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和八路军南进部队回合后,文职人员异常忙碌,战斗部队开始悠哉游哉了。部队要休整,指挥部要成立(苏北指挥部),起义人员要安置,总之是没爷爷什么事了。按照惯例,连长又领着爷爷到医院“例行巡逻”。爷爷越来越发愁了,再这样下去不产生误会才怪呢,要是让……那真是十只耳朵都不够啊。

不知怎么的,当天回来连长就犯愁了,怎么回事呢?“难题啊。”连长说,“你说我要让一排去拔鬼子XX村炮楼……”爷爷听的口瞪目呆:“犯纪律。”连长又低头沉思。XX村炮楼离驻地并不太远,是鬼子的一个“弃子”,只有伪军把守,像一颗狗牙楔入根据地,地方部队武器差拿他没办法,主力部队正在休整,没空理会。“难道?”“对,她哥哥是民兵队长,想立一功,所以……”形势一片大好,个个想立功。“要不,我去?”“一个人不算违反纪律,快去快回,就说是帮我带点东西去,千万别逞强。”“连长,总该拿什么吧。”连长无奈地把烤土豆递过去了。

XX村,开会地点。队长握着爷爷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太好,来了多少人?”“我。”众人的笑容都僵了。“先,看地形。”

队长带路,爷爷不久就到了炮楼前。这是一个三层高的方形塔楼,砖木构筑,环形堑壕围绕,对面有锥形木桩,难以逾越,一时又不可能砍断,炮楼通过吊桥和外界连接,有两个绞盘。“多少伪军?”“十个,不满一个班。”(日伪编制十三人一个班)回忆起刚才看到的那几十个弓箭土炮,大刀长矛的民兵,爷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工事坚固,缺乏攻坚装备和经验,这几个民兵要拿下炮楼,开大玩笑。“你们有办法?”队长说:“有,我们有炸药包,还有几个手榴弹。”瞎胡闹,爷爷想,没等你上去,伪军机枪早把你打成筛子了,即使晚上靠上去也过不了堑壕,里面有电话,旁边就靠着公路,一个不小心就叫鬼子包了饺子。“能搞掉吊桥吗?”爷爷还是抱一丝希望的。“能,”队长道,“用火烧,我们可以用弓把火射过去。”爷爷苦笑,你当人家机枪吃干饭的,晚上点火找死呢。没办法,谁让连长摊上这么个大舅子。

爷爷和队长商量了一下,决定这么干:第一,砍掉电话线,鬼子晚上闹不清情况不敢增援。第二,务必点着吊桥,把手榴弹扔到炮楼里去。第三,爷爷压制伪军机枪,保护民兵。计划吃完晚饭出发,爷爷必须在第二天赶回部队。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正当爷爷啃着最后一个烤土豆的时候,一个小姑娘送来情报,伪军把村里一位老大娘的孙女抓炮楼里了。“王八蛋!”民兵队长暴跳如雷。爷爷一把拉住他:“不行,天黑!”“等天黑了,孩子都生下来了!”好在还有清醒的人,旁边一名民兵上前抱住队长:“别冲动,现在确实不是时候!”(依本人看,事还是出在这队长身上,不是你把队伍拉出村立功,伪军能那么容易抢人吗?被抄后路了吧。)队长一拍大腿,蹲地上了。时间折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终于,晚霞影红了半边天。

爷爷的潜伏地点距离炮楼大约200步,主要是避开伪军的精度射程,又方便观察。隐蔽在炮楼前50步的就是那几十个民兵,手里的家伙更像是“反清复明”而不是打鬼子。民兵已经开始偷电话线,爷爷更希望伪军出来检查电话线,这样就得来全不费工夫了。民兵信号,电话线已经切断,伪军似乎仍无察觉,或者说,在这样一个危险的环境中他们没有勇气晚上检查线路。炮楼的伪军主要集中在第二层,灯光下人影辍辍,顶层有一名哨兵,点点火星在油灯下依稀可见,这是他“临刑”前最后一支烟了。第三层黑漆漆的一片,白天发现的机枪没有移动迹象,一切正常。暗夜中突然闪耀着几点火光,塔顶的伪军发现了情况,但是动作只定格在瞄准的姿势。二楼灯光闪动,伪军迅速爬上三楼,那盏油灯也被带了上去。(伪军犯了致命失误,这盏夺命灯直接把他们照到了阎罗殿)闪动灯光中,机枪眼的光柱被某人挡住了。啪,光路重新恢复通畅,伪军没敢再上,胡乱点射(为什么不扫射?嘿嘿,机枪的后坐力可不是用手能驾御的哦),根本不敢露头。伪军也不笨,虽然机枪不敢用了,可还是有一个人把枪伸出来瞄准,可惜油灯出卖了他,啪,那支枪“仰天长叹”。伪军已经顾不上还击了,火已经越来越大,吊桥在火光中风雨飘摇。伪军从枪眼里往外徒劳地泼水,这怎么能泼得到呢?没法子,伪军打开了顶盖,一个伪军端着水盘爬上顶层,刚露出墙垛就连人带盘一起摔到下面去了。火光中,右边的绳子不堪重负,断了,承重的吊桥一下把左边的绳子也扯断。里外同时传出一声惊呼,一声是欢呼,另一声是绝望。民兵一下子就冲上了吊桥,伪军从枪眼里塞出一颗手榴弹,带头的队长一脚就把它踢堑壕里了。接下来就是砸门,伪军坚持不住了,用步枪挂出了一条白裤衩。

等爷爷上去的时候,民兵已经押着伪军下来了,那可怜的姑娘裹着一件大袄,由一个民兵背出了炮楼。民兵押下了七个伪军,全部衣冠不整,甚至赤身裸体。其中一个还是从几里地外的据点开小差过来“享受”的。那几个伪军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那个带头摸样看出爷爷有军装,连滚带爬抱腿乞求,谎话连篇。具体说什么爷爷也听不太懂,忽然从那狗嘴里吐出这么几个字“大家都是中国人,乡里乡亲的……”众人怒从心起,爷爷一脚把他踢开,民兵队长提起鬼头刀:“呸,你他妈也算中国人!!!”言罢一刀两断。爷爷见他下了杀手,也一刀切开一个伪军的肚子,用刺刀把肠子全部挑了出来。愤怒的民兵七手八脚,那几个伪军不是砍头就是凌迟,个个死无全尸。大伙把炮楼搜刮一空,然后付之一炬。

虐杀战俘按规定是要严厉处分的,但是一来群众都帮爷爷说话,二来民兵队长百般维护,最后还有个护犊的王连长和缴获的电话,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说来也怪,自此以后,附近的伪军消停了不少,没有“皇军”壮胆还真再没发生过强抢民女当慰安妇的事。按王连长的说法,伪军被杀怕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