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以实际行动回答了她们的征询眼神,他从墙壁上摘下了四支微冲,扔给四女,然后自己也取了一支,到木箱处装弹夹,四女看了他的动作,脸上都露出了喜色。蹲在木箱边上也一起到箱子里面抓子弹塞满两三个弹夹,然后又到另一个箱子里拿了十来个手雷放在迷彩服的衣袋里。由于刚破身,四女行动都有些不便,但仇恨让她们忘记了痛。叶天涯站在门边上,手里的微冲对准了门,向四女做了手势,四女立刻明白,在军营里这方面配合的训练他们没少做。门外的那家伙忍不住猴急地又问了一次,叶天涯向司马如烟点了点头,站在门边有司马如烟突然拉开门把手,然后叶天涯手里的微冲吐出了火舌,门外惨叫声响起,同时,慕容霜雪,南宫倩儿两女手里的手雷已经扔了出去,就在门口围成堆等着早一些进来干好事的毒贩们没想到门开了就是火舌吐出来,还以为是自己那残忍的老大发怒了呢,接着一个两个手雷落在人群里时,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轰隆两声巨响,然后是血肉横飞。还有一团血淋淋的内脏被炸飞进了房间里来,四女还是第一次杀人就遇到了这样的血腥,脸色都变得惨白,差点呕吐出来,不过很快就被外面的枪声和心中的怒气给淹没了。五人对了个眼神,叶天涯带着四女就向后面的那个窗口翻了出去。叶天涯刚着地,就有人从前面冲了过来,看来是听到了枪声后想从后面来袭击,不过叶天涯没有再给他们机会,着地的同时就滚向地上,同时手里的枪响,快得惊人,冲到后面的两人立刻在额头上钻了两个血洞。难以置信地倒在地上。四女跟着跃出时,第二批冲到后面的人也出现了,五人的枪法根本不是这些毒贩所能比拟的,不时还往人多的地方扔上两个手雷,有些房间的人不少,正要冲出来看是怎么回事时,已经有一颗手雷送进他们的房间了,轰,又是惨叫数声。

四个女孩更绝,展开轻功飞掠的同时,冲锋枪吐着火舌吞食着生命,五六十个人在十多们钟内,总算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人。除了房间里那四个不知道是生是死的男人。

五人环顾四周,遍地的残肢血体,见没有一个人活下时,脸上都有惨白得吓人,叶天涯看向四女,希望她们能给自己一个答复,怎么样处置自己。可他看到司马如烟突然向自己举起了微冲,叶天涯以为她要向自己开枪来雪洗她受到的委屈,先是一愣,然后他闭上了眼睛,这让看到司马如烟举枪的其它三女都大惊,叫道:“如烟,你干什么?”

如烟的枪响了,叶天涯感到子弹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接着,身手噗通一声有人倒地,叶天涯惊讶地回头看去,一个本来还想从后面偷袭的人倒在了地上。叶天涯感激地看了一眼司马如烟,可她却没有什么表情,继续到各小屋子里去搜人,叶天涯想起原来的那个屋子里的那四个人,可能来有两个还没死,也许还能问出点什么,在四女去四处搜人杀的时候,叶天涯回到了那个房间,先是看了一眼床上四朵红梅的床单,不由心中一动,将之叠了起来,收进衣袋里,然后才到地上去试了试那四个人的身体,居然只有一个还有气,暗怪自己当时因为愤怒下手太重了,也不知道唯一的这个能不能问出什么。

弄醒那唯一的活口之后,叶天涯冷冷地盯他,那家伙就是那个去抓他们的大队长。

“我想知道是什么人告诉你们关于我们要过这里的消息的,还有,你们的基地还有没有其它据点?”叶天涯冷冷地问道。

“你,,,你没死,,,,老毛子他们呢?”那大队长看到叶天涯的时候,脸色变得惨白,当然,是怕他手里的枪。

“他们?与你外面的那些兄弟一样,去地府贩毒去了,回答我,不然我让你死得很惨”叶天涯冷冷地道。

听到外面的人都死光了,再看看床上的女孩已经不见了,外面还不时响起枪声,手雷的爆炸声,那个大队长知道自己这里完了,全都完了,忙求饶道:“别,,,别杀我,,,,求你,我说,我全说,,,,是,,是腾冲西南的1023号哨所的所长通知我们的,,,,,他,,,我们每年送给他不少的钱,他才没有插手我们这相地盘,让我们能躲在这里过日子,只是,,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们,,,伤害你们,我们没有其它据点,这个据点也是我们才建起的,因为被中越军队联合打压,我们已经没有生存的地方了,只能进这原始丛林。你别杀我,我告诉你基地的保险柜在哪里,只要你打开,那里有你用不完的钱。”

叶天涯没有回应,而是想着1023哨所正是他们的目的地,怎么去找那个所长算帐,那家伙以为他答应了,忙道:“就在第三张床床头的墙壁里,你别杀我。求你了。”

叶天涯冷笑着开了枪,脑浆带着鲜血从那人的后脑勺喷出喷了一地,叶天涯已经有些麻木了,没再多看一眼,而是将地上的第三张床拖开,果然在床头抵着的地方,有一个保险柜。叶天涯用真气震开保险柜的门,现出了里面的满满的柜绿油油的美金。还有十来根金条。叶天涯毫不客气地像对付雷豹的那个皇冠夜总会一样。将这些不义之财收进了七彩戒指中,白光闪过,地上那两箱子弹,手雷,还有三箱的白粉,还有墙角的一些微冲以及开始时四女准备拿出去和人拼命却在得到了微型冲锋枪后又放下的四支俄罗斯T63大口径手枪全都收进了戒指,叶天涯才冷笑着走出屋子,头也不回向里面反手扔了三个手雷。

轰隆声响起后,里面的一切都灰飞烟灭。叶天涯看到对面的一间小屋子,也是最后的一间还站着的木屋,四女从里面走出来,同样没多久里面也响起了轰隆的爆炸身。而四女的身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让叶天涯惊讶的是,欧阳馨儿的身上还挂着一支火箭筒。而慕容霜雪提着两个火箭炮。身上都挂着两三支微冲,还有重狙,手枪,手雷等。看到叶天涯这边的屋子也炸掉了之后,都眼神复杂地看向叶天涯。

叶天涯走过去,四女都将身上的武器放在了地上,司马如烟自己选了一支T63手枪和一把K58微冲挂在腰间,从里面选了同样的手枪的冲锋枪扔给叶天涯,语气奇怪地道:“配上吧,国内还没有这么先进的武器”

叶天涯奇怪地看向四女,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叶天涯的意思,都低着头自己选了同样的手枪和微冲。而枪法最好的南宫倩儿还多拿了一支狙击枪,拆散了放进枪盒里提着,而欧阳馨儿将火箭筒递给叶天涯道:“队长,这个你带着”

叶天涯脑中乱七八糟的想不通四女要怎么处置他,机械地接过火箭筒挂在身上,而欧阳,慕容两女刚每人提了一个火箭炮。司马如烟又在武器里找出了五把军刀,是瑞士窄刃军刀,性能不压于德国最先进的三尖放血刀,五把军刀都配上了牛皮刀鞘,递给了每人一把,将所有其它的武器都捆在了一起,然后扛试了试重量,那些都是她们挑出来的国内没有的先进武器。那些拥有这些武器的国家不向中国出售,而这些毒贩却通过他们的渠道在黑市上买到。看她的意思,是要将这些东西都带走,看向叶天涯。好你是是要等他下达继续前进的命令。

“离开这里再说,”叶天涯看向周围的血腥,皱眉道。就算四女要杀了他泄愤,叶天涯也不想死在这里与这些毒贩打堆。