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丈夫和大嫂赤裸抱在一起

1986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老家(河南)一家贸易公司。他是我的同学,来公司比我早两年,我们认识是在我第一天去公司报到。当时只知道他姓由,因为人长得比较帅,有活力,所以我对他印象颇深。后来,因为同在一个公司,接触渐渐地多了起来,知道他名叫由自生,也是河南人,家在农村。在公司,他逢人戏称自己生来就是自由人,没有女人能绑住他。但自我来后,他好象变成另外一个人似的,上班特早,下班准时,同事都说他暗恋上了我,他口里不承认,但经常找理由找我说话,接近我。而我也喜欢他这样的无拘无束,喜欢他的妙语连珠。



有一天下班,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幸好我带了雨伞,而他没带,我刚要走,他叫住了我,说:“请问美女能否让我免受雨淋之苦吗?”我朝他一笑,同意了。于是我和他一起走到雨中去,他给我讲了许多笑话,让我笑得前仰后合,以致于走过了车站。最后,他把我送上车。就这样,我们的爱情开始了。以后,他成为我人生的第一个男人。开始家里人很反对,理由是他家在农村,条件不好,但因为在我的坚持下,家人慢慢地也接受了这个现实。



婚后,他对我倒也关心体贴,日子过得轻松幸福。第二年,自从儿子出世后,生活的开销一下子增加了一倍,经济上出现了困难。他就主动对我说,想出来找事做,并对我说:“我一定要做出一番名堂来,到那时候,要让心爱的女人过得比任何人都幸福。”



这话对我来说当时足已让我激动得不得了。我想,我找到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他一定会给我带来无比的幸福。



不祥的预感让我怕



结婚四年后,由于我们的努力,经济上得到了好转,并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而这一年,我大哥工作的单位因受建筑市场不景气的影响,效益下滑,哥哥只好自谋出路。而那段时间刚好是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热潮,于是大哥和他公司的几位同学也加入了这个大队伍,结伴下海南。



由于大嫂一来没有一技之长,二来女儿还小,也就没有随大哥南下。何况大哥的工作流动性很大,今天建房,明天修桥,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怎么能带上老婆孩子呢?



因为大嫂是我的中学同学,大哥不在家时,我经常拿点吃的、用的送过去,有时叫丈夫给她送去。刚开始时,每次都是在我的催促下,他才送去一趟。后来,很多时候都是他主动要求去。开始,我也并不在意。但后来,外面开始有了一些关于丈夫和大嫂的流言,虽然没有抓住证据,我凭着一个女人的直觉,我感觉到丈夫近来的确有不大对劲。对我和儿子也不是那样关心了,回家就想睡,好象永远睡不够似的。这时,我开始有点不安了,这事传出去成何体统,多么丢人!于是,我开始留起心眼。有一天下班后,我没有回家,而去了大哥家看外甥女,大嫂聊了几句,就去做晚饭了,不像以前那样亲热,总有点不敢靠近我的感觉。于是,我便躺在床上跟5岁多的外甥女玩。“宝贝,喜欢吃什么啊?有人买东西给你吃吗?”外甥女说有,小彦(我的儿子)的爸爸经常买东西来给她吃,也经常睡在这张床上。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的血顿时直往头上涌,一种不祥的预兆在脑中出现。


回到家后的那个晚上,我不断责问自己,难道我们的爱情这样经不住考验吗?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后来,我跟他谈了几回,但他不承认。我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情绪,我要去调查一下,我才了解和丈夫有关系的两个人,就发现他和大嫂的关系并非一般。这一发现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丈夫和大嫂真的偷情



为了弄清事实,我跟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骗老公说我要因公出差一个星期,然后在一个朋友家里住了下来,我想如果他们真有奸情的话,肯定会来家里幽会。果真不出所料,在我离家的第一天晚上,丈夫就把大嫂和小孩带到家里。当时我躲在暗处,怒火中烧,真想冲进去打他们几巴掌,但理智告诉了我,不能这样做。我又在原地站了许久,当卧室里的灯熄灭后,我疯了一样冲了进去,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大嫂赤裸裸的抱在一起。



我突如其来的出现把他们吓呆了。大嫂跪在地上哭着向我道歉,要我原谅,丈夫也跪着说是他一时糊涂,才做出这种事来,还说这是第一次,看在孩子的面上原谅他。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大嫂,我还有什么可说呢!当我把这件事告诉远在海南的大哥时,电话那端久久没有回音,我叫了几声“大哥、大哥”。大哥这时才说上一句:“我马上回来,你自己多保重”。



大哥的回来也无法挽回那个难堪的局面,那对偷情的人走得越来越近了,我和大哥只好默认,半年后,我和大哥都相继离了婚,而那两个偷情人却真的走在了一起。离婚后,大哥把女儿带到了海南,我因为极度的悲伤和压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儿子成了我活着的唯一理由。我远离了所有人、怀疑所有人,我害怕夜晚的来临,一静下来,往事就历历在目,彻夜难眠。原来是一百一十斤的人,一个月下来,就只剩下八十斤。家里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把情况告诉大哥。不久,大哥打来电话,叫我请假来海南住一阵子,散散心。于是,我向公司辞了职,带上六岁的儿子来到海南。



心灵还是一片空白



1994年3月,我终于在海口一家贸易公司谋到了一份职业,因为和以前工作一样,再加希望能在海南站住脚,能尽快把孩子接过来,所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赢得了公司老总的好评。十年来,我从一名小小的公司业务员,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终于当上了一名经理,手下管理着一百多个人,但在我心灵深处的创伤至今还难以抚平。我的情感生活仍是一片空白,所有想靠近我的男人,我都不相信,从来不给他们一点机会。说内心话,我很想有个家,想有个心爱的男人,但又总害怕,悲剧再次发生。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由于长期独守空房,我也倍感孤独。因为离异过漂亮的女人,更容易让男人产生不良的,歪的念头,所以对每个喜欢我的男人,都很小心谨慎。今天,之所以把这段埋藏心底十多年的悲哀故事讲出来,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终于考上了大学,而且还是一所名牌大学,所以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也想从那段悲哀的婚姻中走出去,寻找新的生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