我没有缴械啊。直到第二天才入城接管的。

生命的的许多的第一次,就象陈年老窖,太醉人了。年头越久就越香,越淳。打开一坛来就满屋飘香,喝上一口醉得让人不想醒来。


本文内容于 2007-11-28 21:58:04 被白龙马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